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城博物馆——巴里坤

古城博物馆——巴里坤

 

        可能没有哪一座县城象巴里坤这样拥有如此多的、不同时期的古城。六座古城分布在广阔的草原上、山地间,见证了历史的变迁。从早些时候的大河唐城到元朝的木城,再到清朝的汉、满城和东、西破城子,不同的地理位置,既是不同时期环境变化的结果,也是不同局势的表现。

        如今的巴里坤县城大部分仍然被包围在清代汉、满两城的城墙中,城墙因此被逐渐成长着的县城胀破而缺损了一部分。今日的高楼下面或许还是旧时的废墟,至于过去的景象是否壮观、繁忙,自然是无从确切知晓的。只是在关于其历史的故纸中,或许还有些蛛丝马迹,可谁又能据此重现过去呢?掩映在水泥从林中的颓壁残垣,会时不时提醒着往来过客注意到古城的存在。透绿、透城墙的愿望是否与此有关,似乎也是不该去考究的了。显露出的厚重反而使这座现代的小县城有了一种别样的气韵了。

要是从东面来县城的话,在距县城三、四公里的公路北侧,会见到一座隐藏在村子后面的古城——东破城子,除南墙被盖了房屋外,其余三面保存还好。从西面来县城,也会经过一座古城——西破城子,这座古城保存较差,几段不相连的残墙和一些角楼的残迹,尚能让有心的人发现这是一座古城。据史籍记载,汉、满两城和东、西破城子,先后建于清雍乾时期,清雍正五年,也就是1727年,一向反叛清王朝统治的准噶尔部首领策妄阿拉不坦死,他的儿子噶尔丹策零子承父业,继续侵扰哈密等地,清政府再次委任傅尔丹为靖远大将军驻守阿尔泰,岳钟琪为宁远大将军驻守巴里坤,岳钟琪在巴里坤修建了“绿营兵城”(即汉城)和东、西两城。“伊昔岳大将军征准噶尔驻大军于厅南高阜……而提镇二军驻扎左右,以为犄角”,说的就是此事,“厅南高阜”应指县城南天山北坡上的一座山岭,就是岳公台了。“驻扎左右、以为犄角”的就是今天的东、西破城子了。满城则建于乾隆三十七(1772)年,当时称为会宁城。古城保存状况各有差异,其中汉、满两城保存最好,在全新疆也是保存最好的古城。

       县城东北近二十公里处另有一座古城,座落在一马平川的草原上,南面沼泽、草地间的一条小河蜿蜒流淌,其余三面已被开垦为农田。古城有主、附两城,在东西方向上连在一起,仅有一墙之隔,墙中段开有门道相通。城墙残高近十米,低处有四五米,附城墙圈多颓倒倾伏,隆起似田垄。这是唐景龙年间伊吾军所筑的城池,曾经在丝路古道上为往来行旅的安全提供了有力保障。

       大河唐城北近二十公里的莫钦乌拉山南麓坡上,还有一古城,名为木城,传为元代所筑,清代仍在使用,因为元代曾以木围城,所以被称为木城。古人对这座城有“雄壮非常,所迁放置诸徒于此种地。地寒不生禾稻,有大小麦、青稞等物,鸡犬住房亦如内地”的描述。

       这些古城面积都不很大,用夯土或者土坯修筑,在一些远离闹市的古城里,还可以看见散落在地表的陶片和瓷片。在被汉满两城包围着的县城里,还能见到几座旧日的门楼。

       这些古城与散布在草原、山坡上的烽燧构成了巴里坤的古代军事预警防御系统。它们之间似乎应该有着不尽的传奇和故事。

   巴里坤之所以能有如此多的古城,与它重要的地理位置有着直接的关系。史前欧亚草原大通道就已经涉及到这里,并有大量的遗迹遗物,这要远早于丝绸之路,甚至是玉器之路……

        这里,烽烟曾经一度四起,战马嘶鸣、旌旗猎猎、刀光剑影……

夕阳下,雨雪中,风沙里,圆月星空,也许更有思乡的行旅、士卒,夜不能寐、愁对暗夜,也许更有衣不卸甲的将军体味着秋日的萧瑟……

        夕阳中的古城变得昏黄而沉重,却也有温暖。这是因为熟悉,还是……

        风雪中的古城更显苍茫而久远,却也有清新和喜悦,这是因为发现,还是……

        风花雪月里的古城,尽显沧桑和厚重,而人因此会渐变为渺小,以至为微尘。

        在巴里坤的古城中流连,徜徉,或者走马观花,总会有或多或少的体会。至少会呼吸到更多的清新空气,有更多的景色愉悦双目,身心或许因而也变得轻盈。

       高山顶上的雪轻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