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 让人流泪的中国教育记实(组图)

zhiyiwo20 收藏 7 202
导读:震撼! 让人流泪的中国教育记实(组图)

同在一片天空下,我们却走着不同的路。我们多少人曾经假装生活在别处,我们闭上眼睛,以为不会看见。如果人善良的心麻木了,那将是更大的悲哀。

但在这些图片面前,我们能清楚地听见自己撕裂的心灵与灵魂的对话。曾经麻木的心在疼痛中慢慢复苏。每一张都能给人心灵深深的震撼。我们只有加快教育的建设和改革,让我们的孩子在真正健康的环境中成长。

多年来,中国的应试教育方式常常为人们所诟病,教育体制的改革也呼唤了许多年,可每每一触及实处,却是步履维艰、困难重重,陈规陋习积重难返,在一切唯成绩论的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大旗下,社会舆论面对应试教育的种种弊病集体失语。在风平浪静貌似繁荣的中国教育背后,被忽视和掩盖的却是一些令人深思的问题,在种种问题危害下,一代代的孩子有可能在畸形的教育下成长着……想改变教育的现状,就如同要攥着自己的头发飞离地面那样艰难——这到底是为什么?

那天,我们可以读书了,我们高兴了,爷爷却哭了

 

 

在这里,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未来,却只能在这样晴天四面风,雨天八方水的教室里苦苦求学……

 

最震撼的呐喊 你听到了吗?难道仅仅是同情,难过……

 

 

大山里一群辍学的孩子

 

在不能再简陋的教室里上课的教师和孩子

 

讲堂上的孩子

 

 

我们未来的希望

 

 

子们用仅剩的纸写出欢迎

 

 

露天课堂里上课的孩子们

 

 

连板凳都没有的教室

 

 

在田地里考试的学生

 

 

他最宝贵的:“一个布书包”
原因:他没有回答,只是微笑。会龙没有布书包----为了拍照他向同学借来一个。

他自己的书包是一个四百克洗衣粉塑料包装袋。
曹会龙的一天:六时起床,吃早饭,八月至二月吃粟米或三月至七月吃
薯仔 ( 小孩一般一顿吃十个薯仔,成年女性十五至二十个,成年男性二、三十个),
做家务,回到只有一个课室的学校,午饭吃粟米或薯仔,照料家里的两条牛、三头猪
和十八只鸡 (他对家里有甚么了如指掌),跟小朋友追逐或玩其它游戏,八点晚饭吃粟
米或薯仔,偶尔还有红豆,然后上床睡觉。

你觉得会龙留长头发像女孩子吗?当地的一个传统是小孩不会剪头发,直至家里
经济条件稳定,小孩的幸福有了保证。在峨嘎村有好多貌似女孩的孩子……
——网友注

 

 

农家子弟的午餐(全日制教育的写照)

 

 

大山里学校的升旗仪式

 

 

新建教学楼无力添凳子 学生跪地上课

 

 

这就是她最好的作业本

 

 

位退休大学教授的呐喊

 

 

电子科大捡破烂的老教授……

这个人曾经是电子科大的一个教授
说明:这个老人每天都在学校里穿行,拾垃圾桶里的破烂,开始不知道他是
谁,十分厌恶他,可是当我听了我师哥的讲述后,彻底的转变了。

他是科大的教授,文革受到迫害,十分的惨。平反后却对国家没有一句怨言,
现在把每个月工资全捐给了希望工程,自己捡破烂为生,不仅这样,如果每月有多余
的钱也全捐了出去。

多么高尚的老人!!!!!!
他如果享受起来,比很多的人都好,她的儿子女儿全在国外,每月都给他寄很多钱,
他却全捐了出去,这样的老人难道不值得大家尊敬吗?
——网友注

 

 

2002年暑期,一个大四学生从千里之外的武汉来到这里搞社会调查,他走进了岩洞,给孩子们讲了许多大山之外的事情。

他的名字叫徐本禹,当时是华中农业大学农业经济专业的学生。

当暑期结束返校时,孩子们一直把他送到好几公里外。每个孩子都流下了眼泪。一个孩子仰着头问道:“大哥哥,你还要来吗?”

徐本禹噙着眼泪,点了点头。他没有告诉孩子们,他正在准备考研究生。
徐本禹以372分的优异成绩考取了研究生,他的导师是华中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院长王雅鹏教授。同时,他因为学业优秀获得6000元国家奖学金。但当天晚上,他彻夜未眠。猫场镇狗吊岩村孩子们的眼光一直在他脑海中闪现。

徐本禹出身在山东聊城一个贫困农民家里。他到华中农业大学上学时,甚至没有一件御寒的冬衣。是同寝室一个学生的母亲给了他一件夹衣。这是他第一次得到别人的温暖。今天回想起来,他说,是这件夹衣改变了他的价值观。当时他只有一个念头:别人帮助了我,我一定要帮助别人。

就在那个无法入眠的夜晚,徐本禹作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回到猫场镇狗吊岩村帮助那些孩子。

当他把这个决定通过电话告诉父亲时,电话的那一端,父亲哭了。长久的啜泣之后,父亲用发颤的声音说:“全家尊重你的选择,孩子,你去吧,我们没有意见……”

当他把这个决定告诉学院领导时,大家沉默了,都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华中农业大学研究生处反复讨论,作出了一个决定:支持并为他保留两年的研究生学历。
徐本禹比别人更能体会到贫困对一个孩子成长的影响。他在华中农业大学读书期间获得过特困生补助、特困生自强奖等,受社会恩泽,他便回报社会,大学四年里,小徐用勤工俭学挣来的钱和自己的奖学金共资助了5名和自己一样的贫困学生。

刚上大学不久,他参加了学校安排的第一次勤工助学活动,打扫学生公寓的楼道,打扫了一个月,得到了50元钱。他把这笔勤工俭学所得的钱捐给了山东费县一个叫孙姗姗的贫困小学生。大二时,他得到了学校发的400元特困补助。他把其中200元钱捐给了保护母亲河绿色希望工程活动,还把100元钱捐给了在聊城师范学院读书的一个贫困生。

2001年3月,他因向绿色希望工程捐款,成为了湖北电视台《幸运地球村》的嘉宾。当节目录制完毕后,这期节目的主持人——香港凤凰卫视的许戈辉了解到他的家庭情况,变送给他一个信封。后来他回忆这个情景时说:“我当时估计里面是钱,我说我不要。田野(另一个主持人)和许戈辉对我说:‘就把这钱当作是你哥和你姐送给你的!’在回校的路上,我打开一看,里面有500元钱,在公交车上我*法说出我当时的心情,自己给予社会的是那么少,社会给予我的却是那么多!回到学校后,我把其中的200元钱捐给了我们班的一名家庭条件很差的同学,100元捐给了在聊城师范学院读书的景玉春同学,还有100元钱捐给了湖北沙市的一名孤儿,她的名字叫许星星。她曾获得过全国十佳春蕾女童的称号,她是一个比我还坚强比我还勤奋的小女孩。她六岁以前从没有吃过一个冰淇淋,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从湖北电视台回来后,我给自己许了一个诺言:无论自己生活多么拮据,一定要帮助她。”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徐本禹一直没有间断过对许星星的资助。原来学校每个月发给他22元钱的生活补助,他留出2元钱做班费,其余20元钱都给她寄去。有奖学金、生活补助以及家里给他寄生活费的时候,他就多给她寄一些,有时寄50、有时寄100、200。

当华中农业大学决定为徐本禹保留研究生学籍后,徐本禹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在他看来,这是母校又一次帮助了他。

几天后,他回到了猫场镇狗吊岩村,向村长报到 他的事迹感动了许多人,也吸引了许多追随者。可是,狗吊岩村实在太穷太苦了。不仅物质文化生活极度贫乏,而且这里是一个封闭的信息孤岛,不通公路,不通电话,晚上靠油灯照明,连寄一封信也要走18公里崎岖的山路才能找到邮所。而文化背景的巨大差距造成的心理和话语障碍又使他们久久不能融入这个环境。追随他的志愿者一个一个地离去。

2004年4月,他回到母校华中农业大学做了一场报告。谁也没料到他在台上讲的第一句话是:“我很孤独,很寂寞,内心十分痛苦,有几次在深夜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我快坚持不住了……”本来以为会听到激昂的豪言壮语的学生们惊呆了,沉默了。许多人的眼泪夺眶而出。

报告会后,他又返回了狗吊岩村,每天沿着那崎岖的山路,去给孩子们上课。

 

 

垃圾堆里面的勤奋

 

 

 

看到大学录取通知书 反而更痛苦

 

 

 

报记者段文报道昨日中午,兰州市榆中县新营乡一个小山村。小梅(化名)家的烟囱里冒出袅袅青烟--一家人像往常一样围坐在炕头边吃饭,桌上摆的还是那几样小梅平时最爱吃的菜。与几天前不同的是,小梅父母脸上的笑容被紧锁的眉头所替代。6天前,因家庭贫困,当小梅知道父母无力再负担自己的高中学费而面临辍学后,心灵失衡之下竟纵身跳下山崖!这一切,都要从8月24日那天类似玩笑的“抓阄”开始说起……



2005年8月31日,兰州市榆中县新营乡谢家营村,由于贫困,不得不和弟弟抓阄争取上学机会的姐姐杨英芳精神失常,离家出走4天后被村民在本地的一处悬崖下发现。由于受到惊吓,扬英芳时时抓住母亲的手,包括睡觉。

姐弟抓阄上学

8月24日下午,对于开学就要念高二的小梅和她的弟弟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天,父亲将他们召集在一起说,今年收成不好,家里没钱同时供两个孩子念高二。只能通过抓阄的形式,结果小梅没抓中。

连线小梅

阳光明媚,天气似乎让小梅萎靡的精神也开始明朗起来。她主动与记者进行了简单对话。

小梅:弟弟开始上学了吗?

记者:是的,已经上课了

小梅:哎,我现在就想上学……

记者:你当时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小梅:家里的条件只能供一个人上学……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回事就(跳崖)……

记者:你现在身体怎样?

小梅:头很痛,全身使不上力气。

小梅的身体状况显然并不能让她长时间说话,她转过头停止了和记者的对话,继续朝着墙角发呆。

小梅父亲嘴里喷出越来越浓的旱烟,记者眼中小梅的脸庞也逐渐模糊。那么,小梅上学的希望会不会悄悄散去?她的命运将走向何方?离开她家的时候,这些问题的答案一如小梅父亲口中的旱烟一般,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经济拮据 无奈出下策

小梅的父亲蹲在家门外,一个劲地抽着旱烟。小梅母亲抓着女儿的手坐在炕边。记者看到小梅的胳膊上,腿上到处都是刮伤的痕迹。小梅的家里几乎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当,但家里的墙壁上到处是姐弟俩的荣誉奖状。小梅父亲说,今年收成不好,一共只卖了不到2000元钱,两个小孩一年高中的学费、生活费合计要六七千元,家里实在拿不出足够的钱于是抓阄决定让儿子小强(化名)继续上高中,哪知女儿竟离家从山崖上跳了下去。这个汉子愧疚地说,由于家里没钱,女儿一直没有送到医院,他现在正四处筹钱打算为女儿治病。

女儿失踪 两天后被人发现

据小梅的父亲称,抓阄后,女儿变得沉默寡言。25日傍晚,小梅父母干完农活回家后发现女儿不见了。夫妇两人很着急,他们动员全村的人满山找了两天三夜都没找到。8月28日的上午,一个来自永登的电话告诉小梅父母,小梅在*近临洮的一处山崖下被找到了。原来当天上午,一位牧羊人在此放羊时在山沟的草丛中发现了小梅。

小梅的母亲说,姐弟俩学习成绩都很好,她也很想让两人都上学,但家里的情况不允许。“每当女儿说想上学,我的心就像刀子割一样。”小梅的母亲说。邻居们也向记者表示,他们看到小梅这样很难过。“小梅的外伤可以医治,但她心里的伤怎样医治?”一位村民担忧地说。

弟弟心愿 很想姐姐能念书

昨天下午5时许,记者在榆中县某中学见到了正在读高二的小强。他说,父亲用抓阄的方式决定他们两个谁继续读高中后,姐姐便失踪了。直到前几天,母亲打来电话告诉他,姐姐已经找到了,就是受了点伤。“我想让姐姐也能回到学校,继续读书。”小梅弟弟低着头说。

 

 

“我写这件事的时候,还觉得脉搏怦怦跳动;即使我活到十万岁,这些情景也一直历历在目。”——2005年6月13日15时,当记者在黑龙江宁安沙兰镇的墙上看到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手印时,充分明白了卢梭这句名言的含义。就在72个小时前,洪水灌满了记者站立的沙兰镇中心小学一年级教室,几十个孩子此起彼伏地在没顶洪水中挣扎。少数孩子被冲到墙边,无助的他们用手在墙边上奋力滑动……

洪水过后第三天,在学校破损的平房旁,一位参与救灾的解放军战士告诉记者,窗台附近留有在水中挣扎的孩子们的手印。洪水过后,原本雪白的墙壁上留下了淡褐色的薄雾般水痕,而人手滑过的地方,则留下了赭红的淤泥痕迹。是手印!他们有的大有的小,他们的主人是1年级的小孩和参与救援的村民。如果不知情的美术家前来观看,可能会把这些时而如惊鸿滑过、时而如焰火奔腾的痕迹当作行为艺术家的杰作———然而,铁一般的事实却是,这些手印正向人们哭诉着不久前洪水中一场生离死别的悲剧。

在这些手印依然尖锐地刺痛我们的时候,最值得人们深思的是,我们应该为死去的孩子做些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