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帖子是搬运过来的:

据报道,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外部董事冈本行夫22日表示,愿意向二战中受奴役的中国劳工幸存者及遗属道歉和达成和解。

冈本行夫和三菱综合材料公司多名高管19日在美国向二战中遭强制做苦力的美国战俘幸存者道歉。

三菱综合材料公司是日本工业巨头三菱集团旗下核心企业之一。据统计,二战期间,三菱综合材料公司的前身三菱矿业公司在日本12处工矿点共奴役3765名强征中国劳工,其中约720人死亡。仅在尾去泽铜矿,就有86名中国劳工罹难。

1997年起,中国劳工幸存者及其家属先后在东京、北海道、福冈、长崎、宫崎等地对三菱材料提起诉讼,均以败诉告终。

2014年,部分被强掳至日本的中国劳工和遗属在北京起诉三菱材料和另一家日本企业,要求日方道歉并赔偿。

三菱此前的“选择性”道歉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愤慨,而对于其最新的表态,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孟女士向长江日报记者表示,希望三菱发挥龙头企业的影响力,带动其他加害企业作出相同表态,承认历史,最终达到全面的和解。

孟女士表示,当前日本倾向性明显,日本政府更是希望不留痕迹地抹掉历史,这是中国劳工和中国人民决不会答应的。

她特别强调,中国劳工需要的不仅仅是经济补偿,也不仅仅是道歉,而是一种人格的尊严,是对历史的认可。“这件事并不是让两国结怨,而是为了借此让历史坐实,不能让战争和历史重演”。

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在上个世纪90年代发起民间对日索赔运动。他受中国被掳日本劳工联谊会委托,曾致函三菱株式会社,要求其承认二战期间对中国被掳劳工的加害事实,并谢罪赔偿。

日前由其发起的非营利性中英文网站“10000个正义的呼声——童增书简”正式开通,公布了上世纪90年代童增收到的二战受害者及亲属来信,揭露二战日军罪行。

据孟女士透露,该网站上公开了900多封中国劳工的来信。目前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仍在与三菱进行谈判接触,期望未来能尽快达成和解协议。

三菱矿业是日本在二战中强征中国劳工的缩影。据统计,除了三菱,被指控战时强征劳工的日本企业还有三井集团、川崎重工、昭和电工等,总数接近40家。

1995年6月,以花冈诉讼案为先导,在中日律师及支援团体的主导下,部分中国劳工幸存者及遗属向日本法庭提起了总共15起索赔诉讼。

从2000年的花冈和解起,日本公司总共和中国劳工签署了4份和解协议,后3份也以花冈和解为蓝本,分别为2004年的大江山和解、2009年的安野和解、以及2010年信浓川和解。

这四次和解的核心就是:没有法律责任,相应的也就没有赔偿责任,但是出于道义考虑给予救济。

中国劳工与日企四次和解

“花冈和解”

二战期间,被强行抓到日本鹿岛建设公司下属的花冈事业所的中国战俘和劳工,于1945年6月30日举行了暴动,并遭到血腥镇压,该事件被称为“花冈惨案”或“花冈事件”。

1989年12月22日,“花冈事件”受害者,在“强掳中国人思考会”的帮助下,率先向鹿岛建设公司发出公开信,向对方提出谢罪、建纪念馆及赔偿每人500万日元的要求。

2000年11月29日,在日本高等法院主持下,由日本律师团代表原告与被告达成“和解协议”,成为第一例以“和解”方式终结的中国劳工索赔案例。

二战期间,有200名中国劳工被强掳到日本冶金工业株式会社大江山作业所从事苦役。1998年8月,有6名受害者向日本京都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日本政府和企业,要求为战争罪行谢罪,并要求经济赔偿每人2000万日元。经由大阪高等法院调解,于2004年9月29日达成和解。

“大江山和解”

“安野和解”于2009年10月23日达成。

西松公司当年奴役中国劳工分别在两个作业场所,一个是在新潟的信浓川,简称“信浓川作业所”,奴役了183名中国劳工;另一个是广岛安野发电所,简称“安野作业所”,奴役了360名中国劳工。

本次和解签署了两份文书:《和解条款》、《关于本和解的确认事项》。在《和解条款》里,西松公司表示承认强掳中国劳工是基于日本内阁的决议这一历史事实,但把企业的责任蒙混了过去。在这个前提下,表示“深挚的谢罪”。但在“确认事项”里,又强调最高法院否认西松公司有法律责任是客观事实;受害者方面的表述是,并不接受西松公司的见解。

“安野和解”

2010年4月26日,日本东京简易法庭。在中国二战被掳劳工联谊会、二战劳工中国法律援助团、日本友好人权律师的三方共同促成下,信浓川和解协议签署。日本西松建设公司承认在二战期间强掳中国劳工到信浓川工程事业所做苦役的事实,表示深刻反省和谢罪,并向183名受害者支付解决款总计1亿2800万日元(约合920万人民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