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写新世纪的军事文学[转帖]

穆鑫

在古希腊的英雄纪念碑上镌刻有诗人西摩尼得斯的诗句:“这些战士我们永记不忘,为了保卫多羊的忒盖城他们战死异乡,为了保卫城邦他们拿起长矛,决不让声名远扬的希腊头上被夺走自由。”“为给子孙留下一个繁华自由的城邦,他们宁愿战死在前方。”从特洛伊战争中神猛的将领,到敢与天帝争雄的刑天壮士,从众多民间传说中舍生取义的勇士,到董存瑞、黄继光、欧阳海、雷锋……可歌可泣的军事文学人物始终与人类的历史相伴。

什么是军事文学?宽泛地说,凡是与军事、军队、军人的行动、生活有关的文学都可以叫军事文学。我国的军事文学大致经历了战争文学、军事文学、军旅文学三个阶段。战争文学主要是对新中国成立后17年间军事文学的称谓,侧重描写战争的场面、战争的进程以及战争中的人的英雄主义与乐观主义。作者以自己对战争的体验,创作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在读者中引起共鸣。

军事文学的提法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这一时期的作品开始注意关注军人的精神世界,着力描画战争对个人产生的重大影响以及战争中人的生存状态。同时,作家们开始着眼于和平时期部队中“人”的描写。着力于揭示和平时期军人的牺牲及价值,开拓了塑造和平时期军队新人形象的路子。进入九十年代,军事文学又改称军旅文学。随着战争的远逝,这一时期的军旅文学也逐渐远离战争,更加关注和平时期军人的责任感、英雄主义和日常生活的平庸的矛盾及高新技术在军事方面的应用对军队带来的冲击。

从战争文学到军旅文学的内涵的逐渐缩小可以看出,随着战争的远逝,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消费性社会的出现,军事题材的文学作品也逐渐走向某种程度的衰落。造成这种衰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从外部环境来讲,进入21世纪以来,社会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战争、军队、军人已经不是人们普遍关注的焦点。新的媒体尤其是电视和网络伸向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文学不再负担社会精神生活的主流话语,文学不再是人们精神唯一的寄托。以纸质媒介为载体的传统文学已经在这个时代不再占据独领风骚的地位了。从作家角度来说,一些作家不能充分挖掘历史战争题材的现实意义,缺少对新时期军事思想、战略战术的了解,缺少对未来战争形式的想象,缺少对变革时期军人的价值、意义的准确把握。而且,全国从事军旅文学创作的作家亦数量有限,其中某些有实力的军队作家也把主要创作精力转移到影视方面

文学表达了人类的思想与情感,优秀的文学作品凝聚了每一个民族、每一个时代的精神的精华。从属于文学范畴的军事文学同样也承载着人类的思想与情感,其突出表现在对战争的思索与对军人的关注。军事文学的核心是战争,在个性化写作占主导地位的今天,军旅作家们对于战争题材的描写,不能只是简单再现战争场面和战争过程,而更重要的是借助战争这一特定的历史时空,通过对战争中人的生存状况、心理活动等的描写,挖掘出战争题材崭新的主题和立意,给当代人以哲理的启迪和人生的感悟。要以当代的意识和今天的目光,从深远而广阔的社会角度透视战争,把战争和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联系起来思考,把过去、现在和未来交织、沟通起来构思作品,才能创作出具有浓郁的时代气息、鲜明的民族风格的优秀作品

文学创作的出发点与归宿,都是人,是人的心灵,人的感情,人的精神,而不是其他。军事文学的核心虽然是战争,但它的出发点与归宿也是人。因为,不管战争如何现代化,战争中的科技含量有多高,战争都是由“人”来完成的,战争中的决定因素说到底还是人,因为掌握军事科技的是人,最后结束战争的还是人。

进入21世纪,随着高新技术在军事上的大量应用,战争的形态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引发军事思想、组织结构、军队编制等的重大调整。同时,我国正处于社会大转型时期,军营也面临着新的挑战。个人主义对集体主义的影响,实用主义对理想主义的冲击在军队也激起波澜。面对这些现状,如何发现、如何理解、如何表现和平时期军人的价值,是军旅作家要关注的问题。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社会的转型、军队的变革,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军旅作家们要不断地深入生活,开阔视野,不只局限于军队文化,而要把军队放在社会大环境下来思考,放在世界文化大格局下来观照,以新的思维多角度、多样化地创作军事题材,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充满激情和张力的优秀军事文学作品。

军事文学中始终有激动人心的人和事,壮烈的故事和英勇的人物滋养着我们凡俗生活中浸淫已久的心灵。古希腊一首名为《斯巴达》的短诗只有两句:“这儿青年的长矛如花似锦,诗神的歌声嘹亮,宽广的街头有正义,维护着美好的事业。”我们每一代人都该有自己英勇的“斯巴达青年”和嘹亮的“斯巴达之歌”,罗曼·罗兰《贝多芬传》的开篇这样说:“———打开窗子吧!让自由的空气重新进来!呼吸一下英雄们的气息!”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0827 第六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