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离开小武的第三天。 
小武不说话,面无表情,几近自闭;四下无人之时会集中精力思索某事——直到泪眼朦胧,但绝不哭泣;别人谈话他倾听,别人玩乐他注视;别人沉默他沉默,别人发问,他无力回答。这是我的前男友小武,在我们分手三天的表现。 

早晨从中午开始。 

 武昏睡直至十一点,其间管宿舍的阿姨进来三次,看见他蜷缩在棉被中的身体只是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武起床后与上午大部分课均已无缘,故干脆到二食叫好了菜等兄弟。等待期间手足无措坐立难安目光不知该投向何处。终于掏出我送的纪念版ZIPPO,打着了注视半晌才发觉忘记取烟。转瞬泪水不可遏止地涌出,夺路而去。 

 武归来时兄弟已到,于是众人开动。席间好友剑不断说话,对面桌一情侣大声调情,武均无反应,甚至我坐到他的隔壁桌都无所察觉。他们点的菜是炖排骨,番茄豆腐,青炒油麦菜和四喜丸子——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叫四喜丸子似乎有点“那个”,尤其是武的作为。我看出兄弟们也有点不明所以,但无人发问,大家只是看似随便地聊上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武对身边的一切完全置之不理,只管一门心思地对付四喜丸子,他拿一把不知何处找到的勺,机械的大口大口喂自己饭。 

 所幸没酒,我想。 

 中午利用午睡时间清洗卫生间,闷在里头足有一个钟头,出来时众人大喊“干净”。武微微一笑,那笑恍如隔世。 

 下午最好的两个兄弟剑与见翘课陪武打桌球。武技巧精湛引围观喝彩无数,一长发女孩自始至终注视他,并在最后买来橙汁饮料。武叫她换来啤酒并付了钱。 

 直至6点,见提出吃饭。三人来到一陌生饭馆共饮13瓶啤酒,叫的三份套餐也干干净净。武脸色苍白,摇摇晃晃,全身上下唯一有血色之处便是双眼。见与剑你一言我一语,武始终缄口。11点是叫了一份四喜丸子,逐个吞下,然后结帐——令剑与见无比惊讶。 

 三人一起回的宿舍,在锁大门之前。但第二天清晨管理员开门是在门外发现了坐在地上昏睡的武。接下来的半周,武在医院接着昏睡,连我来到床边也浑然不知。 
也许我该回到他的身边。 


第30天. 

 小武开口说话,可以交谈,无自残倾向。对我视而不见,形同陌路。 

 众人对他皆抱同情,故无人提及我们的事。 

 小武梦中呼唤我的名字13次,惊醒1次,上课迟到。 主动去心理咨询,被告知别再碰四喜丸子。武认为该咨询咨询的应该是那个医生。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在朝好的方面发展。 


第40天 

 在便利店找到兼差,心情不错,努力于学生会的工作,期末将至,学习格外用心。便利店夜间10:30收工,独自一人吃四喜丸子和啤酒。 竟黯然泪下。 我也忍不住流泪。 

 一年后。 

 已是学生会主席的武,以前所未有的活力生活着。外表看来是风光无限的人物,每天奔波于大大小小的活动,仪式,座谈…………每天为考研学习到很晚,几乎可以作为给大一新生宣传专用的典范;武甚至已经被校外2家单位所物色,一毕业就可以当个“金领”。 

 他一直没有再找女友。身边倾慕女孩无数,武从未有任何动心迹象。只是和学生会外表平凡的工作搭档走的很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想我知道。 

 给武看过病的精神科医生改行当教员了,听到武的情况之后不免摇头,并不表态。 


武毕业了。 

 武和外表平凡的搭档在一起。他们成为恋人的整个过程是这样:武在共进晚餐的整个晚上拼命地盯这眼前的四喜丸子看,眼泪都快下来了,但就是不肯抬头看她;她觉得他太可怜了,就说:“我们在一起吧。”于是就在一起了。 

 工作,磨练,社交,然后到结婚的年纪。 于是他们就决定结婚。 

 小武应该是身心健康快快乐乐的,至少对此我很有信心,我想只要看到他的结婚喜帖,我就可以放心地离开了——在守侯了整整5年之后。 

 我想再最后看一眼他的请柬,虽然没有一张是给我的。小武用了一个下午亲自一笔一划地书写着他未来的幸福保证书——那烫金卡片对我对他来说,是一种保证。我高兴得要哭了,好象与他结婚的,是最初的连任大学时代的女友我。 

 然后我真的哭了——因为喜帖子上“新娘”一栏,统统错填成了我的名字。 

 小武没哭就像这5年来,他没有叫我看见一滴眼泪。他正在笑,如一个天真的孩子灿烂的笑,我的泪滴在我的名字上,一滴,两滴…………小武并无察觉,依旧是展露着他久违的天真笑脸。在人类的眼中,鬼魂是没有泪水的,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 

 我想如果有来生,我过马路时一定不会跑,哪怕站在对面等着我的,是我最爱的男朋友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