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在贵州支教[日记]我闻我见我思我行(之六:开始了解这里)

北京人在贵州支教[日记]我闻我见我思我行(之六:开始了解这里)

原帖地址:http://218.22.87.62/fxzx/dispbbs.asp?boardID=2&ID=291&page=1

开始了解这里

2005108星期六 大洞村

昨天和张文光商量好,今天早上去大洞村的韦老东家,就是他写的《清秋之花-两姐妹引出的故事》的两姐妹的家。这是一个农村典型的因病返贫的例子:家里本来已经建了新房子,父母和两个女儿,很幸福的家庭。因为父亲得癌症去世,新房子看病时候卖掉了,母亲在丈夫去世后无奈改嫁,后来回娘家,现在出去打工。两个孤女和久病的爷爷、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老奶奶有四个孩子,一个女儿,三个儿子。大儿子因为没有孙子,就超生有三个女儿,现在在外面逃避计划生育的制裁。二儿子就是两姐妹的父亲,已经去世。现在老人和孩子都住在三儿子家,他有两个儿子,是这个家庭的支柱。

八点出发,沿着村路,走到他们的吊角楼,楼上中间就是厨房、餐厅、客厅和老爷爷的病房。窗外阳光明媚,房间里柴火跳动着红焰,舔着上面的黑色大铁锅,一家人正围坐在灶池周围。后面的小女孩就是韦老东(她现在的正式名字,韦永清这个名字要到普九之后才可以改),前面的是三婶,最前面这个姑娘是大伯的三女儿也是小女儿,而她怀中的小孩子则是她大姐姐的一岁的女儿。

复新蓝天论坛是为西部组乡村建设服务的论坛也是乡村教育讨论站点,希望我们辛苦的努力可以为您带来很多方便:http://218.22.87.62/fxzx/index.asp

后面的是姑姑,中间的大男孩是姑姑的儿子,两个小些的男孩是三叔的儿子,韦老东早上在屋里的时候,一直不太高兴,大概不喜欢我打扰了她的生活。这是右手的一间房,是三叔夫妇的,这张床是我见到的唯一的一张真正的床。灶池右边就是这样的,算厨房和餐厅吧。他们还没有吃早饭,正准备做,要去地里摘蔬菜去的。

我想给姐姐韦永秋照张相,她还不愿意,被姑姑硬拉了过来。

进门左手边就是这个样子,最前面的是张文光,我就在他的右手边。

我们身后是韦永秋姐妹的房间,只有铺着草席的地铺。

没有被罩的棉絮,就是被子。

三叔现在支撑着这个家,他算是走南闯北了,现在想着怎么挣钱盖个大房子,他总说太委屈这些孩子们了。

老奶奶年轻时候做过妇女干部,也算是有见识的。身边的电视,是三叔前不久打工回家新买来了,也是这家里唯一感觉新和好的东西。

韦永秋在默默地听着我们和她三叔和她奶奶说话,同时照顾这柴火。

爷爷今天是难得的精神不错。前两天曾经满眼通红。估计儿子回来对老人的心理安慰不小,所以身体也相应好些。

姐妹俩要去菜地挖些青菜回来做饭。姐姐六年级时候父亲去世辍学的,现在普九要求回校,按年龄编在初二。妹妹才小学一年级,是1999年生的,不过看着更小。

菜地其实很远,要出村、过河、上坡。这样的石头路,小妹妹已经快步如飞了。她们上坡挖菜已经是很经常的事情了。

贵州的“地无三寸平”是太正确了,到处不是上就是下,姐妹们如履平地。

这面前不到半分的蔬菜地,是一点一点开出来的,凡是山坡,已经都被开成了梯田。

两块白菜中,小的是要摘来吃的,大的是要等长大打苞的。姐姐在用镰刀挑拣着。

看这个小姑娘,如果在城里,应该是小宝宝的时候,先她已经在这高高的山坡梯田里劳动了,而且是很熟练的。

小姑娘不知是否有意,常是背对着我,转了几个角度也抓不到她的正脸。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姐姐已经俨然是大人了,而妹妹也俨然是习惯了劳作。

镰刀用的比城里孩子的修铅笔刀都熟练。如果不是太过稚嫩的肌肤,这象孩子吗?

“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美丽的清秋之花――韦永秋、韦永清姐妹。

这分小小的菜地,已经不知道留下了她们多少的足迹和汗水了。

从这里可以看到大洞村,和小学校园。

这是村边的田地,都是梯田。从姐妹俩的这方菜地,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色,但她们肯定没有我这样欣赏的心情。而我的心情,也已经不是外来欣赏风景的游客们的心情了。

小妹妹在草丛中极其熟练地找到去上一块田的登坡。

不知道她从那里拿到的那把锄头,但我始终觉得她还没有那把锄头高!

看看阳光下晶莹的肌肤、稚嫩的小手,她却在用力的锄地。

如此熟练的工作,以至于我的相机始终抓不住她举起锄头的那一刻。

她在找什么?

是当地叫“地瓜”的东西,姐妹们给了我们一个最大的,洗干净后拨皮吃,清香温润,很好吃的水果般的感觉,口味有些象荸荠。

是累了吗?还是在继续找“地瓜”?她有锄头高吗?

下面的姐姐在和她说话。她始终没有和我们说过一句话,虽然态度上一直也没有反对过。

一笸箩的青菜,够家人的了。姐姐一直说给我们摘些,被我们借口别的老师已经买好了而拒绝了。多余的蔬菜卖点钱也是难得的收入了。

从村里到菜地,走的都是这样的路。注意左边了吗,这是去田里的路!这么陡,不但要走,甚至要挑着粪来施肥。本来想拍摄姐妹过这里的样子,但她们太轻灵了,已经象小鹿一样早就跑掉了。

城市里的人追求来走这样的路,四周草木萋萋,头顶阳光明媚,这里,这是最平常的,没有对这样的环境有任何赞美,如果不是抱怨交通的不便,就是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姐姐很懂事的和张老师边走边谈,小妹妹已经早就跑得没了踪影。

田园牧歌?是的,如过不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的背后的故事,我也会这样来欣赏的。

小妹妹不愿意绕道走桥,就趟水过河。

姐姐叫她来把给我们的地瓜洗干净,她听话的跑过来。

姐姐平静的淡淡笑容后,有多少的忧虑,只有她自己最知道。这姐妹给我的感觉是都很坚强,她还对我说:“老师,你们需要菜,就过来,我去给你们摘。”

大伯的二女儿背着小外甥女过来了,刚才她们在山脚说过几句话的。

猜出她是谁了吗?大伯的大女儿,那个襁褓中的小外甥女的妈妈。宝宝一岁了,她至少结婚两年了,可她论虚岁也才――20!这里早婚早育的严重可见一斑。

姐妹们合影:韦永秋、大伯的大女儿、大伯的二女儿,背后是大女儿的小宝宝。

复新蓝天论坛是为西部组乡村建设服务的论坛也是乡村教育讨论站点,希望我们辛苦的努力可以为您带来很多方便:http://218.22.87.62/fxzx/index.asp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