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雪雄关大河城

西门空空 收藏 4 104
导读:[原创]风雪雄关大河城

风雪雄关大河城

 

    蓝而白的晴空,浮着一轮圆而白的月亮。太阳还没有落下去,这只是一个下午,巴里坤草原上的一个冬季的下午,下完雪的一切似乎都笼上了一层白雾。

    大河城也是。

    雪漫上了残破的城墙,延伸着覆盖了城内旷地,以至于周边农田、沼泽、草地,阳光下吹起的雪雾又使这一切变得迷迷朦朦。

    只是这一切都无法掩饰大河城在平坦草原上崛起的突兀。

大河城没有险峻山势可以凭依,没有天险可以利用,就这样毫无遮掩地矗立着。

    史籍记载和城内发现的一些遗物都证明了大河城是在唐景龙年间修筑的古城。当时,统辖西域的军队有瀚海军、天山军等,其中之一的伊吾军主要就驻扎在这里。是什么力量让他们违背一般常识,在一马平川的草原上修筑这座城池的呢?自古以来,以军事目的为主修建的城池都要考虑可以凭依的周围环境,而大河城似乎根本不在意。

    登上被雪装扮了的城墙,清凉的风让我一下子变得十分清醒,刚才坐在车里的沉昏也一扫而空了。周围高山以及界限并不分明的地平线尽收眼底,遥想唐时戍边的将士,应该也是这样,巡视着周边的动向,不过肯定比我警惕。他们当然不会象我这样,为雪后银装素裹的群山峻岭和这座城池而思绪飞扬;他们可能会讨厌这种天气,寒冷渗透了肌骨,思乡的病因此也会发作起来,连同老寒腿什么的。寒风中还会传来酒的香醇……还有或高亢或低徊的歌声以及悠扬婉转的笛音琴韵。

唐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由君集、薛万钧、姜行本率领的军队,对背信弃义、阻断唐朝交通的高昌王麴文泰进行讨伐,姜行本率部先行到巴里坤松树塘囤积粮草,置办战马,制作战车、抛石机等大量的攻城器械,为最终的胜利打下了基础。对此《旧唐书·列传第九》中记载:“及高昌之役,以行本为行军副总管,率众先出伊州。未至柳谷百余里,依山造攻具,其处有班超纪功碑,行本磨去其文,更刻颂陈国威德而去”。

于是就有了《姜行本纪功碑》。

纪功碑虽历经千年岁月,几经辗转,碑体保存仍然比较完整,所存碑文也较长,书法古朴凝重,碑文文笔雄奇有力,豪气冲天,最为动人,是一篇上好的纪事散文:

……以贞观十四年五月十日,师次伊吾折罗漫山,山登黑绀岭。未盈旬月,克成奇功。伐木则山林殚尽,叱咤则山谷荡薄。冲梯錾整,百橹冰碎,机桧一发,千谷云飞。墨翟之拒无施,公输之妙讵比。大总管运筹帷幄,继以中军铁骑亘原野,金鼓动天地,高旗蔽日月,长戟拔风云。自秦汉出师未有如斯之盛也。班定远之通西域,故迹罕存;郑都护之灭车师,空闻前史。雄图世著,彼独何人?乃勒石纪功,传诸不朽,其词曰:

于赫大唐,受天明命。 化济得一,功无与兢,荒服犹阻,夷居天定,乃拜将军,殄兹枭境。

六奇勒思,群雄逞力。阵开龙腾,营射虎距,气遮星光,旗明日色,扬旌塞表,振威西极。峨哦峻岭,渺渺平原。塞云暝结,胡风昼昏,经年凝冰,长纪落雪。高树吟猿,铭功赞德。

字里行间洋溢着豪情、洋溢着自信。

这就是唐朝的铁骑雄师!

这就是“阵开龙腾,营射虎距,气遮星光,旗明日色,扬旌塞表,振威西极”雄风万丈的威武之师!。

平定高昌以后,皇帝这样嘉奖他们:“攻战之重,器械为先,将士属心,待以制敌。卿星言就路,躬事修营,干戈才动,梯冲暂临。三军勇士,因斯树绩;万里逋寇,用是克平。方之前古,岂足相况!” 凯旋后,姜行本进封金城郡公,赐物一百五十段、奴婢七十人。

在这些背后,体现了当时唐朝非常重视对西域的控制。这一段时期,是唐朝的繁荣时期,也是今天我们为之骄傲的时代,更是让今天的我们为之惭愧的时代。也只有那个时代,才会在没有险峻山势可以凭依、没有天险可以利用的山间谷地修筑大河唐城这样的城池!这就是自信!因为强盛而有的自信!这当然就是如此修筑城池的最好解释!

    建在库舍图岭、莫钦乌拉山间谷地草原上的大河唐城,扼丝路北道之要冲,当熙攘之往来,也就有了闸门的意义。城池、守捉、烽驿相望,伊吾军与瀚海军、天山军互相配合,有力地确保了唐对西域的统治。

只是“安史之乱”之后,唐朝开始衰败,昔日雄风逐渐不在,吐蕃人的势力在西域日渐强大。大河唐城可能就在这一时期废弃了,在史籍中我们无法确知大河唐城失守时是否惨烈或者悲壮。而同时期伊州城的失守是极其悲壮的,今天想来也心动不已。《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三十七》中记到:袁光庭者,河西戍将,天宝末为伊州刺史。禄山之乱,西北边戎兵入赴难,河、陇郡邑,皆为吐蕃所拔。唯光庭守伊州累年,外救不至。虏百端诱说,终不之屈,部下如一。及矢石既尽,粮储并竭,城将陷没,光庭手杀其妻子,自焚而死。朝廷闻之,赠工部尚书

月有盈亏,事有盛衰。许许多多事情的衰败却往往是由小的事情积累起来导致的。唐朝的衰败也是如此,从强盛时滥杀功臣就已经预示了最终的衰败。前面提到的君集后来因为道德修养极为有限,对阴谋诡计过于爱好,“恃骄矜功”,因谋反罪被杀,这还情有可原,对君集好象也有不得不杀的理由。后来的一代名将高仙芝及其助手封常清却死的极其冤枉。高仙芝因成功征伐小勃律、讨伐亲附吐蕃的石国(今巴基斯坦北部)而一举成名,连吐蕃和大食帝国也赞称他为山地作战之神。近代探险家匈牙利人斯坦因先生在帕米尔高原勘察了一千年前高仙芝率领的唐朝大军行军路线后,评论到:“这支数目不少的军队,行经帕米尔和兴都库什,在历史上以此为第一次,高山插天,又缺乏给养,不知道当时如何维持军队的供应?即令现代的参谋本部,亦将束手无策。”又叹到:“中国这一位勇敢的将军,行军所经,惊险困难,比起欧洲名将,从汉尼拔,到拿破仑,到苏沃洛夫,他们之越阿尔卑斯山,真不知超过若干倍。”就是这样一位天才的军人,却被庸人所害。高封二人的被杀,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了“安史之乱”的平定,使其有机会纵深发展,动摇了唐朝的执政基础。因为高仙芝不仅具有高超的军事才能,而且正直,平时待人宽厚,在军中极有威望,即使被杀之前率领的临时召集拼凑的军队,对高、封而人也极为尊崇。高仙芝与封常清被杀后,大大伤害了各地抵抗叛乱的将士的心,当时的统治者唐玄宗随后不得不品尝自己亲手酿下的苦果。不如此,也不足以证明高仙芝等人的冤枉!此后唐政府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和力量来应付叛乱,待动乱勉强平息后,国家已千疮百孔,再也难以恢复元气了。在这种背景下的大河唐城,如何又能坚守而自保呢?!时间总是会模糊过去的一切,然而历史又总让人们发现其中深藏着的清晰和感动。

    这次来大河唐城前,已经来过两次,一次是春季的下午,一次是秋季的黄昏。

    秋季那次来的时候,遇上了激烈的火烧云。火烧云下的古城让我听到了从历史深处的唐代传来的暮鼓,黄昏夕阳下的古城泛着厚重的红,城南缎带似的溪流在绿毯上蜿蜒而走,南归的雁阵声声鸣叫,古城却因此更加寂静了。   

这次正好是秋天后的冬季,雪覆盖着的古城让我感受到了铁甲的寒意。

最早来的那次春季,星空下,看到了夜不能寐的士卒……

   

烽烟、战马、旌旗,甚至草垛、粮仓

   

一面铭字斑驳的铜镜

    一枚圆形方孔的开元通宝

    一方莲花地砖……

曾有数千士卒驻守的大河城

    曾有千百战马的大河城

 

    风雪中,我听见了你寂静的呼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