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拍摄于1983年的颐和园彩色红外遥感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万寿山佛香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颐和园昆明湖的十七孔桥

虽然您不止一次去过颐和园,

但在园林里隐藏着古建筑的多处机密,恐怕您还是头一次听说吧?不信,您就看右面的这张卫星照片,照片上的昆明湖霎时变成了一个寿桃,万寿山忽然展翅成了一只蝙蝠,连十七孔桥也成了一只长长的龟颈。这些精妙的设计到底是古人有意建造还是种巧合?发现者和建筑世家样式雷的后代为此作了研究考证。

惊奇发现:“福山寿海”是种巧合还是有意建造?

2004年9月20日,夔中羽像往常一样坐在家里读报,当翻阅到《中国电视报》第46版,一篇题为《样式雷:七代皆为清代皇家建筑设计总管的辉煌望族》的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

特别是其中一段关于颐和园建造的珍贵文字:当年修建颐和园是为了给慈禧祝寿。皇帝下令要在园林中体现“福、禄、寿”三个字,雷家第七代雷廷昌却巧用心思,完成了皇上交代的任务。他设计了一个人工湖,将这个人工湖挖成一个寿桃的形状,在平地上看不出它的全貌,但从万寿山望下去,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个大寿桃。而十七孔桥连着的湖中小岛则设计成龟状,十七孔桥就是龟颈,寓意长寿。至于“福”字,雷廷昌将万寿山佛香阁两侧的建筑设计成蝙蝠两翼的形状,整体看来成了一只蝙蝠,蝠同“福”,寓意多福。

看完这段文字后,夔中羽再也坐不住了,他把收藏多年的颐和园彩色红外遥感相片拿出来,开始了对照式研究。这张照片是1983年我国返回式遥感卫星拍摄回来的,那一年他们拍摄了全北京的古代建筑。夔中羽是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对照这张遥感照片,夔中羽先生给记者做了详细讲解。

彩色红外遥感照片上,颐和园全景尽收眼底。

昆明湖确实酷似一只寿桃,只见寿桃的“歪嘴”,偏向东南方向的长河闸口。寿桃的梗蒂,是颐和园西北角西宫门外的引水河道。最为称奇的是,斜贯湖面的狭长的西堤,构成了桃体上的沟痕。而万寿山下濒临昆明湖北岸的轮廓线,则恰似一只蝙蝠,振翅欲飞。

昆明湖北岸的轮廓线,明显地呈一个弓形,弓形探入湖面的部分,形成蝙蝠的头部。弧顶正中凸出的排云门游船码头,像是蝙蝠的嘴。向左右伸展的长廊,恰似蝙蝠张开的双翼。东段长廊探入水面的对鸥肪和西段长廊探入水面的渔藻轩,适成蝙蝠的两只前爪,而万寿山及山后的后湖,则共同构成了蝙蝠的身躯。

“这张照片必须倒着看,因为当时在设计这个图形时,慈禧只有登临万寿山峰顶的佛香阁,才能看到寿桃的一个大概轮廓。由于视线被其他建筑物遮挡,她站在万寿山上时,蝙蝠的设计也只能看到脑袋和两只爪子,而不能看到蝙蝠的整个形状。”夔中羽好像边讲解边回忆当年的情景。

今天,通过遥感卫星照片,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古代建筑隐藏的奥秘。“其实,在颐和园的三个大门内都悬挂着这张照片,但从来没人想要倒过来欣赏一下。”夔中羽用调侃的语气中带着一份惊喜。这些精巧的连环设计,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仅仅是种巧合?这个问题让夔中羽在历史资料中搜寻起来……

寻找线索:颐和园寿桃蝙蝠之谜,碑文对此有无记载?

万寿山,原名“瓮山”。昆明湖,原名“瓮山泊”,又名“西湖”。早在辽金元三代,这处有山有水的佳境,就已成为皇家园林。明代,曾在此处营建“好山园”。

据史料记载,清代乾隆十五年三月十三日(1750年4月19日),乾隆皇帝为迎接其生母崇庆皇太后于次年到来的60岁大寿,决定在好山园旧址挖湖堆山、大兴土木,营建清漪园。乾隆将瓮山更名为“万寿山”,在山前建造了为母祈福祝寿的“大报恩延寿寺”。又将瓮山泊更名为“昆明湖”,取汉武帝在长安开挖“昆明池”,以操练水军、策划攻略滇池之滨的昆明之典。

但不幸的是,清漪园等“三山五园”(圆明园、畅春园、万寿山清漪园、玉泉山静明园、香山静宜园)在1860年10月18日,遭英法联军纵火焚毁。到了光绪十二年六月初十日(1886年7月1日),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宣布,将于次年正月“撤帘”,由年将16岁的光绪皇帝亲政。慈禧乘机提出,要重建清漪园,以作为自己“离退休养”的场所。

两年后,光绪皇帝将重建中的清漪园命名为“颐和园”。他说,“朕自冲龄入承大统,仰蒙慈禧皇太后垂帘听政十有余年,万几余暇,不克稍资颐养……”其清漪园旧名,改为颐和园。“颐和”一词,即是供慈禧“颐养天和”之意。

当年,颐和园工程由清代著名宫廷设计师“样式雷”的第七代传人雷廷昌主持,复建了昆明湖北岸的长廊,在大报恩延寿寺的基址上建造了园中正殿排云殿,在石舫上重建了二层舱楼,在被焚毁的“八方阁”台座上营造了“佛香阁”。

看起来,巧妙的设计似乎有一定的道理。但寿桃蝙蝠之谜,是不是古人有意为之还不能过早下定论,必须找到有力的证据。古人的历史感责任感都很强,做一件事都会向后人有交代。那么,颐和园里的碑文对此有记载吗?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和实地考察后,夔中羽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到目前为止,颐和园里的几个碑文中,都没有提及这个东西。现在剩下的唯一线索就是找到设计师家族后代。

雷家考证:“桃山水泊,仙蝠捧寿”有传说,直接证据还有待进一步寻找。

为了证实夔中羽的看法,必须要找到设计师雷廷昌的后代。几番周折,记者找到了雷廷昌的曾孙雷章宝先生,雷章宝现任北京石景山古城四中的体育老师,羽毛球国家级裁判,从事的是与这个建筑世家截然不同的工作。

当记者提起颐和园中的这段精巧设计时,雷章宝也表示出极大的兴趣:“上个世纪70年代,父亲在世的时候,跟我讲过有关颐和园的这段设计佳话。颐和园是我太爷雷廷昌做的整体设计。”

说到这儿,他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家里流传至今的故事。相传在清代乾隆年间,皇帝为其母皇太后庆祝60大寿,要求重新修建园林,命雷廷昌负责修建。但皇上要求在园子里体现“福、禄、寿”三个字,要设计出让皇上满意的效果图可不是那么简单,他正在为设计形状发愁时,一位老者突然造访。

好客的雷家邀请老者住了一宿,当老者次日离开时,从兜里拿出一个寿桃,放在了桌子上。这时候,突然有只蝙蝠恰好落在寿桃旁边,在桌子周围上下飞翔,这样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引起了雷廷昌的思考。雷廷昌一拍脑门,回屋铺开图纸,写下“桃山水泊,仙蝠捧寿”八个字,就把昆明湖设计成了一个寿桃形状,万寿山设计成了一只蝙蝠。

当然,这只是个家族里的一个有趣的传说,但真正的考证要有文字记载和图纸上的真实记录。目前,样式雷家族的底图和烫样,90%以上都收藏在国家图书博物馆,至于这些设计到底有没有档案和底图记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核实后才能确切地了解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雷章宝先生的父亲确实口述过有关颐和园的这段精巧设计。

其实,巧妙的营造山水系、设置亭台楼阁,使之蕴涵某种吉祥寓意,是古代园林建设中常用的手法。例如恭王府花园“萃锦园”中,就建有平面呈蝙蝠状的殿堂,称为“福殿”。园中还有一座蝙蝠形的水池,称之为“福河”。在圆明园遗址公园中,长春园西洋楼“方外观”废墟的前方,尚完整保留着两座用石块砌筑的平面呈桃状的水池。虽然能够证明颐和园“福山寿海”的直接证据暂时还没找到,但这正是古人在建筑设计中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