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天两夜》——谨献给一位已经让我刻骨铭心的女孩

三天两夜

昨天晚上一个挚友无意间说起铁血很缺少都市小说,于是我就萌生了写这篇文章的念头。实际上这篇文章我构思还不到几个小时,我也不敢奢望它能够给大家带来多少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我只希望可以通过这篇文章,抛砖引玉,让大家找到一个新的写作方向。

 

最后我要说明的是,这篇文章我一直不愿意称为小说,因为这篇文章的每个字,每个标点,都是无比真实的,而且他们都是鲜活地发生在短短的几天之前,如果非要给这篇文章下一个定义,我更愿意称为--情书:这是一封为ID为“爱溺水的鱼”的女孩写的情书,希望她可以看到。

 

正文





 

第一天--见鱼






今天是周五,我请假了一天,在福州温热的空气中,带着已经伤痕累累的身心,踏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一路上,我默默无语,只是想早点到达目的地,由于心情很乱,我甚至忘记了买保险,在飞机上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平白无故地担心起来。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我平平安安地到达了首都机场,但是从机场去铁血总部的路上,我却绕了很久,因为飞行中的耳鸣一直无法恢复,弄得我昏沉沉的,把“四线坐到终点站,打车到苏州桥的长远天地,在八二一中学对面”,记成了“西线坐到终点站,打车到苏州路的天远大厦,在八一中学对面”。


于是在北京城内一通好转,所幸的是大部分时间在不行,倒没有太多的破财。到了傍晚时分,我终于到了公司,一进门,我就扔下沉重的行李包,用力抱了一下笑容满面的一号首长,一路上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甚至连远在福州的不愉快的事情也抛却到了九霄云外--到家了。


在老克的带领下,我来到了公司的会议室,里面已经慢慢地坐了许多人,小涯、阿羽、小妖,这些我都认识;


还有一些经常听说的名字:骑王,杀灭--骑王跟我想像的一样,一个憨厚老实的青年人,永远都是笑容挂在嘴角。杀灭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居然是一个腼腆得就像女孩子一样的小男生,实在是令我大跌眼镜。


而且人群之中,还有一个我仰慕已久,一直都想见的人--“我是特种兵”。名如其人,大山一样的身躯,刚毅的脸庞,铁一样的身形,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重重地握了他一下手,然后马上后悔,幸好特种兵大哥没有跟我小时候遇到的父亲的战友那样,把我的手捏得哇哇大叫。


这些都是正常程序,但是我的视线,却落在了一个坐在门边死角的女孩子身上,文文静静的一个女孩子:穿着黑色的风衣、白底浅纹的毛衣、耳朵上挂着细长的耳环,嘴角微微上扬地轻笑着。


在看到她的一霎那,我觉得她四周的背景似乎迅速黑了下去,身边已经没有了其余任何人的影子,只有她的身影把我的视野占得满满的,就像电影的特写镜头一样,几乎可以看清她头发末梢的一点点的纹路,有一种分毫毕现的味道。我的手臂觉察到了空气似乎在微微地振动,是一种不安的振动,好像在告诉我,时间已经凝固在这一瞬间了。我甚至仿佛有了错觉--她似乎看了我一眼,而我因为耳鸣带来的头晕,也似乎因为这一眼好了一大半。


当我醒来的时候一切如常,也没有发现身边人的表情有什么异样,于是我放心了--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我也没有失态。


老克介绍说她叫“爱溺水的鱼”。


爱溺水的鱼,我心里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我会记住你的,小鱼。


在短短的眨眼之间,恶搞的天性又在心里慢慢地滋生着--为什么鱼会溺水在水里?也许是溺水在某种特殊的河流之中吧……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这几天的工作安排和家常,还有就是几位“神人”之间的沟通--其间甚至又发现晓龙君和雪亮军刀,两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小伙子;另外还有一个体型居然和我不相上下的ID为“芋头儿”的牛人作者,由于大家平时都是神交已久,所以这次谈得不亦乐乎。


到了太阳微微有点消失的时候,我们在一位同事的带领下,去了公司附近的一个招待所,把行李放下之后,就一起去吃饭了。


一路上,由于起了风,而且我也略略感到了一点冷意,所以我的话语也不算太多,只是有意无意地走在小鱼的旁边,听她说话,她的声音很轻,而且有点微微涩滑的味道,让人有种在冰山的洞窟的感觉,好像是有许多声音同时发出来,不但在跟你的耳朵说话,还能触摸到你的心里。我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凉意更甚了。


----------我就素那坏坏的分割线------------

第一篇,仓促之间写的东西,希望大家不要乱骂,呵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