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传说》——无责任连载ing


《我的伙伴们之卷》

 

这一天是三月二十一日,我到北地的第一天。

“小子,好好睡一觉吧,明天要出发了哦。”印入眼中的是一张温柔的脸,琳达接着对我道了“晚安”,然后将精神专注到复杂的召唤仪式上。随着虔诚的声音,两个人类骨骼模样的生物----也许是生物吧----出现在眼前。

这个召唤骷髅守卫,叫我为小子的女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婶,有着不可思议的慈蔼,虽然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也很难理解她为什么对我这个陌生人这么好。难道和她是信奉神明的牧师有关么?

她的丈夫是个敦厚、朴实的男人,年纪约五十吧,穿着古旧的铠甲,腰间跨着一把很重的剑,今天救我的时候,他那把不甚锋利的剑如锤子般砸人。“小子,酒”他将一个皮囊扔给我,然后指着自己“贡比拉”,他又仰了仰脖,做个喝的动作。

我将辛辣的液体灌入口中,强烈的刺激使我一下喷了出来,狼狈不堪。更糟糕的是混合着唾液的烈酒从我口中喷到了琳达召唤的骷髅守卫身上。

仿佛有生命的骨头,一下动了起来,下一刻,大概会向我这个冒犯者做出理应的攻击吧。然而这种危险被制止了。

“天星,又见面了,今晚也拜托你了哦。”一个全身黑衣的年轻男子,仿佛安抚躁动的骨头勇士,“地星,哎呀,你看你的头都脏了,来,我帮你擦。”男子对另一个白骨说,就着袖子在骷髅的头上抹来抹去,就好像家庭主妇擦花瓶一般。

“咳,我叫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无所不精盗王之王,你叫什么名字呢?”那男子擦完一动不动任他摆弄的白骨战士后,像小孩子发现新玩具似的对我说。

“黯鱼·杰”我回答说“叫我黯鱼就可以了。”

“好,小鱼,你叫我阿盗好了。”他一下坐到我身边,向我伸出手,“我们以后是好伙伴哦,让我们为了将来的财宝和随着财宝而来的更多财宝而奋斗吧。”

“随着财宝而来的不是美人嘛”我犹豫了一下“按照常理而言的话。”

“小鱼,有了钱才可以投资啊,然后雇佣小偷啊,然后剥削他们啊,我们的老板就是这么发的哦。”男子似乎说着自己身世一般,俏皮地说道,“美女嘛,不用钱也有的哦,你看。”

顺着他的手,我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子,纤弱的身型,如陶瓷一般精雕细作的面孔沐浴在月光下,“好美。”我说。

“我的女朋友。”阿盗咯咯地笑着,“艾丝芬,她就说以后要做我的新娘。”

“那你们……会结婚吗?”我诧异问道。

“胡说什么呢?”也许是由于精灵卓越的听觉,那个美丽的女子翩然而来,浅浅笑道“别胡说了”,女孩温柔的看着幸福的男子,她双手伸出,轻轻念着古老的神奇咒语,双手间发出柔和而明亮的光芒,“小鱼,来,拿着。”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发光的物体,圆形的,摸上去凉凉的,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烫人温度。

“你呀,老是记忆一些无聊的魔法呢。”阿盗的口气好象怜惜着自己心爱的女子。

“小鱼,举高一点。”她对我说道。

“我叫黯鱼·杰,你们可以叫我黯鱼”,我说着然后,将光芒照到他们身上,看着女孩细心地将可能是疗伤用的药涂在阿盗的伤口上。

“这是他们救我受的伤。”我想着今天早上他们把我从牢笼里救出来的情景。

风吹得更急了,夹着雪,越发的冷,逃离原来的城市后,却还是被那些可恶的家伙们逮住,幸亏被这群人救出——这群我的救命恩人。

“他们打算到哪儿去呢。” 我想着。

我把魔法灯轻轻交给阿盗,他和他的女孩现在正依偎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我不想打搅他们,于是,站了起来。琳达已经睡了,我觉得她有点像我心目中母亲,那么慈祥,温柔。他的丈夫,那个勇武而缄默的贡比拉正默默地看着跳动的火焰,将柴禾加进去。

我的视线转移到这个小团体的领导身上,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站在远处守护着大家的骑士。他大约三十多岁,穿着精细花纹修饰的铠甲,还有一丝不苟的神情,我想,他大约是圣骑士吧,今天的战斗中,冲在最前边的是他,留在最后的是他,现在,又是他一个人在担任警戒的任务。

“你们,你们要到哪儿去了?”我犹豫着用词。

“十镇。”

“好冷啊。”我哆嗦了一下,听到这个北地的小镇的名字,让我觉得前途好象被雪封了一般。

“你可以和我们一起走,到了十镇你再决定自己的去向吧。”骑士的声音稳重有如岩石,“再说,现在你也没地方可去,这个鬼地方太冷了,到了十镇再作打算吧。”

我突然觉得骑士大叔岩石般的外表下也许很温柔也说不一定。

“你们,”我犹豫着,把自己一直放在心里的话说出来,“谢谢你们救了我。”

“小伙子,别放在心上。我叫达尔克力安,不过,朋友们都叫我达安,在我家乡,这是‘傻大个’的意思。”

我想他们都是好人吧,跟他们在一起,也许我就可以忘记以前的日子。现在,我和我的同伴们在一起。

琳达已经睡了,这位慈祥的牧师,他的丈夫,贡比拉默默看护着妻子召唤的仆人——骷髅战士“天星和地星”。阿盗舔着嘴唇,似乎在说些什么,美丽的艾丝芬倒在爱人怀里,她一定做着幸福的梦吧。

“晚安,达安。”我对骑士大叔说道。

“琳达总是以为他的两个小白骨能担任警卫,其实,还是得我站岗。”大叔没有笑,但是声音里有着笑意。

“到北地生活一辈子也不错啊,那里没人知道我是谁的。”我迷糊中,第一次安心地睡了过去。

这一天是三月二十一日,我到北地的第一天。

我到北地的第二天,三月二十二日下午,我一个人到了十镇,我的伙伴们,他们静静躺在来的路上,盖着雪做的被子,进入永远的安眠,再也不会来了。

我把一块木头埋在十镇外的雪地里,上边是我的同伴们的名字:

圣骑士达尔克力安

牧师琳达和她的丈夫贡比拉

阿盗和她的恋人艾丝芬

代替他们,我到了十镇,我的伙伴们的目的地。“祝福我吧,我亲爱的伙伴们。”我在纷飞的雪中,静静站着,任由雪化了,化成水,从脖子流下,冷进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