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小说 风流三国 作者:浴火重生(更新至第七章 中原篇 第七章 解析奥义)

第一卷  第一章 流星风暴

张浪今年19岁,因长期曝晒的黝黑皮肤闪着古铜亮光,他算不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是近180的高度,熊腰虎背三角腹,没有半寸多余的脂肪,结实的肌肉、黑白分明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国字形的脸庞,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给人感觉实在太酷了。

张浪是黑鹰特种部七营三连长,黑鹰特种部队乃是由全国军队精挑出来接受训练的精锐士兵,然后训练对各种武器的运用,格斗,空手入白刃,体能耐力,各种间谍的技巧,专门应付各种最恶劣的情况,例如反恐怖活动,进行拯救任务,等等。

张浪18岁才开始当兵,可是短短一年里,用着他惊人的毅力,顽强的品格,还有天生对战争的敏锐,硬是从军队里脱颖而出,进入了黑鹰特种部队,打破了黑鹰建队以来最短兵龄的入队记录,为以后无数士兵进入黑鹰特种部队坚定了奋斗的目标。

此时张浪执行一件任务后,难得得到三天的假期,正在家里对着电脑没日没夜的玩着三国志IV。这是张浪唯一的爱好,他是一个准三国迷,没事空闭着就看有关三国史,心里特佩服吕布虎牢战三英,关羽千里走单骑,倒是大耳刘备给张浪骂的一文不值,一龙一凤,加上五虎还是没统一三国,假如是自己,早就把曹阿瞞杀的屁滚尿流,直叫爹娘。然后横扫江东六郡,最后一终三国,嘿嘿。只是当梦醒后,只能无耐玩上一把三国志过过干瘾,谁叫俺身不逢时,呜。我的三国梦。

正当张浪准备兵分三路,上中下对洛阳发总攻的时候。

“铃--铃”电话声响了,张浪不由破口大骂一声:“操,关键时刻来个屁电话。”虽然在骂,可是他毫不迟疑的拿起电话:“喂,那个不长眼的?”

“浪哥,怎么火气这么大,一开口就骂人。”电话筒那边传来一阵甜美的声音 。

“蓉儿,是你啊,有事吗?”张浪一下就听出来人的声音,不由懒洋洋道。

蓉儿,本叫杨蓉,可是黑鹰特种部队七营里第一大美女,第一母老虎。身边医疗兵的她,格斗本领一点也不输给别人,只是在一次偶尔的机会下,被张浪这个大色狼用计给破了身,刚开始几天还咬牙切齿,发誓要挂了张浪,可是一而在,再而三的败在张浪手里,每次输的代价就是给张浪捉上床去,一干就是一个晚上,让张浪吃的死死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在床上干的杨蓉爽上天后,她终于低下高傲的头,对张浪诉说自己的爱意,从此对张浪服服贴贴,乖的不得了,只是如果别人给这个假像所迷的话,一定会惨不忍睹,因为杨蓉的温柔只给张浪一个。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呀,人家好想你呢。”电话那边传来杨蓉娇滴滴的声音。

“嘿嘿,是不是几天没抱你上床,你心痒痒了?”张浪一边贼笑,一边调戏杨蓉道。

“讨厌啦,这个大色狼,我真后悔看上你。”杨蓉假装生气娇声道。

“真的吗?”张浪故意把语气托的长长道。

“气死我啦,不和你说这个,喂,你知道吗?今天晚上有一场千年才得一见奇景想不想看呀?”

杨蓉见情形不妙,急忙转移话题道。

“你是说,晚上的流星风暴。”张浪有些无趣道。

“对呀,晚上我们一起看。7点钟我在中山公园等你哦。不见不散。”杨蓉兴奋道。

“不看,有什么意思,我要玩三国志。”张浪一口回决道。

“7点钟,不见不散,如果敢不来,哼,你自己看着办,反正阿欣也一个人。”杨蓉话完便挂了电话。

“不行啊,我要玩……喂,喂,……”电话那边一下传来嘟嘟的声音。张浪叹了叹口气,看来打算晚上一统三国的梦想又要泡汤了。

“拿阿欣来压我,你还嫩的很呢。”挂了电话后张浪还自言自语。

说起阿欣,在黑鹰特种部队里,除了张浪自己外,就算他最牛B了,人长的也很酷,可偏偏他为杨蓉神魂颠倒,他一听说杨蓉和张浪好上了,伤心的三天三夜吃不下饭。但他没有放弃,一有机会就对杨蓉大献殷勤,可杨蓉对他就是爱理不理,自此阿欣磨牙却齿天天腰藏杀猪刀一有机会就要让张浪好看。

天黑时分,张浪终于依依不舍的从三国锋烟四起的战场上脱离出来,嘴里喃喃道:“小骚货,打断你哥哥统一三国霸业,看我晚上不干死你。”幻想着杨蓉在自己胯下承欢,心中浴火不由大盛,随即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穿了起来。此时正值夏未初秋,天气也渐渐凉爽起来,张浪上身蓝色T恤,下身普蓝的牛仔,加上他那强壮的体格,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十足,酷到了极点。出门后在街上随便挡了辆出租直奔中山公园而去。

张浪到了中山公园,见这里人山人海,比平时多了几十倍的人,而且几乎都是情侣一对一对的,心中不由骂这些人有神经病,都是吃饭撑着没事做。

“浪哥,我在这…”杨蓉见张浪在不远处下了的士,急忙挥手叫道。 原来杨蓉已来了多时。

张浪顺着声音转过头去,见杨蓉在前面对自己使劲的挥手,急忙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当张浪好不容易挤过来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嘴里还忿忿不平道:“妈的,挤死人了,比打战还累。”

“嘻嘻”杨蓉见张浪一副小孩样子,不由娇笑起来,从自己的提包里拿出手帕仔细的帮张浪擦汗。

这时候张浪才有时间打量杨蓉。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樱桃小嘴涂上淡淡的粉色让人看了感觉很性感。披肩的乌黑长发,上身一件雪白的针织衫,弹力贴身,充满动感,勾勒出杨蓉曼妙的身姿,烘托出妩媚动人,高贵优雅的气质,下身配以硬朗的又有些泛白的牛仔,张扬而不张狂,低调而不失个性,两者搭配起来刚柔相济,映射出十足女人味。这样打扮的她一点也感觉不出是闻名军部的特种兵,倒像个女明星。一时间看惯杨蓉媚态的张浪也有些看的傻呆。

杨蓉见张浪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眼里射里炽热的光芒,心里不由暗暗窃喜,今天自己特地请了当地一流的化装师,要把自己的美丽完全在展现张浪面前,虽然也很明白自己如何的出色,可是一想起张浪那吊二郞当,又冷酷十足的样子,自己的自信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想讨好他,让他开开心心。

好一会张浪才回过神来,长出一口气道:“我说蓉儿,没事不要打扮的这么漂亮,害我脑袋短路三分钟。”

杨蓉听的心花怒放,一只手捥住张浪的胳膊美滋滋道:“浪哥,我真的漂亮吗?”

张浪用手指刮了一下杨蓉小巧鼻子然后色迷迷压低声道:“你现在美的冒沫,让我看的恨不现在就抱你上床。”

“讨厌,这么多人在,你不要脸,我可要脸。”杨蓉虽然听了刺激可是到底是脸皮薄脸红低声嗔道。

“嘿嘿,你晚上等着挨棒吧。”张浪相当露骨对杨蓉道。

杨蓉的脸上立时爬满红红云,整个人羞的差点想打个地洞钻进去,虽然和张浪欢好多次,可是每次一想起那鱼水之欢,整个人就全身酥软发麻无力,谁叫张浪在这方便太历害了。

看着杨蓉脸红的像天边的晚霞,还有那一对凤目似要滴水一样,就知道她动情了,只是此时此刻都不容许只能悄悄道:“走吧,晚上到我家去。”

杨蓉羞的点了头,轻恩了一声,无力的靠在张浪的手臂上,慢慢的走动起来。

两人好不容易爬上中山公园的山顶,然后找一个人少的地方相依而坐。此时天已全黑,皓月当空,星星无数,此情此景确是约会的好时机。

杨蓉舒服的靠在张浪肩上,让山风软抚自己美丽的秀发,整个人为这浪漫的气氛所陶醉。不自觉间轻咬住张浪的耳根喃喃道:“浪哥,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

“拥着你,我什么也不想说。”张浪轻轻咬着杨蓉耳根道。心里却愤愤不平,原因刚才张浪又在想一统三国大业,可惜给杨蓉打断了。

杨蓉听的心神皆醉,整个人依在张浪身上。

忽然:“浪哥快看。”眼尖的杨蓉忽然发现什么,手指着夜空兴奋叫道。

当时针指向19时30分时,一道明亮的直线在繁星闪烁的天际突然从东划过,所有安心等待大家同时发出一阵惊呼。惊叹之间,只见东偏北方向的天空中又出现了一道由橘红变绿的亮光,飞快地朝西移动,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漂亮。”杨蓉赞道。

“恩。”张浪无聊的应了声,自己对这个没有什么兴趣。

流星雨明显地增多,仰望星空,顷刻之间,只见四五颗流星从同一辐射中心“飞”出,有两颗似乎还是并排飞在一块,各自在身后留下一条橙黄的细带,引人浮想联翩,接着慢慢成群的流星划空而过,随着流星慢慢成“雨”,东南、西北、东北的天空上,时而这边,时而那边,时而同时飞起流星雨。大家开始应接不暇。

杨蓉兴奋的像小孩子一样,又跳又叫,张浪却安心的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杨蓉。

正当两人为这奇景所感染,暗叹天地造化之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从双子星座上,忽然横出两颗火流星,由紧红变成金辉,飞泻而下。正当天文专家在广播里啧啧称奇的时候,两颗火流星朝地球飞速而来。很快就进入大气层。这时候天文家才发现情形相当不妙,因为这次爆发的金牛座流星暴,观测中根本没有双子星座的流星。只是没有想到双子星座不但有流星雨,而且竟落好像是在地球上。众人完全不知道情形,只知道那两颗流星光芒越来越盛,而且变的越来越大。

这时候张浪才发觉有些不妙,两颗火流星以超光速下坠。越来越大。杨蓉也停了下来,望着那两颗流星在自己眼前越来越大。心里开始惊异起来紧紧的捉住张浪的手。

“娘啊,”张浪痛苦的叫了声,那两颗流星好像目标就在自己这个地方,急忙想拉起杨蓉跑路,可惜为时又晚。当火流星冲破大气层后,不到三分钟就落在地球上,而且是张浪所在的中山公园。

“轰”中山公园响起一队强烈的爆炸声。所有在山下的人都慌成一团,哭爹喊娘的。

就在两颗流星在半空中的时候,张浪和杨蓉就感觉自己热的要蒸发一样,当两人以为自己就要从些生死离别之时,忽然有两股强烈的气流包围自己,让自己一下阴凉下来,接着就听到一声轰的巨响,两人便不醒人事。因为强烈的离子能量,时空忽然扭曲,同时那两股强烈的气流把张浪和杨蓉卷入了时空之门。当然张浪和杨蓉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全世界的新闻媒体都争先报求流星风暴事件,只是伤亡人数暂不清楚。而张浪和杨蓉因为这一次奇遇,开始了他们的时空之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