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遭遇东北军

呵!好家伙,那场面着时把我下了一大跳,山包下面黑漆漆的差不多有5、6万人被徐振思他们的部队包围了,从山上看去,这支部队的四周都被我军的坦克围住了,并在各个战略要点上都布置了机枪和大炮,以至于下面那支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那些人除了在人数上占有优势外,其他方面看起来是非常的糟糕。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我转身问站在身边的徐振思:

“徐营长,这是怎么回事?”

“司令员,我也不知道这是这么回事,今天早上我接到流动哨的电话,说是离我营驻地10多公里外的地方有一支好几万人的部队正在向我营赶来,于是为了安全我就将部队布置好,并派一个连赶到他们的后面担任警戒,刚准备好他们就冲上来了,我们的战士要他们停止前进,并说前方是军事禁区,外人不得入内,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开枪了,还好我们那名战士比较机灵,一看情况不妙立刻就跳到掩体中去,因此才没有受伤,而且他们还向我军的阵地发动冲锋,所以基于这种情况我才命令坦克和炮兵开炮吓吓他们,他们现在暂时是被我军压制住了。”

“哦?会有这种情况?他们手中真的有武器?”

“是的!千真万确!不信司令员你自己看看!”说完递给我一架望远镜,通过望远镜的观察,我百分之百的肯定,下面的确是一支军队,因为军人的直觉的告诉我,那肯定是一支军队,虽然训练和装备不怎么样,但是他们却掩盖不了军人特有的神韵。

“有没有与他们进行联系,看看是不是那个部队参加电影的拍摄呀?不知道我们这里已经成了军事禁区?千万要搞清楚,出了事就麻烦了。你派人过去联系一下,了解清楚了在作决定,要注意安全。”

根据我的经验,我判断他们有可能是兄弟部队配合电影厂在排电影,因为这年头要想早5、6万的群众演员参加拍摄那是不可能的,单说素质就没有军人好,因此现在很多电影公司都爱与部队合作拍摄这样的场面,而且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和武器装备来看,很明显是不属于我们这个年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现在穿的应该是1930几年东北军的军装,因为他们帽檐上的五色棋的军徽使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我不禁猜测究竟拍什么样题材的电影呢?要动用差不多一个军的兵力来配合?这个导演又是谁呀?好大的手笔。这时我看到下面的部队微微有些骚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就让我目瞪口呆,他们不但向我们开枪而且还向我们发起了冲锋!出于军人的直觉,我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于是命令部队进行恐吓性射击,有时间枪炮声充满了整个山谷,在我军155毫米大炮的轰击下,局面暂时被我们控制住了,对方好象也明白不是我们坦克和大炮的对手。

这时我就听见徐振思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来,大概意思就是叫他们不要误会,并解释我军正在进行军事演习,为了双方的安全,希望对方可以派个代表出来商谈一下,以免发生误会。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给我感觉就像是如临大敌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随后我就看到从下面那群人里走出了一个人,并示意自己没有携带武器,然后向我军阵地走来。望着这个身穿呢子布做的军装,扎着腰带,脚上蹬着擦得发亮的的黑军靴的军官,那个帅劲就别提了,连我都想穿上试一试。看看会是什么样?想到这,心想一会一定要把他那套衣服借来穿穿过过隐。

“报告长官!东北军第3师6旅9团上校团长乔清晨请求与贵军长官谈判!请问贵军是那一部分的?如果是中央军那就是误会了,我们是张少帅的部队,现在正在奉命向关内撤退!”

当听到东北军这三个字时,包括我在内在场的每一个官兵都漏出疑惑的神色。不过很快我就想他演得可真像,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还真像那回事,于是我笑着对他说,“同志,你们是那个部队的?请报出你的番号!”我笑着对这个爱开玩笑的军官说。

“报告长官!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是东北军第3师6旅9团上校团长乔清晨,下面那些都是从沈阳、鞍山等地撤退下来的部队,日本人还在后面追着我们呢?请长官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要不然小日本追来了您说我们打是不打,不打吧这好端端的东北三省就白白便宜了日本人,打吧上头又命令不让我们抵抗,所以长官你您就不要让我为难了!”

“同志!真有你的,你的演技真不错,差一点我都信以为真了,好了同志,不要在演戏了,我们不是你们剧组请来的军队,所以你就不要和我装了。”我笑着对这个到现在还不承认自己是那个部队的军官说。

“长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让我们承认什么呀?我们什么都没有干,我已经回答了您的问题了!”

“报告司令员,我们的雷达搜索到在离我们一百公里的上空,有十多架飞机,然而我们的雷达根本无法识别这些飞机,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没有那些飞机的数据,估计是新型机,但是航速很慢,现在我军正在密切注意这群飞机的动向。”

“哦?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新型机?有没有与他们进行联络?”我听到徐振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怪事了,今天怎么发生这么多希奇古怪的事?还没等我想出答案,那个站在我对面的并称自己是东北军军官的那个人,脸色唰一下子就白了,嘴里面不停的念叨着,那是日本人的飞机,日本人的飞机来了!

我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军官,他的行为和说话都太为奇怪了,难道说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的的确确是东北军的军官?那自己现在又是在什么地方?该不会是自己搞错了吧?

“同志我在问你一遍你是那个部队的?我希望你不要在开玩笑了,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还有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要如实回答,要是我知道你敢骗我,那就不要怪我心恨!”

听到我的话,在看看我的眼睛,乔清晨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好浓重的杀气,刚才好好的对自己有说有笑的,可是现在却变了,仿佛自己在他眼中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躯体。

“回长官的话!我叫乔清晨,逮属东北军第3师6旅9团任上校团长一职,而且现在是民国20年!”

“民国20年?那不就是1931年吗?”我心中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怎么会跑到70多年前的中国呢?这怎么可能?1931年,那不就是九。一八事件的那一年吗?日本人!他说他们是奉命撤退,在加上天上还有日本人的飞机,那么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和自己的部队回到了73年前那个动乱、落后、任人宰割的旧中国?天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不行,自己必须保持镇静,作为一个指挥员我这样作,否则的话自己的部队就会全军覆没的。对,应该想想该怎么办?

“我在问你一个问题,今天是民国20年几月几日?你要如实的回答!”

“回长官的话,今天是民国20年9月20日!”9月20日,那就是说九。一八事件刚刚发生才不到两天的时间,如果现在自己手中的军队对日本进行宣战的话,那会不会改变历史呢?那样的话自己是成了历史的罪人还是功臣呢?可是每当自己想起那段血腥的历史,自己作为一个军人就会感到万分的惭愧。现在自己是真正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上了,自己该怎么选择?该往那走才是对的?想到当初自己为什么要从军时,自己的心中也就明白了自己该选择什么了!

“徐营长!马上通知营以上干部到这里开会,另外命令歼击机部队立刻升空,给我把侵略我国领空的敌机打掉,一个不留,同时命令353团、355团立刻对眼前之敌进行包围,各部要作好战斗准备,同时命令炮兵准备射击。”

“是!”接到命令的徐振思立刻转身走开了。

我又转身对着站在那里不知所错的那个东北军的军官说道:

“也许你已经听到了,我们要与日本人开战了,因为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国家的大好河山落入日本人的手里,看着我们的同胞轮为亡国奴,因此我们要战斗,但是对于你们这些本来应该保卫国家的军人然而却在战前临阵退缩,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放弃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因此对你们我的答案这样一个,那就是要无条件的投降,听好了是无条件,如果愿意留下抗日的,我们表示欢迎,如果愿意要走的,我们也可以放行,但是武器必须留下,好了,请乔团长回去好好你的上司和弟兄们商量一下吧,我希望你们能作出正确的决定,因为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同胞再流血了,我们不能在这样了,这样做只能白白的便宜了日本人,我想乔团长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话中的意思,希望你们的选择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否则的话这样可能就会尸横遍野!”

听到我这没有余地的回答,乔清晨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在留在这里了,对方的回答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自己的部队不放下武器,那么等待自己只有死亡。真不知道从那冒出来这么一支装备精良而且战斗力这么强的军队来,来这的一路上就自己所看到一切而然,这支军队只能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要是让自己的部队与这样的一支军队战斗,那就和自杀没有什么两样,刚才还听到那个好像是长官模样的军官说,他们好象还有飞机,而且还要把小日本的飞机一个不剩的都打下来,天啊,这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呀?反过来看看自己这方面,因为上司的命令,自己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就放弃了丰天省,现在整个部队里共有六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一个炮兵师7、8万人,而最高指挥官却是自这个上校团长,那些师长旅长什么的早在开战之前就带着家眷逃到关内了,现在整个部队可以说是一盘散沙,在加上现在军无斗志、士气低落,然而更致命的是两军在武器装备上的差距,自己的部队是步枪加少量的大炮,而人家呢,是飞机、坦克加大炮,叫自己拿什么和人家打,而且人家都挑明了,说白了就是放下武器还有一条生路,抵抗只有死路一条。看着这些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他知道自己该选择什么了!

“弟兄们,你们相信我乔清晨吗?”

“那还用说,乔团长,无论你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大家都会支持你的!”

“对!弟兄们都会支持你的!”

“好!既然大家这么相信我乔某,那我也不能把大家往绝路上带,现在我们已经被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包围了,现在他们要求我们放下武器,否则就要以武力解决,他们的战斗力大家都见过了,坦克加大炮,而且还有飞机,就凭我们手里这些枪还不够人家打的呢!更主要的是他们是北上打小日本的队伍!”

“乔团长你是说他们是抗日的部队,现在马上要和日本人开战!”

“是的!他们是抗日的队伍,而且马上就要和日本鬼子开战了,弟兄们,你们大家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办!现在有两条路摆在我们面前供我们选择,一条是作一个永远台不起头并背负着卖国贼的罪名,另一个是像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一样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而光荣的战死呢!大家说,我们该选择那一条!”

“第二条,我们都选择第二条路,我们要保卫我们自己的家乡,保卫自己的亲人!我们要打日本鬼子!”

“好!有弟兄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大家放心,不愿意打日本鬼子,人家说了,只要你放下武器就可以离开了,现在大家都按照我所说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