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古代有位老禅师,一日晚在禅院里散步,突见墙角边有一张椅子,他一看便知有位出家人违犯寺规越墙出去溜达了。老禅师也不声张,走到墙边,移开椅子,就地而蹲。少顷,果真有一小和尚翻墙,黑暗中踩着老禅师的背脊跳进了院子。

当他双脚着地时,才发觉刚才踏的不是椅子,而是自己的师傅。小和尚顿时惊慌失措,张口结舌。但出乎小和尚意料的是,师傅并没有厉声责备他,只是以平静的语调说:“夜深天凉,快去多穿一件衣服。”

我们可以想像听到老禅师此话后,他的弟子的心情,在这种宽容的无声的教育中,弟子不是被他的错误惩罚了,而是被教育了。

“夜深天凉,快去多穿一件衣服。”轻轻的一句话,看起来很容易说出,但具体落到我们每个人身上,也许就不容易了。不容易就在于我们常常认为宽容是一种软弱,是一种妥协,是一种对他人的纵容,其实,一个懂分寸的人是不会被纵容的,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尺度。而一种真正的宽容来自一个人内心的力量。

人们常常用大海一样的胸怀来形容宽宏大度的人,而一个女人的宽容首先是面对丈夫的。

在长期的家庭生活中,吸引对方持续爱情的最终的力量,可能不是美貌,不是浪漫,甚至也可能也不是伟大的成功,而是一个人性格的明亮。这种明亮是一个人最吸引人的个性特征,而这种性格特征的底蕴在于一个女人怀有的孩童般的宽容。为什么儿童能够不带任何偏见地感知世界,不正是因为他们能够宽容吗?当一个孩子做错了事,父母把他批评得哭了,当时他也许会赌气地说:爸爸坏,妈妈不好。但过了一会儿,他又会亲亲热热地叫爸爸、妈妈。最令成人感动的是,即使小孩子的爸爸、妈妈是个瞎子,或者是个哑巴,小孩子也不会嫌弃他的父母。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学学儿童,能够宽容他人,也能够宽容自己?

当然宽容也不是没有界线的,因为宽容不是妥协,虽然宽容有时需要妥协;宽容不是忍让,虽然宽容有时需要忍让;宽容不是迁就,虽然宽容有时需要迁就。但宽容更多是爱,在相爱中,爱人应该是我们的一部分,是爱的一部分,在这个前提下,甚至于婚姻的错误有时也会成为一种营养,它的意义不是教会我们如何谴责,而是教会我们如何避免。就是无法避免了,最终各奔东西,这个时候,一个女人也应该不要忘了说:“夜深天凉,快去多穿一件衣服。”因为一个犯了错的人,他也许正在他的内心谴责着他自己;而且,在这句话中,你在教育自己也在完善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