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唔住,你只系妓女》,四个字形容:震撼感人~

请大家不要以色情既眼光睇此文章  

    大板常指着夏鸥说:“你养的这婊子怎么年年看上去都像处女啊?”   
我不喜欢他们喊夏鸥婊子,但是夏鸥确实是个卖身拿钱的妓女,我也确实说不上婊子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但是就是不喜欢他们这样喊。原因没分析过。   
夏鸥今年19了,夏鸥很漂亮。漂亮的少女夏鸥是个妓女,不爱笑不多话,脸上总是满满的一页清纯。这就是好友大板老说夏鸥像处女的原因。   
可以说夏鸥是个对工作不负责的妓女,具体表现在她永远学不会怎样叫床。   
浪女淫叫,声音时高切时殷殷,激情而缠绵。夏鸥在床上老咬着唇,死忍住不发出任何声响。   
第一次和夏鸥****她才16岁。当我快进入她时,她那痛苦的表情让我误以为我在****一个处女,情不自禁要对她怜惜。完全进入时发现我上当了,就狠狠的*了她。只是关上了灯。   
我不喜欢看见她苦楚的表情,虽然认定她的装的。   
大概是痛极了,她小声说了句:   
“你就不能轻点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只是个妓女。”   
偶后夏鸥在床上再也不说一个字。本就很少话的夏鸥,搞得我像个迷恋冲气娃娃的色魔。   
我知道我不是色魔,夏鸥也知道。   
除了在床上,我可以永远像个君子般对夏鸥,每个月工资按时给,不拖不欠。而且她绝对有她的自由权力和空间,当然在我需要时她必须出现。   
有时候我觉得夏鸥真不是做妓女的料,又或者她只在我面前表现得那么差,又或者她的样子逼她这样尽力去装纯——她永远都是牛仔裤梳一个马尾。虽然她的姿色可以让她妩媚得更女人。   
夏鸥大二了。白天正常上课,晚上回到我家。   
朋友常问为什么我不正经交个女朋友却要抱养个小姐当情妇。呵呵,我想那时口口声声说爱我的女孩,还不如夏鸥实在——我明说,我要钱。   
夏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先生,我可以陪你睡觉吗?”瞧,多直接!   
那是4年前,那天我和几个同事在一家叫《妖绿》的酒吧里消遣。夏鸥就是穿着牛仔裤背着普通样式的学生书包,跑到我面前,对我说的那句话。   
说话时定定的看着我。   
“啥?”我以为我听错了,尽管那时酒吧放的轻轻的乡村音乐。   
“我……我可以陪你睡觉的。”她再说,声音却是超乎想象的坚定。   
几个平时惟恐天下不乱的朋友开始起哄了,纷纷指责夏鸥应该每人陪一晚,甚至有人开始摸她的脸或胸。夏鸥吓住了,却没有走开,躲开了,仍然看着我。   
“你多大了?你成年了吗?”看她那发育不怎么良好的细小的身子,我不禁怀疑。不过她的眼睛十分漂亮,从里面渗出的纯白是难以想象的迷人。   
长大了或许会是个厉害的角色。   
“我16了。”她细声细气的说。   
“那么小啊?你干什么的?”她看上去实在不像干这一行的。   
“……妓女。”只说这句话时,明显的虚弱。   
“你很需要钱吗?小小年龄不读书。”还算理智尚在的我教训起她,本想多说几句,但在抬头时接触到那不卑不坑的眸子,我知道自己是自作聪明了,那眼神镇定地就像在问老师请教一道题一般的自然。   
后来我就带她回家了,但是没留她过夜,做了那事儿后,给了她500块,打发她走人了。   
我承认那晚我叫她走时,她流连的眼神曾让我泛起一丝不舍,但还是狠心关掉了大门,并对自己默念:她只是个妓女,来安抚久久不能平静的内疚。   
一个奇异的小妓女。我对自己苦笑,这个世界什么都有,遇得越多,成熟得越快。   
但我万万没想到,我会在两年后,再次遇见她,并承诺,抱养她两年,这两年里需要时就住我家,每个月给她两千块钱。   
(请接着往下看~~~~~~~~~~~):  
 
1 楼 ①些事①些情 - 11月08日 - 22时18分插入引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