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信双C 的间谍

张建龙 收藏 0 36
导读:笃信双C 的间谍

    赛西。孟特高莫是位英国医生、传教士。抱着治病救人的远打理想来到岛国
布哈地共和国。刚到一个月,突然间,一夜枪鸣弹炸之后,刚成立一年的政府被
推翻了,恐怖分子的一枚冷弹炸死了他的妻子和他的独子。

    过了一段时间后,在回英国休假期间,赛西。孟特高莫做出决定,重回布哈
地为英国情报局工作。

    他的任务并不引人注意,他几乎没有时间去经营它。因为他不但每天要在乡
村小诊所里应诊,而且每周还要到镇上教堂中讲道。但每周一早上,他都步行到
电信所里寄出自己每周的密码报告。他的报告内容总是要求提供更多的物品——
《圣经》、赞美诗集、药品和食品——假若地方政府怀疑他为何只见申请不见实
物到来,那么他们就会立即审问他。

    但是布哈地的政治形势一直不见好转,政府垮台后依然如故。

    从该岛中部的热带山峦口出现了两股反政府武装,一部分支持安格鲁印第安
人拉玛。布雷德;另一部分支持美髯巨人夏维尔。史塔卡达。两部分人员都宣称
自己代表人民,双方领导人都宣布对方是红色政府次胡的间谍和叛徒。

    非常奇怪,英国驻亚洲的情报人员迅速确认,双方领导人中有一人的确是共
产党国家资助的特务。于是赛西。孟特高莫从伦敦接受了他的最后、也是最重要
的一项任务。

    虽然他对复杂的现代谍报工作极少了解,但赛西。孟特高莫在当地却有着极
有利的条件。日日夜夜在布哈地贫民中工作,他听到很多情况。不久他便清楚了
布雷德和史塔卡达,并在零星交火的间歇中与他们的忠实随从交上了朋友。终于
在元月的一个星期一上午,他向伦敦的一个秘密地点发出了一封密码电报。本周
确认间谍身份,下周发送间谍名字。

    第二周周六夜里,在一个穷山沟的茅棚里,借着闪动的烛光,赛西。孟特高
莫读到了伦敦布置任务的文件。惯常在周日早课中的某一时刻,他对自己所做的
地下工作产生出一线疑问。抽象地说,明天早上他将要送出的情报迟早会使一个
人丧生。但他马上又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被印有红色符号的炸弹所炸死
的妻子和孩子,他知道延迟该如何做。如果那名间谍因这份情报而死去,那么,
至少在这片布哈地的土地上——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他的土地上——将
开始出现和平的生活。

    星期一早上,他怀揣情报出了门,情报用铅笔写在一张标淮的电报纸上。那
天,阳光灿烂,暖风从海上吹来——他妻子一直喜欢这样的天气。

    走到电信所对面时他才猛然发现有两个人等候在那儿。

    出问题了,出大问题了。他们发现了。

    他拼命地跑起来,他们穿过窄小弯曲的老城胡同在他身后紧追不舍。他想找
到躲藏的地方,但他也知道这儿根本没有。在全镇里,在这么多他帮助过的人群
中,他清楚地知道绝不会有藏身之听。

    终于,绕来绕去,他在一个死胡同里的一堵石墙边停下来,面对白色大理石
教堂——这是本镇的象征。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支圆珠笔,缓慢地但却不慌
不忙地写下了一条信息。没有几个宇但却花了他整整两分钟。写完之后,他折了
两折,签上了两个字母,然后把纸条塞进了衣袋的深处。

    正在这时,两个追赶者站在了胡同口,他们深暗的身影定格在教堂白色的墙
壁上。他们一步步向他逼近,明知赛西。孟特高莫已走投无路。医生教士镇静地
等候着,口中默默地祈祷着。

    高个歹徒握着一把无声手枪,另一个手握一把卷刃的匕首,匕首上闪烁看炫
目的亮光。

    持匕首者首先扑了上来。

    伦敦的元月,天气并不怎么对劲。三天的浓雾瘫痪了空运,甚至连陆地的生
活也缓缓地失调起来。即使在俯视泰晤士河的舒适的办公室中,兰德也能感觉到
冬日的料峭与潮湿。气候使他非常沮丧,桌对面的先生一点儿也不能振作起他的
精神。

    “兰德,你熟悉布哈地海岛吗?”尼尔森上校喜欢以提问的方式展开交谈,
这一习惯与他早年任乡村小学校长的经历有联系。

    “在印度洋上吧?大约一年前我们才承认了他们的独立,是吧?”

    “正是。那个地方很奇特,多种族,多风俗——印度人、非洲人、英国人,
甚至还有一些中国人。如果处理不当,则会出现比赛浦路斯还严重的问题。总之,
布哈地政府最近正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两派武装的头子都宣布自己为正政权,
而我们了解到,共产党国家有联系的证据。上周一他准备将该头子的名字传给我
们。后来他被发现了,被刺死在一条胡同里。当然,他的衣袋被彻底搜空,要发
出的情报也被搜走,甚至还有他的笔记本与钱夹。不过,有一件东西却被遗漏了,
或者说他们认为不重要。”

    尼尔森上校递过去一张折叠的纸片,纸片表面写有CC两个字母。兰德觉得心
跳加速,作为英国情报局特别处的处长,他知道内部人员都把他们称为双C ,因
为他们的官方名称是Concealea Ckmmunications,即地下联络。“你们怎么搞到
的?”他问。

    “我国大使馆人员在尸体上发现后,就装在外交信袋中送给了我们。”

    兰德展开信纸,信纸上写着八个单词。

    Fatner cone our art in is earth bread

    “你认为这是什么?”尼尔森上校问。

    “看起来像某种电码式密码。”

    “特别是表明收信人是你们部门。”

    “他了解双C 吗?”

    “所有特工人员都必须了解。”

    “你认为是在他被杀之前写出来的吗?”

    “当然是的。我们验证了笔迹,甚至还对比了字迹的墨迹与死者身上发现的
圆珠笔的墨汁。毫无疑问是他写的。”

    兰德不停地在活页本上写来划去,想打出最明显的可能。

    Fatner cone our art in is earth bread.第一个字母为:F ——C ——O
——A ——I ——I ——E ——B ,没有任何意恩。末一个字母为:R ——E —
—R ——T ——N ——S ——H ——A ,仍然没有任何意思。

    兰德放下铅笔说西。孟我看这不是我们规范的密码。是不是你们使用的?“

    “不是。”

    “不过他一定期望我们能破译。你提到的武装头子是谁?他们的情况怎样?”

    “有一个叫拉玛。布雷德,他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印度人——两人都己过
世。战争一结束他就从印度来到岛上,并且立即开始组织贫民阶层。他认为我们
撤出之后就应该让他掌握政权,希望落空之后他就带领几百信徒进了山,那些人
非常喜欢他。直到去年我们还一直把他当做我们的朋友。”

    “另一个呢?”

    “布雷德仇恨的对手一名叫夏维尔。史塔卡达,是一个残忍的民族主义者。
他是指出布雷德维共产党国家间谍的第一人。史塔卡达是一个巨人,几乎有7 英
尺高,有这一脸大胡子,据说能赤手空拳致人于死地。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
人,但他是一名战士,并宣布说要站在我们一边。”

    “你确信他们中间有一个是敌人的间谍吗?”

    尼尔森上校悲伤地点点头。“一定是的。证据确凿。我的特工人员孟特高莫
也确信无疑。”

    “你怎么知道他这份情报中一定确切有间谍的名字呢?”

    “我想,他的被杀就证明他知道了真正的间谍的名字。”

    兰德重新拿起情报。“可能是引用了一句什么名言。在in和is间一定遗漏了
一个字。我查一下。急吗?”

    “有点儿急。政府觉得一定要在星期日之前认出其中的一派,要么是史塔卡
达,要么是布雷德。他们要依靠我们在公布决定之前揭露出敌特一方人员。”

    兰德叹口气,盯着窗外的薄雾。“上校,经常干这类工作吗?”

    “哪儿都有派别之争,当然一在印度、塞浦路斯、古巴、刚果都有。典型的
例子要属大战时期的南斯拉夫。在那儿我们有专杀德国人的米哈罗维克和铁托,
都宣称自己是爱国者。据报告讲米哈罗维克与敌方有联系,而政府却一直不了解
铁托的情况。甚至有人宣称说,铁托真是一名异常漂亮的年轻女子。

    “我们派去了特工组,降落在敌后。根据报告我们决定支持铁托。你可能还
记得,不久米哈罗维克便被铁托的手下人处决了。我们只有让历史来裁定我们的
选挥是否正确。布哈地现在的形势与当时非常相似,我们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

    “布哈地有那么重要吗?”兰德问,“印度洋上的一个小岛。”

    上校起身离去。“赛西。孟特高莫认为它很重要,故尔为它献出了生命。”

    兰德在图书馆中花费了半天工夫,翻遍了所有的精装诗集和大卷名著。似乎
没有叫做史塔肯达或布雷德的作者,而在圣弗朗西斯。夏维尔的作品中也没有得
到什么结果。

    他在闭馆前离开了图书馆,失望地摇摇头。看起来不是名著上用的某句名言
——至少说不在他找寻的材料之中。

    Fatner cone our art in is earth bread

    上午他把任务安排给机密分析员们。等了一天,答案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死结。
“看起来像电码,如果他是在紧急情况下写出来的,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那
么这一定属于某种密码。对此系统不了解而想破译是非常因难的,因为信息太少,
缺少研究的对象。”

    兰德死死盯着自己的手指甲。“他期望我们能够读懂,不会太复杂,一定很
简单。”

    “恐怕难住我们啦,先生。”

    “请记住,我把情报内容交给你,把我们找寻的仅有的两个名字也交给你—
—拉玛。布雷德和夏维尔。史塔卡达,其中必有一个—一继续分析吧,没有不可
能的事情。”

    到了下午晚些时候,兰德有些沮丧了。密码学的艺术充其量是一种捉摸不定
的艺术,即使在如今这样一个有着密码机和扰频电话的年代。他查看了赛西。孟
特高莫的主要卷宗,发现死者有一个住在彻尔西的姐姐。半小时后,他叫来一辆
专车雾行而去。

    这是一座使人满意的小房子,前有花园,是这条街上惟一的一座。兰德看着
这一片沉寂的土地,有攻瑰花丛,有郁金花茎,都等候着又一个春天的到来。他
叹了口气,敲响了大门。

    开门的妇女仍很年轻,面部及身材上虽显露着漂亮,但同时也表明其已到中
年。“我丈夫不在家。”她说着就要关门。

    兰德清清嗓子,说。“我想我要见的是你——假若你就是赛西。孟特高莫的
姐姐的话。”

    她眨眨眼,表情却没有改变。“我是琳达。珍妮斯,赛西是我弟弟,上星期
一被杀害的。”

    “我知道这件事,并且感到很悲伤。能和你谈几句话吗?”

    她示意他进来,指了指那陈旧的直背椅。“我猜想——你是他们一伙的,我
弟弟就是为你们做事的。”

    兰德谨慎地坐下来。“你知道得可真不少,珍妮斯太太。”

    “我知道我弟弟是个间谍。”

    “这个称号用得不太准确。你的弟弟是个牧师,一个医生,传教士。他向女
王陛下的政府提供了大量的背景资料。”

    琳达燃着一支烟,暖着步子。“在你之前已有人来过,在昨天。他们说要给
他授奖章,不过却要我永远也不要让别人看到。他们要求我必须保密。”

    兰德耸耸肩什么也没说,对自己的造访感到很内疚。

    “赛西像你们一样年轻,”她继续说,“你们夺去了他的妻儿,然后又夺去
了他的生命。”

    “我们没有那样做,珍妮斯太太。”

    “你们坐在伦敦遥控指挥,而像赛西一样的人们则在外面卖命;为什么呢?
我要问你,到底为了什么?”

    门外,夜幕已降临,浓雾已升起。瞬间这座小屋似乎已不再可爱,这是一个
死亡之所,是一个悼念死者之所。

    “对不起,”他再次告诉她说,“我只是在努力地工作。”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她镇定了一点儿,似乎忧伤的火花一闪即逝。

    “你弟弟给我们留下了一些情报信息,”他告诉她说,“我的工作就是破译
这些信息。请你告诉我一些他的有关情况,他的一些兴趣爱好,可以吗?”

    她坐下来,绞着手绢,紧张地盯着窗外开始回忆,她的回忆兰德永远也难以
分享。

    “最近几年里,我只见过他一次——他回到英格兰做短暂停留,那是在他妻
儿死去之后。无论怎么说他有点儿与众不同——笃信宗教而又有新的兴趣。他常
常阅读政治类和国际事务类的书籍,还有一册编码类的书。”

    “编码?书名是什么?”

    “我记不起来。因为他竟然对这类特殊的书籍感了兴趣,所以才引起了我的
注意。我想他那时己经涉足了你们这种人的工作。”

    “珍妮斯夫人,我认为你弟弟涉足的是全人类的工作。”

    “他是个好人。”她说着又陷入了沉默,盯着窗户,窗户上现在只有她自己
反射到玻璃上的影像。

    “再问一个问题。这个句子你认为有什么意义吗?Fatner cone our art in
is earth bread. ”

    她想了想:“没有。应该有吗?”

    “他给你写信时提到过夏维尔。史塔卡达或者拉玛。布雷德这两个名字吗?”

    “他很少写信。我从报纸上看到过这两个名字,不过他在信中从来没有提到
过。他写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妻儿的。他太爱他们了。”

    “我真该走了。”兰德说。“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

    “是否又派其他人到那里去了?去接替他的位置,去送死?”

    “我们处不负责这些,珍妮斯太太。我的工作是联络。”

    他离开了,留下珍妮斯太太仍旧盯着窗户。他穿过浓雾,回到了自己俯瞰泰
晤士河的办公室里。

    跟踪一名敌特人员穿过伦敦到达约会地点或者发现暗藏的无线电发射位置,
对于兰德来说都会感到更轻松些。坐在桌旁,盯着赛西。孟特高莫遗下的信息,
他产生了一种如同气候一样朦胧的极度挫败感。利用8 个单词,费西企图说明些
什么,想在死后留下一些量要的信息。这是一种编码,赛西。孟特高莫认为他们
会辨认出来,可能是一种从他读过的书籍中记起来的编码方法。

    但兰德却没读过这本书。再过几个小时就到星期日了,政府要在这一天做出
决定。

    午夜时分,他来到密码分析室,有两个年轻人还在工作,在绿色的教学板上
写着字母组合。他们已经厌烦并失望,准备放弃努力。“我们已经前前后后,左
左右右进行了组合分析,没法再进行了。我们把单词分解开来,逐个重新组合。
这一定是某种置换密码,不过我们破泽不出。”

    兰德失望地点点头。“也可能什么意思也没有,我们只是在浪费时间。”不
过他并不是真的相信这一点。“回家吧,休息一下。”

    年轻人走后,他又待了个把小时才回到家中。再过几个小时,他就得打电话
给尼尔森上校汇报失败的结果。也可能政府会选择出正确的答案,因为他们选对
的机率是50%.周日一大早,泰晤士河上的微风开始吹散伦敦的晨雾,兰德在牛津
大街的一个小教堂停下脚来,他站在最后一排,极力想像掠过赛西。孟特高莫心
幕的最后一缕思绪是什么。

    离开教堂时,阳光已刺破东方地平线的薄雾。他移开视线,站在街心,虔诚
地想“上帝用神秘来表现神奇”,终于他明白了赛西。孟特高莫要表现的主题了。

    尼尔森上校穿着睡衣走下楼梯,满脸的不高兴。“今天是星期日,兰德,是
不是有点儿太早了。”

    “我知道。我认为你很想知道密码已被破解。”

    “孟特高莫的情报吗?”

    兰德点点头。“瑞的密码分析室的人员们太年轻,谁也不知道一点时德军占
颔比利时所使用一种很简单的置换密码。那就是使用‘上帝的祈祷’中的不包括
重复的前26个单词来代替26个英文字母。这应该是牧师最熟悉的一种密码,在紧
急时刻首先想到的。我本应早就想到这一点。”

    尼尔森上校舔舔他干燥的嘴唇。“我立即给首相打电话。哪一个——布雷德
还是史塔卡达?”

    兰德递过去一张纸,说:“26单词的顺序为:0ur ——Father——Who ——
Art ——In——Heven ——Hallowed——Be——Why ——Name——Kingom——Ckme
——Will——Aone——On——Earth ——As——It——Is——Give——Us——This
——Day ——Daily ——Bread ——And ,情报中的Fatner cone our art in is
earth bread 应是八个字母:BLADE SPY ,即布雷德是间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