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敲门砖头]后继之章

她安静的等待着,做他的新娘。

即使在这乱世,三国交兵,烽火处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她安然的制作着自己的嫁衣。没有可以令她动摇的事情。

国家之间的实力相平,战火仅仅在边境蔓烧,战线拉锯不过百里。百里之地,血流尸横。

她在腹地的首都,自然无忧。惟有等着,嫁给他。

他奉王命远行。别离前她去相送。依依不舍,隐有不安在心头。

针刺在手,若刺在心。奶娘的话,缭绕耳边。

“你若说了,他便不去,王必定发现你的能力。你被送进神殿,就再无与他相见之日了。”

她忍着,送他离开国境。一别竟已数月。音讯渺然。

北国四月,寒风迟迟未曾离去。窗上依稀有冰凌凝结。

王是她的表亲,也是杀死她父母之人的儿子。王位,是先王踏着自己亲人们的尸骨登上的。

她不齿于那肮脏的椅子。按继承顺位,她的表姐艾丝萝蒂·N·塔斯罗特比那无能的男人更有资格戴上王冠。

轻轻吮着指尖,她放下手中的衣裙。

王只见过她一次。一次便足以种下祸根。

她正式与他订婚—按照皇室的规矩,公主的订婚式必须在皇宫举行。她穿着他从南国带回的美丽长裙,款款步进大殿。

刹那间万籁寂静。自己的美丽,她知道的再清楚不过。当那王座上臃肿男人的贪婪目光射来的时候,她已经看到了猪猡的末日。

是的,她有这个能力。

不能说。忍耐,只有忍耐。

当他牵着自己的手,默默走在分别的路上,她仍然没有说。

再见。

恩,再见。

简单的分别。

他的未来是一片白色。什么都看不到。



你说过,即使要你杀尽天下阻你之人,即使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你也要得回他,是么?

我记得。

那么,做给我们看吧。



依然是含着泪水醒来。

梦中笼在雾中的话语,字字清晰。

奶娘推开闺房的门,轻声告诉她访客的到来。

表姐。艾丝萝蒂?N?塔斯罗特表姐。应该居于王座的人。

“莱蕾……”表姐急急的走进来,坐在她的床沿,蕾丝饰边的软被小小的波动着。

觉察到表姐的别样情绪,莱莉亚——昵称莱蕾的她握住表姐的手,“怎么了?”

“洛尔特,侯爵他……”

令人不快的预感顿时扩大,她不想听到那个消息。一点都不想听。

“他带领的使节团,全团被杀害。”

泪水没有预期的落下。

艾丝萝蒂害怕的捉住她的肩膀,“被送回的尸体里没有他的……”

她知道,他只是不见了而已。他还活着。所以她竟然异样的微笑了。

“莱蕾……”

“造成这后果的是我。”

“不,是我的错。如果我有那个勇气,或者……” 艾丝萝蒂自责的用左手捂住额头。

“艾蒂,那是你必走的道路……就如同我……将要踏上那鲜血铺就的的道路一样。”

莱莉亚解开系在颈间的白金链子,取下左手无名指上的银色指轮,穿上。然后把链子复又系好。

艾丝萝蒂不解的看着。

“艾蒂,你的准备工作做的怎样了?不出三天,那家伙就会召我进宫。”晶玉雕就的脸庞依然平静的不泛波澜。

“决定了?”

“恩,再清楚不过。”

“莱蕾……”默默注视着拥有那奇异力量和惊人美貌的表妹,她无由的一阵恐惧。如果莱莉亚的预言实现,王的鲜血将打开一片血的道路……权力,应该属于自己的权力,诱人的果实。

果然,不出三天,如莱莉亚所说的一样,王派了奢华的车乘来迎接她

她盛装打扮,光辉耀眼,夺人魂魄。

踏上车前,她给奶娘一个眼色。

奶娘明了的退回屋中。

车驾缓缓的移动了,透过车窗的垂帘,她看见奶娘的使兽—青色的鸟,略过树梢飞去。
(23日)

王宫高耸的墙壁如她幼时一般,隔绝着外来的水与火。

她抬足缓缓步上九十九层的玉阶,自然又是吸引目光无数。

精心修饰的乌黑长发间点缀着西国出产的七彩冰晶;细碎刘海下,遮掩着据说来自天空殿的紫色宝石;洁白耳垂上,摇曳着东海的变色珍珠,镶嵌在鲛人鳞片上。在阳光下,各色宝物交相映衬着她冰雪般的容貌。

所有的东西,都是他送给她的。他虽然知道,只要是他给她的,即使一片树叶,她也珍而重之的保存起来——但是,只有这些宝石,才配的上她——在她的美貌下,即使这些稀有的东西,也黯然无色。

凡见她的人,无论大臣,宫人,卫兵,皆为她迷醉。

她经过时,花香四散。人渐行渐远,香气弥留,萦绕不绝。

王在侧厅等她。使女小声的禀报。

抚摩着左腕的金丝镶玉镯,她微笑点头,随着使女走向侧厅。

红木质地的厚重大门被缓缓推开。

王只觉得眼前顿时一片光明。激动的手甚至托不住小小的酒杯。其实,若不是因为沉迷酒色而身材浮肿,王作为男人还是很有魅力的……只可惜,他却是绝顶的美男子,轻易便将王比下去。

她静静的看着慌乱的王,低头行了一礼。

“关于洛尔特?卡斯洛侯爵的事情,我感到十分的痛心……”

说谎。

“其实,你也可以搬回王宫来,我会叫人预备最好的房间……”

她忽然抬头,宛然一笑。

刹那间所有物件失色,王只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轻移莲步,长裙落在地面,张开如艳丽的凤凰羽翼。她走到王座旁,欠身,在王耳边轻轻的说。

“你是故意的吧?是不是?”吐气如兰,杀气陡起。

卫兵在听到他们的王一声惨叫后冲入侧殿。

所见的,失去头的王瘫在王座下,而王的头——被她拎在手中。


卫兵在听到他们的王一声惨叫后冲入侧殿。

所见的,失去头的王瘫在王座下,而王的头——被她拎在手中。

在震惊和恐惧的支配下,卫兵们举起武器靠近她。

她转头,长发波浪般流动。蓝紫色的丝绸礼服上淋漓鲜血,属于曾经名叫王的人。

轻笑抬手,将手中物体放开,球状的头颅骨碌碌的滚到士兵们面前。

卫兵长怒喝一声,抬枪刺向谋杀了王的人。

她手腕轻翻,金色流光便缠住卫兵长。后者瞬间连人带武器被撕碎,变成一堆有机肥料。

红色飘飞。红色液体四下飞散。她静然的脸庞下隐藏的情感,在这红色血雨中燃烧。

为什么从我身边夺走他。为什么。

已经没有可以回答的人。

当艾丝萝蒂带领亲兵赶到现场,她的表妹,正将王的尸体从王座旁拎开。

“莱蕾……”艾丝萝蒂DangerCode;NDangerCode;塔斯罗特,即使已经有了觉悟,但是在这一片血的海洋中,仍忍不住泛上呕吐的欲望。

“艾蒂哦,你来得正好。你看,这个王座,已经属于你了。”她踏着满地的残骸,走向门口,“不过,要好好打扫一下啊。”

艾丝萝蒂捉住经过身边的表妹的手腕,手中滑腻的感觉使她下意识的松开手。

抬起手来看时,满掌红色。

“艾蒂,你放心,所有会硌脚的小石头,我都帮你拣干净。”她轻轻的在表姐耳边说着,风清云淡。

是月,新王即位。女王名艾丝萝蒂DangerCode;NDangerCode;塔斯罗特。当政,手段老辣,作风硬朗,颇有其父塔斯罗特七世之风。

(以前为圣言写来做结局的 = =////凑合一读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