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爱情失而复得

●她和他恋爱了两年,她父母心直口快地当面表示对他不够满意,让他觉得自尊心受伤。

●冲动之下,他迁怒于她,提出分手。她也赌气离开了他,接受了别人的求爱,但又很快失恋。

 

●一年后当他再次找到她时,两人对当年的行为都有了反省。再度牵手之际,她有很多话想说……

小莲自称是我们版面的“潜水员”,一直在看故事,但从没写过信、露过脸。不过现在,当自己体验了不少事情之后,她萌发了来讲述的念头。相对于一些没有结果的忧伤故事,她想用自己得来不易的幸福来谈谈对爱情的理解。

“我一共谈过两个男朋友,现在快要结婚了,新郎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大概是由于激动,小莲的开场白听上去多少有点拗口。不过她亮闪闪的眼神和粉嫩双颊上的笑容却非常有感染力,让我很想把这段故事听个究竟。

牵手容易,上门难

多年前我考到北京念大学,接着读了研究生。本科四年级时,我的论文早早做完了,又不必找工作,比较空闲。一个室友和几个年轻老师很熟,有时她应邀到老师的宿舍去串串门,也会拉上我同去。同学可没想到,就在朋友般的串门、聊天中,我和其中一个老师感到了某种心意相通,谈起了恋爱。他就是椰子。

我们的恋爱谈得很“校园”,朴素而浪漫。他毕竟比我大上几岁,见我一个人在北京求学,没什么依靠,就在各种事情上帮助我,这份体贴让我很感动。读研头两年,我们相处得很好。春节我要回家,就让他到我家“上门”。

“我压根儿没想到那次上门会成为我们感情的转折点。”要不是小莲始终笑意盈盈,听到这里我还真替他们紧张。

这里交代一下,我父母并不是那种不开明的家长,但因为我是独生女儿,他们自然帮我想得多了点。我告诉过父母椰子的情况,父母觉得我俩差7岁,差得太大了;另外,我父母的工作性质和椰子接近,也许同行看同行总有点挑剔吧,他们觉得这工作稳定有余、前景不足,而且椰子职位不高,显得没有上进心,不符合他们的期望。当我终于把椰子带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哎,椰子那其貌不扬的外形又帮了倒忙……

长相甜美的小莲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表示她本人倒是从来没有要求过男友要如何高如何帅。

看得出我父母对椰子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不过我想来日方长,只要他始终对我好,父母一定会看在眼里的。万万没料到,心直口快的父母很快找了个时间跟椰子和我“谈心”,把他们的不满意告诉了椰子。因为话说得直,椰子很受打击,闷闷不乐。这情形一直持续到我俩返回北京。

赌气,让我们两地分离

回到北京,椰子心里憋的气终于冲我发了。

我听他复述我父母的话,确实觉得挺伤人的,就试图安慰他。我是个比较乐观的人,认为这只是个小插曲,并不觉得很严重。而且我了解我父母,他们纯粹是从他们的经验主义出发,经过劝说会改变主意的,我们两个该怎么恋爱还是怎么恋爱。但椰子的反应非常大,他责怪我当时没有帮他说话,摆明了就是拥护我父母的观点。说到后来,他竟然质疑起我们几年的爱情,问我是不是没有真正爱过他,只是一个人在北京念书觉得孤单,才跟他谈朋友的,如果是这样,不如早点分手。听他这么说,我很生气,“分手就分手”,当即不欢而散。

冷战了几天,冲动劲过了之后,我想对他澄清我对他是真心的,就拨通了他的电话。结果他的气还没有消,还是责怪我对他不认真。电话里很多话讲不清楚,一言不合又吵翻了,他说反正我马上要毕业了,他是留不住我的,两个人就此分手吧。

我很恼火,觉得这人简直没法沟通,但想到他过去对我的好,又舍不得就这么放弃。后来的几个月里,我前前后后去找过他四五次,谁知他根本不领情,依然像小孩子一样固执地要分手。

小莲能放下身段一次次尝试沟通,我觉得她挺不容易。她也讲了自己的反思:“我们俩那时候都年轻,校园的环境又单纯,我们都还不太会处理矛盾。可能他对这段感情一直有点焦虑,而我无法体会他的心情,只想轻描淡写地让事情快点过去……哪里知道他的脾气一下子那么倔。”

见他一点没有和好的意思,我也灰了心,说服自己接受了“分手”的现实。郁闷之余,为了赌气,后来我接受了一个师弟的追求。几个要好的女同学都觉得我和椰子分手挺突然的,想游说我们和好,见我有了新男朋友,只好作罢。

 

没多久我毕业了。为跟椰子彻底分开,我在上海找了工作。这么一来,我和新男友的感情还没发展,就成了遥遥相望的两地恋。更何况我心里椰子的影子哪有那么容易擦掉,一年不到,那段脆弱的感情就告终了。

朋友牵线,再续前缘

在上海的日子里,我在工作中找到了很多乐趣,也认识了一些朋友。一次我起了念头帮朋友做媒,别人问我:“你自己的个人问题解决了吗?”我调皮地笑笑。不是不憧憬爱情,而是一想到和椰子那段吵个架就劳燕分飞的感情,我就很感慨。一个人的时候我想过很多,既然谈感情,就不应该那么孩子气,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想我会更好地处理问题。转念一想,假如椰子

还是那么固执,我剃头挑子一头热也没有用,罢了罢了。其实椰子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不知他后来有没有一点点后悔?

身在上海,我跟北京的老同学还有不少联系,包括那个当年带我去跟椰子他们串门的女同学。得知我和师弟分了手,她偶尔还会有意无意地把椰子的现状透露给我,说他后来就没有谈过女朋友。我总是笑笑。

去年初我突然收到一封信,觉得很奇怪,因为我和朋友好久都没有写过纸质的信了。信封上的笔迹很熟悉,很像是椰子的字。我拆开一看,不是椰子是谁?整整三页信纸,写到了他的近况,说自己工作很努力,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写了对吵架的回忆,说自己当时自尊心太强,对我的话“上纲上线”,很不成熟;还写了他的思念,说后来再没遇到过像我这样能让他投入感情的女孩,失去后才知道自己不珍惜……

“也许那么久,我盼的就是这一声道歉和反省吧,于是心里一下子就原谅他了。”小莲若有所思,看了看自己中指上的小戒指。

说实话,读了信我很激动,差点忘了那天下午还要加班。直到晚上,我都在犹豫要不要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也没有忘记他。想来想去,我还是矜持地克制住了。然而到了第三天,椰子打了我的手机,说手机号码是问我那个女同学要的,而他本人已到上海,就在我宿舍楼下……

断了一年半的爱情,居然失而复得,这次我看到的是一个稳重宽容得多的椰子———其实他能回头来找我就足以证明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倔强青年”了。他回北京后,我趁休假去看他,感觉又回到了初恋时的甜蜜。只是这一回,我们开始踏踏实实地规划未来了。我决定通过考博士研究生回到北京,他就帮我收集资料。我把事情汇报给父母,正如我的预料,父母听了我耐心的解释,又眼看我们经过那么多年依然相爱,虽然不是很热情地赞成,但也表示了认可和祝福。我们开心极了。

尽管小莲告诉我,今年初的考试她顺利通过了,但想到一个上班族考研需要付出的辛勤努力,我还是很为她对待感情的认真而感动。不过小莲说,考研还不算什么,由于考上以后不得不跟单位协商离职,还经历了不少麻烦事。当然为了爱情也都值得,更何况背后还有一个他在支持呢。

9月,我如愿以偿去北京了。虽然我的学校宿舍离开他的新家挺远的,虽然我目前得通过兼职来获得自己的收入,但我们俩对未来都很有信心。至于结婚,我们也已经有了时间表。

这些天我有点事务要收尾而回到上海,才有这个机会来到“晨报倾诉”。在别人看来我要“嫁给初恋男友”了,但谁能知道我们也曾经历曲折?另外在上海工作的这段时间,我很感谢这座城市让我成熟了很多,还找回了爱情。所以我想用我的经历告诉上海的读者们,特别是年轻朋友们,在爱情里要学会快快长大。磨合过程中的矛盾烦恼是难免的,只是别因孩子气的冲动而轻易放弃你所爱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