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草稿帖

《残唐新梦》

序章 古来今往

第一节 楚江南与周紫薇

S中学,C市最出名的数所“国家级示范中学”之一。五月以过,眼看中考时间将至S中初三年级的学生们几乎都进入了一种“临战”的状态。在校最后的一个晚自习了,过了这一天,所有初三的学生便要回家备考,初中的学习眼看便要完结了。初三年级的教室灯火通明,一班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也有其例外之处,因为这个教室并不安静,一曲空灵、恬静的萧声正由教室中传来,竟是一首由琴曲化成的《静心曲》。
教室内,数十名学生在萧曲中依然各自做准备着考试的事情,但也显然少了几分浮燥,多的只是几分沉静。吹萧的是一名座在教室最后一排正中的少女,别在她左胸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徽”表示着她至少“品学兼优”。也难怪可以在别人做功课的时候,施施然地在那里“伴奏”。与她邻座的少年,并没有如其他同学一样用功,此时正操着手坐在凳子上,一副倾听的神情。在他们俩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人,一身教师制服,竟是一班的班主任省级优秀教师王椱荔!王椱荔对这身边这两个“并不如何用功”的学生相当看重也相当放心,因为这俩人下课之余便最爱玩,也最会玩的学生不单是自己班上成绩最好也是全校公认的04级最优秀的男女生。像他们此时的这种闲逸是他们自信心的一种流露,旁人是学不来的。
下课的铃声打断了少女的萧声,玉质的洞萧在少女手中轻轻的打了个转后被收了起来。王椱荔在铃声过后回到了讲台上,开始了对这班学生的最后一次讲话:“同学们,即将到来的中考将会是你们人生的第一转折,将来的路把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相信大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这个集体在S中一向都是最优秀的,同样我也希望你们能在这一次的中考过程中取得理想的成绩,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这里我就不多说了,总之祝大家将来的道路一帆风顺。”教室里响起了一片掌声。掌声过后,王椱荔点名道:“楚江南、周紫薇,你们多留一下。其他同学可以下课了。”刚才操着手听曲子的少年和那吹萧的少女同声应了一下:“哦”。这时,下面有人喊了一嗓子:“哇,定保送?金笛、玉萧?还两个都有份儿?”“哄~”随着这一声发问,下面一下子响开了。楚江南左右看了看,懒懒地拖声道:“安~静~”虽然楚江南的话音并不高,倒底拖得够长乱哄哄里却也所有人都听得到,很快全班静了下来。王椱荔在全班静下来后这才继续说道:“韩越说对了,是关于保送名额的,不过我这里可以告诉大家,你们的班长和支书他们俩都没有要配下来的名额,我留他们是要在确认一下,他们俩中考的自愿是不是我们学校,即然大家刚才声音那么大,楚江南你说一下吧。”楚江南闻声道:“是,是有名额,但绝不是我和紫薇。至于是谁呢,本来给个王老师建议,不过,这里‘打死我也不说~’”。楚江南拿腔拿调的最后一句话,又引起了阵哄堂大笑。笑声过后,周紫薇冷声道:“几个名额没什么好说的,坐这儿的对有对自己没信心的吗?没有就不要去想什么名额了,自己考一个好成绩不就是了。想升本校的本来就有个优先在里面,要换到Q中、J中的更不会对保送感兴趣,这事儿就这样吧,反正有几个,考完以后王老师会再找人谈的,这就这样吧。”随着楚、周二人这一唱一合,也就无人异意了。
下课之后,楚江南和周紫薇一道往学生宿舍方向走去,楚江南抬手看了看自己有腕表后转头对周紫薇说道:“其实今天就可以不会宿舍了,我想打个电话叫车来接我回去算了,不用等明天才回去。”周紫薇应道:“至少给生活老师打个招呼吧。”楚江南摇头到:“不去,去了明天他们一吹牛,你和我晚上不回宿舍又成花边新闻了,虽然学校方面是不会再过问,但是不舒服。”听这话里的意思楚、周二人的关系便绝非普通“同学”二个可以包含。周紫薇闻言讪道:“还管他们,这几年花花的还少啊?有些事自己清楚就是了,何况王老师她们也知道,再说了就算不去打招呼那些管生活的还不是知道我们没回宿舍?而且明天我们不朝会,至少全班就知道了,再七嘴八舌一下,你还想没花边儿?”楚江南闻言双手摊:“好吧,给生活老师说一声。对了,你是回家,还是回我们家?”周紫薇想了想道:“算了,回去没好事的,还是去你那儿吧,反正你们家给我留着的客房有够大的。”
C市城郊的“静林山庄”,本是某大型开发商的楼盘,但由于开盘之后即被财大势雄的楚家全盘收购,C市的人们也就开始习惯性的将这这里称为“楚家大院”了。楚江南正是楚家的“长房长孙”,与他看起来过从甚密的周紫薇因为本身的家世背景对楚家的财富到并不如何,但对楚家大院依山傍水环境却相当欣赏。在征得了双方的家长的一致后,“楚家大院”里周紫薇有了一间专属于自己的“房间”。说是“房间”那是按照楚家的标准来计算的,只因那上下两层加天台小花园的小楼实在也不能说其仅仅是个“房间”。
“房间”的天台上,周紫薇扶着天台的栏杆神情怡然的抬头仰望着星空,也亏得“楚家大院”座落在市郊,如今的C市除非刚刚雨过,否则在市区内是见不到星空的了。楚江南也在这里,此时他正坐在天台上的一具秋千椅中手上把玩着一支黄澄澄的梆笛。楚江南一面将手中梆笛打着圈一面对周紫薇说道:“说真的,过几天考完试就要填自愿了,留校还是做什么?你有想法没有?”周紫薇闻言由栏杆处转过身来道:“相信我能考好的,照说那儿都会要我,不过真要让我说还是留校好了。至少学校现在对我们这种‘很清白的暧昧关系’是认可也相信的。可要是换个地方,难免不会有新的麻烦。再了,说到教学全市也就这么几所,我们学校绝对不差的,其他也不是就能好到那里去。而且王老师也一直在说希望我们能留校,都谈过好几次了,三年的班主任多少有点面子的。”楚江南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其实是我爸他们在问,有没有重新择校的想法,因为直接找上他的学校也不少,差不多就是除了我们现在的其余那几年有资格的都‘关照’过了,自然也都是那个意思。”周紫薇听楚江南这样说,不由好笑起来:“是啊,谁不想打土豪啊?谁让你们家有钱呢?”楚江南听了这话也不由笑了起来。

考试,说来便来了。一转眼,楚江南和周紫薇的初中生涯就算是要结束了,当最后一门考完之后周紫薇兴兴头头的和楚江南一道乘车往C市的西北效而去,周紫薇自己的家在那个方向。不过楚家的汽车却无法驶入周紫薇居处的地方,在一翻相当繁琐的登记之后,楚江南方才得以跟着周紫薇步入了那个门口足有六名哨兵站岗,门柱上搞挂“XX军区军事管理区”的地方。进了大门之后,楚江南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这年头,什么都要有‘证’啊,不然真的麻烦。”周紫薇闻言讪道:“废话,以不是只有这儿才要‘出入证’,上学不也是为个‘毕业证’嘛。才登记就说麻烦,这九年你又是如何过来的啊?”楚江南不以为然道:“九年是义务嘛,你这儿出入是真的麻烦,当然了是对我们这些没证的而言。”周紫薇嘻嘻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周紫薇的家是一座独立的院落,楚江南当初也讶异于按周紫薇父母的现役情况原本达不到这样的一个标准。时间长了才知道,这里本是周紫薇外公的待遇,而周紫薇的父母几通报告打上去,按“工作需要”对院中小楼最终给批了下来之后,一切也就合理了。想想周紫薇的外公本就健在,而她的父母又都是在家不忘工作且工作内容保密的人物,谁又能在所谓的超标与否上指手划脚呢?来天院门口,楚江南一面待周紫薇开门,一面望着这院中的小楼习惯性的吐了吐舌头。虽然此时背对着楚江南的周紫薇正忙于开门,但还是感觉到了楚江南的小动作,于时说道:“你这吐舌头打第二次来就吐习惯了是吧?又不是狗变的!”楚江南闻言嘿嘿一笑道:“机关重重啊......”周紫薇打开院门后轻哼了一声道:“放心,只要你不是做贼的!”楚江南一面跟着周紫薇进入院内一面大摇其头的说道:“所以最想来的同时又最不想开你家,进出就够麻烦的了,还一屋子不能乱动。要不是有足够吸引我的,打死都不来!”来到屋门口的周紫薇将手按在了传感器上后,转头对楚江南道:“还好,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要是别的那个女生听了你刚才的话,一定会在那儿傻高兴。”这时,楚江南涎起了脸皮对周紫薇说道:“什么啊,至少一半一半吧。”周紫薇回了一声轻哼~
进入屋内,周紫薇才发现家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不由嘀咕起来:“真是的,知道我今天要回来还都不在。有两个只关心工作不关心人的父母也就认,连外公也这样。准是又跑那儿教人练‘大枪’去了。”想到这里周紫薇四下一望,果然厅上本来十分当眼的那杆“霸王枪”此时没了影子。自然又没好气起来:“果然!都什么年代了,都是枪外公的只能强身健体,地下室收的才是杀人的!还成天到处教徒弟,想不想想有了实用科技,真正的武功是必然要走向衰落的。那次水泼不进了还不是要吃橡皮子弹,什么嘛~”想到这里,周紫薇不由得又好笑起来。已经坐入沙发中的楚江南瞧着周紫薇的神情,适时的插口道:“想到什么好笑的了?”周紫薇闻言自然的笑了笑,也坐了下来道:“你知道的,上次外公一招八面来风,四个当兵的泼水还真没泼进去.....”楚江南确实听过这笑话,当即哈哈大笑的接口道:“结果某个大小姐拿了只袖珍,上来就是两枪......”周紫薇抗议起来:“我换了子弹的!”
说笑过后,楚江南发现身前的几上由一方镇纸压着一张便条,随手取了过来便开口念道:“紫薇,1103974812在大三左九,考完回来看一眼。有没意见等我们回来,没意见就送到所上。周正行、岳素梅。即日”念完之后,楚江南立即象征性自己掌了个嘴,才对周紫薇说道:“完蛋,念了不该念的东西了。”周紫薇正听了便条内容没好气,当即发作道:“见到了吧,这样的娘、老子!气死了!根本不管我考得如何,象征性的问一下总可以嘛,就这么放心,哼!只知道用‘童工’还不开工钱,‘为社会主义作贡献’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哼,有意见,等他们回来好了,不管了。”楚江南见状忙打岔道:“1103974812,这是保密号吧?”周紫薇闻言立即静了下来,神情严肃的望着楚江南。楚江南忙“坦白”道:“没事,打岔一下而已。”周紫薇见状点了点头道:“这个无所谓,是那种号,不要问是什么了,不然当你间谍了哈。”听见周紫薇的口气并不严肃,也就不当回事的换个话题:“可怜啊,眼前就有个新世纪的童工,虽然外形已经不像童工了,嘿嘿嘿”。楚江南坏笑的同时,用眼睛在周紫薇身上扫了扫。确实,周紫薇此时虽然不到十六岁,个子高挑发育良好的她各方面其实已经相当出众,在大街上被星探给截住也算得是常事了,虽然周紫薇重没答应过。但是就楚江南通过家人得回的消息是,在一定的圈子内,周紫薇的名字竟也众人皆知之余又大叹自己为什么签不下这么个摇钱树来。被楚江南用眼睛扫一扫,周紫薇并不介意,不过即然话题还是回到了自己父母交待的事上,周紫薇也只有冲楚江南扮了个鬼脸道:“算了,没办法了,总是父母大啊。做正事,不留你了。”楚江南当下不干道:“你做你的吧,把我关收藏室好了,大不了放出来的时候让你收身。”周紫薇闻言斜瞪着楚江南问道:“哪有那么大的瘾啊?”楚江南嘿嘿一笑道:“废话!是男生就没几个不想玩枪的,要不是比较守法我也搞一屋子真家伙不玩仿真的了,真家伙我又不是真的就搞不到。只不过你这儿什么都有自然就犯不着我去做大的违法的事了。”周紫薇闻言讪道:“哼,搞一屋子真的,你不要命了。”楚江南应道:“就是因为要命才到你这儿来过瘾嘛......”
即然楚江南高兴留下,周紫薇自然不会太过坚持。于时,引了楚江南往自家的地下室而去,周宅的地下室对于普通的住宅来说着实深了一些,二人沿着扶梯走了足有数分钟才算到了地下室的门口。楚江南想到自己初次下到这里而为这一深度而咋舌的情形不由得笑了笑,一旁的周紫薇瞧着楚江南这时的神情自然知道他此时是想到了什么,要知儿时她自己也曾因为下来后没力气再走回去而大哭过,谁让这里是按防空洞的标准而建的呢?何况这里作为整个“军事管理区”地下工程的一部分也仅仅只算得“冰山一角”罢了。
七转八拐之后,周紫薇在一道有着栅栏的门旁停了下来,楚江南看着周紫薇繁琐的开锁过程,脸上难演的显出了几分雀跃的神情来。周紫薇将房门打开之后侧身立到了门旁,冲着楚江南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楚江南见状也不客气,当即一头扎入了房中。便在楚江南进入房内的同时,“乒”的一声周紫薇竟当真带上房门将楚江南一人关在了房内。楚江南到也不以为意,一来这是事前自己说的,二来这间收藏室内的藏品以然暂时收去了楚江南的心神。抬眼望去,这收藏室根本便是一个军火库!数以百计的长短枪械整齐的陈列在一排排的陈列架上,几乎包括了自有枪械历史以来全部的种类和代表之作。楚江南望着收藏室正中墙上与主宅大厅一样挂着的巨大的火枪,和充着这火枪背景的一幅《义和团》油画又一次体味到了周家将这支枪和这幅画作为主厅和收藏室中堂的内在含义。“抬枪”,当八国联军已然使用后装武器的时侯,义和团所用的却是这种需要至少两个人才能操作的大型火枪,也许它的威力不小,但却必败无疑!周家将“抬枪”高挂正是一种家训,一种自警。唏嘘过后,楚江南开始“玩”了起来,正始他所说的一样“枪”对于男生而言有一种骨子里的吸引力。
将楚江南“关”于收藏室后,周紫薇脸上显出了几分无奈的神情来,要不是父母均是枪械方面的领军人物,而自己又过早的显出了几分这方面的天才,自己也就不会少了很多应用的亲情和乐趣了。说来父母“献了青春献子孙”的情怀本不应该指责什么,但缺失的亲情总是让周紫薇心中怏怏不已。若非这样她一个女孩子也不至除了住校便多是住是楚江南家中,这家她下意识的是有一点不想回来吧......
虽然不快,但父母交代的事儿还是得做。转过几个弯之后,周紫薇进入了另一个枪械的世界。除了中堂依然是一支抬枪和那幅油画外,这个房间内虽然到处是枪却又没有一支完整的枪,四下望去便各色各样的枪械零件。周紫薇打开了一个最大的保险柜,按着那张纸条上所说的位置找到了标号为“1103974812”的一卷图纸。将其摊在工作台上,认真的看了起来。


日子过得很快,楚江南和周紫薇还没悠闲多少日子中考的成绩便发了下来。一如既往,楚江南和周紫薇的成绩都算不上最好依然保持着一种“上游中流”的水平。这样的成绩虽说都不能进入“十强”一类,但要达倒S中学的“直升”标准却也豪无问题。这样的成绩拿到手中,习惯了适当就好的楚周二人自然不以为意,正打算放假玩玩轻松一翻却又被S中学作为“素质教育”的成功范例推到了学校对外宣传的前台。好容易八月过半,楚、周二人这才终于有了一点自由安排的时间。
“呼呼~”日上三杆,楚江南还在蒙头大睡,完全没有了平常早起的模样。一阵《将军令》的鼓点由楚江南的床头响了起来,楚江南听到这电话的铃声,有些无可奈何的嘟咙着:“唉~《将军令》,要接了~”。在床头一阵摸索之后,楚江南找到了电话接通之后有气无力的说道:“做什么啊?跟你说了睡懒觉的嘛,还吵我?”电话那头嘻嘻一笑后说道:“补瞌睡也要有度嘛,才说了我也都刚被人吵起来了,当然你也别想睡了咯。”楚江南没好气的拿腔拿调道:“周紫薇同学,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睡一起的,我虽然是无所谓的,但你的名声是要坏掉的!你的,明白?”周紫薇闻言啐道:“你个不吐象牙的家伙!”楚江南笑了笑回认真问道:“好了,什么事?”周紫薇应道:“之前就和姓韩的他们说好了,这几天出去玩儿,刚才他们把电话打到了我这儿想定一下具体的日程。”楚江南闻言问道:“去那里想好了吗?”周紫薇应道:“他们说是去‘天堂’比较好。”楚江南随口又问道:“天堂?”话一出口,楚江南便知道自己问错了。果然周紫薇那一头回过来的只有一个字:“笨!”

神奇的九寨
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总有一双眼睛在守望,她有着森林绚丽的梦想,她有着大海碧波的光芒,到底是谁的呼唤,那样真真切切,到底是谁的心灵,那样寻寻觅觅,噢…,神奇的九寨,噢…,人间的天堂,你把那温情的灵光,噢,洒遍山岗你看那天下人哪,啊,深情向往,噢,深情向往,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总有一枝花朵在芬芳,她有着生命祈求的梦想,她有着日月轮回的沧桑,你把那童话的世界,噢,铺满高原,噢,深情向往,向往。

虽然楚江南在喜来登订下了房间,但一行九人到达九寨沟之后只到酒店中稍稍休息了一阵便在导游的随同下进入了沟内搭车直奔诺日朗瀑布。到了诺日朗之后,楚江南一行便与导游分了手,扬言将一路步行返回酒店。冲着小费的面子,那导游也乐得轻松自然打倒回府,然而她那里知道楚江南等人其实跟本便没有要回酒店的意思,这九个的背包当中全是极小型化的野外装备,这几个“老实”的学生是打算沟里过夜了,虽然他们明知这样做被发现了是要处罚的......
一行人走了十余公里之后,终于来到了露营的目标——长海。将一支救身筏充气之后,楚江南一行九个人来来回回的渡了数轮之后,全到了长海的对岸。这样一来,就算他们被管理人员发现,一时半刻也是捉不到他们的了。这时,韩越终于兴奋的叫了起来:“啊哈~自由了~”。一行人也随之呼啸起来,确实有些得意忘形,早以没了“三好学生”、“优秀团员”之类头衔下应有的模样。一直玩闹至深夜,五男四女这才分头休息去了。待众人都静了之后,楚江南独自一人下到了湖边,找块石头坐了下来。不知何时周紫薇也轻轻的来到了楚江南的身后:“长海映月,斯人独坐。你够诗情画意的嘛。”楚江南并没有回头,依然轻轻转着手中的梆笛:“是啊,水平不高附庸风雅的本钱总是有的,你说我是赋诗一首好呢?还是吹上一曲的好?”周紫薇不答,只是将自己手中的洞萧在楚江南的眼前晃了晃。很默契,也很应景的,一曲《平湖秋月》由楚江南的笛和周紫薇的萧之间飘舞了出来。
曲散之后,楚江南站了起来对周紫薇说道:“好了,还是上去吧,那几个人知道我们晚上又出来了,天知道会想些什么。”周紫薇闻言点了点头,刚要站起来确发现了什么似的指着远处说道。“怪了,那儿在发光,又不像是着火了,也不是灯光,但是像荧火虫那种自然光没那么亮啊!嗯,说不定是一群。”楚江南侧身沿着周紫薇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到一团荧火正发着诱人淡蓝色光芒。楚江南仔细望了一阵后说道:“不懂,过去瞧瞧吧。”周紫薇当然不回反对,正要动身却又想起了什么道:“等等,上去拿点行头再说,安全起见的好。”楚江南当然同意,二人很快回各自的帐篷中拿出一些必要装备带上后,又急急下到了湖边,也不知为何二人竟都没有叫上别的同学一道......

《少年违规露营神密失踪》、《经确认失踪男生为X氏长孙,警方立案介入。》一周之后,这样的标题的文章充斥在了报纸和网络之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