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6日,二十二周岁生日过后的第一天,在分配志愿书上工工整整地写下西藏拉萨四个字。作为一个从平原小城长大的孩子,我知道这几个字就是给自己之前二十多年生活状态的一封分手信。

我当然不是第一个做这件事的人,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有无数的前辈已经先我做出了这个选择。但我依然想借用大家一点时间,和大家分享一些过去一直没说出没有说过的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关于年轻]

自从选择了戍守边疆,很多关心的电话短信就拥了过来,内容大意就这些:“小李你为什么要选择入藏?”或者是:“小李你这么任性你家里人知道吗?”

回答这些问题,我本想说因为党培养了我,教给了我牺牲和奉献,作为一名有两年党龄的老党员应该如何如何。但这样的答案过于正式又缺少一些特殊性,凭我的文字水平恐怕难有足够的表现力使各位了解我的想法,所以我想换个说法。

这是一次经过深思熟虑的临时选择。我想最重要的理由是年轻。

没错,年轻时心不安分,不知天高地厚,想入非非,把边疆想像得如高岑的诗句那般雄伟壮丽,才敢于外出漂泊。而戍边不是旅游,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品尝藏地人生的一些滋味,也绝不是如同冬天坐在暖烘烘的星巴克里啜饮咖啡的一种味道。但是,也只有年轻时才有能力去仗剑卫国。因为这需要勇气,也需要年轻的身体和想像力,如我已老朽,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关于成长]

四年的大学生活,我从忙碌中开始,到忙碌中结束,一直致力于寻找各类闪闪发光的标签,并努力把它们贴在自己身上,以证明我的优秀和与众不同。

然而年轻的孩子还是过于浮躁,满心念念的就是去拿到一个奖章,去得到一个认可,以为这就是自己成长的凭证。

许多时候,我想劝自己更沉稳,更加有耐心一些,我也常常订一些很长期的计划,但大部分时候,因为看不到触手可及的认可和回报,我会没有动力去坚持把事情做下去,善始善终。

我想也许我该换个地方,换一个截然不同的环境,给自己一点寂寞和安静,重新开始。

史铁生先生谈论起起自己在北大荒时:“天寒地冻,路远心迷,仿佛已经到了天外,漂泊的心如同断线的风筝,不知会飘落到哪里。但是,它让我见识到了那么多的痛苦与残酷的同时,也让我触摸到了那么多美好的乡情与故人,而这一切不仅谱就了我当初青春的谱线,也成了我今天难忘的回忆。”

也许,在高耸入云的雪峰前,在世界上最纯净的蓝天下,我可以撕下我曾经无比重视却并没有什么用处的那些标签,脚踏实地,从零开始。我也可以审视一下自己的内心,是否还有耐心去把身边的小事情做好,做完美。我也可以,去见识那一片广阔天地的生命和故事,为我的明天留下一些难忘的回忆。

[关于梦想]

于尔克写过的一句诗,洋葱、萝卜和西红柿,不相信世上有南瓜这种东西,它们认为那是一种空想。

倘若我和很多所熟识的人一样,选择分配到一支离家较近的部队,工作几年后如果看不到上升空间后转业进入公务员队伍,做一个安静的小职员,这很安稳,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预期,而且无可厚非。

但是,一辈子离不开家的一步之遥,没办法不目短光浅,识微见薄,作为一个军人,全部的军旅生涯都在平淡中度过,这绝不是我想要的。

活着,就应该像是春天里的飞絮,秋天的落叶,即使没有翅膀,也要飘向远方;哪怕是飘零无依,前途未卜,也要去见一见不曾相逢的世界。这样,我才会知道世界不再只是一间可供蜗居的狭窄房子,我才会看见眼前不再只是一片井口般大小的蓝天。也才能够品味出,日子不再只是攒钱相亲学区房。

在此,我坚信,在祖国的边陲,在海拔四千米的地方,生长着我要的南瓜。

作者:李亦彭

阅读 举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