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国狂想曲(四)

  塞外小李广

一百余名骑兵在城墙下整装待发,段云看着手下这些百里挑一的勇士,心中的豪情顿生。看看这些骑兵,一人一副汉军的标准铠甲,唯一不同的就是在铠甲的前胸处内衬着一块铜板,这是段云结合两千年以来的经验,让士兵们特地加上的,重量没有多少,其实对这些人来说架上的重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却可以降低伤亡。腰上一人一把马刀,单刃的设计在这个时代是独创的,长三尺,宽一寸。因为技术的原因,加上这个时代的锻造技术原本就不发达,所以这种刀的刀身和剑一样,只不过少开了个刃,与其叫刀倒不如叫单刃剑来的合适。

长兵器就是一把戟,因为段云认为戟这种兵器可以刺,也可以砍,算是全能的武器。弓箭也是一人一把,配备雕翎箭一百支。段云原先是想一人弄一柄弩,但是朔方这个地方工匠奇缺,只得作罢,等以后有实力再说。在骑兵这里最值得称道的就是段云特制的马鞍,两层熟牛皮加上一层棉垫,可以令骑手很舒适的在马上作战,加上两边独创的马镫,将骑兵作战的技术提升到这个时代的最高水平。对于这次行动,段云充满了自信,他不认为鲜卑人和羌人的骑兵能比这塞上飞骑厉害,而且现在的这几个少数民族还是以部落为主,要统一至少是一百年后的事情。就是在制度上,还处在奴隶制的少数民族也远远落后于封建制度的汉朝。这次出征,一定要将黄河以南的少数民族全部收归旗下,这是段云为了扩充势力的第一步。

百余人,四百余匹马在段云的带领下离开了朔方城,在广阔无际的草原上飞驰。朔方郡的鲜卑族和羌族有近两百个部落,大的有千余人,小的也就百余人。在开始的短短三天之内,段云带领部队就征服了七个部落,采取的方式都是夜袭。就是在晚上大半夜的时候,率领骑兵突入鲜卑人或羌人的营盘,找到几个最大的帐篷,然后用马将其掀翻,杀死里面的男人,然后俘虏全部的奴隶。因为段云知道在这种帐篷里的大都是奴隶主,或者一些头目,所谓擒贼先擒王就是这个道理。然后派人与跟在后面的步兵联系,将这些俘虏押回朔方。

在这些天的征战中,段云发现了一个小队长不但骑术精湛,而且箭法奇准。有几次,几个少数民族头目混乱逃脱,就是这个人快马准上,一箭一个将那些人全部射杀。段云心中很是惊奇,这个人怎么自己原先没有注意,后来问了李过才知道,这个小队长名叫赵风,是李过率领黄巾军在河北作战的时候投奔来的一名年青的勇士,在最后的作战中为了掩护妇孺撤退,受伤后和李过一起被俘的,这个人比较憨直,不太爱说话,为人很重义气。段云很欣赏这种人,便把赵风调到身边当护卫,和田广一起负责自己的安全。

一个月的作战,消灭了鲜卑族和羌族部落四十余个,俘虏了一万六千余人,马匹七千余匹,其他牲口无数。因为部队的给养快耗尽了,段云只得决定收兵回城。打了胜仗士气旺盛,百余骑在草原上掠过,就像一柄利剑在平静的湖面上划过一道水痕,非常的漂亮,时不时的天上有几只大雕飞过,点缀着这幅如试的图画。段云用手一指天上的大雕,回头对身后的赵风说到:“子平,看到那只大雕了吗?我想见识一下你的箭法。”

赵风二话没说,取出雕翎箭搭在弓上,瞄准射击一气呵成,弓弦响处两百米外的大雕应声落下,众骑兵喝彩声响成一片。再看大雕,被箭射透胸腔,当场毙命。射击的精度、力道、以及距离别说是在这些精于骑射的骑兵当中,就是普天之下再找一个这样的神射手都难,唯一可以与之相比的可能只有五虎将里面的黄忠了。段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人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箭法,惊的嘴巴都快合不上了。“真是李广在世,养由基重生。”段云想起水浒里面的小李广花荣,就盗用“后人”的绰号,当场宣布:“我给赵风兄弟起了个别号,以后就叫小李广吧。”众骑兵更是喝彩一片。

赵风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嘿嘿的傻笑,令段云越看越觉得这个人忠厚、憨实,增加了段元将他收为心腹的决心。当即将自己的那把不怎么拉的动的铁胎弓送给了赵风,这下把赵风给高兴的几乎笑裂了嘴。段云这时候才明白赵风这小子是个武痴,给他金钱是没用的,不如给件称手的兵器来的实惠。人马继续前进,段云有心拉拢,便问道:“子平,你当年为何加入黄巾啊?”赵风没想到主公会跟他谈过去的事情,但还是如实回答道:“因为我看不惯当官的欺负老百姓,正好赶上黄巾义士们在我家乡不远的地方举事,便去投奔,后来遇上刘备和皇甫嵩官军,部队吃了败仗,我为了掩护老人们撤退便带领几个人断后,没想到被张飞那斯射了一箭,落到马下就被抓了。”说到张飞,赵风一脸的愤愤不平。

“后来了?”段云问到。“后来,我先被押到幽州修了半年长城,累倒病倒几乎没命,他们就又把我们送到这里想让我们自生自灭,没想到遇到了主公您,所以我们大家都要谢谢主公。”

段云看了看这个义气深重的好汉,郑重的说道:“你们受苦了,既然你们跟着我这个主公,那我一定要让你们今后过上好日子。知道朔方以北的黄河么,那里分了岔,中间就是当年匈奴王廷的所在地--河套平原。土地肥沃阿,现在鲜卑人和羌人因为黄河的缘故,加上逐水草而居的个性,没有在那里定居。那里被黄河包围着,有黄河的天险,土地由八百余里,可以算是世外桃源,我让李过派人回中原,召集那些黄巾军余下的人都迁移到那里去。那边估计安排个十万人没有问题,对那里我不会收税,也不征兵,让他们在那里好好的修身养息。只是这件事情一定要暗地里进行,要是给朝廷知道了就不好办。黄巾军的好汉我很敬佩,所以我要让他们剩下的家人过上好日子。我已经派人去联系,让他们分批次来,一次人来多了别人是要起疑心的。”

“主公宅心仁厚,处处为天下百姓着想,我赵风愿意终身跟随主公左右,肝脑涂地,在所不辞。”赵风当即下马,翻身拜在段云面前。

段云心中乐翻了天,心说:“黄天不负有心人,赵风终于被我完全收服,看来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表情没有露出得意的神色,立刻下马扶起赵风,再一次郑重的说道:“仲权(段云的字)我何德何能,竞能得将军如此信任。今天你我义气相投,我愿意与你结为异姓兄弟。”不由分说,当即拉着赵风到了附近的河边,朝着南边跪下,面对着太阳和滚滚的河水朗朗念道:“苍天在上,过往神明在前,我段云愿与赵风结为异姓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有违誓言,受乱箭之苦,万劫不复。”赵风也不推辞,跟着念了结义誓言,磕了几个头。赵风也感动于段云的直爽,加上义气相投,愿意与之结为兄弟。段云虽然有拉拢赵风的用心,但是主要也是因为赵风的为人令他生出好感,真心的想和赵风成为异姓兄弟,祸福与共。磕过头之后论起岁数,别看段云生理上才二十三岁,但是几年的奔波,加上这个时代剃胡须不方便,段云就蓄起了小胡子,所以看上去倒有二十八九,而赵风则刚刚二十岁刚过,自然是段云是大哥,赵风是弟弟了。

两个人结义完,上马继续前进,赵风突然严肃的说:“大哥,小弟我是河北常山人,家里还有个弟弟,今年十五岁,大哥如果不嫌弃,我想把我弟弟也算上,不知道大哥意下如何?”

段云一听,赵风是常山人,那不就是赵云的老乡么,赶忙问道:“令弟叫什么?”

“我弟弟小龙,今年才十五岁,幼年时曾经跟南山道人学过点枪法,如今在家里种地读书,跟我一般姓赵,我爹给他起名叫赵云。”

“什么,赵云?”段云大吃一惊,赵风的弟弟居然是赵云,“是常山真定的赵云?”

“是啊,大哥莫非是听李过说过?”赵风有点不解,心想自己这弟弟大哥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既然是子平的弟弟,那也就是我的三弟。”段云没想到几年来费尽心机想结识几个三国的名人,都没有结果,今天居然得来全不费功夫。如今赵云成了自己的三弟,那天下间还有谁可以与之抗衡。赵风说赵云只是学过点枪法,可这枪法在三国中又有几人能敌。

“三弟的枪法比你如何?”段云对赵云的好奇心越来越大。

“马马虎虎,当年与我能打个平手,现今可能要比我厉害了。”赵风一说到自己的弟弟,脸上的笑容似乎多了一点。段云知道赵风这种人说一就是一,既然赵云的枪法与他相差无几,那么赵风的枪法一定是很过的去的。段云不由得为自己结义了这么一个好兄弟而高兴不已。

“大哥要想见到他也不难,几个月前我已经修书给他,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了,我就让他来这里投军,混个出身,估计应该快到了。”赵风以为段云是想见见自己的弟弟才这么高兴,也觉得段云这个大哥没有白认,确实义气相投。可他哪里知道,自从得知赵云是赵风的弟弟,也就是自己现在的三弟的时候,段云已经兴奋的都快忘记自己姓什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