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题材中篇 残酷游戏 作者:嘻哈波子

galanz5186 收藏 17 790
导读:特工题材中篇 残酷游戏 作者:嘻哈波子

正文  第一章

我,凌无瑕,今年17岁,女,就读于清风高中二年级七班。在这个高中里,我同时担任两个角色:凌无瑕,和凌无瑕的妈妈。凌无瑕是我的真名,可我另一个名字却更有用,也用得更多:Ling。

转进这个高中已经大半年了,我却连校长室都找不到,甚至只记得班上45个人中10个人的名字——包括我自己的。其实我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因为我几乎一星期请三天假,上课也不听。但我的成绩却依然保持中上——这还是我刻意的。只要我想,进前三绝不成问题。

****

最近,同学投来的眼光很奇怪。我知道,因为我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没有请假、逃课了,而且上课我也在听。

我依旧保持冷漠,形单影只。

****

今天是清明节。我请了一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假去扫墓。

我去了一个很高级的墓区,在一个角落里停了下来。面前,有一块墓碑,上面镶了一张很帅气的男孩的照片。照片下的名字显示他叫赵龙,出生于1985年,死于2005年。赵龙底下隐约看到一个字母D。左下角,同样隐约有个词:Ling立。此外,就没有任何字了。

我抱着双膝坐下,看着墓碑,什么都没有做。一滴、两滴……眼泪还是从眼睛里出来了。一切好像发生在瞬间……

第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前特工总司令部。那时我们两个的搭档都死了。于是,藤直少将就把我们安排为一组。那时,D睁大眼睛仿佛要吃了我一样。

“少……少将!有没有搞错啊?”

“没有。”少将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

“她就是传说中的Ling?”D还是一脸惊讶,指着我问少将。

“咳哼。D少校,请注意你的行为言语。”我存心用官衔来压D。

“是,Ling中校。但是……”

“她就是那个Ling。”少将替D解了围。“有什么问题吗?”

“有没有搞错啊,少将!怎么说我也才18,要知道像我这么年轻的特工有多珍贵!何况我还是少校哎,有几个少校啊!你给我个中校也算了,居然还比我小3岁!你让我怎么做人啊?”

“那其他人和Ling做搭档岂不更难做人?D,这次便宜你了,Ling能力很强的。”少将笑笑。

“但一男一女合作……我从没试过。”

“那就试试吧。”少将漫不经心得说,“这是你们宿舍的钥匙,自己去看看吧。”说完,扔给我们一人一串钥匙。

就这样,我和D开始了“同居”生活。

接着,我开着法拉利的白色跑车,D开着劳斯莱斯的黑色跑车,来到了所谓的宿舍。

特工的福利很好,特别是核心特工。核心特工就是特工中的精英,两人一组,最低的官衔也是准尉。普通特工则是士级军人,只有一个校级军官。我不但十五岁就可以开车(其实我13岁就开了),还可以和搭档拥有一套“宿舍”。说是宿舍,其实是一间豪华住宅。我和D就有一套150平方米三室二厅的高级住宅。

在找到新搭档的时候会有一星期时间不用接任务。所以,一星期里,我必须和D改造房子、加暗器、整理物品,还要尽量提升默契。我是仅有三个中校的一个,也是唯一需要直接面对敌人的一个(一个是特工学校副校长,还有一个坐镇后勤部)。所以,我们是最强的一组,也是所有特工中最厉害的。那么接的任务也会是最难的。

“Ling中校,请问现在如何行动?”D一本正经地对坐在沙发上看房子设计图和装修情况的我说。

“坐吧,不用那么拘束,有些程序你也很熟的。”

D站着不动。

“是不是不敢啊?你省省吧,搭档要的是默契,不是死板。”

“哦。”

“你以前的搭档怎么死的?”我谈了一个不有趣的话题。

“被包围,我冲出来了,他没有。”D口气黯淡了点。

“我们是遇到暗杀。喂!给点意见,一个星期里要搞好的……”

****

中午的太阳照得我很热,可我还不想离开。为什么?为什么记忆总是这么清晰?我把头埋得更低。

****

“不容易啊!又完成了一个任务,哈哈!”不用看也知道是D躺在沙发上大发厥词。我们接的任务不简单,却没有难倒我们的。认识一年了,我们的感情和默契好得不像样。我和D几乎只用眼神就知道该怎么做。D的阳光、幽默给了我很多温暖。

不知道父母是谁、养父是特工、我五岁时被杀……从我的记忆中,只能找到大段大段训练的艰辛。我承认,我喜欢D。于是,我们在必要时装作夫妻,在现实中D已成为我的男朋友。

有一次,我从美国南部出发,准备去澳大利亚。我穿了短裙、高跟凉鞋和吊带衫。结果在机场里改飞中国做事。那时中国是寒冬腊月,我赶到现场的时候D看到我大吃一惊,二话不说就把大衣套在我身上,然后跑出去买衣服。大冬天的时候居然看到他流汗。而且,速度超快的他竟然跑到喘气。我心里笑翻了。不只为他的样子,也为他的行为。

可惜好景不长,等我穿完衣服解决问题,D在我旁边耳语:“其实我有点不想帮你买衣服。你穿得这么露骨真的很好看,而且这样我就有理由抱着你帮你取暖了。”

我那时立刻用手肘顶到D肚子上,然后留下D一个人在那里捂着肚子龇牙咧嘴。我才不用担心呢,一个站在前线的少校不会这么容易就挂的。

最后一次的温馨是在一个多月前的海滩。我和D常常在没事做的时候去风景好的地方度假。像往常一样,因为没有下雨,天空晴朗,我们只铺了一层布垫底就睡了。我并没有拿枕头,因为我喜欢用D的手臂做枕头。D还笑我:“你啊!今后谁做你老公,手臂一定残废。”我数也数不清楚他的眼睛里究竟有多少温柔。

我立即回答:“你做我老公不就行了?”

“我才不要我老婆是特工呢,害得我整天提心吊胆被压迫。”

“我也不要我老公做特工,那样太容易做寡妇了。”

“那好,我们来约定。”D转过身来看着我,表情十分认真。

“什么约定?”

“只要到我们的结婚年龄,我们就退出,不做特工了,好吗?”

“嗯,没问题。我这么多年的工资也够我们活了。”

“还有。”D更认真地说。

“还有什么?”我很奇怪。

“如果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死了,也就是我们做不成夫妻了,另一个人立即退出,替我们好好活下去,好吗?”

“……”这不是个好约定。

“我只想你快乐,不过这种危险的日子。”

“好。”

“明天还想玩吗?睡吧。”

第二天我们真的玩了一天,但我们玩的却是——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