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春节,一壶珍藏的美酒

岁月的风筝一飘,转眼又是一年将过。或许是民族文化积累的结果,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牵引着我们的思绪。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想起过年的一些镜头。那,是一种情怀在心灵感光片上的冲洗

 外出工作也有些年头了,也在异乡度过了几个春节。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春节的期望也不象小时候那么强烈了。这节也是越过越没什么兴头。特别是在外工作的人们,要回家的又要着急今年的火车票该托谁去买呢?不回家的都想着今年的年终奖不知有多少,够不够出去游山玩水了。还有想着换工作或正在找饭碗的要开始盘算着年关都有哪些“春季人才交流会”了。可这人也怪,越是没有兴头倒越是怀念儿时那充满欢乐和笑声的春节了。那真是一坛珍藏的美酒,一不小心开了封,真是闻香也醉人啊

记得儿时过年最难忘的就是:玩,吃、花这几样了

 先说玩,那是怎样的一种无拘无束的时光啊。那时候的农村,没有什么东西能把孩子们拘在家里,只要寒假的前几天把寒假作业做完了,大人也就不再怎么管着你了,只要你不把房子给点了。那时候女孩子爱玩跳房子,跳绳,边跳还边唱儿歌。男孩子们最流行的最普及的游戏就是打“玻璃弹子”了。我们爱玩的是“打老虎洞”。就是在平地上挖5个等距的小洞,谁先把洞进完了就成老虎了,老虎打到谁的弹子,谁的弹子就归老虎了。这中间也有很多战术,要尽量把别人的弹子挤到洞边的远处。那时候的弹子也有好几种,有五色小珠,还有透明的大珠,到后来好看的就更多了,有磨砂的。记得那时的裤子膝盖处总是最容易破的地方

 还有一个就是学鲁迅小说里面的,弄点谷子撒在一块空地上,再支上一个大的盖子来捕鸟。我们那时用家里筛豆子用的篾筛子。不过我们也会犯同样的错误,就是等不及鸟儿走到中间就拉绳子,要不就是太兴奋手忙脚乱,捕到的也给弄跑了。不过那时候有的是时间和兴趣。捕累了,就用弹弓打,说实在的,我那时是孩子王。弹弓也打得准。如果碰上下雪,那可是我们的天下。堆雪人,打雪仗那就不用说了。最过瘾的是带上两条狗一早就去雪地上找兔子的脚印,如果是新印子就会一直追下去。有一次还真让我们抓到了一只(是没有大人参加的一次)。兴奋了好些天,开学了还在班上说了很久。刚好那时有个电视剧叫《警犬卡尔》风行全国,一时班上养狗成风啊

 说吃啊,那时物质生活匮乏,特别是在农村。不过到过年的时候,家里的荸荠、花生、瓜子还是有的,都是自家种的。那时候大人会买些糖果之类的,那时可是好东西啊,连好看的糖纸我们都会留着的

 不过最难忘的还是吃甘蔗了,我们吃甘蔗都是玩着吃的。两三个人一伙,用一把刀轮流来劈甘蔗,先是平着刀稳住目标,经过一些花样之后一刀劈下去,最后谁劈的长度多谁就赢。可以不用出钱,输的人按长度比例出钱。有时候大人也乐此不疲呢!不过他们玩得大一些

 再一样就是花,可不是花花草草的那个花。花钱的那个花。小时候我们可不象现在的小孩子,天天都有零花钱。那时候就盼着过年了,过年嘛,小孩子总是要买或做一套新衣裳的,再就是让人心动的“压岁钱”了。父母、亲戚长辈都会给我们一些压岁钱,一般不会很多,如果能累积到三五十元,那可是一笔财富。不过大头一般父母会以交学杂费呀,代管啊什么的给收缴了,不过还是会有自己支配的一部分。哎哟,那可是难得的事情。三五玩伴一起去市集,买图画书,买糖果,买得最多的当然是爆竹了。那时的爆竹没现在这么多花样,我们那时主要是小鞭炮,一串串的,和大鞭炮,一放两响的。再有一种高档一点的,长长的一根,就是我们眼里的烟花了,叫做“笛声带哨月旅行”。放出去的时候带着哨音冲得很高,然后“啪”的一声炸开,好玩得很。我们带着花样的玩,去炸水花,比谁放的冲得高,冲得远

 唉,儿时的我们是那么容易满足,也不会去理解年年难过年年过,难过年年难过年是什么意思。而现在,烟花鞭炮的种类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极尽奢侈。电视、电脑、网游让孩子们足不出户。生活水平的提高让年夜饭也没有任何吸引力!可是我们却再也找不到儿时过年的快乐了。我想这也是心态的问题。前一段时间,有一个说法叫“常怀感恩的心”。感恩父母、感恩公司等。就是让我们要知足常乐 我想,现在这个年龄,春节了,大家都放假了,就是要我们调整心态。说是减压也好,调整也好,主要还是让自己离开订单、合同、报表、报告一类的东西。把自己融入到那种欢乐、祥和的氛围里,才能体会到一家团聚是快乐,老少平安是快乐,身体健康是快乐……

    我们常常回想起儿时的欢乐,其实儿时的快乐之所以让人回味就是因为我们就把玩就当成玩。全神贯注的玩,茶饭不思的玩。如果我们一边想着那些永远想不完的事去玩,去过节,又怎么能找到我们想要的快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