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生活在别人的梦里,在梦醒时决然离开。一切不经意的游戏都背负着他人伤心的眼泪,内疚是滴滴眼泪相加的重量,当想起解负时连心都不自由,沟通也变成几个世纪界的奢求。

    因为一些偶然与巧合,原本应该处于两个世界的人,却相聚在一起,一个是因为空虚,一个是因为好玩,在明智的心遇到好玩与空虚的尘垢,都会变得愚不可及,最终只能把自己淹没在伤心的长河里。

    一开始在一起,都曾以为是我们的爱情让南北的空气产生对流,从而在我们的心里形成一个四季如春季节。不过快乐只是瞬间的,而伤心却可以长久。都不明白其实于来说我们都是彼此的自然灾害,表面平和,其实内里早已经受到积压,一旦程度合格,便发生地震火山或者泥石流......总要造成一定的伤害才罢手。

    最初的激情过后,才发现勉强在一起的结果,是多么的令人难以承受,一千个爱你的理由,也抵不过一个不合适的借口,在相互的回避中,找个聊天的话题也是那么的艰难,几次三番的改革也不过在原地踏步,于是分手被搬上了议程。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一条短信的编辑想草草的结束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劫难。原以为一切就会烟消云散,可结束两个字却依旧刺伤了我的眼,热泪在我的眼眶中蓄势待发,可手还是按了发送键,已发送字样出现了,毫无预期的疼痛就席卷而来。没有回应,我度日如年。试着忘记已经是一道难题,先阅读,再理解,最后忘却。

    第二天一早,早餐屋。我象往常一样走了进去,他的背影出现在我们曾经一起吃早餐的那张桌前——和一个女孩,有说有笑地。因为不喜欢,所以无所谓。我走了过去拍拍桌子,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出现,脸红着尴尬的愣了一下,然后假装没有事儿的和我打招呼。很自然地,我把准备要在那里吃的早餐减半打包带走,走时对着他盈盈一笑,在他的问候里踏出店后,才发现自己好虚弱,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看过那女孩一眼,也许没有想起,也许不愿意。

    吃了两口自己刚买的早餐,却发现什么也吃不下了,胃里已经容不下什么东西,发达的泪腺从胸臆传到眼眶。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介意的,已经结束了就没有关系了。眼泪是奢侈的不能浪费。”于是眼泪就真的没有流出来。

    相处的点滴象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以前过得如飞的日子,就慢慢的挪动它蹒跚的脚步。无论怎样安慰自己,却始终对那一幕耿耿于怀,它就象一根鱼刺梗在喉咙啊。也许她是他的报复我的工具,也许是他的新目标,也许和我在一起时他们就已经有所暧昧,也许我一直都在他的爱情里游泳,而她也是其中的游者——一如我。可这毕竟是我的想象,未经证实竟无法释然。第一次体会了度日如年的真谛,一个yes or no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却肆虐了我的头脑,不管与否,只要他说一个字,我都可以微笑着离开,可是我们已经结束,再纠缠着个问题只能让自己的没有尊严,于是一切就成了迷。

    感觉爱情这东西有时候真的象游戏,这端还没有结束,那端就已经悄悄的拉开了帷幕。其实在和他在一起的最后那段日子里,由于不确定,我曾经答应几个男孩子的约会,只是最中意的那个以一个我并不期待的拥抱阻止了我的出轨,另外的几个也就无疾而终。而他呢,是否也是在其他人的爱情里游泳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恋爱中的人都很没有安全感,总是想弄点旖丽的色彩来弥补相互不信任的空虚,因此许多很好的恋人分手了,许多的家庭破碎了......一切只是因为恋人们心中的防备多了,而感情的防备少了,玩一下无妨,就象一个魔咒,相爱的誓言在刺激的事物面前变得苍白与软弱,来不及喊停,我们就成为了别人爱情里的游者。

    当爱成为往事,所以的故事变得不可捉摸,游戏已经玩不起了,于是等爱似乎已经是时代进步的表现。没有了爱情,才发现分手已经是一种怀念,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份爱,还有年轻的一个时代;没有了爱的人,年轮在增长,连爱也不懂得了。于是所有的痕迹都变成回忆在脑海中沉淀,只记得曾经相爱的美好,只记得恋人英俊的脸庞,这时候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分分合合。

    几天后,当和他在一起的回忆都已经不能打扰我的思绪的时候,他留言说很想我,不想就这样和我结束,要想回到以前。可是有的东西对我们来说一旦造成一个丑陋的痕迹,就再也弥补不了了,我和他已经回不去了。错过并不代表过错,要是再回到最初,可能一切将会重演,那才是真正的犯错。于是我告诉他,所有的一切我们彼此都心知肚明,我不想成为别人爱情里的筹码,更不想游戏。我已经玩不起了,因为输不起——别人可能只输掉爱情,我可能会输掉青春。释然就在这一刻登峰造极,我又回到了那个最初快乐又执着的丫头。

    或许将来某一天,当爱情又光顾我时,才知道自己也老,年轻也不在,选爱已经是过去时,等爱才能象生命证明自己还活着。活着还需要来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吗?或许再错过就真的不能在爱了。

    有人说时间会冲淡一切,而我只是觉得我们已经变成熟,而把它当做回忆,在回忆里,应该没有人会在谁的爱情里游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