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五十一节 攻坚(中)

作者:reallychen

    小镇四周的枪声突然激烈起来,外围中队开始发起强攻掩护我们的行动。已经从西北角突破台军防线的三中队,利用动力翼伞,强行空降占领了一座四层高的楼房,并以此为火力支撑点,顽强的向我靠拢,准备打出一条接应我们撤退的通道,我们不能傻等直升机部队的到来了!

    “绿队!准备行动!橙队集中所有火力掩护我们强攻!”

    “明白!”

    伴着分队长们的回报声,主楼四周枪声大作,弹雨呼啸着扑向台军的阵地。

    “闪光弹!”我大喊着把最后一枚闪光弹投向正面的台军阵地,几乎就在我闪光弹出售的同时,七名队员每人投出两枚86式手榴弹。

    低头闭眼张嘴,,爆炸的气浪“呼”的在头顶上掠过,我腾的跳起来喊道:“各队火力支援,黄队V字队形,保持不间断火力!杀呀!”

    “杀!”高科技的21世纪,我们无可奈何的拿出了我军红军时期的步兵战术,开始冲锋!

    无人机嗡嗡叫着在我们头顶上掠过,接着大批从小镇外我军轻型迫击炮阵地上发射的炮弹在无人机的指引下准确的砸进台军的阵地中。

    漫天的火海、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扯烂我们的作战服烤焦我们的头发、眉毛。几乎烤干雨丝仿佛是在燃烧空气,窜进我们气管炙烤着剧烈喘息的肺部。

    “炮火延伸!”伴着我的喊叫声,首弹落地后距离我们只有最低限度的二十米!

    “嗵嗵……”不知从哪个方向发射的40毫米枪榴弹连续的落进敌群里,轰击我军炮火的覆盖空档,整座大楼在数不清的爆炸声中开始剧烈的摇晃。台军阵地上已经变成一片火海,但杀红了眼的台军死战不退。

    “妈的!遇到对手了!”台军表现出来的优秀战斗力,让我不由自主的称赞了一句!

    “黄队,注意你11点方向入口!”耳机里响起呼雷的声音。

    借着爆炸的火光,我远远的看见伏在入口头戴白色钢盔宪兵手中成排寒光闪闪的T75机枪。

    “督战队!”这“古老”的三个字跳上心头,我怎么说台军突然变得这么能打,既然台军的指挥官把宪兵派上来逼着他的士兵与我们死打,这说明我们的内外同时攻击的战术已经奏效,台军快要吃不住劲了!

    “牛皮,给我打掉督战队!”

    “明白!”牛皮缩在我们的火力圈后,顾不上精确瞄准,手中的88式狙击步枪几乎成了一支普通的半自动步枪拼命的发射着,连续敲掉四名缩在后面的宪兵后,台军的防线有些松动。

    “头儿!”马纯新一口气打光一个弹匣,把几名企图抢占阵地封锁缺口的台军扫倒,缩在掩体下边换弹匣边对我喊道:“注意空中!”

    我侧耳细听,一阵隐隐约约的“嗡嗡”声,顽强的穿过密集的爆炸声钻进我的耳孔。

    直升机!听不清来自哪个方向,我心头大跳连声对着“启明星”大喊:“彩队!谁的!”

    “我们的!”呼雷惊喜的回报声,让我精神大振对着队员们喊起来:“蜻蜓到了!掩护!”

    “杀!”队员们呐喊着把弹雨泼向台军阵地,我狂奔几步用尽全身之力把红外救生灯投进台军防线内。

    “蜻蜓08呼叫A队,请确认!”耳机里终于传来企盼已久的声音。

    “A队确认,攻击红外闪光灯附近的敌群!”我带着队员们窜回攻击出发线。

    “确认!”我只知道楼顶工事群里没有平民,楼内有没有我已经顾不上了。

    “明白!开始攻击!”一队亚黑色涂装的武直-10突然从黑压压的云团里现身呼啸着扑下来,短翼下火光一闪,暴雨般的子弹铺天盖地的泼向台军阵地。突然,机群腹下三点位置的楼房侧翼的空地里火光一闪,一枚肩抗式防空导弹拖着一条火龙直扑向领队攻击的武直-10。

    “蜻蜓,小心!”我的话音未落,急速拔高做着规避动作的机群长机已经凌空炸成一团火球,一头撞向地面。两家武直-10短翼下火光连闪,毫不犹豫的把一串50毫米的无控火箭弹打进发射防空导弹的地面工事。

    “A队全力掩护蜻蜓!”

    我的话音未落,伴着耳机里:“蜻蜓10接替蜻蜓8”的声音,一架武直-10再次俯冲下来,短翼下的六管机枪“嘟嘟”叫着,两条弹雨扫帚一样从台军阵地上扫了过去。四架武直-10摆开了防御队形,掩护着两架长机连续攻击,正面的台军终于吃不住劲冲破督战队的阻拦潮水般的溃退下去。

    几架武直-10呼啸着从我们头顶上掠过,旋翼搅气的狂风把楼顶工事里的战争垃圾扬得满天都是,一件残破的台军军装顺风飘落在马亮平的钢盔上,军装上的血水滴滴答答的溅了马亮平一脸。

    “我靠!”马亮平恶心的抬手把军装扯下来,指着在上空盘旋的武直-10骂道:“丫在折腾小心我把你揪下来打屁股!”

    武直-10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马亮平怒气冲冲喊得声嘶力竭,仿佛他真的一抬手就可以把飞在天上的武直-10拿下来一样。得到了强有力的火力支援,一瞬间打垮台军的防御,他这是高兴的不知怎么样才好。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注意正前方的入口。

    楼顶入口是经过重新构建的,成一个2。5X2。5的正方形,有一道钢制的楼梯与楼内相连。台军溃退入楼内并没有把钢板制作的入口井盖关上,把一个像是正在向天空龇牙咧嘴的入口摆到我们面前。

    我摆手示意队员们停止前进,静静的入口让我感觉那里充满了说不清的危险。抛弃政治等因素不谈,与我对抗的台军绝对说的上是一支劲旅,连续多层的防御体系,逐次投入的重火力掩护,临危不乱的指挥队伍,一切告诉我,台军绝对不会慌乱到放弃关闭可以暂时阻挡我们的大门,以便为他们赢得一点重新布置时间的机会!

    “砰!”背后传来88式狙击步枪沉闷的枪声把我们吓了一跳,本能的连续翻滚着转移阵地,按照A、B组前后配置的队形据枪锁定各自的防御区。

    楼顶还是“静悄悄”的,我盯着黑漆漆的入口恶狠狠的对着“启明星”低喝道:“B4,怎么回事?”

    “肩抗式对空火力!已清除!”耳机里牛皮的声音非常平静,丝毫没有把我们吓一跳后应有的歉意。

    “好小子!”我不由在心里赞了一声,牛皮现在简直可以独当一面了!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入口上,没有想到在我军强大电子干扰下,台军的肩抗式对空火力,仍然可以通过目视直接瞄准发挥作用威胁我们的“蜻蜓”部队。牛皮的这一枪一下子提醒了我!

    “彩队!给黄队B4一个指挥频道!”我对着“启明星”低声命令道:“A队所有游击(狙击手)注意,你们立刻向黄队B4报到,听从他的指挥全力压制台军肩抗式对空火力!”

    “明白……”耳机里响起一连串回报声,我指了指猴子,示意他去掩护牛皮。牛皮给他的88式狙击步枪换上一个满弹匣,从钱东海身上摘下一枚86式手榴弹挂在领口上,向我摇摇手说道:“我不要掩护!”

    猴子抱着机枪看了我一眼,攻入楼内,司马小队七个人的兵力已经是捉襟见肘,我无奈的点点头,示意猴子留下。目送着牛皮缩进残存的台军工事群里,牛皮领口上86式手榴弹告诉我,他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向队员们指指我的眼睛,马亮平组的队员把最后的两枚闪光弹拿在手里。我把换好弹匣的95突击步枪甩到身后,据好02式冲锋枪正准备发出攻击命令,头顶上突然轰鸣声大作。一架我军的米-17V5突然冲过来悬停在我们上空投下垂降索,一个小队的兵力从天而降,飞快的组成一个环形防御队形。

    “A队!是我!”最后下机的付国霖弯腰拖着一个装备包向我跑过来,一呲牙说道:“老巢命我过来支援,请给我点活干!”

    “去那里准备!”我指着台军60迫炸出的大洞说道:“我们强攻入口掩护你们进去,然后你左我右向两翼发展!记住,不要清场,直接向下攻击,把老鼠逼出窝!明白?”

    “我靠,我也是中队长!”付国霖对我命令式的口气非常不满,翻着白眼说道:“服从你的命令!不过你小子手脚利索点,我手下的那帮猴崽子可是憋的嗷嗷叫,抢先把老鼠捉到了手,你可不能急!”说完还故意看了猴子一眼,付国霖知道雷云的绰号式“猴子”!

    “听见没有,管闲事的来了!你们该怎么办?”我头也不抬的把装备包打开双手抓起一堆86式手榴弹放进携行包里,顺手又把四枚98式闪光震撼弹挂在背心上。

    “抓老鼠是我们的指责!”队员们轻笑起来,付国霖听出我话中有话,恶狠狠的说了句:“老子今天非当一回管闲事的不可!”扭头就走。

    “抓紧时间!”我把装备包扔到队员们中间,据枪警戒。马亮平第一个扑了上去,一把抓起八发装的35毫米轻型单兵温压榴弹包挂在身上,其他队员摘下钢盔舀起弹药,飞快的倒进自己的携行包里,利索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向我翘起拇指。最后整补弹药的小许,从装备包里拿出一袋十发装的89式35毫米单兵燃烧弹,可以在20—100米距离内实施纵火和火攻,燃烧或迷惑敌人,引燃易燃的军事装备或设施。虽然是一次性使用的武器,但只有650克全携行重量和霸道的杀伤效果还是让我兴奋不已。

    “到后面去!”我高兴的对着小许喊了一声,钱东海自觉的靠了上去把小许挡在身后。

    “准备!”我高高的举起右手示意付国霖做好准备,猛的一握拳,马亮平和王官宾扬手把两枚98式闪光震撼单投进入口。

    “轰!”刺眼的白光直冲云霄,大团的气浪卷着硝烟涌出入口剧烈的翻腾着。

    “干活!”伴着我的低喝声,小许半跪起来双手握着89式35毫米单兵燃烧弹对着入口扣动扳机。

    “嗵!”35毫米燃烧弹划了一个弧形落进入口里“轰!”的一声炸开,立刻滚滚浓烟夹杂着汹涌的大火窜出入口。伴着一阵阵惨人的喊叫声,五六名周身燃烧的台军冲出入口哭喊着四处乱跑。

    “D队接触!”耳机里一身断喝,付国霖小队进入的洞口里响起激烈的枪声。

    “A2!”我一指那几名痛苦的台军,猴子端着88式通用机枪一梭子扫过去,惨人的喊叫声平息了。

    “A3带我们进去!”

    马纯新长身而起,抬手把一枚98式闪光震撼弹投进入口里,利用震撼弹变态的气浪稍微压制汹涌的火势,带着我们冲入楼房。

    钢制的楼梯都在剧烈的燃烧,炙热的火焰象毒蛇一样在我们身边肆虐。急速的冲入黑暗中,我拉下头上的夜视仪向四周观察。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大厅,横七竖八的密布着用来加强楼顶承重的钢制撑架,正对楼梯有一个紧闭的大门口,那是离开大厅进入楼内的唯一通道。环顾四周,我没有发现台军的踪迹,89式35毫米单兵燃烧弹霸道的威力把台军全部赶了出去。扭头看了一眼托着轻型热成像仪的小许,这小子呲着牙向我左侧的枪毙指了指。

    我防止被台军突然投掷的闪光弹迷盲,把夜视仪推上去指了指墙壁。小许戴好夜视仪,仔细的观察了一通横七竖八的钢梁,然后从缝隙中钻了过去,把塑-九炸药捏成长条沾在墙壁上,退了回来伸出手指向我们倒数完毕后狠狠的按下遥控起爆器。

    “轰!”

    “轰!”

    台军使用了同样的战术!不过他们显然是被突然出现的两声爆炸,吓了一跳,本应该与爆炸声同时打响的压制火力竟然没有跟上。

    “嗒嗒嗒……”伴着猴子的第一声枪响,我们手中的六支02式冲锋枪同时打响。65发的全装弹量,使六支02式冲锋枪像是喷射子弹的水龙头。凶猛的火力在两个洞口打出一片弹幕,五名暴露的台军疯狂的抽搐着扑倒,台军伏击部队一枪未发“哗”的退了下去。

    “掩护!”马亮平喊叫着飞身跃过一道钢梁,抬手连投,三枚86式手榴弹滴溜乱转的飞进墙洞。

    “轰……”大团的灰尘顺着墙洞喷涌而出,猴子一跃而起两步超过马亮平对着墙洞扣动扳机,一口气打光弹链上最后的二十发子弹这才翻身卧倒。几乎就在猴子停止射击的同时,马亮平和马纯新同时跃起,闪身跳进墙洞立刻向两翼一闪,队员们手中已经换好弹匣的02式冲锋枪重新响了,弹雨再次罩住墙洞。

    “安全!”耳机里响起马亮平的低喝声。

    我带着队员们一跃而起,窜进墙洞。台军在这个同样布满钢梁封闭窗口足有百十平米的房间里,留下了八具还在微微抽搐的尸体。我抬手向门口指了指,马纯新带着队员们运动过去。

    “头儿,是六军团司令部警卫营!”马亮平从台军的尸体上撕下胸条看了一眼低声说道:“据说全部是死硬的台独分子编成,战斗力不容小视!”

    我点点头扭头低声说道:“C2注意,搜索不成队形的密集人群,如有发现及时报告!”

    “头儿,你怀疑楼内有平民?”马亮平从携行挎包里掏出几枚86式手榴弹挂在背心上抬头问道。

    “能把他们的兄弟姐妹押到街上为他们挡子弹,为什么不能在楼内放上一群?”我反问了一句,轻手轻脚的向隐蔽在门口两端的队员走去。

    “他妈的,简直不是人,有种真刀实枪的较量,拿老百姓垫背算什么本事!”马亮平恶狠狠的咒骂了一通,踩着我的脚印跟了上来。

    门外狭长的走廊把另一头激烈的枪声清晰的传过来,付国霖的分队在向楼房的左翼全力发展。虽然可以听见枪声,但是我看不见一个弹着点,外面的走廊一定是曲折的!

    侧耳细听,虽然枪声非常激烈,但我仍然可以听见走廊里粗重的呼吸声和轻微的金属碰撞声。

    我轻轻的指了指门口,马纯新和王官宾拖过一具台军的尸体扔了出去。

    “嗒嗒……”枪声大作,铮亮的枪口焰照亮了整个走廊。

    “轰!”枪响的同时,房间的墙壁被台军炸开一个直径三米的大洞,强大的冲击波一下子把我推倒,残砖碎瓦砸的钢盔“叮当”响。

    “嗵!”早做好准备的小许,几乎是在爆炸的同时抬手把一枚89式35单兵燃烧弹打进墙洞,一头扑倒大喊起来:“卧倒!”

    “轰!“一条填满整个墙洞的火舌窜了出来,在我的脊背上扫了一下,立刻一股焦臭充满了我的鼻孔,后备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妈的!”我忍不住哼了一声,抬手把一枚98式闪光震撼弹投进走廊,大喊道:“闪光!”

    “轰!”裹满尘土的冲击波刚从头顶上掠过,马亮平、王官宾、猴子已经顺着台军炸出来的墙洞冲进另一个房间,我带着其余队员连续投出几枚手榴弹顺势冲进楼道。

    “地狱火!”伴着我的喊声,队员们在我身后排成“一”字纵队,保持住不间断火力,对着狭窄的楼道猛扫。

    马亮平组连续炸开两道墙壁,突然出现在正对走廊弯曲部的房间里,切断我们正面的台军后路,然后一声部吭的对着弯曲部挤成一团的台军展开火力。伴着猴子手中的88式通用机枪不住气的叫声,台军绝望的惨叫声让我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后路被切断,正面残存的台军立刻慌乱起来,胡乱的向我们打了几枪缩进房间里。马纯新在我们掩护下追了上去,连续扔进去两枚86式手榴弹,房间里的台军扔出几支步枪,满身是血的爬了出来。“台军下去了,我11点方向二十米是楼梯!”耳机里响起马亮平兴奋的声音。

    “C2!”我指了指楼下。

    “台军已经分散进入房间埋伏,我们正下方还有几个在活动,台军应该是在楼板上安装炸药准备把我们送上西天!”小许利索的收起热成像仪,目不转睛的望着我说道:“一分钟内会起爆!”

    “D队位置!”我看了一眼侧翼房间厚厚的橡木大门没有被台军拆除,带着队员抬着俘虏跑了进去。

    “前进100米,占领楼梯井,准备向下攻击!”耳机里付国霖的声音可以用“得意洋洋”四个字来形容。

    “停止前进,深呼吸!我要放‘气球(温压弹)’!”

    “我靠,你这个变态的家伙!”耳机里付国霖的声音慌乱起来。

    “B1,找隐蔽,送给下面的一个大气球!”

    “明白!”不用在死打硬磕的去对付台军,意味着我们活着离开这里的希望又增大了几分,马亮平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发射了!”耳机里传来马亮平响亮的倒数声:“5、4、3……”

    “顶住大门!深呼吸!”我指挥着队员们拖着俘虏,扑倒在与大门平行的墙角隐蔽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