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 攻坚(下)

jmtao 收藏 3 313
导读:第五十二节 攻坚(下)

“我要的就是塌!不然‘老鼠’会以为这里很安全!”我扭头喊道:“B1、C2打光你们的攻坚弹药!”

    “头儿……”马亮平和小许同时“呻吟”起来:“你不是想把我们留在这里吧?”

    “服用睿蔽姨岣呱っ藕捌鹄矗男榈穆砹疗搅⒖檀芰顺鋈ァ?

    “轰!”伴着马亮平关闭大门的轰响,温压弹所含油气炸药持续不断的爆轰几乎接踵而至,几乎让我们的心跳停止,高温高压的冲击波也在瞬间赶到,结石的橡木大门在我们的注视下不可思议的鼓胀起来,插在门把手上的铁条急速的弯曲起来。

    “嗵!”漂亮的不锈钢门把手,终于像出膛的迫击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借着裹着烈火的冲击波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从整个大门里涌了进来。我们在高温高压下立刻呼吸困难,如同被一个巨大的“千斤顶”紧紧的顶在墙壁上,不能移动一丝一毫,肺里残存的空气在一瞬间就被挤了出去,胸膛、腹部不可思议的凹了下去。强大的压力还在持续,我仿佛可以看见我全身的骨骼在一点点的收缩,内脏在一点点的变形,撕心裂肺般的剧痛让我忍不住想大喊,但灼热的空气立刻塞满我的喉咙,充满我的肺部。我的胸膛像一个正在被充气的气球一样急速膨胀,我的内脏像是被剧烈摇晃的铁皮桶里的铁球一样剧烈的震颤起来。无法忍受的剧痛,让我的意识一点点的流失,眼前黑乎乎的一片,紧紧捂着耳孔的双手慢慢放松,找到缝隙的高压空气立刻钻了进来,耳孔里“轰轰”的一阵响,我几乎要被冲击波折磨死了!

    “呼!”急速膨胀后同样急速收缩的空气瞬间离去,房间里的空气被吸干了。我已经被冲击波折磨的全身无力,不由自主的随着急退的气流踉跄了两步,困难的干喘了两下,房间里几乎成了真空状态,我们无法呼吸憋的眼睛像金鱼一样鼓了出来。

    “轰!”小许忍住剧痛困难的按下了起爆器,起爆了预先埋伏的炸药,虽然氧气不足使塑-9炸药的爆速奇慢,但堵住窗口的砖石还是被炸开一个脸盆大小的窟窿,新鲜的空气喷涌而入,高速穿过洞口时发着“呜呜”的怪叫声。

    我忍住气管撕裂般的剧痛拼命的做着深呼吸,不足氧气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工作,脑子里“轰轰”的怪叫声消失了。

    我有些困难的端起02式冲锋枪打开战术电筒,踉跄的向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三名俘虏走去。

    两名胸腹受伤的俘虏已经被顺着伤口钻进去的高压空气挤碎内脏死去了,只剩下腿部受伤的俘虏蜷缩在墙角,瞪着失神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刺眼的战术电筒。

    “你怎么样?”我用力摇晃发呆的俘虏。

    俘虏一声不坑目光呆滞的望着战术电筒,任由我摇来晃去。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用力额拍打着俘虏的脸颊,俘虏终于把目光转移到我脸上,突然“嘿嘿”的傻笑起来,嘴里模仿着冲击波撞击大门的声音:“砰、砰、砰……”

    俘虏被“温压弹”的爆炸威力吓坏了,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冲击波冲进房间之前。我本来想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楼内台军兵力布置的情况,但俘虏现在的样子不可能讲些什么,我只好失望的放开他。

    看着被吓坏的俘虏,“残忍”这两个字一下子出现在脑海里,我们处在爆炸威力的末梢尚且如此,楼下台军的惨状可想而知。

    “D队、B组报情况!”身边队员苍白的脸上慢慢有了一丝血色,开始有序的整理装备,我对着“启明星”喊起来。

    “我X!变态的玩意儿!”耳机里响起付国霖满不在乎的声音:“D队正常!”

    “B组正常!”

    扭头看去,身边的队员纷纷向我翘起拇指,我对着缩在墙角里的俘虏努努嘴,马纯新掏出92式手枪就要扑过去。

    “打昏他!”我连忙喊道。

    正想扣扳机的马纯新抬手把92式手枪的握把砸在俘虏的脑袋上。

    “向下攻击!”我对着“启明星”喊了一声,带着队员们旋风般的冲出房间。

    整个楼房出奇的安静,听不见喊叫声也听不见应该有的枪声,只有我们奔跑的脚步声在布满战场垃圾的楼道里回响。不到一分钟时间,我和马亮平组的队员会合了,相互掩护着来到同样安静的四层。

    35毫米温压弹的威力相对有限,只是台军把整栋楼房所有的窗口全部改造成狭小的射击孔,急速膨胀的空气无处排泄才会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但是我们能够生存下来,处在三楼的台军肯定也会有一部分能够生存下来。按照最起码的战斗常识,生存下来的士兵应该在爆炸后的第一时间占领阵地,面对安静的有些诡异的楼道,我疑虑顿生,摆手示意部队停止前进。

    我扭头向拿着热成像仪的小许看去,他伸出三个手指点点头示意三楼的确是有生存下来的台军,接着又伸出四指摇晃着,告诉我四楼的台军已经完全被清除。

    “怎么回事?”没有想象中迎接我们的弹雨,我反而有些不安。随手拉下头盔上的夜视仪四处看去,一具具窒息而亡或被高温高压冲击波活活挤死的台军尸体扑满了整个楼道,没有看见一个活动的物体。

    “头儿,有些不对头!”马亮平把一枚35毫米温压弹装填进榴弹发射器,悄悄的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看楼顶台军的战斗力,他们不应该这么快就溃败下去!”

    我摆摆手示意马亮平不要说话,竖起耳朵全力听楼下台军的动静。

    楼下的台军很沉得住气,既没有发起攻击,也没有匆忙的撤退下去。他们不进攻,我们也不敢贸然的发起攻击,谁知道楼下的台军会不会摆好一个陷阱在等着我们跳进去。

    背上的“启明星”微微震颤,林大着了火一样的声音直冲进来:“A队,你的情况?”

    “陷入僵持中!”我向脚下指了指,示意马亮平接替指挥位置,我退入楼道低声说道:“清除两层,准备攻击第三层!”

    “距离最后攻击时间还有八分钟!”林大焦急的说道:“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把‘耗子’逼出洞!”

    “明白!”

    我的话音未落,站在我侧翼的小许突然低声惊叫起来:“台军移动!”

    “撤!”由下而上的攻击必定有手榴弹开道,我连连向后摆手带着队员急退。没等我们退到安全距离,台军的手榴弹像是一群黑压压的乌鸦一样从楼下飞上来。

    “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狭窄的楼道里回荡,密集的弹片狂风暴雨一样的四处激射,刺眼的强光不断的闪现,台军也开始使用闪光弹。

    “快上,快上!”

    “活捉他们!”

    楼下的台军嚣张的叫喊声盖过了激烈的爆炸声,虽然听不见他们冲上来的脚步声,但手榴弹却长了眼睛一样的,准确的追着我们投过来。

    “奶奶个熊!”小许被台军的手榴弹炸得心头火起,抬脚把一枚落在脚边滴溜乱转的手榴弹踢飞,抽出一具89式35毫米单兵燃烧弹大喊着对准楼梯井打过去。

    “轰!”汹涌的火光追着小许的屁股,窜进我们隐蔽的一个房门背对楼梯井的房间里,化学燃烧剂刺鼻的气味立刻让我们鼻涕眼泪横流。

    “再打一发!”我指着楼道说道。

    小许一愣,马上明白过来,抬手又是一发89式35毫米单兵燃烧弹。

    “轰!”伴着爆炸声,我们像是掉进了火山口,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在燃烧。台军的手榴弹一下子失去准头,像没头苍蝇一样似的四处乱飞。

    “还行啊!会使用热成像仪了!”听不出小许的口气里是讥讽还是赞赏,队员们在我的手势指挥下,迅速窜出房间在楼道里埋伏好,准备应付台军的第一波冲击。

    楼道里“轰轰”的爆炸声不断,三楼的台军在四楼的地板上炸开一个个大洞,他们准备四处出击,吸干我们有限的兵力。

    “环形队形!”我对着“启明星”低喝一声,指挥队员们靠近89式35毫米燃烧弹的爆炸中心点,利用超过体温的空气屏蔽台军的热成像仪。侧翼,付国霖小队也打出了大批的燃烧弹以减少暴露的几率,一时间整个楼道烈焰熊熊,黑烟翻滚,十几米外看不清人影,敌我双方的目视观察、热成像仪扫描同时被屏蔽,剩下的时间就是靠实力来拼杀了!

    台军六军团司令部警卫营的士兵可以说是自我们登陆以来遇到的第一支劲敌,在我们突然发动的强大攻势下打得有板有眼。我本以为发射“温压弹”后台军会溃散下去,我们一鼓作气把“老鼠”赶出洞乘机收兵,没想到威力大的变态的“温压弹”只给他们造成短时间的混乱,很快恢复攻击!强强相遇,队员们的作战欲望一下子被钩上来!

    “轰……”爆炸声突然密集起来,手榴弹、枪榴弹、闪光弹所有的爆炸杀伤武器,从楼梯井和一个个被突然炸开的洞口里投上来,大串的子弹像是火山喷发一样,从四面八方的洞口向我们喷射。

    “注意!台军开始冲锋了!”

    小许的话音未落,约一个班的台军突然从我们侧后的一个房间里露头,呀呀怪叫着窜进楼道据枪四处乱扫。

    “A2!”伴着我的喊声,猴子冒着如注的弹雨挺身而起,把88式通用机枪的枪背带挂在肩上,急速潜行抱着机枪突然抵近射击。5。8毫米的子弹暴雨般的扫过去,冲在前面的三名台军刚刚闯过烟雾确定我们的位置,还没有来的及调过枪口,就被弹雨扫倒抽搐着死去。

    “找到了,他们在这里!”残余的台军溃退回房间高声喊叫起来,我一摆手,小许跳起来打了一发89式35毫米单兵燃烧弹,燃烧弹碰在墙壁上拐了个方向,落入台军隐蔽的房间里,“轰!”的一声爆炸了,惨人的喊叫声立刻充满了我的耳孔!刚刚发动攻势的台军潮水般的退了下去!

    “怎么回事?”我和付国霖小队一共只有十七名队员,进入楼道内兵力非常有限,台军四面出击的战术短时间内就会把我们逼回五楼,为什么稍微受挫就退了回去?

    “D队,我这边的台军退了!你……”

    “一样的,刚一见面就退了下去!”付国霖的声音里同样充满了疑惑。

    疑惑中,我无意间看见身边丧生在“温压弹”下台军扭曲的尸体,一股凉气顺着后背窜进脑海里,我不禁毛骨悚然,台军的热成像仪被我们发射的燃烧弹屏蔽了,他们这次发起的进攻只是为了确定我们还在四楼上!我靠!他们要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撤……”

    “台军气球!”

    我和付国霖同时喊叫起来,队员们像被枪刺捅了屁股一样调头就跑。没命的狂奔,刚才没有发现的障碍物这时候全部跑出来捣乱。一路磕磕绊绊,看见通往顶层钢制楼梯的时候,随着背后“轰!”的一声巨响,汹涌的气浪顺着楼道追了上来,接着我们的后备开始有被炙烤的感觉,火光已经照亮了整个楼道!

    “快!气球爆炸了!”我拼命喊叫着,关上大厅的大门全力向楼梯跑去。

    火龙窜进隔壁房间直向墙洞扑来,大厅的大门已经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吱吱”怪叫着。

    “咣!”的一声顶盖擦着我的脚后跟盖住了入口。

    “闪开!”马亮平大喊着一把抓住我的背心拖着我向外急奔。

    “嗵!”强大的气浪把沉重的顶盖像一片落叶一样吹上高空,粗大的火龙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悬停在楼顶上空警戒的武直-10被突然出现的火龙吓了一跳,一扭屁股飞的远远的。

    “D队情况!”

    “伤了一个!”耳机里付国霖气喘吁吁的说道:“妈的,刚才老子的百米跨栏快赶上刘翔了!”

    “压住台军不要让他们占领四层!”我边与付国霖通话边环视身边的队员,所有的队员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挂花了,但他们被硝烟烈火熏的黝黑的脸庞上依然写满了坚毅。

    “弟兄们!活下来就是好样的!”我向队员们翘起拇指说道:“狭路相逢勇者胜!”

    “杀!”

    伴着队员们如雷般的喊叫声,小镇外围的枪声更加激烈,外围中队已经拼尽全力的开始进攻。

    “黄队,我是彩队!”耳机里传来呼雷焦急的声音:“6点乌来山上下来一装甲群,约有一个连的兵力,外围已经与台军支援分队接触,7点方向发现不明直升机部队,三分钟后会赶到!距离总攻时间还有六分钟……”

    “D队、A队全力攻击,五分钟后撤退!”敌情越发紧迫,我们完全陷入被动中,头顶上的武直-10开始集结编队向7点方向移动准备迎敌,只剩下四架火力薄弱的米-17V5在我们头顶上游弋。失去武直-10的压制,四周台军的火力慢慢增强。

    注1:温压炸弹也称为热压炸弹,是一种专门对付地下掩体等建筑物的特殊炸弹。这种炸弹运用的是先进的油气炸药原理,弹头爆炸后以气雾形式扩散并燃烧,洞内的氧气被迅速耗尽,爆炸带来的高温高压冲击波席卷洞穴,使山洞里的人窒息而死,而爆炸产生的碎片却不会封住洞口,也不会使洞穴或隧道坍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