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证明 

魍魉魑魅 收藏 7 316
导读:处女证明 

“你真的要报案?”老大姐吃惊地盯着书琴。披散着的长发,单薄的衣裳,本该发抖的身体笔直地站着。如果不看她身上的伤,没人相信她就是受害者。
“恩。”说完书琴又用劲点头,简单的动作引来伤口的抗议,她的眉头只是稍微皱了一下,很快又舒展开来。
“别做声。没人知道。出事的女孩大都隐瞒。”
“我不会放过他。”
“那我打电话去。”

警哨声呼啸而至。案发现场被保护起来,书琴被经警带到了派出所。当晚就做了报案记录。书琴冷静地回忆案件经过:“正月初五晚十二点左右,我睡了,不知道什么时间,我从睡梦中惊醒,有人隔着被子压在我身上。‘谁?’却发不声音。他的手是从我脖子下环绕过去卡住我的脖子,他的左脸贴着我的左脸。我没动也动不了,他看我没明显的反抗,卡脖子的手松了一点。
‘你是谁?’
‘等你怀上我的孩子就知道了。’
‘孩子?’
‘我们来造孩子。’说完他就吻我的左脸。我试着动一下,感觉他放松了警惕。我大叫
‘救命’,他伸手来捂。我咬住了他来捂我嘴的手,他用力挣脱,我使出吃奶的劲把他从我身上掀下来。被子与我都滚下了床。头被他按在床边。脖子又在他的双手控制下。呼吸越来越困难,口里吐出白沫。不再挣扎。他以为我死了,心怯的他打开门就跑。他松手的刹那,呼吸通畅,舒服无比。缓过气来的我敲窗呼救,又急忙追出去想亲手抓住他。追了几步,没听到救援的声音,怕那人又返来杀人灭口,迅速退回房间把门销插上,点名喊楼下的工友救命。工友上楼后,我指挥他们报案并保护好现场。后来,你们就来了。”

做完记录回家,躺到床上的书琴才意识到害怕,只要有响动她就惊弹起来。两支葡萄糖从静脉进入体内,安静的书琴却发现月经来了。换下内裤去洗。她母亲关心的话语,焦急的眼神让书琴温驯,把内裤递给了她母亲清洗,乖乖地躺下静养。

“你没事吧?”哲来了,他怜惜地望着书琴。
“没事。听我说完,你可选择离开。”书琴又一次重复了案件经过。
“别瞎想,是我没保护好你。我要废了他!”哲受伤的眼神,紧握的拳头。一阵寒意袭来,书琴叹了口气。

第二天市公安局的刑侦人员和法医来了,法医先检查书琴的眼睛和脖子上的伤,拍照。法医鉴定后说,如果那人还坚持三秒,书琴就不在这世界上了。刑侦人员手拿着报案记录。边看边问书琴:“你有没有做恶梦的习惯?或者喜欢幻想?”
“没有。”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不知道,我睡着了。”
“他没揭被子?”
“没有,我习惯把被子压在身下。”
“你开始没反抗,后来怎么又想反抗了?”
“开始只会浪费体力。我等机会。”
“放弃挣扎时在想什么?”
“很难受,已经没力气了。怕他奸死”
“你还要做一项检查,法医陪你去妇产科。”
“妇产科?为什么?”
“收集的证据里有一条带血的短裤。”
“我没被强奸!要被强奸我会亲手杀了他!”
“接受检查对你好些。”
“有什么好?新一代的祥林嫂?我不去!”
“你要配合我们,尽早破案。”
“我也想,我去案发现场。配合你们,再现案件经过如何?”
“等等,我请示领导,也问问你父母。”
过了一会,刑侦人员回来:“书琴,你的要求不能采纳。你父母不想你再受刺激。”

这以后,书琴成了笼中鸟,只能从窗户或凉台上看外面的世界。度日如年的过了一个月,月经又如期而至。疲惫的书琴做了必要的处理后就睡了。朦胧中醒来,有人说话,声音比较大,她不想听也没办法。
“琴儿那个来了,菩萨保佑。”
“没怀孩子就好,你确定来了?”
“卫生巾少了一片。看脸色也是来了。”
又想起事发那晚,书琴感觉牙齿都松动了,去照镜子,被父亲狠狠的瞪了一下。“还照镜子?你要取得别人的同情。”愤怒的书琴一拳打在穿衣镜上,“砰!”的一声响,一切又归于平静。

第四十天,因为案件毫无进展,书琴被准予上班,重获自由的书琴高兴得跳了起来。迎接她的却是意想不到的场面。热闹的交流,只要她走近就中断。好心的朋友告诉书琴出事那晚后的许多情况。市公安人员在案发现场勘察,提取了陌生男子从窗户爬进房间的指纹,忱巾上的血迹也化验出来,有两种血型。专案组从厂里十八岁到四十岁的男子中提取指纹,遭到许多人以侵犯人权为由的反抗。这些人及他们家属的怨气就发到书琴身上。此案是厂里第一宗犯罪案件,在偏远的山沟,没什么娱乐新闻,加上书琴又是厂领导的女儿,众人津津乐道,越传越生动……
“怎么让一个女子单独住?”
“她住单身宿舍的。自由又方便罗。”
“呸,送给我都不要,还来取我指纹盘问那晚做了什么,晦气。”
“他们还说了话,也许早勾搭上了。”
“生就一狐狸精样,要不怎么就看上她了?”
“她父亲不准人去看她,真是作孽,被罪犯整得见不得人呢。”
“真蠢!喊么子救命,喊抓贼保证有人出来。”

书琴沉默了,她尽量避免与人接触。父亲递给她一纸调令,让书琴远远的离开这是非之地。离开,意味着默认,意味着书琴将永远背负着被强奸的名声。她拒绝了父亲的安排。

可有些人还是不想让书琴清静,偶尔会遇到“性骚扰”。最气是那天书琴与哲走在一起,被一群人围住。
“哲,你的绿帽子好大!”
“哲怎么这么倒霉啊!千辛万苦弄到手的货,又让人给搞了!”
“让给哥们玩玩,用不坏的。”
口哨声响起,那群人哄笑。
书琴扯了一下哲的衣角,恳求的眼神没让哲冷静。他甩开了她,用武力夺回他男性的自尊,也许还有发泄。单挑众人,书琴无助地望着,血从哲的脸上流下。书琴从包里拿出为防身用的水果刀,锋利的刀刃对着左手,她尖叫一声:“你们住手!”
“要出人命了。”有人看到也大喊起来。
打斗中的手都停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书琴身上,没人敢动。
“你们……好,我满足你们。走,一个也不能少,打的去市人民医院。”

拿着市人民医院开出的处女证明,书琴慢慢地走近等待结果的人群。被强奸后女子的表情在脸上浮现,她冷笑着将处女证明甩给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