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虽然我的中文水平很低,但这是中国,我想用中文来讲。”在刚刚结束的新巴山轮会议上,日本经济专家漱口清之坚持用不甚流利的中文,表达了自己对中国重视。在6月30日上午的分会中,各方专家讨论了中国国际化和全球化的议题。到底哪种国际化的战略最适合中国?中国又将面临哪些风险,又该在未来如何应对?漱口清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虽然他对中国经济持乐观预期,但这位日本经济专家认为,中国如果想保持经济稳定,那第一就是要推动结构改革,“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改革”。

在日本央行工作20多年的濑口清之,堪称是日本对华经济持乐观预期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曾长年担任日本央行驻北京事务所所长。2009年转任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主任后,更是不断在日本社会发出力挺中国经济的声音。年初,濑口清之出版《日本人无法讨厌中国》一书,就“中国高增长何时终结?”、“日企为何进入中国市场后多败退?”、“中国会对日发动战争吗?”等12个话题做出详实解读一一回击唱衰中国经济的论调。日本知名媒体人田原总一郎在推荐时盛赞“这样的中国论,(日本)至今未曾有过!”

与那些闭门造车的专家不同的是,濑口清之的工作重心转到日本后,仍坚持每季度去中国出差1次、每次约2周的节奏,即每年约有2个月待在中国。通过这样的亲眼观察以及与中国各方人士的交流来力求真实解读中国经济。在这次的新巴山轮会议上,漱口清之再次强调,如今那些积极派人来华考察的日企越来越成功,不积极的企业则会陷入经营不善的窘境。他认为,“一年一两次来中国,不容易理解中国这么快、这么多元性的发展,最少一年6次来中国,才能理解中国经济。”

以下是6月30日上午日本对华友好经济专家漱口清之在2015年宏观经济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会议由金刻羽教授主持。观察者网为您带回现场演讲全文。

日本对华友好经济专家希望中国做什么?看完就知道了!

日本对华友好经济专家漱口清之

金刻羽:各位嘉宾、各位领导早上好!有请今天的演讲嘉宾宋晓梧、濑口清之、张燕生、Gerhard Pohl、宋铮。今天上午讨论议题是全球化和区域化,中国国际化和全球化的问题成为这次会议很重要的议题,接下来讨论到中国现在处于的发展阶段和增长,到底哪种国际化的战略是最适合中国的,中国要面临哪些风险。专家讨论之前,我想提出一个观点,金融全球化和金融自由化的改革不是一回事,在国内的金融改革未完善之前就全球化,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也许改革和开放并不是独立的,而是要同时进行的,这也是大家要考虑和讨论的一个问题。

金刻羽:下面是濑口清之先生,是日本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主任。

濑口清之:大家好,虽然我的中文水平太低,但这是中国,我想用中文来说。

今天我想要介绍我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看法,我的问题是,2018年也就是三年后,日本、中国、韩国这三国的GDP合起来的话,大概超越美国GDP。所以可以说,数字上来说,东亚会成为世界经济的中心。这个过快的速度,大概会长期超越美国的速度。中国、日本、韩国这三个地区经济的稳定发展,是对世界经济来讲非常重要的。在这之中,核心的部分是中国经济,所以我们要考虑,怎么保持中国经济的稳定性。从这样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亚投行的存在非常重要。

这是GDP增长率,我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是比较单纯的。2012年之前的十年是不正常的十年,不正常的十年变成正常的十年,所以说是新常态,这是我很简单的理解。不正常的情况变成正常的情况的因素有两个:一是过快的经济增长的速度正常化,二是投资方面,以前是以赘肉为中心,现在以肌肉为中心的投资,这是结构性的变化。所以,速度的变化,结构性的变化,这两种的正常化是新常态的特点,这是我的理解。

我觉得新常态基本的政策方向是非常准确的,所以在新常态的经济情况之下,怎么保持中国的好的宏观经济情况,对东亚三国、对世界经济是非常重要的。今年是7%左右,十三五的时候大概是6.5%左右,大概是这样的情况。所以2015年7.0%,2020年6.0%,这应该是比较合适的经济增长速度。

现在,我觉得比较担忧的问题是,中国将来的出口情况。从2010年到2014年,中国的出口会下降,但是到了2014年,在两三个原因的刺激下,中国的出口开始恢复,一个是欧美包括日本经济的恢复,二是对于亚洲国家,中国的基础设施出口在持续增加,这些原因是出口恢复的大背景。但是今后先进国家,比如美国、欧洲、日本经济的情况,不一定会继续好下去。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况,对中国来讲最重要的出口就变成了向亚洲输出基础设施建设。除了亚洲之外,以后中东、南非都有基础设施需求。所以,如果中国能开拓亚洲基础设施市场的话,大概将来也有可能对南非、中东输出基础设施。所以,这个出口是对中国来讲很重要的。

如果不能保持这样的比较稳定的出口增加率的话,中国将来有可能面临贸易收支赤字问题。从这样的角度来讲,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如果国有企业改革推迟的话,大概中国产业的增长率会降低,出口增长率也会降低。出口增长率降低的话,产业的增长率也会相应降低。产业的增长率也不够的话,尤其是高附加值产品的进口将来越来越多,最后会引起人民币贬值,随之便会引起进口通货膨胀。为了保持中国国内的经济稳定,防止通货膨胀,一定需要提高利率,也就是紧缩政策。紧缩政策引发失业率的提高,如果失业率上升,那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大,这是第一个跟经济有关系的问题。

但是除了这个问题以外,还有一个比较深刻的问题也一直存在,就是跟政治有关的风险。因为将来这样一般的情况之下,没有发生很厉害的中止,比方说2008年雷曼兄弟的中止,也有很多亚洲通货危机也发生了,那样的风险差不多十年一次,或者二十年发生一次,那样的问题发生的时候最危险。有可能如果中国政府失败的控制泡沫经济的话,那也有一种风险。

所以,什么样的风险出来谁都不知道,现在中国享受高速增长时代,所以恢复的力量很强。2008年面临世界经济危机之后,中国利用国内内需的力量,只花了一年的时间就完全恢复了。这是高速增长时代的力量。我的理解是,2020年以后,中国GDP增长率下降到5-6%以下,那样的话,一旦发生大的中止,那恢复的时间会变得很长。那时候,大概政府也失去了自己的信用。如果大家都开始不信任中国政府的话,政府的经济政策的力度效果也将降低,这是比较危险的情况。那样的情况下,要是中国的贸易收支失去平衡的话,就将面临更危险的问题,这是第二个问题。

从这样的角度来讲,中国还是要保持增长收支的平衡,保持经济稳定非常重要。我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是,第一现在要推动结构改革,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改革。第二中国政府要提高产业增长率,就是政府增长率。第三中国应该开拓新的基础设施市场,尤其是亚洲、非洲和中东的。这个目标来讲,一带一路还有亚投行的存在非常重要。

日本对华友好经济专家希望中国做什么?看完就知道了!

漱口清之力挺中国经济

现在,我想介绍日本和中国经济的关系。2009年中国追上了日本经济,也就是那个时候,中国和日本的关系一半对一半,2014年中国是日本经济的两倍,今年是2.3倍。这个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率是7%,但是基数跟以前不一样,对日本来讲,日本有16%新的市场出来,2006年的时候是9.2%。所以今年虽然中国GDP增长下降,但是对日本来讲,中国国内新的市场比以前大得多。加上2020年中国GDP规模比日本应该大三倍以上,那个时候6%的话,对日本来讲,在中国国内新出来的市场规模是日本的18%以上。所以这十年,虽然中国增长率越来越下降,但是对日本来讲,中国国内新出来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大。所以,中国经济的存在对日本经济非常非常重要。

日本企业有经验,一个城市的人均GDP到了一万美元,突然开始他们有很多顾客,日本企业能开始卖自己的东西和服务。所以,这些城市是对日本来讲非常重要的。

简单来说,这个城市的人口,2010年的时候是一亿人,2013年3亿人,2020年7、8亿人。这个数字增长的速度比GDP增长的速度快得多,这是日本对中国经济很重要的意义。2011年以后,2012、2013年这三年,因为日本企业找到了很多新的顾客,所以他们突然增加了对外投资。实际上,这个现象不是2014年,就是2013年的现象,2013年的现象就是钓鱼岛的问题。2012年9月份发生钓鱼岛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抵制日货,2014年上半年-48%,今年-9%,所以下降的速度越来越慢,我觉得今年日本对华投资应该增加,所以日本应该继续扩大对华投资。

这样的前提下,我最后说明我对亚投行的看法。新常态下运行很好的宏观经济,但是将来我已经说明了,如果中国面临增长收支赤字的话,所以为了避免风险,亚投行的意义非常重要。一般的人可能会反对AIIB的看法,今年美国高级干部公开说,美国也支持AIIB,但是前提是透明性还有好的治理,第二是考虑借款国家的偿还力量。第三是要考虑环境和社会的稳定,第四是要考虑自然的保护。重视这四个规定的话,美国也欢迎。

要是日本参加亚投行的话,我想有三个好的效果,因为还没有参加,所以非常可惜。如果参加的话:一是日本人在世界银行和亚开行有很好的经验,如果日本参加的话,会提高亚投行的力量。二是日本今年审批融资的力量,另外是管理组织,也就是提高透明性和治理的贡献,这两个日本具体的贡献。如果能发挥这个作用的话,最后能提高亚投行的信用度,这是我的看法。

日本应该在早期就参加亚投行,因为原来日本参加TPP的时候,结论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先讨论,最后决定。要是亚投行的时候,如果不能接受,能离开,这也是日本应该采用的办法。可惜,日本没有采用这个选择。

要是日本先参加的话,能拿到内陆具体讨论的内容,所以最后决定的时候也有好处。加上原来日本对亚洲经济合作有很多贡献,现在要是日本不参加,欧洲国家参加的话,大概欧洲国家不太理解亚洲具体各个国家的情况。所以,原来美国和日本一起合作,对亚洲发展做贡献,如果日本参加的话,美国也放心,这是我的看法。

最后,欧洲的国家为什么参加呢?第一AIIB有很大的意义,第二是美国白宫和国会、议会的关系有矛盾。尽管白宫表面上反对,但实际上不会反对,所以白宫不能承认,所以美国白宫里面,或者政府里面实际上是同意中国、亚投行的人有很多。我凭个人关系听他们的意见,有很多人支持亚投行,大概欧洲国家都知道这个问题。最近奥巴马总统失去自己的领导性,长期来讲世界向多极化前进,那个情况之下中国和亚洲的抬头非常重要,所以欧洲非常重视这个方面。最近欧洲和美国的关系不太一致,欧盟财政的问题等方面有很多的矛盾。所以,欧洲开始向跟美国不一样的方向走了。这是亚投行对中国来讲很好的机会,因为中国领导多变性的国际性机会不多,这是非常好的机会。这一次金行长在国际金融市场评价很高,日本国内也有很多尊敬他的人,他人也好。如果日本能参加的话,日本和中国一起合作,对亚洲的发展能够做贡献。所以,我非常想要日本政府决定早期进入亚投行。

现在亚投行对中国来讲是非常好的机会,国际金融市场里,国家是参与者,不是管理者,所以治理国家的组织也非常重要。最后一句话:我希望亚投行成为世界治理国家,让金融发展成为标杆,这是我真正的希望。

日本对华友好经济专家希望中国做什么?看完就知道了!

经济学家濑口清之(左)(资料图)

金刻羽:您提到了中国面临的风险,也提到了亚投行、一带一路项目意义所在。最近几天经常谈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我同意您的看法,不太同意昨天的一些看法,希望下来我们再谈这个话题。

提问1:我想提一个问题,从挑起钓鱼岛事情之后,这之前日本经济增长因素里面70%来自于对中国的出口。从挑起钓鱼岛事件之后,日本对中国的出口逐步的下降,韩国对中国的出口,正好借助于日本的下降,来填补这个空白。去年韩国对中国的出口,已经超过了日本对中国的出口。另外,德国的汽车现在正在扩大在中国的生产规模,填补日本的汽车退出中国市场的空额。我知道,日本的企业界看了忧心忡忡,那么日本的企业界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影响日本政府的决策?我知道日本的企业跟政府比是弱势的,但是经济利益必定还是决定一个国家的政治决策的。我想请问,你对日本的经济界、企业界与政府的博弈,未来的前景怎么看?安倍政府还是一味的把他自己那套理念推行下去,还是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接受企业界,比如说像您这样的观点,谢谢。

濑口清之:谢谢,这是很好的问题。在日本也有这种问题,很多日本企业希望中日的友好关系。去年11月份开始,中日首脑会谈,4月份第二次,5月份日本二界领导来华的时候,习近平主席讲了很好的发言,大家都感动,所以现在日本企业越来越放心中日关系了。

11月以前,日本企业希望是希望,但是不再强调说中日之间的关系早日恢复。因为他们知道政治的问题很麻烦,很难,外面人干预政治的话,政治家也不高兴,加上效果也不好,加上中日关系是中国和日本互相的作用,所以除了经济方面以外,别的因素也有。再加上虽然我给你们介绍投资现象,实际上日本企业有二级化,一个是非常积极的企业,包括丰田、三菱、东京银行等企业,那些一流的有增长力的企业,尤其他们领导对中国经济很关心的企业,什么都没有影响。因为中国政府非常支持他们的投资、生产,所以他们没有觉得不方便。最受不好影响的企业是没有来过中国的,还有刚刚开始来的,或者来是来了,但是经营不好的企业。他们对中国经济非常慎重。我常常说那些企业的领导来中国的机会太少了,一年一两次来中国,我说一年一两次来中国,不容易理解中国这么快、这么多元性的发展,最少一年6次来中国,才能理解中国经济。但是很多领导常来,更多的领导不来中国。那些很少来中国的领导不理解中国经济,所以他们太慎重了,他们比较相信日本媒体的信息,除了日本信息之外,他们看美国信息、欧洲信息,世界所有的报纸,所有电视台的新闻都是假的,所以我常常在日本说:不要看那些不对的信息,请你看一下我的报告,或者请你自己去中国,请你直接去体会中国经济的力量,我常常这样说。实际上这些年积极的企业成功,不积极的企业不成功,这是现在中日企业的关系。他们对政治的积极性不太强,非常重要的只是总经理或者董事长几次来中国,这是最重要的观点,这是我的主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