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群 一百二十六章 福祸相依2

第一发炮弹 打在湖边小屋周围的水面时,狼人抗着杰丽伙同托乐等人玩命似的冲出了木屋。

“他们跑什么?对方知道我们在屋里吗?”唐唐看到对面山上的人开始对指着狼人他们指指点点。并纷纷登上湖边停靠的小船后问:“这样不是暴露了我们吗?”

“刚才那发是炮兵在测试弹道,第二发便不会打偏了!他们没有先进的自动弹道计算系统,机械测算要先打一发来修正误差,”我掏出怀里的超声波发生器,这东西能 发出人耳听不到的高频声波,平时主要是用来在不惊扰敌人的情况下,躯赶走警戒的狗用的,这时候可以用来激发设置的隐藏装置用的。

我加大功率连续三长两 短的发出了狗才能听到的 50KHG的声音,然后就看到湖中间的黄色降落伞覆盖下的空降箱突然从内部 被大力撑稗,一艘武力运载的特种作战舰突围而出,自由地倘佯在水面上。

我再按两下发声器。快舰屁股上的两个马达遥控启动,自动向我发出信号的位置驶来湖面上的阿富汗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快舰先是惊讶了片刻,等发现快舰竟然自动向我们靠近时便开始拼命的射击。穿过鹅毛风雪的子弹打在湖面上激起了大片的水花,如通天上掉下的不是雪花而是钢子儿。

狼人他们无法顺着湖边派,因为湖岸线能做为炮手的参照系数,只有雪色才能隐蔽他们的行踪,所以一群人拼命的向上斜行跑在山坡中间又不能离开湖岸,而我和唐唐仍藏在暗处仍不敢有所动弹生怕暴露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引着快舰想对岸炮机群的死角越跑越远。

“我们不去追他们吗?”唐唐焦急的看看我,再看看远处努力逃拿地狼人他们,害怕的问道,‘

“不追!”我偷偷的向后退了退,尽量把枪口后拖,因为阵地前原本为防止枪口气流激起雪花而浇了水结成的冰都被轰炸碎滑落到远处了。

“我们会失落敌阵的!”唐唐到这里禁不住握禁手里的枪把紧张的脸越来越白。

“炮手现在可以没有估计的开炮,我这时跑才是找死!耐心点,耐心点!雪地行军脱队二里地也是很常见。”我掏出一个避孕套给女人:“套上!”

“我不想用那个恶心的东西?”

“冰在某种情况下是一种很坚强地东西,硬到足以引起炸膛!”我指了指自己枪口一直襄着的“白色薄皮”笑了:“这里由没有人会笑你,相信我!你不会喜欢脸上嵌入一块拐弯的钢管的,绝对有碍观瞻!”

说服一个女人最有效的方法便是把推销的理论和美容持上关系,这一点即使对REDBACK那种女人都有效,何况是唐唐这种还打算下辈子出人头地的年轻美眉,

“这几天打了好几仗,你开了那么多枪。有没有打中一枪。”审视一眼逃跑的退路后,扭头对身边的女孩问道。

“我记不得了!”女孩儿盯着湖心上尾随着快舰越来近地大批敌人开始冒汗,听到我的问话甚至没有扭头看我:“你怎么还有心情问这个?我们怎么办?有退路吗?”

第二次炮击来了,正如我所说的,炮弹几乎全部落到了山下地小屋,单薄的建筑连同里面的试题登时灰飞湮灭,支解的肉片溅散在周围的雪地上有如红梅一样。

“恩~嗝!”身边唐唐嘴里开始冒酸气,我离这么远都能闻到,不见死人她发挥了身为职业军人应有的一切优点,但当尸体出现在视线内的时候,这种反胃便开始扰乱所有人的冷静,

“你来了这么久仍保持这种反映,那一定是难以想象的痛苦!”我调整起瞄准基线。雪地阻击是最难受的工作,温度,湿度,风力,气压,随着高度的欺负不低变化极大,几乎走两步就不是一个着弹点了。

女人不说话只是拼命的吞口水,看她的样子我几次想一刀捅了她,一个死人躺在边上可比现在的情况让我放心,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其实看着她担心的样子,反倒让我很羡慕甚至嫉妒,知道紧张代表着害怕,会害怕便有逃离这重生活的勇气。

听着她嘴里念念有词的引用圣经来舒解压力,让我想起了已经死在非洲的侍者,他也是这么 罗嗦,每次和他伏击别人时就害怕他的“圣训”引来敌人的炮火。

“基督徒?”第三次炮击已经追着狼人他们去了。但震动还是把岩石上仅剩血层给摇了下来,几十斤的雪像几床大棉被一样砸在身上,除了压的腹痛如刀割还埋住了我的杀脚,原本呆在周围用来保暖和伪装的白色防寒布,这会儿成了我们与冬封地狱的唯一阻隔。

“我看不见了!”女人被白布盖住了脑袋吓的突然低叫一声,受过训练让她只是缩紧身体吱了句话,还好她没有吓的挥手把伪装撩开,不然那我可就笑了!

“身体不要动!用手指遂步撑起压住的部分然后前伸直到指尖感到凉气,然后顺着进噶寻找视角,不要有大动作!”我也同样慢慢的将遮住瞄准器的部分轻轻吃开,这个平常1秒便能做到的动作却费了我们两人近1分钟才完成,在失去视线的情况下,每发落在山坡上的炮弹传来的剧震都仿佛近在咫尺,黑暗中心里总是不向好的方向想,总感觉下发炮弹准会落在自己身上,于是背部一阵一阵发痒仿佛已经能感到弹头散发的炽热气流,

等再次拉开伪装看到眼前的山坡时已经大不同了,原本平展的雪面现在被震的滑体堆积成波浪状,不少应深埋雪下的地表都暴露在亏空气了,眼前的白雪全都蒙上了一层火眼,黑黑黄黄地闻着一股黑索金的味道。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倒是不用该怕了枪口的火药残留物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了。身边紧挨着我的唐唐身上的颤抖通过接触地左腿传递过来,分不清是冷的还是害怕的。牙齿的撞击的'咯达'声让我意识到一件以前没有注意的现象,那便是冷和害怕的身体反应竟然如此类似。

'越……越来……越……近了!他们……呵~呼!呵~呼!……'唐唐眼睛越睁越大。胸口起伏也越来越剧烈,逐渐出多进少喘不过气来,这么冷的天脸色却越来越红润,脑袋开始晃动起来。我赶紧伸手从她胸前的口袋里扯出一个牛皮纸袋,撑开套住她的脸说道:'深呼吸!深呼吸!'

过了好半天这家伙才平息了哮喘,抹了把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怎么了?缺氧吗?'

'没有!是缺二氧化碳。你太激动的缘故,所以呼吸加强。二氧化碳排出过多,呼吸过度了。在高原上会造成低碳酸血症和呼吸硷在毒,引起脑血管收缩,部分抵销缺氧引起脑血管扩张的反应,容易发生意识丧失。然后出现脑水肿,那就没有救了!'其实一直在平地作战的美军很少有人注意配发的这个纸袋是干什么用的,不少人都拿去逛街装东西用了。等到缺氧的高原地带他们就明白,在这里枪打的准没有用,会有效的控制平均呼吸才是制胜的法宝。

'咬!'我慢慢从怀里掏出个呼吸器塞进她嘴里吩咐道:

'哧!'唐唐咬着呼吸器上下颔用力一股气流从嘴边汇出。脸上登时呈现出一股舒畅的表情。那里面装的是高压纯氧。量并不多,是在高原作战紧要时候用来醒脑子用的。现在就拿出来是有点可惜。但是让一个头脑迟钝的女人在身边更危险,逼不得已只能豁出去了。

'谢谢!'女人把沾满口水的呼吸器递还给我时竟然还顾得上不好意思。我有点后悔没有干掉她留具尸体在身边多好,逃跑的时候还能迷惑敌人。操!

'别不好意思了!'我接过呼吸器放在嘴里,这女人竟然害羞到抬不起头来了:'轮到我们了!'

'什么?'唐唐一惊,赶忙抬头张望,发现湖面上的敌人已经逐渐接近岸边上。而在没膝深的雪地中两分中跑不出五十米的狼人他们已经将被敌人衔尾追上了。

'我们能干什么?'唐唐看着远在千米外的敌人再看看自己手里的M4和身边的MG3无奈看着我。

'骚扰!'我把枪托顶在肩窝里,脸贴冻起粘的腮托板在湖面众多的小船中寻找着目标:'狙击手不是一定要击毙敌人才能发挥作用的。'

说完,对着冲在队伍最前面,也是距离最近的一艘机动船坐人的尾部抠动了扳机。即使装了消声器,50口径弹的超射速带来的音爆仍不可小视,好像个皮球在你面前炸开一样响亮,巨大的后座力有如什么人在我肩头踹了一脚似的,身子趴着仍后退了一下。巨大的枪口气流将悠然而下的雪幕扯开了个巨大的口子,从子弹后面甚至依稀能看到它冲出的巨大涡流,瞄准镜中的快船的木制船头甲板上霍然出现一个排球大个洞。

刚开始的片刻船面并没有什么异状,我甚至开始怀疑那一枪有没有效果的时候,突然冲天的湖水从打出的洞中喷簿而出,转瞬间便淹没了船头,然后开始向船着蔓延,最后木制的船体因为进水太多而折断,将承载的六名士兵扔在了水中。

我再次对着弹点进行了校正,然后用食指挑起冻的发涩的枪栓,回勾拉出弹壳。又开了两枪,这回就好多了,瞄准船尾打中船中间,相差不到半米了。

这种距离,这种环境。我已经很满足了!

'好枪!'狼人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等你半天了!迷你炮手!'

'我们的……迷你炮手!'刺客跑动中看着水里挣扎的人说道:'嘿嘿!逞自己是机动船跑那么快,把队友甩那么远,看现在谁救你。抢功抢进鬼门关!'

说完举起不知什么时候从哪找到一把极少见的TPG-1狙击枪开了一枪。没有打中!但这把枪接近反器材狙击枪的惊人射程却吓了我一跳,怪不得他扔掉了自己的SG550。本以为刺客只是游戏一枪便撤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慢条斯理拉动枪栓退出弹壳,开始调试起刚装到枪上的瞄准器来。

'你干嘛?刺客!'我看到湖面上的小船开始拼命的朝他射击不禁问道。虽然距离影响了准头均没有打中他,但生于此长于此的高山战士们很明白应该怎么在雪山上开枪。他们全都是朝天射击,子弹轨道画着拱门从天上划落散射在刺客身旁。这种轨道落下的子弹仍在强大的威力,落在身上可就是一个眼。而且由上而下过来的子弹极容易打中没有防弹衣的腿脚和手臂,这次刺客没受伤算是他运气了。

'我要调枪!'刺客不费话在瞄准器上拧几下后又打了一枪,这回比刚才精准了少,子弹落在了那群拼命在水中挣扎地落水狗脑袋边上,吓的这群本想在原地踩水保持体力等救援的家伙。放弃了原本的如意算盘玩命的迎着同伴的船游去。

第三枪响后,不面上一颗人头不见了。然而一招得手的刺客扭头便跑。没有任何趁胜追击的意思。跑出没多远,他刚才站地地方便被炮弹炸成了焦土。

'嘿!'我自嘲地浅笑一声。还是比不上刺客这家伙,如果是我一定会补上两枪。虽然时间也够逃跑,但危险总是大几分。冒险冲动!这是当初入队快慢机便给我下的总结,时至今日我仍没有摆脱这个劣根性。

其它手摇船看到打先锋的三艘快船无缘无故的竟然沉了,纷纷减慢速度举起望远镜沿湖岸观望起来。

'我们怎么办?”唐唐从没有应付过这种场面,看到随着望远镜一起移动的数百个黑洞洞的枪口,再想象远处山里更夸张的无数炮口也是不停在我们身上扫过,便不止是颤抖而已,开始拼命地夹紧大腿了。

“没有关系!别动就行了,他们看不到我们的!”我安慰她。

“你……怎么知道?”

“看到就开炮了!”我看到刺客的惊人表现有点忌妒,所以口气没有刚才好了。

“那……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动呢?”女人一直不停地问问题。我知道她是想借此来舒解紧张情绪。可是,我心里也发毛,经验丰富不代表不怕死啊,只是比较能分清局势发展应进还是应退而已。

“等!到时候你自会明白的。”我懒得解释,只是按着她的头慢慢趴在了防寒垫上。

“等?”女人脸贴在防寒垫上对着我:“难道这就是你的作战方式吗?”

“应该说是‘忍’更确切一些,你会发现等的过程中便开始出现一些要‘忍’的困扰了。”我教她抱膝蜷成婴儿状好在雪地中减慢体温的流失:“先体会冷吧!”

看着狼人他们可怜的移动速度,如果不是雪地造成的同色视差,让人没有办法测算他们的位置的话,这些家伙早就完了。好在对面被空军一番轰炸后弹药补给似乎无法连续,炮打的时断时续。但水上行船实在是比雪中行军快得太多,看来我还是不能动呀!

天越来越黑,风也越来越大,瞄准镜中的温度指数从零下十五度已经跳到零下三十度,并且还在降。

零下三十度是什么感觉?那便是裹在衣服里的水囊也被冻成了冰坨。挤出来一块放在手里握着居然是暖的!冰是零度的身边的气温是零下三十度的,所以冰就像是一块厚的有机玻璃,或者塑胶什么的,再怎么暖也不会化掉。鼻孔边上的因为出热气而积蓄的水气也会被冻住,呼气时便被体温溶化,吸气时便再冻结,脸上涂的防冻油脂都有发硬的感觉,更不要提被冻得发痛的皮肤了。

这种情况下,每秒钟都像数年一样久。

从身子下面掏出把雪放进嘴里,我不敢立刻咽下去,含在嘴里等它化掉并逐渐变温才敢下肚,不然肯定拉肚,然后绝对是肠胃炎、败血症,这种环境下也就宣布了你的死刑。

“伙计们!我得到最新的消息,英军的狙击分队就在你们附近,已经前来支援你们了。”天才兴奋的声音颇有点得意。

“英国狙击分队?”原本冷冷清清的无线电这下可热闹了。

“太好了!”有人欢呼,是结婚男。

“那些家伙没有死完?”有人惊讶,是托尔。

“他们从哪来?”有人质疑,是狼人。

“从山上刚下来。他们消灭了敌人一个前哨站,人力仍充沛,听到你们受袭来接应你们了。”天才顿了顿又开口道:“他们的位置已经非常接近你们了。”

“坏了!”这回所有人都叫出声了,本来不好意思说出自己见死不救的事,怕英国的高层恼怒,结果竟然引来一群追命的。

“怎么了?”天才吓了一跳。

“我们见到了那群英国人,因为没有事先辨识,出现了友军交火,还互相误伤了几个人。”狼人扛着水鬼边跑边说话,开始有点大喘气。

“那群人死得都差不多了,去哪还人力充沛。”我接过狼人的“负担”解释起来:

“来的肯定不是英国人!”

“那怎么办?”天才愣住了。

“你有没有把我们的通话频率告诉他们?”刺客对这个反应最快。

“说了!”天才声音颤抖起来。他也知道这下祸闯大了。

“换B套频率。”我马上把腰上的无线电接收器拨到另一个加密频道。

“食尸鬼!撤吧!”狼人心虚了:“你掉队太远了!如果附近有能抓住英国皇家陆战队的高手,这太危险了!”

“收到!”我听到这里拍了拍唐唐指了指身后一条岩缝说道:“顺着这条缝跑,里面雪少,跑快点甚至能早一步赶到登船点。”

“登船点?”唐唐看着发黑的远处满脸不解。

“这里。”我把手里的PDA塞给她,指着电子地图上标出的红叉说道:“这里是炮击的死角,只有在这里才能安全登陆。”

“你呢?”唐唐看着地图本能地问了一句。

“我断后!”我架好枪打开热显夜视仪,看着湖面上的星星点点的红斑说道。

“噢,你保重!”唐唐脸带忧色地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最后扔下一句便提着M4匆匆去了。

看着远去的娇小人影,我披着伪装布跪在雪地中四下张望了一眼。天苍苍,野茫茫,再次只剩下我一个人。心里不禁浮起一个奇怪的念头:我性格并不孤僻呀?怎么摊上个这种活计。

枪口对准已转成黑色的湖面上再次开始划的船队,这次我没有了顾忌,拼命地抠动扳机。迅速地将光了两弹匣的子弹,击沉了船队中数艘‘倒霉鬼’。因为他们已分出了一部分队伍赶向我这里,所以这次船队似乎打定了主意,没有再停下观望什么的仍拼命地向前赶,落水的人由后面的船救。

看着山脚下已然登岸并开始向上攀登的士兵,我只好放弃船只击毙了两名欲速则不达搜索的士兵,利用恐惧绊住了他们的脚。

就在这个时候,狼人他们行进的方向,突然响起了剧烈的枪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