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作者:南国骑士 第二卷 靖康之变 章三十三

铁血肥龙 收藏 0 597
导读:《满江红》 作者:南国骑士 第二卷 靖康之变 章三十三

 

赵氏皇族的女子被纷纷瓜分,光是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两人,最后都拥有几百名女子。万夫长每人分到数十人,千夫长和百夫长都分到几人十几人,而士兵特别是异族士兵则是一群人共享一个,下层军士之间为了抢夺女子甚至发生了械斗。

三个年幼的公主,保福帝姬赵仙郎,仁福帝姬赵香云,贤福帝姬赵金儿未经人事,竟被金兵折磨至死。

金朝元帅府还下令,凡是随从金将的汉族女子,一律改用女真梳装,甚至将所有怀孕的女子全部由医官下胎。但也有若干例外,康王正妻邢秉懿、侧妃田春罗和姜醉媚就与韦贤妃一起被拘禁在佛寺寿圣院中,与其余女子相比,康王的家人还算受到优待了。

从金人正式下令废宋以后,立异姓傀儡皇帝的工作一直在密锣紧鼓地进行。最后在刘彦宗的提议下,完颜宗望提名了张邦昌为南朝新主,还将宋徽宗的一位妃子赐给张邦昌为妾。刘彦宗对金军内部东西朝廷之争早已洞若观火。将傀儡皇帝控制在东路军手中,对完颜宗望的大计将会是莫大的助力。

虽然立傀儡政权已是意料之中的事,但议立张邦昌,还是在汴京城里引起很大的震动。以御史中丞秦桧为首的少数官员再次向金国元帅府上书,祈求拥立赵氏,反对立张邦昌为帝。“ 若蒙元帅推天地之心,以生灵为念,于赵氏中推择其不预前日背盟之议者,俾为藩臣,则奸雄无因而起,元帅好生之德,通于天地。”

反对立张邦昌的议状达几十份。当刘彦宗、萧庆、高庆裔等向金帅们报告时,完颜宗翰懒于逐一听取宣读,完颜宗翰直接问道:“其中哪个官位最高?”高庆裔说:“御史中丞秦桧。”完颜挞懒说:“秦桧故意违令,可取来军前惩断。余人令开封府重责。”于是秦桧便被金军抓到了刘家寺大营,与孙傅张叔夜等宋朝强硬派关押在一起。

扫除了京城内的反对势力,张邦昌在女真铁骑的护卫下,换上金人所赐的冕旒御服,从人举起了金人所赐的红伞,北向跪拜,接受金太宗的册封。在登基即位后,张邦昌改国号为大楚,大赦天下。

“金军要北撤了么?”夜色降临,昏暗的烛光下,陈策和手下几个百夫长围坐小酌。几人酒喝得不多,话已谈到战事了。

陈策挡开韩说递到他鼻子前的酒杯:“我猜是的,要不也不会匆匆立了张邦昌为楚帝,又免了宋朝欠下来的赔款。天气转热,完颜宗翰急着回云中避暑呢,还有抢来那些财宝女人,他还要运回云中慢慢享用。”

冷欣一仰脖子喝下那杯酒平静地答道:“康王的军队已经收复了洛阳,宗泽又在开德击败了完颜阿鲁补,李固渡失守,翰离不和粘罕呆不下去了。”

陈策从旁边扯过一张地图,摊在桌上:“东面的宋军已经收复濮州,南面的宋军正在向颖昌其中集结,其中还包括一部分陕西军,西面的宋军收复了洛阳。虽然真正的实力都一般,但这个态势确实让粘罕有点头疼。我看他宁愿现在撤军,今秋再南下也不愿现在就与宋军交战。”

蔡綎说道:“宋军已经收复李固渡,东路军如果不想与宋军大战一场,就得从黎阳北撤了。”

“金军会不会派兵留守开封?”韩说说道,“张邦昌根本就坐不住皇帝的位子。他大赦天下,哼,大赦开封还差不多。”

萧然摇头道:“现在没哪个万夫长愿意继续呆在开封,如果只留千把人,也就是聊胜于无。”

“那要看张邦昌的态度了,如果他愿意,宗望会派人留驻开封的。不过谁愿意在自己头上再供个太上皇呢,哪怕只留下个百夫长,他也得当爷爷般供起来。”陈策笑道。

“大军北撤就在这几天,咱们也该准备准备了。”

正说着话,校场上想起了阵阵军鼓和号角的声音,几人对视一眼,抄起腰刀走出帐篷。

陈策扯过一个四处乱跑的士兵,“怎么回事?”

“奔睹郎君击败康王的人马,得胜回营了。”

陈策放开了他,转头向校场看去。

“完颜本睹怎么只带回了这么点人马?他出发去打濮州的时候可是整整六千铁骑。”

“还有不少挂彩的,看来他打得挺惨啊。”

现在还有哪支宋军这么经打?几个人的心头浮现出同一个问题。

********

和完颜奔睹大战一场的正是宋军宗泽部。康王将帅府的能战之兵大半交与宗泽统率,陈淬,王孝忠和马皋等战将也在宗泽的麾下。陈淬原本不同意宗泽贸然向开封挺进的打算,但在宗泽的严令之下还是屈服了。完颜奔睹会合完颜阿鲁补,斜卯阿里后与宋军大战数日。宋军伤亡过半,后军统领王孝忠战死。幸亏中军骑兵的奋勇拼杀,宋军余部才得以撤进韦城县城。金军也是伤亡累累,完颜奔睹见强攻韦城没有把握,便率部撤回了开封。

完颜奔睹的损失加快了金军撤军的节奏,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商量一番后决定唯有在炎热而多雨夏季到来以前,及时摆脱与宋军的纠缠,休整军队,才利于在秋高气爽时,再次发动新的攻势。三月末,金军撤下开封外城四壁,这个濒临死亡的城市开始恢复生机。张邦昌准备了皇帝的仪卫,全身缟素,亲自率百官到南薰门,向徽、钦二帝举行遥辞仪式,跪拜恸哭,很多军民、太学生等也都参加这个仪式。宋徽宗宋钦宗和被俘的宋室皇族遥拜赵氏宗庙,哭声震天。

夜里三更,金朝驻青城的西路军,驻刘家寺的东路军同时撤退。两路军近十万人,分别撤出开封。宋朝的礼器法物、天文仪器、书籍地图、府库蓄积,用1050辆大车打包带走。

北撤的金军分为七批,渐次北撤。

第一批,宋室贵戚男丁2200余人,妇女3400余人,璞王,晋康、平原、和义、永宁四郡王,由完颜阎母押解。

第二批,宋徽宗妻韦后,相国公、建安郡王,康王赵构妻妾,柔福帝姬,询德帝姬等共35人,由完颜设野马等押解。

第三批,宋钦宗妻朱后、朱慎妃,柔嘉公主等共37人,由完颜斜保、完颜宗贤押解。

第四批,宋徽宗,燕王,越王、肃王、景王、济王、益王、徐王、沂王、和王、信王,安康、广平两郡王,诸国公,王孙驸马,宋徽宗妻妾奴婢,共1940余人,由万户完颜宗隽押解,于三月二十九日北行。

第五批,公主王妃等103人,侍女142人,由完颜宗望亲自押解。

第六批,贡女3180人,诸色目3412人,由完颜达赖押解。

第七批,宋钦宗,太子祁王,顺德帝姬赵缨络及从官12人,侍女144人,由完颜宗翰、高庆裔押解,于四月一日北迁。

陈策所在的第三批金军三月二十八从开封出发,队伍里除了完颜宗贤所部的东路军还加入了由完颜斜保率领的部分西路军,加上押运的战俘,共九千余人。为了加快行军速度,完颜宗贤命令所有的女战俘也要骑马。这道命令却让陈策犯了难,朱慎妃等好几个女俘有孕在身,根本骑不得马。

“给她们找辆牛车吧。”完颜斜保发了善心。

完颜宗贤见完颜斜保开了口,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陈策见顶头上司没反对,便派人去临近的村庄中搜寻。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一辆拉货的大车,修补一番,加了个车顶,凑活着用了。饶是如此,也已经让这些可怜的女人对他感激万分了。

这些龙子凤孙们,大多还是初次接触到开封以外的世界,而且是饱受兵兵燹,目不忍睹的悲惨世界,沿途所至,到处是屋舍灰烬,尸骸腐烂,白骨累累。开封城外数百里之内,已全无人烟,是处处散发着强烈的、难闻的人尸臭味。光是那种臭味,就使很多人感到恶心,以至难以进食。大人们还能勉强下咽一些干粮,而孩子们即使吃了一点东西也全呕吐出来。陈策设法搞到点小米,让士兵熬了点粥,送给朱琏。

“皇后,您想法让公主吃点东西吧。此去上京,遥遥数千里,如果还是像现在这般,只怕……”

宋钦宗的皇后朱琏二十八岁,正是女人最风姿绰约的年华。以往高高在上的皇后是不可能在男人面前抛头露面的,而现在,女人的矜持,国母的骄傲都已经荡然无存。她接过陈策递过来的瓷碗,裣衽施礼:“多谢将军,一路上多蒙将军照顾,奴家实在是感激不尽。”

陈策叹了口气,苦笑道:“举手之劳而已。只可惜在下官职卑微,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七岁的柔嘉公主偎依在母亲的怀里,总算喝了点粥米。陈策见状也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朱琏一边喂女儿进食,一边询问陈策:“将军刚才说到上京,敢问大金的上京在什么地方?”

“极北的苦寒之地,完颜部女真的老家。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慢一点可能要半年才能抵达。”陈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且路上沼泽密布,杂草丛生,用荒无人烟来形容也无不可。”

几天的接触,朱琏看得出眼前的金将在金军中算是比较和善的一位,她犹豫在三,将一直藏在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将军可知大金会如何处置我们这些人?”说罢,她下意识的将女儿搂得更紧了些。

“……”

“将军但说无妨。”朱琏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

陈策不想欺骗她们,说道:“郎主的决定,在下实无法猜测。不过当年大辽亡国时,辽国皇族被献俘阙下。郎主见很多辽国的皇女当时仍穿着锦衣华服,竟当场下令将辽国皇妃公主的衣服全部剥光,在殿内起舞,然后又尽行分配给诸军,为奴为婢。”他看了一眼朱后身上的服侍,轻声说道:“皇后到时最好还是换一身衣服……”

朱琏听罢,惨然道:“宋德不兴,祸生莫测,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倘若最后真落入那般田地,我唯求一死。却只怕是求死不能……”

一旁的朱慎妃还算想得开,她劝表姐说:“官家尚在,道郎尚在,你怎么如此轻生?与姆姆、小姑们相比,你我尚是万幸。”

柔嘉公主用小手紧紧搂抱着母亲,连声喊道:“妈妈,万万死不得!”

朱后只得安慰女儿,说:“妈妈思念你的阿爹官家与哥哥,如何死得。”

此情此景,让陈策觉得自己有些多余,悄悄得退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