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论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谁比谁命长?

讨论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谁比谁命长?


又看这题目
,我是彻底头晕啦!!!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想要在铁血上发编文章交差,可点破了两只老鼠,满呼了大半天,就是上不去,你说晕
不晕
!!我看这可能就是阻碍所谓网络文学写作最大的障碍了,要说网络文学短命,
他可算的上是元凶之一!!我一阵犯晕!!


在小说家雅克
·德里达的名作《明信片》中,以一种讽喻式的笔法敲击着网络电
信时代精神
文明的暮钟。与我们一样,他也是通过键盘敲打出来的那些文字,也
许是他的轮椅令他的屁
股坐立不安又或是屏幕视觉引发的疲劳综合症,人一痛
苦,就会有哲学式的思考。


近几年
,什么样的文学现象值得去关注是个挺费事儿的差事.人们总是凭借着自己
能够驾驭的两把刷子在游离于文学的边际
.过于放弃自己评定的主观意识,一味的
苟同于潮流这导致了人们缺乏对文艺概念这一起码的理解
.文学本身的文学形象
有两种意义
:其一就是艺术世界的有机性而言的;其二是就不同的文学现象的审美
功能的互补而言
.而这两点在今日文学很难寻到现今的文学市场已经变得破烂不
,但仍有很多儿女不惜浪费眼球,往这个被污染的大缸里跳.文学,已由神圣变成了
神叨叨
.恰如有某种魔力在拉拽着更多的所谓的爱好文学者们往染缸里跳.这是一
种悲哀的现状
.现在的文学开始歇斯底里了! 现在市面上的书籍可谓声一片,
《废都》《丰乳肥臀》到《处女之死》
,再从《在七十年代的乳房上奔跑》到现
在的《我的人渣生活》、《我的处女生涯》,越来越多的作者动用了
撩人书名”.
虽说各种书籍有个猥亵书名,但书的内容不一定猥亵.
!!!

网络文学呢,也都在同一个方向迷失
!!\

提到网络文学,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榕树下、天涯社区、新浪文化论坛等网
站,这些网站在体裁上以短篇小说、散文和诗歌为主,风格上以
小资情调
主,甚至包含一些
用身体写作的暧昧情色文风,它们吸引的主要是文学青年或
年轻的小资白领阶层。榕树下在
1999年前后曾经红极一时,出版了大量实体书,
捧红了一批网络写手
….


随着痞子蔡等网络写手的一举成名,以后接连不断产生了许多网络写手。象慕容
雪村、木子美、青瞳竹影等,不论他们最后的结局及目前的状况如何,至少他们
成名最初的那一刻,是给了许多人对网络成名的可能性充满极大的诱惑与希望。
而网络写手最初的含义也仅是限于文学领域,尽管许多人不怎么肯给这族写手以
应有的地位
!

很多时候,网络既象一片森林,又象是沙漠。森林中千奇百怪丛草蔓生,当我们
途经森林的时候,我们抵抗不了新奇而又刺激的诱惑,我们为眼前出现的从末有
过的各种景象而感到欣喜万分,而忘了自身所处的环境。我们以为自己抓到了很
多东西,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这只不过是一片沙漠,走进来易,走出去难。网络
生命力的顽强在于可以重生,正如蝉蜕一样,当厌倦了一个自己(
ID)的时候,
另一个自已(
ID)又产生了。它的生命过程经历新奇——激情——平淡——
——厌倦——消亡——憩息——重生等几个阶段而循环不息。对于网络中的每
一个人,我们总可以在不同的地方找到属于自己的热闹与舞台。这象极了那些漂
泊旅行者,对一个地方熟悉到乏善可陈没有感觉的时候,他们又开始启程了。不
同的是,这样的行走,更方便更容易也更令人诱惑。一个
ID消亡,另一个ID
生,人来人往,你在网的这一端他在网络的另一端
,网络文学就在随着很多人在
网络里挣扎、浮沉
….

曾经以为BBS的世界是一个自由表达的世界。发表的自由、拒绝的自由、批评
的自由,在这里得到了在传统文字媒介里无法想象的发挥。为
BBS带来表达自由
的,除了媒体的技术因素之外,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
匿名性。正是凭借这
种匿名性带来的开放性和虚拟性,在论坛里发帖子的人没有任何顾忌,得以自由
地抒写,自由地发表。毫无疑问,这一高度自由的电子虚拟空间给写手们一个表
现自我、发现自我、发泄自我的最好空间,他们在这里可以尽情拾起或重塑被日
常生活、社会角色所压抑、限制了的一部分自我
…”

 

的确,作为一种信息交流的革命,互联网提供了一次创新的契机,可是问题在于
我们往往抛开了其社会环境的限制和文化背景的约束,预支了我们构建
公共空
的美好愿望,这样的以目的回溯现实,当然就会发现互联网只不过是一个个
自我陶醉出来的肥皂泡而已。
 

 
更严重的是,很多人以为互联网可以打破各种藩篱来实现真正的百家争鸣,而
现实却在于,我们无法摆脱意识形态权力和金钱霸权的控制,而互联网的神话却
被编织出来企图超越这种困境,所以当权力之网撒向大家的时候,大家才真正意
识到,这张网其实是自己套上来的。而当今在传播领域中最明显的莫过于
媒体
暴力
了。作为一个观众,他面对的其实无数的编辑和制作,而真正的电视和广
播主角常常是缺席的,传统媒体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于他的过滤特性,因此观众接
受的往往是蕴涵着某种强加的价值观。而互联网却提供了一种假象,似乎已经超
越了严格的编审制度,而实际上互联网领域仍然无法摆脱社会体系的束缚,他通
过似乎脱离但是实际结合紧密的几个层次进行:宣传管制(信息产业部门)
——
各级宣传管制(各地的ISP,ICP——网站管理——版主。这种划分其中省略了
很多成分,我也只
 是想大致勾画出互联网的控制架构。结果我们可以看到,我
们仍然无法逃脱权力之网,我们的信息仍然被过滤,只是程度减轻
…………”

我更加晕了………….

还是回到主题: 讨论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谁比谁命长?


,想到了李敖大师这几天在台湾说的一句话:我们不可以拿妓女甲和妓女乙来讨论谁更贞节的…这比喻不很恰当的....


快闪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