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过往(随笔版)

     早饭没吃。找衣服穿的时候木头衣橱把指甲划破了。残缺的指甲又把脖子上的皮肤划破。照镜子的时候看见有两条苍白的痕迹,其中一条有些红。也许出血了。看不清楚。
    
      穿好衣服。逛街。坐车的时候故意望了一会儿天。不是蓝,也不灰。没有大团大团的云。可是昨天却有。猪八戒说“好大的棉花糖呀”。小时候吃过棉花糖么?看的时候柔软诱人,放到嘴里化掉,留些甜丝丝的余温。没有风。只是知道头顶有亮白的东西罩着。我感觉自己神情恍惚。别人的脸都看不清。只有大概的轮廓。都是些耳朵,鼻子以及嘴。中午在小饭馆里吃了炒粉和肉饼汤。汤是热的。就把舌头烫了。一直到下午都觉得麻木的隐约的疼。
    
      去交电话费。两个月968块8毛。拎着花花绿绿的塑料袋走出电信大门。成了穷光蛋。直直地站了两分钟。感悟出自己干了件不太漂亮的事。放纵到有些放肆了。不太好。也许精神是好的,可是物质受了很大的伤害。很好笑,是不是。人说欲壑难填,一般都指物质上或者肉体上的。我却在用物质来满足精神上的欲望。想回家。想念新买的CD。法语的。《小酒馆的情歌》。我妈受不了这个。于是我想有个自己的房子。关于我妈,她们都说她开明。她把我当大人看。家里就两个人。两个人都是大人的话,可以找到一种平衡。平视很好。仰望和俯瞰都不是我喜欢的角度。因为总是一个人受损。而平视的结果,或者和谐融洽,或者两败俱伤。
    
       那晚看星星。我告诉身边的朋友,心里有些绝望。她很吃惊的看我。她觉得我根本就是个积极的人。然后我说到了自私,说到了爱情,说到了放弃,说到了小时候。她不懂。很可能是这样的。你深沉不说话的时候很可怕。她说。可是你笑嘻嘻开玩笑的时候真的很好玩。黑暗的足球场有野猫鬼魅一般行走。我越来越觉得无望。也许心里根本就没有期待什么。欣喜只在于交汇的那一刻而已。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情,过去就只有过去。平静淡然的接受。泪也可以悄悄流,伤也可以慢慢好。很多时候不需要宣扬。很早以前就发现自己记性很差,对于记人记话记事。也许记单词也很差,不过我没有特别的留心过。我但愿没有随便向另一个人许下诺言。否则。会忘记的。
     
每个人都有过往。藏在心里。想说的和不想说的。


(前段时间发了“过往”--诗歌版  缘于这篇文章,很多年前的了 还是上学的时候)
有时候,写出来的东西,不一定需要人欣赏,写的是自己的感情。
那种淡淡的的感觉,现在已经找不回来。只能在记忆中品味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