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弟子龙

段云按奈不住想立刻见到赵云的冲动,立刻传令队伍迅速前进,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回朔方城。军士们归心似箭,当即快马扬鞭,飞也似的朝着北方疾行,隆隆的马蹄声震的大地都在颤动。赵风似乎知道主公段云的心情,也不多说什么,紧紧地跟在段云的马后,依旧保持着他那招牌一样面无表情,纵马飞驰。

在黄昏的时候,队伍终于回到了朔方城,留守的步军队长王阳早早的在城门口等候。段云从马上飞身跳下,先让李过带领队伍进城,自己径直走向王阳,“王队长,城里现在都还好吧。”

“启禀主公,城中一切安好,俘虏我都已经安排在北门外安营,派了一千多人四下盯防,具体如何处理还请主公决定。”王阳一边回答,一边递上近几日的一些府库开支的账目表和朝廷的大事通报。

段云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基本没什么问题,毕竟王阳是段云在黄巾军中挑选出来的几个小有谋略而且忠心谨慎的人才,为了表示一下自己的信任,段云盗用了后人的一句名言,拍了拍王阳的肩膀道:“你办事,我放心。给你一个新任务,将缴获的牛羊挑出五十只肥嫩的给弟兄们加加餐。记住一定要让大家吃好。”“属下一定办好。”王阳恭敬的敬了个军礼,转身组织军士杀牛宰羊去了。

段云快马赶回衙门,还没有卸下铠甲,赵风就带着一个人风风火火的进来了,门口的亲兵见是赵风,心知他现在成为了主公的爱将,也不阻拦放他们两个人就进去了。段云听到动静,估计可能是赵风带着赵云来了,就在偏房里面对着门口喊道:“是子平么,快进来,为兄换完衣服就来了。”段云也顾不得整理衣服,把铠甲一脱,当即快步跑到前庭来了。

看到赵风的身后站着一个身高大约有一米八十的少年,兴奋的对赵风说道:“子平,这就是我的三弟赵云赵子龙了,来让为兄好好看看。”段云抢步上前,打量着赵云,这赵云年龄大约十五六岁,浓眉大眼,鼻子英挺,面色红润,刀削一般的脸型,透出勃勃英姿。段云觉得自己那个时代的明星,虽然不少人能迷住万千少女,可是和眼前的这个赵云比起来那就是如同篝火与日月争辉。赵云的帅气不仅仅是在气质上给人以英武阳刚的印象,而且还有一种邻家男孩的优雅风度,同时隐隐约约的还有点成功男人身上的冷酷。这种人要是放在现代不知道要迷倒多少纯情女孩。

正在段云大量着赵云的时候,赵云也好奇的盯着这个与哥哥结义,并且成为自己大哥的青年男子。从段云的身上,看不出一点武将的杀气,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儒雅,一种救世济人的仁慈。尽管对方还只是一个连将军都没有的都尉,但是赵云觉得这个人将是这个乱世的救世主,一个韩信一般的绝世统帅。

段云拉着赵云的手,开心的笑道:“三弟阿,以后你和你哥就在大哥这里住下了,你看如何?”赵云点了点头,毕竟是十五岁的少年,因为父母去世的早,从小就和自己的大哥相依为命。后来在八岁的时候被哥哥送到燕山学习武艺,直到去年方才回到家中,好景不长,大哥因为参加黄巾起义失败被俘,后来又流放到这里,所以家的概念对赵云来说就像是在梦里一样。如今可以结束过去居无定所的生活,而且可以和哥哥生活在一起,再加上多了一个对自己如此关心的大哥,使得赵云几乎不相信这居然是真的。赵云从心底了觉得这个大哥没有架子,跟自己很投缘,便当即搬到了衙门里,在段云的隔壁住下了。段云一下子住在两大高手的附近,这下完全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了,以后的睡觉都特别的安稳,当然这是后话了。

段云立刻吩咐手下准备酒席,为赵云接风洗尘。赵云还是孩子心性,很乐意和两个哥哥相处,聊天也聊得非常投机,段云两千年的见识,不但让赵云大开眼界,还让赵云对这位大哥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天晚上,三个人都喝醉了,横七竖八的倒在衙门后堂的地上,一直到第二天天亮都没有醒来。这是段云来到三国这个时代第一次喝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人生难得有高兴的时候,想不喝醉都难!

如果不是王阳来向段云报告,也许这三个人还会一直这么睡下去。段云知道王阳是来让自己处理关于战俘的事情,便二话没说,轻轻的起来,强打精神,洗漱完毕换上衣服,独自和王阳一起去城外,临走前还关照手下的亲兵,不要吵醒赵家兄弟,让他们好好睡一会。

出了城门,李过已经在门口等了,段云二话不说,就领着人朝那些少数民族的战俘营地前进。段云的到来,使得整个战俘营里的人都围拢过来。段云站在五米高的木台上,看着下面那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摆了摆手,示意下面的人安静下来。众人都不说话,静静的等着这个一夜之间带领汉军消灭了自己部落,把自己带到这里的这个年轻的汉朝都尉到底要告诉他们什么。

段云在朔方一年多了,因为有心,多少学会了一点胡语,他清了清嗓子,大声地说道:“你们一定在想,本都尉消灭了你们的部落,杀了你们的主人,还把你们带到这里,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对不对?”

下面的人不作声,等着段云继续说。段云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们也是长生天的子民,我也是长生天的子民。我们活着就感谢上天给我们的机会。长生天没有说谁天生就比别人低贱,你们的主人有什么权利代表长生天来惩罚你们,让你们劳动他们享受。你们觉得这公平吗,这是长生天的意志吗?”段云打算用宗教的手段来开到这些人,他知道草原的人信奉的神明是长生天,所以就拿长生天来说事。

“不是!”下面有几个奴隶战俘在低声地回应着。段云满意的点点头,加大音量,动情地说道:“长生天不满他的子民受到少数人的压迫,他托梦给我,让我带领军队去解救你们这些失去了自由的人。不管是鲜卑人还是羌人,都是长生天的子民,我都有义务让你们获得自由,并且代表长生天处决那些违背长生天平等意志,不劳而获的人。现在我以长生天的名义,恢复你们的身份,男人可以和你们心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女人也可以嫁给你们心中的勇士。你们将获得牲畜,这是你们的牲畜,让你们在长生天的庇佑下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吧。”

“感谢长生天,感谢长生天!”众人全部跪在地上,向他们的长生天祷告。他们现在不是任人宰割奴隶,而是堂堂正正的人了。一个老者走到台前,跪在段云面前,恭敬的说道:“将军,你是长生天派到人间的使者,你是我们的单于!”“对,你是我们长生天派给我们的新单于----天单于,我们羌人和鲜卑人都将听从您的号令,带领我们将其他受到奴役的长生天子民解救出来!”其他的奴隶也在一边随身附和。段云的三言两语竟然收服了这些胡人,这让身边的汉军士兵对自己的主帅佩服的五体投地,有一种遇到神人的感觉。

段云也想不到自己的这次奴隶解放运动竟然发展出如此不可思议的结局,而自己居然成为了他们口中的“天单于”,我的妈呀,段云心想,好像过去只有唐太宗被称为天可汗,而自己居然是和这个天可汗一样意思的天单于,不知道将来的历史要怎么写啊。

“好,既然你们听我的号令,那我就要求你们,不管你们是什么民族,什么部落,从今以后都生活在一起,没有争斗,没有奴役!”段云的这句话,不但将中国以后受到北方少数民族侵略的可能性变成零,而且促进了民族的大融合,完全改变了中国自三国以后的历史,中华民族在公元初便被确立。

在解放奴隶的欢呼声中,段云用满清八旗的形势将这些少数民族不分部落整编,按金、木、水、火、土编成五旗。规定旗长有全旗人推举产生,并且年龄要在五十岁以上,还要德高望重。五年重新选举一次,这一点众人都没有异议。其实段云的这个决定直接将叛乱的可能变得最小,一个无法世袭的位置,加上年龄的限制,使得就算出现一些野心勃勃的人,也没有机会得逞。同时还规定,每一个旗的士兵由段云任命的将军管理,这个将军只是负责日常的组织和训练,没有段云的调兵兵符,所有的部队都没有办法调动。旗里面的每一户人家,如果有子弟当兵的就免除任何税收,如果没有就每年上缴一个士兵份额的口粮就可以了。这对于这些牧民来说是非常优厚的。现在他们可以在整个朔方草原上放牧,而不必担心安全问题,因为段云规定除了日常的生活用刀,所有的人都不准拥有兵器,这就大大减少了犯罪率,加上对私自打斗得严惩和上阵杀敌的奖励,使得这些人大大的收敛了自己的行动,治安好的没有话说。加上没有部落之间的争斗,人们的生产积极性空前提高。这些规定被制成铁卷,永远供奉在各个旗的最高议事大帐中。

在段云这种政策的“感召下”,朔方郡上剩下的几个部落的奴隶纷纷杀死自己的奴隶主来归顺,不出半年,黄河以南的草原上已经没有了部落,取而代之的是段云的五旗。还有不少黄河以北的鲜卑人南下来投奔。这时的段云不尽要感慨林肯的伟大了。每旗的人数由前期的三四千人发展到后来的近万人。由于这些游牧民族天生就是骑手,再加上段云的训练,朔方的骑兵有近万人,而且因为是各旗训练,不要段云出一毛钱,目标也没有那么大。

胡人的五个旗,加上汉人的天、地两旗,以及后来从中原投奔来的安排在河套平原的黄巾军的家属也被段云编成两个旗,分别是日旗和月旗,这样朔方的百姓就被段云分成九个旗,比努尔哈赤的八旗还多一个旗,这就是后来帮助段云打天下的漠北九旗。

每一个旗都有部队,人数都在三千人上下,这是暗的,朝廷并不知道,而朝廷承认的只有段云收下那精选的三千骑兵。因为都尉的带兵上限就是三千,而那三百塞上飞骑,就只能算是黑户了。这是中平5年的情形了,经过三年多的发展,段云兵精粮足,不但称雄整个朔方,就连黄河以北五百里都是他的势力范围。可以说段云是新一代的匈奴王,不久他就要沿着当年匈奴的路线,夺取汉家的天下了。

“有了赵云、赵风,还有无敌天下的鲜卑骑兵,我段云怕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