2009台海战争(转载) 第六部 海峡 第十章 右勾拳

第六部 海峡 第十章 右勾拳

作者:gerry522


第六部 海峡

第十章 右勾拳

在解放军台北部队正在承受着反扑台军的巨大压力的时候,我军第三船团的主力已经到达了登陆海域附近,按照战区的指令在淡水河口附近展开做好了登陆准备,在最后一刻突然转向南侧准备在淡水河口以南的八里一带实施两栖登陆!早已在大陆超低空待机的我军战斗机群快速向东突击,在苏-30和歼十的掩护下一个团的强五对接防台湾海军陆战66旅阵地的台湾预备役守备旅阵地实施了猛烈轰炸,还有部分轰六和飞豹携带巡航导弹攻击了台军纵深的防空导弹阵地和交通要道。为了达到摧毁其坚固工事和削弱抵抗意志的目的,强五携带了大量的500公斤级的燃料空气炸弹,被标定出的敌方筑垒地域连续遭到猛烈轰炸,刚完成部署的台军预备役守备旅的指挥部遭到了重创,副旅长以下伤亡三十余人,旅指挥所的通讯中心遭完全损毁,丧失了几乎所有的无线电通讯器材,刚拉好的有线电话也被多处炸断。可以说,在攻击开始之前,台军的守备旅有效的指挥体系就被摧毁了!

在接近登陆冲击海域的时候,船载的多管火箭发射器开始向台军阵地发起了波澜壮阔的火力压制,短短十分钟间数千发火箭弹和舰炮炮弹落在了台军的阵地上,使阵地化为一片火海,布了地雷的海滩和阵地前沿也被火箭弹犁了一遍,雷场几乎完全被瓦解。守备旅刚接收的一个牵引105mm炮兵营受到了重点压制,几乎仅发射不到一百发炮弹就失去了战斗力。水面战斗舰艇开始有计划地向抢滩航路附近逐次齐射火箭深弹,破坏台军的反登陆障碍物和水雷阵。携载两栖坦克和战车的登陆舰艇也开始在海面上让战车泛水编波,协同只装载了轻型车辆和步兵的轻型登陆艇进行抢滩。在登陆舰艇的前方则有数艘遥控快艇携载着声音模拟器抢先冲滩,将台军匆忙中布设的几枚万象水雷引爆,彻底清扫了航路。

在超低空掠海飞行的一个陆航直升机师的四十余架直升机此时也突然出现在海平面上,配合我军登陆船团和驱逐舰艇上的十多架直升机,在敌后的观音山制高点机降了两个排控制了制高点,并建立了炮兵观察所。机降部队主力则在距此不远的五股坑一带机降了两个连和部分轻型机动车,再次突击了台军的炮兵指挥所和守备旅的前进指挥所,围歼了在此协商防御计划的守备旅两个前线营的主官和随从人员,使台军陷入了更大的混乱。一个运输机大队则在粉寮附近空投了两个伞兵连和6辆伞兵战车,协同进攻在林口的台军指挥部和后勤基地,近千吨台军的补给物资在战斗中被焚毁。

在海滩前沿的台军在我军强大的火力打击和电子干扰下,几乎得不到任何有效的指令,几乎所有的阵地都遭到了猛烈的炮击,指挥通讯系统完全瘫痪。虽然在台军的下级指挥官的强令下也纠集起迫击炮和反坦克导弹对我军的登陆部队进行袭扰,但由于作战协同不力没有取得像样的效果,反而在解放军舰炮和两栖坦克炮射导弹的精确射击下连续被击毁了数个看似极为坚固的永备工事,温压弹头的炮射导弹几乎是钻进工事的射孔将里面的台军士兵全部杀死。还没等在前沿零散的台军形成像样的抵抗,解放军第一波的十来辆两栖坦克和装甲车就像海底怪兽般爬上了海滩,大量冲锋舟和小型通用登陆艇也接着涨潮涌上了滩头。除了有一辆装甲车压上一枚没被火箭弹引爆的地雷被炸毁外,绝大多数战车吼叫着将死亡的火焰泼向已经显现混乱状态的台军,伴随进攻的解放军步兵也交替掩护着压制台军的火力。

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台军预备役守备旅是刚组建两天的部队,以前也只是在动员演习的时候成员们能多少见个面,仅仅是混个脸熟骗骗国军的预备役津贴而以,哪里想到自己一接防就会遭到这么猛烈的攻击,而且炮声才响起各级指挥部就完全失去了联系。解放军有似乎很清楚台军布防的情况,主攻地点选择在了台军两个营的结合部,使得台军的抵抗十分虚弱,很快就被突破了一线阵地。当第一个见到大势已去的台军扔掉了手中的步枪开始向后没命地逃跑的时候,台军的军心一瞬间就如同雪崩般溃散了,前沿的两个营已经无法组织起任何有效的战斗,满眼都可以看到高举双手投降的和像兔子一样逃跑而被从背后撂倒的台军士兵。侥幸逃生的台军士兵一路狂奔回自己的纵深阵地,满以为就可以安全回家了,却突然遭到了解放军机降的部队的和伞兵的拦腰伏击,顿时被冲得七零八落……

两小时后,这个守备旅的番号就已经不复存在了……而此时解放军的大量登陆舰正在忙于在已经巩固了的宽近十公里,纵深七公里多的登陆场上抢滩卸下装载的重火炮和主战坦克,不多时一个齐装满员的机械化步兵团就出现在八里镇附近,而后续部队还在通过直升机和地效飞行器源源不断地涌来……

解放军在八里一线的两栖登陆极大地出乎了台军的预料,台北市里的台湾临时政府官员和台湾陆军的地下指挥部都乱成一团。在得到消息前的几分钟,台湾陆军司令陈耀林还在为他在台北市各方向上打反击所取得的进展而沾沾自喜,还追加了一道严令要求在三个方向上对解放军发起进攻的部队加大攻击的力度,彻底分割解放军的战线,解救在基隆被围的那支孤军。可短短几小时间,解放军突然改变了兵力投送的地点,一下子就将一支新锐部队投入到了自己的软肋上,瞬间就改变了北部战场的整个态势。现在解放军不但可以从淡水河南岸直接威逼台北市区,也可以南下袭击台湾经济命脉的桃园工业区,更要命的是解放军规模最大的一个船团只需要几小时就可以靠岸,估计其运载的部队不低于一个整师!

解放军现在可以从容地选择将这一重锤砸在台北市的任何一个方向!这是一支足以改变一个作战方向上的战场平衡的巨大力量,而台军现在则陷入两难,对于解放军在八里的登陆场如果不进行反冲击则很快就可能酿成大祸,可从台北抽调兵力反击不但现在反攻的果实会丧失殆尽,还可能在解放军主力在老登陆场登陆后被抄了后路。可坐视解放军在新登陆场发展让解放军的主力在新登陆场登陆就有可能造成雪崩效应,不但会使台北市四面受敌,台湾北部也有被解放军从台湾岛的防御体系中分割出去的危险!甚至在得到进一步支援后,在台湾西海岸的防御体系会被解放军逐渐向南压垮,等到了那个时候,台湾可就彻底没救了!

不过从现在解放军的进攻势头来看,解放军开辟了新的登陆场也意味着不可能在短期内再在别的地方举行第三次两栖登陆,台南和台中地区的安全暂时有了保障,陈耀林可以放心地将在台中地区留下的机动部队全部北调,全力抗击解放军在北部地区的攻势。可这需要时间!陈耀林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调集一支有力的部队向解放军的新登陆场发起进攻,可现在除了在桃园的一个步兵旅以外没有可以短时间内到达的部队,抽调在台北市的守备部队就更是困难。几经犹豫后,陈耀林还是下达了在台北市西北方向突击解放军旧登陆场的海军陆战66旅停止进攻,就地转入防御,并抽调一个营配合从台北市区抽调的一个预备步兵旅和一个坦克营组成反击集群向我军新登陆场发动反攻的命令。

并且命令其他两个方向上对我军进攻的部队则要求其全力再对解放军阵地发起一次进攻,尽可能地歼灭解放军的有生力量。在北部进攻的601空骑旅要尽力夺取有利地形,在东部则要求基隆的守军和台北市的突击兵团一起在解放军得到有力增援前,包围歼灭在台北市东郊的解放军突击集群。而在桃园的那个步兵旅也被要求除留一个营守备原阵地等待友军接防外,全力进攻解放军的新登陆场。

陈耀林向台军下了死命令,要求在四小时内击退解放军在新登陆场的攻势,包围台北市东郊的突击群。在12小时内,全歼这两个地域的解放军部队!否则指挥进攻的高级军官将要受到军法处置!为了挽回已经颓丧的士气,台湾陆军不但将在前线的士兵官佐一概军衔待遇提升一级,还严酷地下达了对临阵脱逃的士兵将实行就地枪决的命令……

※※※※※※※※※※※※※

吕宋岛东北方向大约两百海里的大洋深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美国的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正静静地航行,周围十海里左右的海域中七艘护航舰艇和补给船如众星捧月般围着。刚放飞完一波战斗机,斯坦尼斯号开始从30节的高速缓缓减速,航向也由原来的迎风向北转向了东方。随着起降战斗机时放飞的SH-60救生直升机的降落,甲板上的各种勤务灯光开始逐一熄灭,实施灯火管制的舰队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在几组冷光源的照明下,穿着各种颜色夹克的甲板人员正在航母上进行回收战斗机前的整理工作,更换这几天经过高强度使用而接近寿命的拦截钢索,还有几个人撅着硕大的屁股滑稽地趴在弹射器的甲板尽头,从下面张开的尼龙网中回收弹射器连接钢索。

作为第二艘赶到战区的航母,数天以来的高强度战斗还是让所有的舰员都处在相当疲惫的境地,但值得他们自豪的是目前该舰的航空队依然是保持着以高于条令要求近一半的战斗出勤率,有力地保证了战区作战意图的实现。这样的高出勤率是无法持久的,不过罗斯福号航母星夜兼程从海湾地区全速赶到减轻了该舰的一些压力。目前两舰相距大约300海里互为犄角,共同担负起了袭击中国军队的舰船及登陆场,并与其争夺台海制空权。

让美军官兵感到惊讶的是,中国军队虽然空军装备远逊于美军,并且承受了高出其数倍的损失,但依然极为顽强地进行着一切可能的反击。甚至还组织了三四次小编队战斗机对斯坦利斯号战斗群进行了远程反舰导弹突击,这些几乎在射程极限上就被发射过来的反舰导弹在美军强大的防空网没有取得任何战果,反倒是被航母的战斗机击落了其中的一架FBC-1。对于美军空袭解放军船团和登陆场的机群,中国人的米格机和苏霍伊也不停地进行着袭扰,这使那些以前在海湾和南联盟把作战飞行看作电子游戏的老鸟们感到十分不安,每一次战斗飞行这两艘航母都不得不用三分之二以上的架次来保证航母编队和攻击机编队的安全,非常影响战斗力的发挥。话虽如此,对于绝大多数只能在舰上一身臭汗油污地忙碌着的普通舰员来说,他们是不知道实际作战的艰苦的,对他们来说这不过是如同在全世界的其他地方执勤一样,只是更辛苦些罢了。但机库尽头的巨大黑板上和高音喇叭里不时刷新的战果通报,还是让每一个舰员都如同打足气的皮球般兴奋着,毕竟在东太平洋上闲逛的时候是没办法找到敌机可打的!

可在舰长安东尼上校的眼里似乎情况并不很妙!这位意大利裔的美军历史上恐怕是最年轻的航母舰长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虽然东边的海平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丝光亮,可远不能驱散安东尼心中的忧虑。整整一个晚上,他都没能去稍稍睡上一会儿,差不多每两小时就会出现一次反潜警报让他的神经已经极度紧张。从昨晚开始,要么是航母上搭载的反潜巡逻机经常能发现海面上类似潜望镜的雷达回波,可扔下去声纳浮标之后却找不到声纳接触目标;要么是护航舰艇上的拖曳线阵列声纳发现可疑声音信号,可派去反潜直升机却很难在复杂的海情下保持足够用来定位用的连续信号接触。但似乎这样的可疑潜艇接触终于在两小时前有了确实的不明潜艇的威胁报告传来!

当时是凌晨3点多钟,在舰队西南侧大约60海里外的海面下,一个极似柴电潜艇的声音信号被美军的一艘驱逐舰监听到了,战斗群迅速向该海域派遣了三架SH-60反潜直升机协同进行反潜,很快就在声纳浮标的帮助下锁定了一艘在一百米水深的柴电潜艇,在向水面投掷了三小包炸药之后,该潜艇没有上浮表明身份,反而试图加速转向以摆脱声纳的所定,并且释放数枚气幕弹以干扰美军的声纳。在得到了指挥官的批准后,美军向这艘潜艇连续投掷了两枚MK-50反潜鱼雷,潜艇的接触信号在20分钟后完全消失,美军判断是击沉了该潜艇。在留下一架直升机继续监视该海域后,到了美军该放飞下一波次战斗机的时间,也是为了避开这个发现过潜艇的海域并转向迎风方向,舰队司令官指令航母战斗群向北转向加速。

可刚刚放飞完战斗机的航母很快就发现了新的问题,在航母西北方向100海里的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再次向航母战斗群发出了发现潜艇信号的报告,迅速就有两架反潜巡逻机被派往这一海域侦查。这也是航母战斗群选择向东方暂避的原因之一。可没过多久,美军的反潜机就失去了与那艘不明潜艇的信号接触,这让安东尼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天色几乎完全放亮的时候,战斗群编队中有数艘舰艇都向斯坦尼斯号报告发现了附近水域的无线电或声纳接触信号!安东尼的心里咯噔一下:“看样子自己的航母被中国人的潜艇给盯住了!”

他立刻向战斗群下达了加速向东撤离并放飞航母上的反潜巡逻机和反潜直升机的命令。对手的柴电潜艇在怎么也不可能追得上自己核动力航母,只要甩开它们就可以在其攻击圈外从容地用巡逻机来消灭这些在水下偷偷摸摸的家伙们!命令刚下达,在空中的鹰眼也突然向航母报告200公里外发现了在超低空接近的战斗机群,而在航母航向的正前方,前导驱逐舰的雷达也发现海面上有一个可疑的雷达回波信号!整个航母战斗群的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安东尼上校赫然发现自己的航母似乎陷入了对手常规潜艇的围攻之中!几分钟后,整个战斗群中几乎所有的反潜直升机都被派了出去,开始在周围海域进行不间断地搜索。在空中巡逻的两个超级大黄蜂双机编队也迅速向低空突袭而来的战斗机群扑去。为增强航母的防空能力避开已经发现可疑信号的海域,斯坦尼斯号再次转向北方的迎风方向,准备将拂晓才降落在航母上的几架战斗机和反潜巡逻机弹射升空。

可没等美军航母将那些疲惫不堪的飞行员们再次弹入天空,解放军的攻击机编队就分出了几架战斗机快速爬升抢占高度来迎击美军的超级大黄蜂,剩下的也开加力跃升在几乎是最大射程上发射了十余枚C-803反舰导弹,之后就开足了马力向大陆方向高速返航,转眼就将准备追击的超级大黄蜂甩得老远。负责段后的几架苏-27连续发射了多枚中距空空导弹迫使美军战斗机转向规避后没有恋战,也高速返航了。美军见空战战机已失,开始集中精力对付起这些在超低空飞行的反舰导弹起来。

正在此时,距离舰队西北方向不到50海里的水面上突然跃起了两道火龙,两枚俄制的潜射反舰导弹从水下一跃而出,高速扑向了航母编队。三分钟之后,又是两道火龙从同一艘潜艇内被发射出来!几乎在同一时刻,在舰队西南方向和西方也出现了四五枚潜射反舰导弹升空。突如其来的导弹袭击使得美军措手不及,俄制反舰导弹的速度远大于早先发射的C-803,短短几分钟就后发先至地突入了战斗群的防空圈,两艘宙斯盾舰的标准III导弹纷纷腾空拦截,清晨的海面上布满了导弹尾迹滑过的气痕!远程箔条弹也纷纷被发射出去形成箔条云干扰来袭的导弹。斯坦尼斯号为了躲避反舰导弹,不得不向东转向,将舰尾这个雷达反射面积较小的面对向导弹的来袭方向。而主要的防空舰艇则转向西方将自己的舰首对着导弹的来袭方向以最大限度地发扬火力。

可美军万没想到正在他们忙于对付空中的导弹威胁的时候,声纳手呼喊着报告,距离正在拦截导弹的宙斯盾舰不足12海里的水下突然传来了怀疑为鱼雷发射的特殊声音!而此时在舰艇拼死防空的同时进行反潜规避是完全不可能的,那会把自己舷侧最大的雷达反射面露给导弹!而此时呼叫反潜直升机也是来不及了!美军舰长一面硬着头皮要求保持原航向并全力防空,一面命令将所有的声对抗手段都用上了!美舰连续投放了气幕弹和声音诱饵,甚至发射了两枚最新型的自航式声音模拟器,希望能诱骗水下高速扑来的鱼雷。可他还是失望了,线导鱼雷在经验丰富的声纳手的引导下,很快就甄别出了假目标,直扑最前面的一艘提康德罗加级宙斯盾巡洋舰,这艘标准的防空舰原本反潜能力就十分有限,此时连舷侧的MK-46鱼雷都发射了出去想看看上天有没有可能发生奇迹,却依然没法躲过这致命的一击!轰隆一声巨响,整个舰首腾起冲天的水柱,舰身如同被一只大手按住了一般猛地顿了一下就低垂了下去。一分钟不到,第二枚鱼雷命中了舯部龙骨下方,舰身被高高抛起之后重重砸在水面上,扭了扭就动弹不得了!

紧接着,又有两枚鱼雷如同深海的鬼魅般扑向另一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但此时已经失去了第一轮攻击的突然性,使得美军有了较为充裕的时间进行对抗。阿利伯克驱逐舰被迫做了一个大的反潜机动,并投下了数枚声诱饵,才堪堪躲过了这两枚追命的鱼雷。美军迅速赶来反潜巡逻机马上向鱼雷来袭的海域投下了大量声纳浮标,锁定了潜艇的具体位置。但是,这艘潜艇的舍命突击,已经造成了美军最主要的两艘宙斯盾军舰一艘被重创一艘被迫转向机动的战果,美军航母战斗群的防空网顿时出现了漏洞,那艘被击中的提康德罗加巡洋舰引导的四五枚标准导弹由于失去了引导信号而坠海。那些没有被击中的中国反舰导弹继续高速向航母战斗群扑来。

意识到自己危险处境的美军舰艇纷纷开始进最大的努力去拦截贴着海面从超低空飞来的导弹,标准和海麻雀如雨般迎击过去,连续击落了大部分的亚音速反舰导弹。超音速的俄制反舰导弹则只有一半被拦截,剩下的就是拉姆导弹和密集阵的工作了,所有的美军驱护舰艇都面临了巨大的威胁。五分钟的急袭结束的时候,仍有一艘前出驱潜的佩里级护卫舰由于防空能力薄弱被导弹击中,十分钟内就失去了动力瘫在海面上;另有一艘驱逐舰被密集阵引爆的导弹残片击中燃起了大火;最倒霉的还是那艘完全失去动力被鱼雷打瘫在海面上的提康德罗加巡洋舰,连续有两枚被其他舰艇用电子战手段诱偏的导弹将毫无反抗能力的该舰作为了目标,在右舷连续两次的巨大爆炸彻底粉碎了损管人员最后的努力,美军连组织有效救援的时间都没有,该舰就缓缓地翻转了舰身缓缓沉入水底,全舰仅69人生还。

可美军的灾难还没有结束,由于对抗空中导弹的威胁,单独向东撤退的斯坦尼斯号航母附近的护航舰只仅剩下了一艘佩里级护卫舰和一艘阿利伯克驱逐舰,航母后面大约两海里的地方则跟着一艘美军的大型补给舰。补给舰的最大航速不高,为了迁就它整个小编队的航速也就是维持在20节左右。此时,导弹威胁已经基本消除,航母向东撤退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并开始缓缓向北转向,准备接收最先起飞而油料耗尽的两架反潜巡逻机。航母甲板上仅剩的两架救生直升机也忙碌地做着起飞前的最后准备,要去救援那两艘被重创的舰艇上的人员。在西方海域抗击完解放军导弹空袭的其他三艘驱护舰艇则快速驶向战沉的提康德罗加巡洋舰,打捞落水的生还人员。一艘阿利伯克舰则小心翼翼地靠近正在熊熊燃烧的佩里舰,用舰面的高压水龙帮助其灭火,并给距离命中点不远的鱼叉反舰导弹发射架喷水降温。佩里舰上的幸存舰员一部分忙于将伤员送上悬停着的救生直升机,一部分则在友舰的漫天水龙下将鱼叉导弹和反潜鱼雷舱内的轻型鱼雷卸下,一枚枚推入大海。

斯坦尼斯号已经完成了向北的转向,并回收了反潜巡逻机,救生直升机也忙于将一个个重伤员送到有着完备舰上医院的航空母舰,整个美军航母战斗群都在动员起全部的力量进行损管救援,以挽救更多水兵的生命。至于还在数十海里外的那两艘向美军发射导弹的潜艇,则各有数架直升机负责搜索攻击,短时间内不可能对美军造成有效的威胁。但美军航母战斗群的防空舰一沉一伤已经影响了作战效率的发挥,安东尼舰长已经将战况损失报告了第七舰队,并提请再派军舰来充实自己的战斗群。

可就在航母转向西方准备再次与各舰组成编队撤离该海域的时候,在其南侧海域不足10海里的水下突然传来了一阵清晰的螺旋桨噪音!连航母上的声纳手都已经测算出来那是一艘突然加速到了16节的柴电潜艇!还没等护航舰艇作出有效的反应,声纳手就报告有两枚鱼雷正在高速接近斯坦尼斯号!安东尼舰长的脸色刷地变得煞白,他突然明白了中国人先前的潜艇和飞机攻击说不定就是为了将自己迫近这艘潜艇的伏击圈,并削弱和分散其反潜力量。而自己还傻乎乎地将一艘十万吨的核动力航母当作意大利面条一样送到了别人的嘴边!我实在是太大意了!

可没机会等他后悔,两枚尾流自导鱼雷根本不理睬斯坦尼斯号的声对抗手段,在水下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径直向航母的尾部兜来。眼看就在几分钟内将距离缩短了一半!再不采取措施就来不及了!而此时从护航舰上起飞的反潜直升机根本来不及赶到!安东尼舰长的冷汗都已经浸湿了雪白的脖领,双眼焦急地张望着指挥中心里的大屏幕,看着死神正一步步向自己靠近却束手无策!突然,猛一抬头间看到在自己左舷不到一海里的三万吨级远洋补给舰正在缓缓地为做着反潜机动的航空母舰让开航路,绝处逢生的安东尼咆哮着命令舰桥上的舵手左满舵穿越补给舰的航迹!

补给舰没有完备的数据链系统,并不知道舰队所处于的危险境地,水兵们惊恐地看到排水量足足是自己三倍的航母在没有打任何转向信号的情况下高速穿越了自己尾后的航迹,相距仅仅不足150米!这几乎是要撞船的距离了!看着航母舰尾的水兵正忙于向水中推下一些重物,他们在心悸之余还觉得纳闷。这航母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到两分钟,他们就知道答案了!清晨的阳光下,太平洋的海水湛蓝清澈,水面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两条高速鱼雷的航迹转了个小弯直向自己扑来。

“啊!鱼雷!”在舰尾的一名水兵的惊呼还未落下,两声巨大的爆炸就将补给舰的尾部高高掀起在空中了……

看着自己这招李代桃僵奏效了,安东尼舰长腿一软瘫坐在舰桥的舰长座椅上,他总算是保住了美国海军这艘珍贵的航空母舰,虽然这是有些卑鄙地用自己的一艘大型补给舰作为代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仰头喝干了小桌板的那半杯冷咖啡,安东尼恢复了常态。一面指挥救援分队开始协助补给舰的救生工作,一面恶狠狠地下令所有的反潜力量务必击沉这艘差点要了自己6000人性命的该死的潜艇!

转过头来,安东尼下达了航母向东撤退50海里的命令!这片危险的海域没有做过更细致的反潜搜索之前,他是再也不会进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