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斋之古镜奇谈 

这是一面铜镜,铜镜为八瓣葵花型,镜面平坦,镜背面髹有褐色的漆,并且嵌满了金银片镂雕的展翅羽人、飞凤、花鸟、蝴蝶等。镜纽的周围饰有金银片的八瓣莲花座。整件器物纹饰繁密华丽,雕刻精湛,是唐代的典型器物。
这样一面铜镜即使是铸造精良,形态美观,却也不值得在此赘言。但围绕着这面铜镜周围却发生了一些很奇妙的事情,即使发生了很多年,在很多事情已经淹没在记忆中后,它依然清晰地浮在白流苏的脑海里。在某一个清晨或者一个悠闲的午后浮出水面,事情清晰得就像昨天,每想到这里白流苏总要后悔,她觉得她浪费了很珍贵很珍贵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在一个人的一辈子极有可能只出现一次,一个可以窥测宇宙秘密的珍贵机会。
铜镜和很多杂物被一起送到尘缘斋,这些杂物包括一些所谓清代的盆宋代的碗儿,送东西的是仁爱爱老院的管理员。这些物品很多是老人院老人的遗物,而更多的则是老人变卖救急的割爱之物。外婆清点了一下物品,很爽快地付了钱,其实很多旧物都已经在烟尘中失去了它们的价值,但外婆晓得别人变卖物品的难处,不忍心让本已经孤苦无依的暮年老人断了食米。收旧物是在傍晚,流苏在后堂专心写作业,闻店内钱物交割的人声仍未起好奇童心,专心作足功课,才离开书桌。
来到前堂,之前还堆积在斋内乒乓杯碗已消失不见,独留这面铜镜。手捧一杯檀岛咖啡,外婆坐在镜前细细端详。可见只得这一件好东西,其余的不但是杂物而且还是无用的废物。
“好漂亮的镜子。”流苏一同欣赏。
“典型的唐代铜镜,而且是少见精品呢。”外婆眼神中掩饰不住欣喜,一堆旧物中得了这个宝贝,需要的不止买卖人的慧眼,更多的是与人方便的爱心体谅他人的仁慈。
“外婆这样的铜镜市值多少?”
“流苏你可知道在有些人眼里金是铜,但在有些人眼里铜却变成了金吗?”
“外婆就是那个慧眼识金的人对吗?”
“慧眼识金的人往往有一颗世俗的眼。”
“外婆我觉得镜面怎么有点模糊呢……”流苏仔细端详铜镜,班驳的铜镜映出她娇嫩的童颜,镜面并没有因年代久远而模糊无法视物,而是镜面光滑,可见镜子的主人经常用它来整理衣冠。但镜正中一块铜锈可憎,正印在镜中流苏的眉间,似她眉间有一颗大痣,流苏用手去拂,却发现自己手指到处,镜面犹如分水岭般清明起来,但镜面中不再映着流苏的影象!而是一张陌生男人的面孔!
流苏的尖叫一声,惊翻了外婆的咖啡杯,如墨咖啡汁溅了一地,白衣白裙一塌糊涂。
“外婆镜子里有人……!”这一句话说得无头无尾,老太太凝神观看,镜中只映着白流苏一张惊惶的脸。
“外婆镜子里有一个男人!”流苏再呼,已经用手把脸孔捂住,扑在外婆怀里,不敢再看!片刻她被外婆轻轻摇起,再看镜面,男人的影象以消失,那张惊慌的脸不是自己是谁。
“我分明看到……”下一句话流苏硬生生吞进肚里,抱着外婆哭了起来,惊吓之后哭声惊天动地,宣泄恐惧。外婆的手轻轻抚摩着外孙女的肩膀,她虽然看不到镜子的变化,却明白流苏的恐惧,谁在镜子里看到一张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脸孔都会恐惧!
她这个外孙女的眼睛太纯净,太纯净的眼睛往往会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也许这间店并不是适合她久留……

有人在看她……
外婆外出,流苏自己看店。零星有客人来看货,介绍货物揣摩客人心思的空挡,流苏总有意无意地看向古董展示架上展示的铜镜,偶尔从它旁边走过,也用眼角溜着镜面,但那天的奇异景象却再也没有出现。外婆告诉她,那个影象也许是镜子前生主人的魂魄留恋生前爱物的不肯走,附身其上,而偶然被她窥见了真身。
那么她看到的是一只唐朝鬼了?不是,肯定不是。虽然只是一张脸,但是流苏肯定他不是古代人!
镜子再也没有异常,但那种时刻被人注视的感觉从来没有消失!
坐在书桌前却无法静下心来写作业,几度走到古董架前想要拿下铜镜,却想起外婆的叮咛,这面镜子有古怪,在没有解开原由之前,不要再碰它!
只试一次,就一次。流苏横下心,拿下铜镜,捧在膝头,对牢镜面,镜中映照着她的童颜再次由清楚到模糊,一颗心紧提到喉头,一个男子的面容慢慢浮出镜面。那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子,他的眼睛透过镜子直视着流苏,他有着挺直的鼻梁,以及一张看起来很爱笑的薄嘴唇。
强压下心头恐惧,流苏大声问:“你是谁?”
从心底传出一个声音:“我是萧琰。”声音不是由空气中传播,显然来自流苏的大脑。
“你是哪里人?”
“我来自水星。”
“你是外星人?!”
镜中的男子点点头。
“怎么可能?你来地球干什么?”警惕之心大起,白流苏语气凌厉。
“小姐你不会是看多了某位作家的小说,把我们外星人都想成破坏地球、统治地球的怪物了吧?”
白流苏被他一语说中,红了脸庞,她近来的确熟读了那位作家的作品,而且着迷其中。
“请相信我,我的确来自水星。我第一次了解地球是通过这面镜子,这面镜子就是我的眼睛,也就是我们交流的媒介。在这面镜子里我看到了很多人,了解了地球很多事,但我这次回来不是为了收集资料,是为了我的爱人。”
“爱人?”几个来回的问答之后,流苏不再对镜大喊,懂得了用心交流,对于这个语气温和的外星人产生了些许好感。
“对,她叫做玫瑰,我要接她来水星。”
“你和地球人相恋?你们……”
“我们的相遇很偶然——”镜面犹如水波荡开,短暂的混沌过后,恢复平静。镜面中映照出一位旧时少女的影象,十八九岁年纪,穿旗袍,烫卷发,脸的脂粉忧在,但并不是十分浓艳。如花一般的年纪,时髦打扮下掩不住清纯秀丽,少女美得惊人,镜中重现更是美得如诗如画。踢掉高跟鞋,摘下头上精美的发饰,爱惜地放进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待少女做完这一切再度看向镜子,她的面孔由之前的惬意轻松转为恐惧——”
“这就是我们的相遇。”心底传来的声音分外温柔,流苏的心不由得“咚”了一下。
“为什么她会看到你?”流苏当然知道玫瑰看到的是什么,她看到了镜子里的萧琰!
“因为她是我选中的人,在她出现在镜子前的那一刻我就爱上她了!”
“那我呢?”流苏问。
萧琰的语气由温和转为急促:“你是我选中帮助我的人!快帮我找到玫瑰,我要带她回水星!”
紧接着镜子上如电影片段般放映,还是那位少女穿着旧时旗袍,面容俏丽地对镜笑谈,晨昏装扮、头型变换、四季衣衫不停变换,曾经清涩少女的脸上慢慢有了成熟的风韵。
短短十几分钟内,事情发生了太多变化,她不但和镜中的人通了话,而且意外了解到他是一个外星人!他居然还需要她的帮助!一时间难以理清诸多头绪,努力从众多讯息中找到冷静,流苏对于萧琰的话提出质疑,“看画面你和玫瑰的相遇应该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但那时侯你怎么不带她走?”
“那时候我们的科技还没有发达至此,而且因为星球上发生了一场内乱,星球上的科技设施全面毁灭,我和玫瑰的联系中断了60年!”
“萧琰你可知道玫瑰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美貌少女,在地球上衰老不可避免!”
“我知道!长生不老对我没有意义!”
“但……我……我不知道怎么帮你!”
“把镜子拿到玫瑰面前,我启动时空机器便能待她走!”
“那我呢,你也能随意带我走吗?”
“不行!必须你本人有此意愿!快!快快!镜子从哪里来就从哪里找!”
“等等——等一等——”
呆了半响,流苏才从震惊中回复,其间她曾经尝试再次召唤萧琰,但却毫无效果,可见正如他所说,她否能看到他,完全是由他控制。
尘缘斋内大门洞开,在流苏沉醉其中之时,以不知道有多少客人不请自来,静静地观看斋内诸物,而没有打扰这个对镜沉思的小主人。此时日落西沉,从书桌内可见门外天空燃烧着片片火烧云,红彤彤的铺天盖地,夕阳残如血。

外婆的青色衣衫穿过门前的柳树时,便看到流苏在门口守望。流苏见外婆归来,一头扑进怀里,流苏的面部表情似悲似喜,第一次在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她没有欢欣而是心头沉甸甸的,压了如山的疑问和不解。
“外婆……我……我也许闯祸了……”
“慢慢道来吧……”外婆领流苏返回斋内,自后堂盛了百合绿豆粥给流苏喝,此时流苏才发觉,自早晨后自己便没有再吃过任何东西。
“外婆我要找玫瑰……”
“玫瑰?”
“玫瑰是一个人,她是……”

“快走!”听了流苏的叙述,外婆拉起流苏,带上铜镜,匆忙关上店门。
“去哪里?”流苏惊愕。
“去找玫瑰!”
在开往仁爱敬老院附属医院的计程车上,外婆告诉了流苏白天她的去向,她去了仁爱敬老院!经过查访她找到了铜镜先前的主人,一个年过七旬的独居妇人。那位妇人终生未嫁,年轻时得过严重的精神病,五十岁时才有好转,从病中清醒的她没有回到她的家族而是在敬老院度过余生,她身边没有其他财产,在弭患严重的心脏病后,把唯一的随身物品铜镜捐给了在此度过老年时光的敬老院,而且她的名字叫李玫!
妇人、终身未嫁、李玫!
快快快!

医院的消毒水味,走廊里行走的医患,脚下的踉跄,流苏的心里只有李玫!那个与外星人相恋的李玫,绝代风华的美貌少女李玫!
推开308病房的门,过大的声响引得正在测量体温的护士皱眉,308号病房是单人病房,病房内设施齐全,淡淡的消毒水后隐隐散发着茉莉香水的清香。窗户旁病床上躺着一个瘦小的老妇人,满头银发如丝,面容平静慈祥,她显然已经入睡,胸口随着微若的呼吸缓缓起伏。
“我来看我外婆。”一说谎流苏的舌头便打结,身后的外婆示意护士离开房间。
护士提醒流苏注意时间后,轻轻走出病房。
“你就是李玫?”流苏俯下身子在老妇人的耳畔问道。
老年人的睡眠一向很浅,片刻的等待后老妇人点点头。
“我是白流苏。”流苏注意到床头的病历卡上注明李玫得的是心脏病,而且她身上插满的无数导管中可以看出她的生命之光已经犹如秋天草上的露水般,漂移不定了。流苏想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她,却害怕过度的刺激会加快她的死亡。她想帮助她回水星,而相同的,她也要解开她心头的疑惑!
“你就是我的可爱的小外孙女吗?”李玫的精神状态很好,她含笑的看着这两个意外的访客。
“对不起,我说了谎。我是受人之托而来,请你仔细回答我的问题。”
李玫示意流苏把她扶起,靠在枕头上,一副有问必答的表情。她一生无儿无女,对于小孩子却是尤其喜欢,尤其眼前这个粉妆玉琢的说大人话的女娃娃。
“你认识萧琰吗?”扶起李玫的瞬间流苏闻到了淡淡的茉莉香水味,从李玫的身型面容上依然可以看出她曾经是一个倾城的美貌女子。
“你……”老妇人的面容从慈爱转为惊愕,准备抚摩流苏头顶的手静止在半空。
“他……他来接你了。”
“你怎么知道他?!”
“你把铜镜捐给了爱老院,爱老院把铜镜买给了古董店,我是通过铜镜找到了你,萧琰来接你了,玫瑰。”
“他……还来做什么?你看我……我已经风烛残年……”李玫从先前的喜悦,转为哀伤,谁都可以看出她不再是曾经的豆蔻少女,岁月无情,她早以是一个老人。
“你们真的曾经相恋?”流苏问,事情至此她依然无法接受异星相恋的事实,隔镜对谈,究竟有何等的魅力,让一位女性执着守侯一生,终生不嫁。
“没错,那是我唯一的一次恋爱。”
“那一年初见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晚会后,我在祖传的铜镜里看到了他,之后5年我们日日都在镜子交谈,他爱上了我,我倾心于他,他说他要来接我……接我到一个永远长生不老的极乐世界……我整整等了他60年!”
“60年里是不是一直有人逼你?”根据外婆提供的资料,流苏大胆猜测。
“没错,他们都逼我……逼我背叛诺言,逼我结婚……然后我就疯了,醒了之后就我待在这里。”
“但他没有骗你,他现在来接你了。”
“红颜易老……我已经……”李玫的呼吸急促,情绪激动。
外婆从皮包里拿出铜镜,由流苏将铜镜立在李玫的面前,流苏哽咽道“但你还是他的玫瑰,永远的玫瑰,他从来没有忘记你。”
还是那面铜镜,还是那个人,但一切全变了,那个风华正茂谈笑风生的少女到底哪里去了?
李玫拉下流苏为她理鬓的手,看着镜中苍老的自己,一滴浑浊的老泪从眼角留下“太晚了。”
镜面犹如之前般模糊,江流水的面庞浮出镜面,由模糊到清晰……
“不!”在看到恋人年轻的面容后,李玫尖叫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铜镜推落,“不要看我——!”
铜镜应声而裂,李玫的呼吸从急促转为剧烈,危急之下外婆按下了床头的急救案钮,片刻数名医护人员鱼贯而入,此时李玫的脸已苍白如纸,枯瘦的双手紧紧抓住胸口的患者服,豆大的汗珠沿额头滚滚而下,异常痛苦。

“玫瑰!玫瑰!外婆怎么办……”流苏第一次遭遇如此重大变故,如果玫瑰真的因为此事而死,那岂非她的罪过……
“病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怎么禁得起强烈刺激!快!镇定剂!”
“不要……”痛苦中李玫睁开眼睛。
“我放弃治疗……我已经无法忍受病榻上的生活……让我安静的……”艰难吐出这句话,李玫的双手从胸前无力垂落,思维陷入昏迷……
“快!镇静剂!电击器……”
病房里乱成一团,医生护士在紧张抢救,34次电击之后李玫的心脏永远归于平静。如她所愿,她终于可以安静地去另一个世界了,一个永远没有衰老没有死亡的世界了。

“玫瑰你错了。”一个声音在流苏心底想起,是萧琰!
从铜镜的裂处出现一团水气,水气由少聚多由虚转实,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凝结而成,萧琰!
萧琰走到病床前,轻轻抱起已经气决的李玫,这轻轻一抱是这对恋人的第一次接触,穿越时空60年!
“你要去哪里?”泪眼中,流苏问。
“回水星,安葬玫瑰。”
“你还会再来吗?”
“我们的星球的能源已经耗进,这是我们星球最后的能量,他们给了我,让我带回我的恋人,可是我……”

外婆是我害死了玫瑰,如果没有我……
流苏玫瑰死于自己的是心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