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五集第二章

第二章 威镇四海

日军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元帅在接到南边英军舰队遭到我军猛烈打击的消息以后,立刻是命令所有日军舰艇全力戒备,并派出两艘侦察快艇悄悄前往长江口探查。日军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我军雷达的严密监视之下,两艘侦察艇在靠近崇明岛15公里处突然遭到最近才在岛上部署的我军火箭炮群的致命一击,在覆盖性的炮火轰击下,敌人的侦察艇全部被炸毁。东乡平八郎预感到决战的时刻即将来临,再一次命令自己的所有舰只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参加过甲午战争的东乡平八郎根本看不起中国人,但日本陆军的海军的连续惨败也让他明白睡醒的东方雄狮的可怕,尽管他始终坚信自己今天率领的联合舰队一定能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在准备上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他认为刚才偷袭南翼英军分舰队的中国海军舰队肯定不是主力,愚蠢的英军司令罗斯维尔上将把整个英军舰队统统调往南边去追击中国海军,明显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无奈吃了大亏的英军一定想找消灭了英军分舰队的解放军报仇,自然不会听从东乡平八郎的劝告。走了英军舰队,东乡平八郎仍然有信心打赢这一仗,即使不算北侧的分舰队,中间的主力舰队就拥有2艘战列舰、12艘巡洋舰、10艘驱逐舰和6艘鱼雷艇,这么强大的实力完全有能力摧毁中国的海军舰队。

当他得知北边的舰队突然遭到猛烈打击,伊藤正夫中将以及所在的“富士”号战列舰已经为天皇效忠的消息以后,认为能够如此迅速击沉日舰的一定是解放军的主力舰队,他果断命令整个日军主力舰队倾巢出动,全力往东偏北方向急进。这个时候天还是很黑,日军只能根据我军的炮火情况判断出解放军军舰的位置,敌人的猛烈炮火不时在我军最外侧的“永升”号护卫舰附近爆炸,高先启司令非常冷静沉着,我军舰队全速往北行驶,并没有开炮还击,敌人胡乱射出的炮弹只能用来炸鱼。当气势汹汹的日军舰队赶到刚才的战场,只看见冒着滚滚浓烟的一艘被重创的巡洋舰和一些正在沉没的军舰,海洋上到处都是等待救援那些侥幸未死的日军官兵,解放军舰队已经往北走了,恼羞成怒的东乡平八郎只能命令跟来的运输船只救援落水的日军官兵。对于是否追击北上的中国海军舰队他有些犹豫,刚才得到的报告解放军只有五艘军舰过去了,显然中国海军舰队的主力还在南方,他正准备下令舰队加强对南北两个方向的防御时,南边密集的炮火铺天盖地砸向日军,到处都是炮火击出的水柱,也有一些日舰受伤,东乡平八郎的立刻命令全舰队向南还击,日军舰队此时的阵形基本上是头朝西北方向,只能用尾炮和左舷副炮向解放军射击,中日海军的大决战终于开始了。

我军舰队司令谢葆璋亲自率领一艘“雪耻”号战列舰、八艘老式巡洋舰、南京造船厂建造的“南京”、“徐州”号驱逐舰、“世昌”号护卫舰已经行进到日军的南翼,双方军舰之间的最近距离不到10公里。解放军海军指战员大约有三分之一是原来满清海军解放过来的,还有三分之一是从陆军炮兵部队转过来的,剩下三分之一也都是去年八、九月份参军的战士,他们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一直都在刻苦学习和训练,与陆军指战员经常支援地方建设不同,他们这样的任务几乎没有,即使在造船厂的指战员也是跟着学习新型军舰的技术,用先进的科学民主思想和爱国主义教育武装起来的海军指战员通过一年时间的辛勤耕耘和拚搏,终于迎来中国海军彻底翻身雪耻的一天。我军舰队能够依靠雷达兵的指示及时调整炮口,我军舰队也处在更好的位置,所有军舰前后主炮和左舷副炮全部投入了战斗,使得远距离的炮战中我军的战果明显好于日军。

就在日军最大的战列舰——东乡大将的旗舰“三笠”号才发出十几发炮弹,先后有四枚带着浓浓火光的导弹就击中了“三笠”号,东乡平八郎元帅还来不及反应,就随着巨大的爆炸飞上了天,四枚来自“世昌”号护卫舰上的鹰击八号导弹全部携带了高爆穿甲弹,其中一颗直接掀掉了“三笠”号的舰桥,还有三颗都钻进了舰身,激烈的爆炸又引起了军舰上的锅炉和弹药库的爆炸,这艘1902年在英国下水的新舰,排水量达15140吨的战列舰就这样完成了使命。其他军舰上的日军根本顾不上替自己的司令哀叹,拼命向南方开炮,而解放军的炮火也越来越准确,双方的都有多艘军舰受损,过了不久日军另一艘战列舰“出云”号也被来自南边的两枚导弹准确击中,顿时火光冲天,至此日军的舰队的火力完全处于下风。

这个时候我军北上的舰队也从北边全力向南边杀了过来,从青岛南下的两艘新型护卫舰“保定”号和“烟台”号也投入了战斗,他们集中火力对准两艘最北边的日军巡洋舰猛轰,很快就把这两艘敌舰打成瘫痪。我军南下的老式驱逐舰分队能够投入战斗的9艘老式驱逐舰也绕到敌人舰队的东边,愤怒的炮火从这里轰向敌舰。随着天色慢慢转亮,空中响起隆隆的发动机的声音,解放军空军的战机克服乌云密布天气的影响,飞到了日军舰队的上空,我军25架轰炸机把他们携带的炸弹全部投向日军的大型军舰,虽然这种炸弹的威力不如导弹和大口径舰炮射出的高爆弹,但空军指战员准确的投弹炸死了大批日军,造成日军的炮火越来越弱,也大大打击了日军的士气。当我军轰炸机部队毫发无损飞回去时,我军第二批50架第一代螺旋桨飞机也飞临敌舰的上空,密集的机枪子弹像天女散花一样洒向敌人,日本海军官兵的死伤不断增加,来自空中的打击让日军官兵越来越胆寒,抵抗的意志和决心也彻底动摇。

这个时候我军加强了宣传攻势,空军的一架装着大喇叭的飞机不断在敌人上空盘旋广播,我军南北东三边的舰队越来越接近日军舰队,炮火也越来越准确,战斗持续到清晨625分,负隅顽抗的日军舰艇统统被击毁,剩下的日军在我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宣传攻势下,纷纷打起白旗投降,至此侵犯我国长江口的整个日军联合舰队被我军全歼,无一落网。连同前面一仗,共消灭日军3艘战列舰、16艘巡洋舰、17艘驱逐舰、10艘鱼雷艇和5艘运输船,除了日军不同程度受损五艘的巡洋舰、三艘驱逐舰、两艘鱼雷艇和三艘运输船被迫打白旗投降外,其他舰艇全部被击沉。日军有5200多人被击毙,还有3000多人做了俘虏。我军也有十二艘军舰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三艘老式巡洋舰、三艘老式驱逐舰受重伤,只能用拖轮运回黄浦江上的三大造船厂大修。我军海军指战员有83名牺牲,还有321名海空军指战员光荣负伤。

南下追击我军的英军舰队司令罗斯维尔上将在接到日军北边舰队被全歼的消息以后,才知道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他也终于明白屡战屡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但陆军成为天下无敌的雄师,初创的海军、空军的威力也越来越惊人。当中日海军决战即将展开之际,罗斯维尔司令也面临两种选择,要么黯然南撤,要么北上支援日军,最后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撤回去念头占了上风,日本人为了把英国舰队调回来,也夸大了自己的战果,使得罗斯维尔误以为中国海军的损失也很大,这也是促使他下令整个舰队北上的原因之一。在英军舰队北上航行的过程中,还接到日军舰队发来的电报,知道中日两国海军的决战已经开始了,到了东乡平八郎元帅毙命以后,双方的联系还进行了两次,日军自然在通报自己情况危急的同时吹嘘自己的战果,直到罗斯维尔带着舰队北上走到南汇东南方25公里的时候,才失去了与日军联合舰队的联系,估计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比自己所在舰队更大的日军联合舰队居然就这样全军覆灭了,让罗斯维尔上将感到不寒而栗,不过无论如何中国海军的元气必定大伤,乘此千载难逢之机,正是可以为大英帝国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所以贪婪的罗斯维尔上将还是下令整个舰队全力北上,企图一举把中国海军歼灭在长江口,为大英帝国立下不世功勋。

英军的动向一直都在解放军雷达群的密切监视之下,尽管解放军在消灭了日军联合舰队以后都很疲劳,但取得空前大胜利的喜悦完全弥补了这点疲劳,广大指战员普遍斗志昂扬,决心再接再厉,全歼敢于远道而来侵犯我国领海的英国侵略者。为了掩护海军主力舰队进行弹药补充、抢救伤员和押送俘虏,解放军空军轰炸机和木制螺旋桨飞机第二次出动,密集的炸弹和机枪子弹集中对准英军的大型军舰打去,英军虽然也依靠机枪进行还击,击毁我军两架木制飞机,击伤十一架木制飞机,但居高临下的我国空军取得的战果更加出色,不但炸死炸伤四百多名英军官兵,还把英军的一艘战列舰和两艘巡洋舰炸成重伤,其他几首大型军舰也不同程度受伤,只有四艘老式驱逐舰没有受到攻击自然也没有伤亡,英军司令罗斯维尔依靠手下的保护侥幸逃脱毙命的下场,但他所在旗舰“狮号”的动力系统受损,速度大减,他只好换乘“虎号”战列舰继续指挥整个舰队,领教了中国空军威力的英军官兵也彻底丧失了继续前进的动力和决心,他们行进到崇明岛以东30公里海域就开始调头向东南方向逃窜,可是已经太迟了,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全军覆没的命运。

早在凌晨520分,我军“世昌”号护卫舰上的先进雷达就及时发现了英军主力舰队向北移动的踪影,由于日军威力最大的两艘战列舰都被“世昌”号发射的鹰击八号舰舰导弹击沉,而我军的大型舰只的战斗力基本上完好无损,我军主力舰队拥有“雪耻”号战列舰、八艘老式巡洋舰、“徐州”、“南京”号新型驱逐舰和北边分舰队拥有“青岛”、“ 哈尔滨”号新型驱逐舰、“芜湖”、“镇江”、“威海”、“烟台”号新型护卫舰,他们的火力已经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完全可以说日军舰队已经无法逃脱彻底灭亡的下场,为了节约导弹对付蠢蠢欲动、张牙舞爪扑过来的英军舰队,拥有自主权的“世昌”号护卫舰在李得胜的亲自指挥下离开我军主力舰队,悄悄向东海方向前进,到了清晨6点多,“永升”号护卫舰也与“世昌”号会师,他们的位置正好在英军舰队的东侧。我军南边分舰队的两艘新型驱逐舰“金华”、“宁波”号和还能够投入战斗的六艘快艇在完成加油和补充弹药以后,也悄悄到达嵊泗列岛一带,随时准备给予英军狠狠的打击。

当英军主力舰队开始仓惶向东南方向逃窜之际,我军“世昌”号护卫舰在敌人20多公里外率先发威,两枚在21世纪也属于最先进水平之列的鹰击八号导弹呼啸着向英军的新旗舰“虎号”战列舰,好不容易才从“狮号”战列舰转到这里的英军舰队司令罗斯维尔上将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就眼睁睁地看着两颗巨大的“炮弹”向自己飞来,虽然他的手下再次奋不顾身扑过来替他遮挡,也无法挽回灾星降临的罗斯维尔的生命,连同刚刚做了不到5分钟的旗舰的“虎号”战列舰一起葬身鱼腹。紧接着我军“永升”号护卫舰第六次发射两枚导弹,也成功击沉英军一艘巡洋舰,在“虎号”战列舰前面和后面的英军舰只也都清楚地看到了自己两艘大型战舰分别被两颗冒火的“炮弹”击中、爆炸乃至沉没的整个过程,英军官兵一个个看得是目瞪口呆、魂飞魄散,他们根本不清楚我军的具体位置,只能估摸着胡乱向东边开炮,这些不在射程之内的炮弹自然只能用来炸鱼了。

这个时候英军还有三艘巡洋舰、四艘驱逐舰完好无损,还有一艘“狮号”战列舰和两艘巡洋舰受伤落在后面,我军空军用飞机上的高音喇叭开始宣传我军的政策,并向英军官兵发出最后通谍,由于在最近的一年多时间里有数十万英军官兵被解放军俘虏,其中也有部分有钱人被重金赎回,回到了英国及其殖民地,也有些人去了美国,更多的英军俘虏经过解放军耐心细致的改造教育以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或新中国各个工厂、医院、学校和政府的一员,他们可以与英国及其殖民地的亲属通信,甚至他们的亲属也可以获得移民去新中国,这些实例在英国也逐渐传开,到了现在几乎所有英国人都知道解放军的俘虏政策,英国人也不是非常讲究气节的民族,在走头无路情况下投降也是正常现象,所以英军失去大半动力的三艘大型军舰在无法逃脱的情况下最早向我军投降。英军完好无损的三艘巡洋舰和三艘驱逐舰拒绝投降,他们急匆匆向南偏东方向逃窜,在接近嵊泗列岛时再次遭到我军海军的伏击。

我军南边分舰队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上午,我军“金华”、“宁波”号新型驱逐舰首先在敌舰队东侧10公里处向最前面的一艘巡洋舰开炮,英军自然也进行还击,双方的炮火呼啸着向对方轰去,战斗非常激烈,我军舰队的炮火依靠先进雷达的指引明显更准确,而且我军穿甲弹和高爆弹的威力也非常惊人,英军最前面这艘巡洋舰不到7分钟就遭到重创,这时候我军的主力舰队也赶了上来,猛烈的炮火又击沉两艘落后的英军老式驱逐舰,吓得剩下一艘英军驱逐舰打起白旗投降。另外两艘巡洋舰继续仓惶向南逃窜,在经过嵊泗列岛海域时突然遭到我军快艇分队的伏击,隐蔽在一些岛礁后面的我军快艇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向敌人,猛烈的炮火不断轰向没有防备的敌舰,随着我军快艇越来越接近敌舰,使得敌舰的远程大炮失去了作用,只能靠副炮向我军快艇轰击,我军高速行驶的快艇以灵活多变的路线及时规避了敌舰的炮火,当双方之间的距离终于达到鱼雷射程之内,我军十二枚先进的鱼雷纷纷射向敌舰,这个时候两艘巡洋舰上的英军官兵才慌了神,急匆匆地企图躲闪我军鱼雷的袭击,无奈这么多准确的鱼雷岂是英军笨重的巡洋舰能够避开的,不到两分钟两艘英军巡洋舰全部被炸毁,剩下一艘受重伤的巡洋舰乖乖打白旗投降,至此东海大海战以解放军取得空前辉煌的胜利而告结束。

东海大海战的决定性胜利连同我军在伊朗前线的大胜利让全国人民再一次感到欣喜若狂,8月份长江口海战的胜利和新韩省的解放带来的喜悦还未散去,更大的欢喜又接踵而至,解放军的陆军天下无敌的神话早已成为现实,解放军的海军又打败了世界第一海上强国——英国和另一个海上霸王——日本,解放军还组建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空军,这些振奋人心的胜利更加激励了全国人民的民族自豪感,这也是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的素材,甚至那些非常崇洋媚外的人也被解放军深深折服,大家都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感到自豪和骄傲,中华民族的概念也更加深入人心,全国上下形成了非常好的齐心协力搞经济建设的大好局面,人民党及其领导人的威信也是日益高涨,自然创造这一奇迹的李得胜总统的威望如日中天,好在年仅18周岁的小罗振华知道这一切的来源,不会自高自大、忘乎所以。李得胜领导下的人民党取得如此高的威望确保了国内的政治、社会的安定,即使李得胜总统已经有半年多不在祖国的首都北京工作,各级人民党组织、人民政府和干部都衷心拥护他,他也一直通过不断改进和通向远方的电话电报网指挥着国家的大政方针,人民党中央的领导人也都真心实意把他当作自己的领袖,无论是宋教仁总理还是孙中山副总统,都非常尊敬他,而李得胜对于这些革命先驱和前辈也是倍加尊重和爱护,这就确保了人民党中央形成一个真正民主而团结的领导集体,也使得国家出台的许许多多超前的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能够得到全国各族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各地的国民经济建设和各项社会事业发展能够步入高速、和谐、良性发展的轨道。

李得胜创建的新中国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也不断引起世界的震惊和感叹,前来新中国访问、参观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新中国初步形成的民主自由、人人平等、民族平等、男女平等的政治气氛,鼓励自由竞争、大力发展工商业、推崇发展市场经济的经济政策,普通劳动者当家做主人、劳工的权益得到充分保障和海纳百川广招人才的体制,也深深吸引了各国的专家、学者和能工巧匠的到来,他们的到来给高速发展的新中国的经济、教育、医疗卫生、科技事业增添了宝贵的力量和资源。解放军在东海海战的空前胜利不但让世界上所有列强都真正明白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威力,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国家都承认解放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向解放军学习不仅是中国各级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口号,也成为德国、奥匈帝国军队的一种时髦。此外,由于新中国能够热情接待并妥善安置犹太族移民,在欧洲屡遭排挤和压迫的犹太族开始大规模向新中国移民,他们的到来不仅带来大量的资金在中国各地投资兴办实业、教育和卫生事业,也带来许多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教育人才。

今年5月份宋教仁总理对美国、墨西哥的成功访问,以及今年上半年黄兴副总理对巴西、阿根廷、德国、奥匈帝国的成功访问以后,新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全面合作和交往随之展开,双方的经济贸易往来和文化教育交流也日益密切,当新中国彻底冲破来自日本和英国的海上封锁以后,这种交往自然也越来越多,互派留学生的数量也不但增加,新中国派出去的留学生学习科学技术为主,而其他国家前来中国学习军事、文化、经济、政治的都有,当然国防科技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三所军医大学还处于保密状态。建在新北京城的国防大学在19069月接受了第一批德国、奥匈帝国留学生,他们能够在这里学习到一些先进的军事理论。当然这种学习和交往当然是双向的,新中国就从德国引进了一批特殊人才,包括刚刚在去年崭露头角的德国籍犹太族科学家年仅26岁的爱因斯坦,首创量子论的47岁的德国科学家普朗克,当这两位杰出科学家研究的理论对于急待扩张的德意志帝国的吸引力自然不大,而新中国的发展对于这两位科学家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普朗克的妻子和子女也跟着来到中国,他们分别在北京大学和去年新建的清华大学担教授和物理系主任,他们都是与派往新中国的德国留学生一起前来,他们的到来自然受到热烈欢迎和亲切接待,他们在两所大学的生活、教学和科研条件都得到周密的安排。德国、奥匈帝国还专门派了一些音乐、美术方面的教师来中国任教,分别建在新北京城和上海的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也在9月份正式创办,建在新北京城和杭州城的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同时开始招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