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民炒股,这次股灾受损不少,闲来无事,在网上看资料,发现有传闻说这次做空股指期货的主将是陈志武,好奇的到他博客上看了下,还真是吓一跳,毛主席说的:线路不对,知识越多越反动。还一点不假。本人不想有太多人成为此类香蕉人,公知的粉丝。特此转帖2篇。贴写得有点早了,但是小民觉得还真是一针见血!

陈志武是美国利益的维护者 (2011-06-14 18:43:55)<cite style="face-style: normal; line-height: 23px; padding: 0px 20px 0px 32px; height: 23px; min-width: 1px; overflow-x: visible; background-image: url(股灾空方主将陈志武揭秘(1)); width: 34px; display: inline-block !important; background-position: 100% -28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no-repeat;">转载▼</cite>标签:

乔良

陈志武

金融

国家安全

国家利益

杂谈分类: 经济

乔良将军这几年潜心研究金融与国家安全问题,尤其是美国的金融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影响。我曾当面聆听过乔良将军对自己研究心得、研究成果的阐述,也看过乔良关于这个庞大话题的一些文章。近日,也许是为了考验自己研究成果的学术性,乔良找了一个经济学家,就自己感兴趣的金融与国家安全的话题,开展了一场对话式的讨论。与乔良对话的是华裔美籍经济学家陈志武。对话的文字整理稿较长,双方都有较充分的展开论述。总体上说,我认为乔良将军的观点更可取,但乔良对陈志武观点的反驳不够到位。

虽然陈志武的某些观点我并不认同,但我并不想一一指出陈志武的错误。事实上,我还觉得陈志武的很多观点是非常正确的,只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他的正确就是我们要反对的。陈志武先生在这次对话中,因为替美国辩护拆穿了不少关于美国的谎言。例如,当乔良说经过自己多年的研究发现,美国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美国利益的时候,陈志武很潇洒地说:“美国或任何国家是为利益而战,是不言而喻的命题,就像我们说人呼吸空气是为活下去一样”。他的表述放佛是对乔良的“发现”不屑一顾,陈志武先生其实说的是对的,而且与乔良的观点也一致。问题是,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很多中国专家和精英都告诉人们说:美国是最美好的社会,是维护世界公正的,是所有其他国家的榜样,是人类历史的终结。对于这样一个虚拟的美国,陈志武用下面这段话,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那都是谎言——

陈志武说:“公平的游戏规则就是:你有权利追求你的最大化利益,有权利提出任何要求,但是我也有这个权利,以我觉得合理的方式,甚至很粗暴、很直接、很赤裸的方式要求得到一些东西。大家都有权利去为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去谋取能够得到的东西。很多中国人不喜欢这种赤裸裸的谈判甚至要挟,在我们看来,这好像不符合道德,尤其这些年,我发现太多中国人总把美国看成圣诞老人,期待美国充满仁慈和无私,总觉得美国作为世界上民主、自由、人权的最主要倡导者,怎么在涉及到利益时那么赤裸裸地给我们施压,要那么多东西?好像美国人也没像我们原来想象的占住了道德制高点。美国人怎么想?他们会认为:争取、保护自己的利益是理所当然的,是自己的权利;要我们没有自己的利益追求,像圣诞老人一样去全球送礼物,那不可能!”

因此,陈志武确凿无疑地告诉人们,美国从来都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那么,美国维护的世界公正当然也就不会是公正的,美国宣称“历史的终结”,不过是想把人类历史终结在美国利益第一的状态下。因此,美国宣称的符合全人类利益的普世价值,要么是不存在的,要么是用来维护美国利益的假象。在这个问题上,陈志武能够痛快地说实话,在我看来,也是因为面对乔良咄咄逼人的气势,陈志武知道用谎言反驳毫无意义,只好承认“美国是自私自利的国家”这一真相。

与这个结论相关的问题是:陈志武在这场对话中的言论都代表谁?虽然陈志武是华裔,但他不是中国人,而是美国人。我不知道陈志武在美国的名气有多大,学术地位有多高,但我知道,这位陈姓美国经济学家经常在中国发表言论,影响中国的社会和普通中国人的观念。那么,当陈志武说“美国从来都是自私”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够相信“美国经济学家陈志武”是一个雷锋?美国人陈志武在中国发表的言论和观点会违背美国的利益吗?在一系列根本问题上,陈志武都在为美国利益辩护,他作为一个美国人,这么做丝毫没有错,这也是我说陈志武的很多观点都可取的原因。但是,我们不是美国人,因此,我们的利益与陈志武的不一样。所以,对于陈志武来说是正确的观点,对于中国人来说,就有可能是错的,是陷阱。站在中国利益的立场,陈志武的所有观点,或者说大部分观点都应该反过来看,都应该当作中国利益的反面参考,我想,这是一个恰如其分的结论。因为,美国经济学家陈志武没有任何一点理由,公开反对中国也争取、维护自己的利益,陈志武的身份和态度已经表明,他总是在中国争取和维护美国利益。我想,这也是陈志武这个美国经济学家经常在中国社会混迹江湖的原因,因为,陈志武的肤色有利于欺骗中国人,以更好地维护美国的利益。看清了这点,我不想对陈志武有任何一点责怪,身为一个美国人,陈志武时时处处维护美国的自私利益,此乃天经地义。我不太相信在美国社会会诞生一心维护中国利益的雷锋,陈志武在中国的所作所为,绝不可能是维护中国利益。如果在这个问题上硬要说谁错,我只能说,某些中国人自己错了,因为我们曾经相信或者误以为,像陈志武这样的华裔美国经济学家,他们的一切都是为了与他们血脉一致的中国的好。陈志武告诉这些中国人——你们错了。

当我们明白了陈志武只是一个美国人,有时候,我们应该原谅他的无知。尤其是陈志武对于中国历史的无知,更应该看成是极其正常的现象。例如,陈志武说:“中国在宋朝就推出交子,推出纸币,但基本上在宋朝以后就没再用过纸币,明朝又试过,还是失败了,一直到了民国时期才重新推出纸币”。为何说陈志武无知呢?陈志武说“基本上在宋朝以后就没再用过纸币”,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写道:“纸币流通于大汗所属领域的各个地方,没有人敢冒着生命危险拒绝支付使用,……用这些纸币,可以买卖任何东西。同样可以持纸币换取金条”。虽然元朝也有铸币,但是,自忽必烈决定使用纸币后,元朝政府自始至终是以政府强制手段发行不兑换纸币为基本货币制度的。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如果对元朝大量使用纸币这个简单历史事实都不知道,虽然我们可以原谅一个美国人对中国历史的无知,但我认为,这个美国经济学家对于中国经济的指手划脚,基本上不能采纳,只能做反面参考。

当乔良说到中国购买的数量巨大的美国国债面临贬值、并将导致美国的信用降低时,陈志武理直气壮地说:“你可以因此对美国的信用打折扣,但任何债权契约中都包含发债方违约的隐性权利”。这句带着学术气息的话语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尤其需要注意的是“隐形权利”四个字。在人们的常识中,如果发生违约,等于是违反了合同的契约精神,被违约方是有权诉诸法律的。因此,在人们的常识中,违约视程度轻重不同,属于违法犯罪行为。而在陈志武嘴里,美国的违约属于“隐性权利”,也就是说,美国有权违约!那么其他国家有违约的权利吗?如果大家都有权违约,这个世界还需要讲什么条约吗?陈志武是否想通过这个观点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只有美国有权违约?对此,乔良的反应比较温和,也许是面对面的关系。乔良将军也不认可陈志武说“美国有违约权利”的说法,但乔良只是说,美国的违约是给债务人造成的风险。而我想说,为何我们不能认为美国违约就是违法乱纪呢?虽然我们很反对这个世界只有“美国有违约权利”,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厌恶的事实。为什么?(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