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两件消息让我惊诧,又沉痛!

新哥军事 收藏 0 165
导读:这两天,两件消息让我惊诧,又沉痛!

这两天,两件消息让我惊诧,又沉痛。
一件是目前好些报上登载了的,一位母亲割掉女儿的两只耳朵,只因为认为女儿不听话,所以,给以割耳的惩罚;另一件是应该上新闻头条,却给地方掩盖了的:在我的家乡-江西省瑞昌市,有一个乡村老师,因为住校的学生在贪睡,而且竟然还会顶嘴,于是顺手抄起床板朝学生打去,打到了头部的太阳穴,而床板上还有钉子!打了三下,发现人已经给打死了。
这都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公元2005年10月。
毫无疑问的是,这是极其个别而偏激的事例,然而,我们是不是可以合理的质疑:在能够出现这些个别事例的大地上,我们的教育文化是否有问题呢?
电话里我对老师打学生的现象表示吃惊。家人说:在我们这里这很普遍。――我实在没有想到,在我离开家乡学校的一二十年以后,老师打学生,竟然没有改进,反而严重了许多。我也记起,当年同学中总是有家长打孩子的事例,原因大抵是恨铁不成钢,或是嫌不够听话。
而我相信,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在我的家乡才有。区别只是,我的家乡碰巧出了这起命案。它本可以因为生命的代价,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个悲剧事件后面的深层一些的原因。然而,地方政府,与中国其他任何地方的政府一样,选择了隐瞒不报。
在这里我不想讨论,用暴力的方式来教育是否合适。因为任何一个稍微有理性的人都知道,那不会产生正的效果,反而负面效果无穷。――在我所认识的优秀的同学或朋友里面,没有听说谁是给打出来的。对于学生的教育,柔性的引导与鼓励才是有效的做法――大禹治水用导而非堵,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明白其中智慧并加以仿效?
我所注意的,是为什么人的尊严可以这样的不受尊重。学生或孩子,他们个体的尊严或选择的权利,是这样的被漠视,被践踏。 ――在习惯了个体的尊严受践踏的环境里长大后,你又如何能指望他们知道尊重他人,善待他人?
每个个体对自己负责。作为老师,可以给学生讲明懒惰的后果:不学习知识,那么以后就只能出卖廉价劳动力。如果学生依然无动于衷,那么老师便尊重他的选择:这个社会依然需要普通的工人农民,而不强迫他,尊重他,可以让他成为快乐的,有尊严的工人农民。也许,以后他会发现自己更愿意学习,而社会将给他的再学习提供机会。也许,他的特长是音乐美术或是体育,而他会成为刘德华,徐悲鸿,或是刘翔姚明,赢得大众的尊敬和喜爱。
而还有一种可能:他也想早起,可是要么早起也没有精神或是很难受,要么就导致下午或晚上没有精神。所以他选择晚起。这不是狡辩。事实上,我本人在高中时就有一两年的时间非常贪睡,甚至坐在第一排也会很不自禁的睡着。我知道这样不好-高中的课程已经不比初中或小学的了,可以随便对付都名列前茅。可是,我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到高二下学期后,才开始逐渐的不是那么要睡觉了。――现在想起来很庆幸,没有老师因此而辱骂我或是打我,否则我的自信心,会随同我的尊严,给践踏没有了的。而依然存有的自信心,是我后来可以居上的一个关键。
为什么这么粗暴的判定,所有的学生一定都要早起才是对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情况。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不可以顶嘴?不可以不听话?不听话,所以可以惩罚?
什么样的孩子才是好的孩子呢?一定是听话的吗?
我们也许都熟悉这样的事例:有两个才进大学不久的学生,违抗了他们父母的期望,主动辍学了。这样的不听话,换在中国,不知道改打多少板子了。不过他们的名字,你一定知道:一个叫 比尔 盖茨,另一个叫戴尔。还有一个更近一点的例子:有一对华人夫妇,他们的孩子再差半年就可以拿博士学位了,可是他放弃了,要去折腾自己的小公司。那一对华人夫妇非常气恼,可是没有办法。这个不听话的孩子的名字叫杨致远-他是雅虎的“酋长”。
我们也许也很熟悉一个故事:湖南一个乡下的孩子很犟,可以说,非常不听他父亲的话。一天,他的父亲要打他,于是,他跑到池塘边,威胁说如果过来要打他,他就跳水自杀。这个人的名字你一定知道,他叫毛泽东。
很难想象,一个有创新精神的或是稍微有些主见的人,会时刻表现的非常听话。创新的前提就是要藐视现有的规则,不去神圣化一些现存的东西。然而,我们的大众文化,似乎对于表现出这样精神的人,只是倾向于扼杀。
一个扼杀创新的民族,不会是一个先进的民族。当慈禧高叫着祖宗之法不可变的时候,她的满清王朝也很快就崩溃消亡了。
显然,我们不打算走同样的路。在知识经济占决定性地位的时候,创新精神的强弱日渐成为一个民族是前进还是衰退的决定性力量。 我们的中央政府也一再的强调创新的重要性。然而,我们的大众文化,为此做好准备了吗?
要培养创新的文化,首先就要不把自己当作绝对的权威,要能尊重不同的意见。然而,孩子不听话,便可以让家长恼怒割耳;学生有顶嘴,便可以抄起床板打学生。这样的文化,只能培养善于揣摩他人心思而讨巧的奴才,或是沉默噤声的哑巴。
在把自己当作绝对权威的背后,是缺乏对多元性的尊重。
起床读书是好事。然而,并不是唯一正确唯一可以被允许的事情。如果我无论如何也学习不了数理化,我也可以成为钱钟书或者巴金,或者到娱乐或体育业去。即便我也没有那样的才能,我也可以很快乐的做个热爱岗位工作的普通工人,农民,或服务员。――不同的人本来就有不同的天赋,为什么要对所有的人强求一致呢?
有别墅有车子固然好。可是如果我不愿意为了高薪而从事某种不喜欢的工作,而是出于兴趣选择另一种工作,也请尊重我的选择――成功的定义不是只有房子车子和票子。
我也不是必然要成为那万人中的第一,也不是一定要十全十美。我或许更宁愿做个普通人,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不是一定要做总统,不是一定要做大老板,不是一定要叱咤则风云变色;也不是要让邻居街坊的所有孩子,都给我比下去。(有好些回国的朋友告诉我,感觉很累,那种把人横比竖比的大众文化让人受不了。有感而发)
给所有自认为是权威的人:你所知道的,未必就是对。就如我所知道的,也未必就是对。你所信仰的,未必就是我该信仰的。在要求我谦卑的时候,也请你保持谦卑和开放的心态。
我们的政府经常说,这个世界是多元的,要尊重多元的政治制度选择。我赞同这个多元化的观点。我也想说:请尊重任何一个人做人的尊严,尊重每一个个体对自己生活的选择,只要无害于他人;也请容易被视为权威或自視为权威的人,多多保持谦卑和开放的心态。
种瓜得瓜。从我们自身做起,学会尊重他人,尊重多元的选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