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政保始终认为,战争题材是一个创造大作品的领域,一个产生精品佳作的领域,一个可以激励作家心弦的领域。他说,军事文学的前景创作无论站在怎样的位置上审视,哪怕是实用的、操作性的甚至是急功近利的角度,我们都可以感受到战争题材小说创作的无限宽阔的前景。倘若我们把本来就十分有限的目光或精力仅仅投向非战争状态下的军营生活,那就不仅有违于多样化的倡导,而且也使军旅小说的整体性短缺了一种极富活力的支撑,或一种历史深邃感及悲壮美的充实

周大新从两个角度把握军事文学的发展方向。从思情寓意来分:一是对战争表示厌恶,二是强调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从美学风格来分,军事文学很容易把悲壮美表现出来,把人性恶的状态表现出来。和平时期人们友好相处,如果进入战争的环境,很难体现出军事战争中人性思想的扭曲

陆文虎说,将来的军旅文学,有几个方面可能会有更有分量的作品出现。一是有关长征题材的,现在写长征题材的作品不少,但有震撼力、可以作为史诗留下来的作品却没有。二是有关抗日题材的,二战题材的作品很多以影视、戏剧的手法体现出来,但中日战争这方面的作品很少,即使有,也是传奇性的,文学艺术水准不够,显得非常贫弱。三是改革开放中,军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体现在军事文学作品上,仍缺乏历史性和概括性。

有人曾经这样概括作家们关于军事文学的写作:80年代吃的是“西餐”,是从西方(包括俄苏)文学中获取创造的灵感,是怎样把作品写得新潮、独特;90年代吃的是“祖宗饭”,是翻腾前人留下的老家底,举凡红军时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已被作家们发掘了又发掘,描写了又描写。如何在和平时期保持军事文学的长久魅力,的确是值得我们认真反思的一个问题。它将对我们的生活有着特殊而凝重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