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还算不错的小说《龙牙》大家看看怎样

duzhe2002 收藏 10 657
导读:一个还算不错的小说《龙牙》大家看看怎样

磨练  第一章 神秘的禁区

2007年的一个下午,一辆封闭严密的军用集装箱卡车在前后两辆军用吉普的护卫下沿着一条崎岖的山路在千里荒芜的北氓山区里行进着。前面吉普里的司机小赵神情严肃地注视着前方,那是一个陡峭的急弯,一面是几十丈高的峭壁,一面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山谷下面云雾缭绕,给人十分诡异的感觉。虽然小赵的控车技术一流,但是象这样急的弯他还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车速不由得缓慢了下来,慢慢地打方向通过这个弯道。

副驾驶座上负责领路的从开始出发就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少尉忽然道:“有没有问题?要不换我来?”

小赵心里真觉得没有什么底,可是有五年开车经验的他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觉得自尊心受了那么一点点刺激,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特种兵啊,怎么能在关键时刻给自己的部队丢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装作很有信心地说:“没有问题,我能行!”

车子慢慢地拐着弯,一点一点地挪动着。忽然车子颤抖了一下,前鼻微微沉了下去。“吱”的一声,车队停了下来。小赵急了:“不好,左前轮掉路外面了。”

这时,少尉飞快地把自己那方的车门打开,矫健的身体一闪,整个人翻上车门,骑在了打开的车门上。正在倾斜的车子平衡了下来,本来已经离地翘起的右轮稳稳地落回地上。

小赵连忙趁车子稳住的机会慌慌忙忙地从后排打开了右后门,翻了出去。他心里后怕起来,显然这样高等级的机密任务是不能有一点闪失的!现在出了这样的差错,在这样险峻的路况下很难保证有什么后果,搞不好这个吉普车就这样掉下去了,虽然出不了人命,回到自己单位一个严重处分是免不了的。

“怎么了?”后面的司机等几人跑了过来。

“老王,前轮子掉外面了。”骑在车门上的少尉回头道:“把车厢后面的绳子挂卡车上,我们把车拉上来。”

被叫做老王的少尉答应了一声,和几个士兵吵吵嚷嚷地忙活去了。小赵一边去帮忙,一边心里犯嘀咕:“咋看着他们都怎么轻松啊。”

车子很快被拉了上来。这次少尉主动坐在了驾驶座上,后面的车辆也几乎无一例外地换了压车的少尉来驾驶,被替换的司机看着他们非常熟练地一打方向,车子“噌”地来了个急停,原地打转一下子就过了弯道。小赵斜眼看着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少尉,在感觉神秘之余越发地佩服起来。他不禁问道:“请问您开车多少年了?您的技术没有七八年是学不来的吧!”

少尉默然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道路越来越平坦,渐渐地行驶上了水泥路面。远远地一个巨大的水泥标视牌出先在路边——军事禁区,闲人止步!

在水泥牌子的后面不远出是一个哨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笔挺地站立在哨所旁边。车子在哨所门前停下,一个士兵班长跑步来到了车前,啪地一个敬礼:“请出示特许证件!”少尉拿出一个红色小本子递给了他。那少尉看了看,还给了他。然后又一个敬礼,道:“根据规定,友军单位的人员没有特别命令不得进入禁区。请友军单位的司机同志到哨所招待所休息!”

小赵他们被“请”下了车。看着自己的车被压车的几个少尉开着驶进了禁区,拐了个弯,不见了。小赵心说我的妈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虽然自己身为某特种兵机动大队的司机,机密任务也参加过几次,但是象这样戒备森严的禁区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到底是什么部队呢?他的目光不由落在了一个士兵左臂的袖标上:国徽的背景下,一个金色的龙头嚣张地张开了嘴巴,四颗巨大锋利的龙牙十分夺目。

这是什么部队?小赵不禁一头雾水。作为特种兵,认识国家各种部队的番号是特种兵基础课的重点。小赵可以自豪地辨认出所有教材上涉及的番号,但是这个……他思索再三,终于肯定了这个番号是从来没有在教材上出现过的。小赵疑惑地望向一起开车来的战友,他们俩也是一脸迷茫地摇了摇头。

约莫一个小时的工夫,原来那几个少尉开车回到了哨所。小赵等连忙迎了上去,正要说话。却看见了不敢相信的一幕:几个士兵利落地用几个千斤把自己的汽车顶了起来,飞快地拆起了轮子。小赵忙说:“你们这是做什么?”

一直跟他车的少尉平静地回答:“给你们免费换新轮胎。所有从从这里出去的车辆一律更换轮胎。一会我们把你们送过弯道再回来。记住,这次任务你们见到的一切一律不准外传,这是命令!”

这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呢?

在禁区进去有一个巨大的峡谷,由于四面山峰环绕,峡谷上面常年笼罩着浓密的云雾。不但在中国公众地图还是军事专业地图上都不会找到这个峡谷的坐标,即使是洞察力优秀的间谍卫星也由于这个峡谷内天然的地磁场干扰和云雾的影响难于观察到他的存在。

集装箱卡车终于随着“吱”地一声停了下来,到达了他的目的地。车门被打开,一道刺目的光线射了进来。我的眼睛在骤然强光刺激下不禁眯了起来。24岁的我原来是NJ某特种兵部队的少尉排长,曾经获得军区散打比赛亚军。在一天前的黑夜我忽然接到上级命令,说是到一个地方参加为期半年的特训,然后和几个同样被莫名其妙召集来的各个军分区的高手被塞进了一辆封闭严密的卡车里。为什么说是高手?我很清楚地认出这些人都是曾经和我一样参加过各种大军区级别比武大赛并取得不俗名次的高手,这些人不但驾驶、搏击、射击等基本素质样样过硬,而且都各自精通一门高科技专业知识。比如我的专业就是侦察,四年前刚加入部队的时候就单独奉命潜伏到金三角外围一个庞大的毒品走私团伙里,配合部队一举把这个国际闻名的走私团伙一网打尽。经过了四年的锤炼,我不是自吹自擂地说,在各种各样的任务中屡建功勋,被称为NJ军区的“神鹰”。再看看我旁边坐着的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你可不要被他的看似瘦弱的身材欺骗了,以为他好对付。我一眼就认出那就是在上次比武大赛上唯一战胜自己,力夺冠军的C分军区某部特种部队的梁飞。和他还比较熟悉,我热情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嗨,飞哥。知道这次什么任务吗?”

梁飞一头迷茫地摇摇头:“具体不知道,只说是要我们去集训。”

另一个身材魁梧、稍微发胖的同伴插嘴道:“怪了,你们说咱们都是A级特种兵部队里的精英了,就是集训也该是我们给别人集训吧?怎么还会叫我们去参加集训?诶?回不回真叫我们去当教官啊?”

一时打开了话匣子,十来个人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我苦笑着从他们的滔天议论里总结出了一个唯一有用的信息:都他娘的不知道!

车门被打开。一个短促有力的喉叫响起:“全部出来,在车前列两排集合!”

小兵兵们熟练地下车,在一个虎背熊腰的高大中尉指挥下列好了队。中尉集合好了队伍,却叫他们稍息,不再宣布下项口令。看来还有主要领导没有来。

我的职业病使我不由扫视了下眼前的环境:一个巨大的峡谷,四面被群山环抱。峡谷里一排一排的楼房灯火通明。再远处是一个巨大的操场,操场里十分的空旷,只是边上密密麻麻地似乎停着几架直升机。从操场哪里一个黑点渐渐驰近,后面扬起一溜黄滚滚的烟尘。车子近了一点,我看出那是一辆军用敞蓬吉普。

车子飞驰而来,就在眼看要撞到队列的关头“嘎”地一声急停了下来,十足地嚣张!车门“嘭”地打开,一双帆布高腰的密彩伞兵靴结结实实踩在地上,然后一个身穿迷彩、脸上夸张地扣了一个超大墨镜的矮子嚣张十足地背手跨立在了我们面前,肩膀上扛着狐假虎威的两杠一星!其实说矮也不是太矮,也就1.74米的样子,但是在身高都过了1.84的这排“巨人”面前还是显得有点矮小。

“墨镜”背着手在我们前面走来走去,不停地打量他们。我利用自己的直觉揣摩着这个神秘人物的实力:个子不大,但是身材怎么看怎么单薄了点。只是那厚实的胸膛隐隐显示了他应该有十分发达的胸肌。一张脸有一大半被这个超级宽大的墨镜盖了起来,看不真切,不过看轮廓分析起来应该属于瓜子脸型。没有胡子,嘴唇线条很清晰,红润而柔软。

“恩!”“墨镜”装模做样地清了清嗓子:“这个……你们大概都知道了吧?以后你们就要在这里接受为期半年的特别训练!”

队列里有了轻微地混乱,大家对视一眼。墨镜的声音甜糯而娇柔,虽然刻意地装出凶巴巴的口气,但是她的嗓子明显地把她出卖了。

靠,一女的啊!我心想:难怪“胸肌”不合身材地发达呢。

墨镜看到队伍稍微地乱了一下,马上不高兴了。伸出一只洁白娇小的手指着众人高声道:“喂喂,你们有没有一点军事素养啊?乱什么乱呀。你……你……还有你!我告诉你们。你们谁要是给我留下不良印象,小心我以后好好收拾你们!站好了!”

听那口气似乎还是我们的正管上级,队伍马上恢复了平静,齐刷刷地站直了。我们都是老兵油子了,当然清楚和直接上级搞好关系的必要性。甚至可以说宁可得罪军长,不得罪连长。为什么呢?得罪了军长,还有所在部队的师团长给求情。一般是自己的兵,都会下死力地保;但是得罪了连长,谁保你?他可以在各种各样的事务上为难你,克扣你。果然,“墨镜”宣布了:“这个……我就是以后直接负责你们的……”

众人心头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没有给她留下不好印象!要不以后还不吃不了兜着走?

“墨镜”结结巴巴地才把一句话说完整:“负责你们医务的卫生员—欧阳田甜。”

倒地一片……

虎背熊腰的中尉笑问田甜道:“怎么了田甜?姚队怎么没有来?你还把他衣服偷穿来……”

田甜不满道:“他昨天晚上喝醉酒,叫司令叫去骂了。所以拜托我来接学员。”说完盯着中尉道:“怎么拉,江猛?你对我来接学员有意见啊?”

看着刚才还威风十足的江猛憨憨地给田甜陪笑,我心里暗叫:倒,这是什么部队啊?

“好了,来个人帮我办点事。”田甜指手画脚地命令:“其他人江猛带他们去认识下宿舍。晚上再安排活动。”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丫头片子看了看我们,最后把手指定格在了我头上:“就你吧,马上跟我走!”说完也不理我,甩头朝吉普车走去。虽然很纳闷为什么被选中我还是连忙一路小跑过去,满面堆笑着献殷勤道:“田甜同志,我来开车吧。”

“一边去!”那丫头骄傲地甩了下头,然后又认真地看着他说:“你刚才叫我什么?来了这里都是学员你知道不知道?你要叫我‘欧阳教官’,知道不知道?”

华生一马屁拍在马腿上,悻悻地不敢做声了。

汽车“轰”地一声发动了,速度从0一下子提升到了120。车后轮带起的尘土劈头盖脑地喷在了后面的一大堆人身上,大家口中“呸、呸”地吐着尘土,心里偷偷暗骂起来:“妈的!小妖精!”欧阳田甜当然听不到别人的暗骂了,口中叽哩哇啦地尖叫着开着汽车一溜眼开远了,给叫灰尘喷得一头一脸的十几个人留下了一个又小又黑的车屁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