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栗美术馆藏品——中国历代书画集(188P)

倚东风 收藏 188 2209
导读:刘海栗美术馆藏品——中国历代书画集(188P)

中国的绘画艺术,源远流长,史迹斑斑,文献足徵。解衣般礴的典故,出于庄周,流衍至今;画鬼魅易,画犬马难的名言,出于韩非,久已播传人口。昭君出塞的故事,说明早在汉代,已有相当精妙的肖像画。到了两晋、南北朝,六朝金粉,王谢风流,绘画书法,都达到空前绚烂的境界。王羲之以书圣名世,同时也是画家;顾恺之画名震烁一代,谢安叹为苍生以来,未之有也。自此以后,历朝历代,名家辈出,名作如林,与同代照耀史册的大诗人、大文豪并驾齐驱,有的诗画兼擅,如王维、苏轼;有的书画双绝,如赵孟頫。作家画家,有若星月交辉,共同创造了灿烂的东方文化菁英。惜乎朝市沧桑,日月侵寻,兵戈为患,水火无情,加以尘封蠹蚀,损毁流散,不可数计的书画珍品归于湮灭。特别引人遗憾的是,每当乱世末世,改朝换代,必有无数天才的心血结晶遭受无妄之灾。南朝梁元帝萧绎,本身雅善丹青,兵败垂亡,意把积年荟聚的书画册籍珍本二十四万卷付之一炬,自己还准备投火相殉,经宫人牵衣得免。这一场熊熊大火,使天下斯文几乎丧尽,幸而灰烬中焚余的书画,还有四千余轴。至于近世内忧外患、当代政治动乱所造成的损失,创巨痛深,笔不胜书。经过千磨万劫,现在幸存人世的历代名家书画,无疑是中华民族精神财富中的无价之宝、稀世之珍。

艺术叛徒闻名的刘海粟先生,是中国当代艺术大师,新美术教育和新美术运动的奠基人。他显赫的成就和声名,为世人所熟谂,他搜集古代书画的辛勤,恐怕就鲜为人知了。他的画品兼擅中西,气象恢宏,力足以扛鼎,其成功的秘密之一,就是眼界宽广,识力高超。他年轻时游历欧洲,饱览世界名画;积年研摩赏鉴中国古画,尤其不遗余力。收藏古画,不但要有精到的鉴别力,充裕的财力,还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因为搜求极不容易。刘氏藏品,多数历尽艰辛,才能到手;机缘凑合,千载难逢,无意得之的,百不得一;有的册页残缺,锐意求全,终成完璧;有的残破不堪,经装裱名手会诊,才得悉心修复,起死回生;有的反覆研究,费尽周折,才能断定是真迹还是摹本;有的失之交臂,有的得而复失,错综曲折,用文艺笔法描述,完全可以视为现代传奇故事。刘氏并非富翁,昔年办学,经费左支古绌,不得不忍痛割爱卖画的事也有过。但他坚持执着,日积月累,藏画的数量质量,终于大有可观。此中甘苦,不问可知。还有一点,值得大书特书:刘海栗先生中年以后,迭遭政治灾难,有如泰山压顶。扫四旧除三害,一场千古文化浩劫,无数珍贵文物,或被扫荡毁弃,或被巧取豪夺,刘氏在不可想象的艰难处境中,竟保全了这许多国宝,不可谓非奇迹。即此一端,也可以说功不可殁,值得深深感谢。

一九九四年春,海粟老人以大耋之年,历游欧美、日本、东南亚诸邦和港、澳、台等地,应邀巡回讲学并办画展以后,载誉归来,上海党政领导和文化艺术界为他举行了预祝百岁生辰的庆典,海内外诸亲好友,几代学生齐集一堂,寇盖如云,盛极一时。筹建已久的刘海粟美术馆也竣工在望,标志着他历尽坎坷,毕生的贡献与价值终于得到了世界和祖国的肯定。但他的人生道路毕竟太累人了,不久他就进了医院。八月三日,海粟老人临危力疾挥毫,上书国家主席江泽民同志,决定将其一生辛苦收藏的三百多件唐宋元明清历代名家书画珍品、他本人创作的三百六十多件油画和二百多件国画书法全部无偿捐献给国家。并建议永久陈列在刘海粟美术馆,供世人赏鉴研究。他郑重表明心迹:志在报国,弘扬中华文化,为人类贡献,为炎黄子孙扬眉吐气,为社会主义祖国增光。此举得到了家属子女的理解和支持。此后相隔仅仅四天,海粟老人就与世长辞了。

由刘海粟美术馆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合作编辑出版的巨型画册《刘海栗美术馆藏品——中国历代书画集》,是从刘海粟先生捐献的历代名家作品中精选出一百五十八件书画汇编而成。画册所收名家手泽,除世人熟知的仇英《秋郊猎骑图轴》、朱耷《孔雀竹石图轴》、原济《黄山图轴》外,有五代的关仝、巨然;宋代的马达;辽金的李早、赵滋;元代的赵孟頫、方从义、王蒙、倪瓒;明代的沈周、文徵明、唐寅、陈淳、徐渭、董其昌、蓝瑛;还有清代的四王吴恽、龚贤、梅清、华喦、何绍基其及近代的吴昌硕、康有为、梁启超、陈师曾、齐白石、黄宾虹等诸家的作品,这些书画家都是青史艺坛姓氏彪炳的人物。其中如关仝,在五代与荆浩齐名,工山水,有关家山水之称,《溪山幽居图轴》一画是目前大陆所见的唯一作品。巨然是僧人,师事五代山水巨擘董源,而青出于蓝,世以董巨并称。传为巨然的《茂林叠嶂图轴》,足以窥其卓绝的大家手笔。巨然还深为南唐后主李煜所推重亲炙,我们熟知李煜词苑盛名,但很少知道他也擅丹青。辽金流传至今的绘画作品如凤毛麟角,为后世所珍视。李早的《白描阅兵图卷》和赵滋的青绿山水《山外寒云图轴》,都是硕果仅存的海内孤本。举此数例,足以见刘氏生前网罗之广,开掘之深,贵重不言而喻。现在经营成册,用以纪念一代宗师的百岁冥诞,颂其无量功德,兼为刘海粟美术馆开馆周年之庆,以供海内外学者、专家摩娑鉴借,并可为艺术爱好人士陶冶心灵,为促进美育、培育社会精神文明之一助。深信这一举措,是一种最好的纪念方式,完全符合刘海粟先生将一生心血公之于众的宏愿。

星霜荏苒,岁月如驶,秦关汉阙,唐风宋雨,功名尘土,衣冠草芥,鱼龙曼衍,鸡虫得失,转眼都成陈迹,只有笔底波澜,纸上云烟,永久留傅人世,记录着文明的印痕、历史的轨迹与祖宗的聪明才智,而这正是我们前进的基石。瞻前必须顾后,时间不可切割。读者一卷在手,案头清赏之余,当不难目逆神驰,别有会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