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

从前我不喝茶,但每每见到父亲小壶小盅的泡茶、倒茶,再轻轻送入口中,就觉得那是一种惬意。后来我看到了中唐高僧皎然写的一首关于茶的诗《饮茶歌·逍崔石使君》,诗中写道: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读罢此诗,这才对茶有了些许感悟。

学着父亲喝茶,久了难免接触到茶道。之所以称之为“道”,我不甚理解,但在一次观看茶道时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所谓“道”,我想是一种享受,一份艺术吧。但后来我知道了“茶道”的深层意义,“道”与佛教的“禅”一样,是一种精神,一种境界,是一种大彻大悟。之前对茶道的理解虽没有打到七寸,但也不算是肤浅的。

中国茶道有四谛:和、静、怡、真。

所谓“和”,我觉得是几人围坐方桌旁悠闲品茗的一份融洽,随和。但从另一角度看,从儒家的思想中可以得知,“和”是一种哲学思想,儒家奉行的“中庸之道”在茶道的“和”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静”简单的说就是清静,是一种氛围。我认为“和”由“静”生 ,“静”从“和”出,二者是相辅相成的,缺一都是遗憾。

“怡”就是一种感觉了,是发自灵魂的触动。所以说大彻大悟就由此“怡”而出。

对“真”的理解很容易让人想起它的反义词“假”,但茶道里的“真”涵盖着真善美的全部精髓,是一种超脱的境界,有一种从容在里面。

中国的茶文化博大精深,无不透露出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积淀。我不喜欢日本茶道,是因为他们喝茶的凝重气氛象是在做礼仪,日本茶道所追求的“敬”远没有中国茶道的“静”所流露出的韵味浓。

佛经中讲过一个故事:曾有个人,仕途惨淡,姻缘不顺,众叛亲离,流离失所。绝望之余,来到庙中,肯求老方丈为其超度。老方丈听了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拿出一盒新茶,两壶水,用两只茶杯分别放入一小撮茶叶,再用温水和沸水分别冲泡,请年轻人品茶。年轻人先尝那温茶,感觉默淡无香,寡然无味;而沸水那杯,则沁人心脾,堪称极品。

这个故事中,方丈通过泡茶告诉年轻人,人生会经历很多挫折,如果因挫折而看淡人生就犹如温水泡茶,默淡无香。如果坦然面对,积极应对,那么就是沸水煮茶,沁人心脾。方丈的用心良苦就是要年轻人顿悟人生,热爱生活。

茶要慢慢地喝,细细地品,煮茶品茗是用来修身养性,净化灵魂的。陆羽本是个文学家,曾写过诸多文章,但之所以成为了茶圣,古人对他做的评析是:“他书皆不传,盖为《茶经》所掩。”古时还有很多诗人题诗咏茶,如郑板桥、李白、杜甫、白居易等等,就连晚年的陆游都不忘吟诗一首:一见溪山病眼开,青鞋处处踏苍苔。平生长物扫除尽,犹带笔床茶灶来

喝茶不仅是一份悠闲自得,还是一种对人生的态度,或浓或淡,全在自己。我喜欢喝绿茶,抓起一撮茶叶放入透明玻璃杯中,静静地看茶叶接触开水的一瞬间翻滚的姿态,然后看着茶叶一片一片慢慢沉入杯底,宁静之后的幽绿与淡香,无不让人心恬神宁。

好的茶叶不一定就能泡出好茶,这其中很多因素在里面。水质是否清醇,茶叶拿捏多少,烹茶的火候足与不足。泡茶的过程其实就是追求人生的过程。但无论茶的贵贱,都要你用一种好的心态去品。当然,不是所有的茶都适合你的口感,选择一种自己喜欢的,哪怕只是一袋特别便宜的茉莉花茶。

“青云名士时相访,茶煮西峰瀑布水”。文人待客,清茶一杯,朋友相聚,茶中取乐。茶是抒情的,酒则是疗伤的。但茶的韵味总能盖住烈烈的酒,因为在茶中融入的却是心情,如云飞雪落般的自然。都说“煮酒论英雄”,但仔细地想想,烹茶又怎会不是呢?无论怎样,酒喝多了还得要茶来解。

有人说茶象女人,要慢慢地体味 。好的女人是一杯上等绿茶,色、香、味、形具全,喝下去,那香味在口中缠绕,久久不散。而俗浅的女人则是撇茶一杯,看着杯中茶想起那脸上厚厚的脂粉,便觉索然无味,泼之。偶遇一友,不为城市喧嚣所动,喜欢独自品味宁静里得淡然,她说:“女人要守的住寂寞的高贵。”在俗世,女人就应该是一道清淡的茶, 这个世界才会香茗弥香。

工作累了,星已在闪了。选在夜澜人静之时,打开音乐,泡上一杯清茶,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任思绪乱飞,任茶香余味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