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魔王我怕谁》第二十四节 真正的战斗(又名《泛大陆战记》)



“怎么能这样呢!”本以为上一战我们就会赢了的尼尔斯指责司仪的宣判。
“不,尼尔斯。他们并没有判错,是我输了”完全清醒过来的银牙对尼尔斯说:“我的对手是一个幻精灵,他们的一项特技就是‘精神控制’,但是这只对意志比他们薄弱人才有效。可见,我在斗志上就输了人家了......”
看司仪和当事人(还是狼呢?)银牙都认定是狄尘赢了,他也不敢说什么了。真正势均力敌的决胜战--第五战:霜之泪VS独眼沃夫就这样开始了!
      因为银牙的原因,观众们也不再对狼人身份出战的霜之泪有任何异议了。
狼化后的霜之泪站上了比武台,而他的对面是半精灵亡灵法师独眼沃夫。
本来,霜之泪的本事就不在现在的我之下(不好意思--我这个魔王还是个半调子),现在他化身为狼人了,自然是更厉害了。
以他现在的能力,对付一个连我打败了的狂战士都打不过的瘦子独眼龙,我想是不在话下的吧,何况对手还是个不适合近身战的亡灵法师。所以我便去找决赛时用的新行头了--我心中不知道是骂那个吐我一身的小弱级家伙好;还是说霜之泪多事好,没事变什么身啊,你以为你是“超级赛亚人”还是“德古拉伯爵”呢,耍帅啊?反正你这个狼男也没有救到他的“老婆”的场。
可是比武场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独眼沃夫再次召唤出了他的石人,就在观众和尼尔斯大呼独眼沃夫犯规、退场时,石人突然反过来冲向了他的主人......
在轰的一声以及夺目的光华之后,那个高大的石人化做了独眼沃夫身体的一部分,确切的说是一件凯甲!
“果然是和我想象的一样,你不是一个一般的亡灵法师!我事先变身是正确的!”霜之泪这样对自己的敌人说道--原来他化身为狼不是为了唤醒银牙,而是为了预想中最艰苦的决胜战!
两个人同时冲向了对方,因这独眼沃夫的石甲似乎有助于他战斗力的。再加上手中有的一对分水刀,所以相对赤手空拳的以爪牙之利作战的霜之泪,他自然就处在了优势地位上。
一开始,霜之泪还可以以他引以为傲的狼爪,与独眼沃夫的分水刀相抗横。可是霜之泪毕竟不过是血肉之躯,在几道华丽的火花闪过之后,他的前肢已经开始滴血。
这时,独眼沃夫忽然停止了他的功击。
他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气喘吁吁的霜之泪对面,以刀相向说:“我知道你是用刀剑的人,快用刀剑来和我决斗吧!”
霜之泪定了定,大笑了一声道“你不要反悔!不,是不要后悔。”
“银牙,把我的兵器给我!”霜之泪死盯着独眼沃夫,大声“命令”他的“妻子” 。
霜之泪那一大堆刀剑被银牙抛上了比武台。他从中抽出了一把双手剑,可是受伤的爪子使他不能握紧他长长的爱剑。
“你这样还能和我战斗吗?”此时的独眼沃夫更像是一为骑士,他尽然为自己敌人能不能和自己公平决斗担起心来。
“等我一下,我可敬的敌人......”霜之泪看似有一点吃力地说。
“啊!”他又大叫了起来,身体向四周散发出股股气流。
而早就是惊弓之鸟的观众们马上捂上了自己的双耳……
正好,这时我也好不容易脱去了身上被弄脏了的盔甲。
“这个情头好像在那里见过?”我问我自己--不是吧,《七龙珠》中的“巨猿”?
可是让我“大吃一斤牛屎”的是,再次“变身”的他却又恢复回了人形--只是头发和眉毛也一同变成了霜样的银色--怪不得他要叫霜之泪。
现在,他的双手彻底解放出来了,可以轻松自如的挥动他的双手剑了。因为他的力量极大,那把双手剑在他的一只手中也能像做普通的短剑一样挥舞,同时伴着嗖嗖的撕裂空气的声音。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绝技--人鬼人!”说着,霜之泪如一道银光闪到了独眼沃夫的面前,又是如电的一挥剑。
咣!正好砍在了独眼沃夫的左手的分水刀上;显然,独眼沃夫架住了霜之泪变身之后的第一击。
还不等独眼沃夫还手,霜之泪没有握剑的左手又向独眼沃夫的柔弱的腹部发起了新的攻击。
霜之泪的手刀“刺”到了独眼沃夫的右肋--虽然独眼沃夫身穿着石人化成的重甲,也下意识得做出了躲闪的动作。
石甲的碎片还没的落地,独眼沃夫另一手中的分水刀马上抹向了霜之泪强硕的脖颈。
霜之泪被迫后退了一步,可是独眼沃夫反过来又逼进了一步,又是轻盈而迅速的一下。
霜之泪的头发被斩到了,随着身上散发的斗气飞向了空中,如柔雪飘飘。
这样,霜之泪还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独眼沃夫的一双分水刀的优点在贴身战中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要和他贴身打斗!霜之泪!所以你只是个武夫!”银牙在比武台下提示她的“夫君”。
可是,霜之泪非但听进银牙的一句话,反而在与独眼沃夫脱离接触时把双手剑扔在了地上;马上,他又冲上去与独眼沃夫扭打在了一起。
看好机会以,他用双手卡住了独眼沃夫的手腕――就像捕食的狼咬住了猎物的脖子。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数秒之后,他又是一记头锤,把独眼沃夫的石头盔像敲蛋壳一样撞坏。
这时,两人的额头都迸出了红色的体液!
      意志!是出于对胜利的渴望的意志,霜之泪再次用头锤撞了过去--真正的用“狼头”砸人!
可怜的独眼沃夫已经失去了他的蛋壳版头盔,这重重的一下,可能他的脑花已经成了晚餐上被搅动的布丁。
独眼沃夫在被撞后,上半身就像中了枪一样向后仰--我想,霜之泪的攻击所产生的动能一定强过橡皮子弹吧。
接下来,独眼沃夫好像失去了意识,他的双膝沉沉地跪在了石制的比武台上。
而霜之泪也像所有的狼一样:在猎物断气前绝不松口;他还是用双手死死地扣住可能已经被撞成脑震荡的独眼沃夫的两腕,直到独眼沃夫手中的分水刀清脆地与石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如狼牙一般的嵌入独眼沃夫腕部的大手终于松开了。
让霜之泪没有想到的是:独眼沃夫仅仅是跪在原地,没有倒下。
司仪在宣判霜之泪或剩后,他把他的对手扶下了场去。
在同一个比武场的另一个比武台上,我们在决赛中的对手早就定了下来--黑龙骑士团队三战连胜“要塞队”。
司仪又说了:决赛下午举行,赛规为队长间进行无限制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