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刃-50节

第五十节 攻坚(上)

作者:reallychen

    reallychen疯狂手打!!妈的,打死我了!!兄弟们多投票,后面还有几节,我会继续发上来的!!

    “糟糕!”我心里惊叫一声,拼命的向右翻滚,试图脱离火光照耀的范围,但还是晚了一步。

    我正前方的一挺高三角架状态正在狂叫12。7毫米重机枪拖着长长的火舌,向我调转枪口,大串的重机枪子弹把楼顶打的冒起一溜火星向我横扫过来。

    “头儿!向左”我的窘状让刚刚拜托沉重动力翼伞舒服的猴子、牛皮同时跳起来,伴着猴子手中88式通用机枪打出一个压制台军重机枪的长点射。牛皮向右急奔,托在手中的88式狙击步枪微微一震,M2HB重机枪射手的头盔“当”的一声跳起来,一团血污喷溅到已经滚烫的枪管上吱吱响着冒白烟,正在送弹的副射手吓的一缩头,牛皮一头扑倒在残存的沙包工事后大喊起来:“清楚!”

    “走!”我和猴子同时爬起来向距离最近的工事跑去,一点钟方向的另一挺重机枪发现正面的重机枪哑巴了,毫不犹豫的扭过枪口向我们打过来。

    12。7毫米的重弹拖着“日日”的怪叫声从我身边掠过,我竭尽全力跃起来扑倒在一个沙包后面,沙包立刻被重机枪子弹打的白烟直冒,两发穿透沙包的子弹一左一右的打在我的肩膀两侧,“丢”的一声跳起来不知飞向哪里。

    “有两下子!”巨大的压力激起了我强烈的战斗欲望,一阵莫名其妙的兴奋突然而来,我喊叫着抬手把一枚86式手榴弹向重机枪的大概位置投了出去。

    “轰!”爆炸声中夹杂着大片钢珠撞击金属物体的“叮当”声,压制我的重机活力一顿,我翻身从沙包右侧迅速出枪瞄准重机枪阵地就是一个十发长点射。

    “哒哒”的枪声中,台军重机阵地上一阵火星乱溅,我的十发子弹全部打在加强阵地的钢板上。虽然我发射的子弹没能杀伤台军,但突如其来的火力还是让台军心头一惊不由自主的一低头,手中的M2HB重机枪的发射火线立刻抬高。

    “给我闭嘴!”我乘机抬手把一枚86式手榴弹准确的投到火力点中。

    “轰!”残破的M2HB重机枪,伴着爆炸声飞出了掩体。我的压力顿减,连续翻滚着转移阵地,我扭头向四周看去。

    我们降落在“L”型主楼的最下端,,虽然有四周其他分队的火力支援,但来自楼顶另一断台军的火力仍然压得我们抬不起头。头顶上,马亮平组的队员在火力掩护下,还在顽强的向前突击,把一包包钢珠炸药投进台军的工事里,试图炸开一条血路,但逐渐从混乱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台军已经开始组织起有效的对空防御火力,安静的动力翼伞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黄队下来!主楼侧翼双25(双联25毫米高炮)正在向你瞄准!”全通频道里刘风桐嘶哑的喊叫声,立刻让我冒出一头的冷汗。B组的队员如果被双25毫米高炮锁定,他们支离破碎的身体会扑满我们整个阵地。

    “B组下来……”

    “轰……”钢珠炸药听不出点的爆炸声打断了我的话,马亮平组象流星一样一头扑下来,距离楼顶还有四五米高度的时候,几乎是同时割断了伞绳。四个人影被高速飞行的冲力带的斜飞着坠向楼顶,扑进刚刚爆炸硝烟未散的台军阵地。

    “咚咚……”台军的双25响了,大串的炮弹把飘在空中的四具伞衣瞬间撕成碎片。空爆的弹片激射而下,立刻在刚刚降落的马亮平组头顶上下了一场“暴雨!”

    “B组报情况!”我担心的大喊起来。

    “头儿,我们一切正常!”伴着耳机里的大喊声,马亮平带着他的组员们从降落点闪了出来,向正在重新组织防御的台军跑去,只有牛皮抱着狙击步枪一瘸一拐的缓慢向前移动,看样子至少他是崴了脚!

    “红队到位,开始攻击!”

    “蓝队开始攻击!”……

    耳机里响起一长串的报告声,我们突入核心的五支分队全部按照预案完成初步降落,我对着“启明星”喊起来:“A队呼叫基地:「蜻蜓」出发!”

    就在我通话的时候,A、B两组的队员已经分别沿着钢珠炸药包清理出来的通道两翼,利用残留的工事做掩护,抢先到达“L”型阵地的拐角处,占领阵地,站稳了脚跟。

    台军抓狂了,所有的火器一股脑的向我们兜了过来。我们的阵地上像是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暴雨般的弹片,各种口径的子弹把我们四周打成一片火海。几声炮弹出膛声响过,一群60毫米的迫击炮弹砸在我们四周,猛烈的爆炸声中用来加固楼顶的钢板被整块掀了起来,大块大块的混凝土坍了下去,露出一个个如同大嘴般的黑洞。

    “妈的!”我看着一个个龇牙咧嘴的黑洞,额头上一个劲的冒冷汗,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些黑洞里就会射出让我们腹背受敌的子弹。如果台军再聪明一点,指挥迫击炮继续射击,我们即使万分幸运的在密集的炮火中活下来,也避免不了整个楼顶坍塌后掉进楼房顶层,陷入台军来自四面以及头顶火力的夹击中。

    “轰!轰!”又有几发60迫击炮弹落在黑洞的旁边,继续扩大黑洞的面积,台军的目的变得一下子明确起来,他们在给我们准备一个庞大的陷阱。

    “砰……”一长串重机子弹打在我身前,溅起的沙粒敲打的钢盔一阵乱想。

    “X!”我翻滚着躲开在炮弹轰击下越来越大的黑洞,几步窜到一个用波纹钢板加固的胸墙后,探头向台军阵地看去。

    台军阵地整个被用波纹钢板加固,足有一米五高的胸墙包起来,挡住了外部平行的观察视线。胸墙上挖有枪眼分成高低两道火力拦截线,交织的弹雨飞的很低,完全封锁了阵前区域。台军这是为向我们身后运动的同伴拖延时间!

    “彩队,核心需要蜜蜂!”必须要消灭突然出现的60迫击炮,呼叫无人机支援后,我缩身藏在胸墙下抬头看着台军阵地的上空,等着60炮再次发射。

    “嗵!嗵!”炮弹出膛的声音再次响起,巨大明亮的发射焰照亮了飘在空中的硝烟。

    “我是黄队,确认我的位置,两组流星!”我垂直对空打了两组点射的曳光弹大喊道:“A队榴弹手注意!目标,我正前方100米60炮群,集火射击!”

    几发从四周楼群吊射过来的35毫米高爆榴弹,怪叫着扑进台军的阵地,炸起一片死亡的烈焰。台军阵地上的压制火力明显一顿,马亮平“嗖”的从一个铁制储水罐后窜了出去,向最接近台军阵地的一堆沙包移动。

    “轰!轰……”台军的60毫米迫击炮沉默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再次的吼叫起来,激射的弹片立刻把刚刚抬头的队员们重新按倒。四周楼顶的榴弹手们拼命的向台军核心阵地发射,尽最大的努力为我们提供火力支援,但35毫米榴弹相对有限的杀伤力,除了把一波波的60迫击炮招过去,没有起到更大的作用。

    “我X!”伴着耳机里突然传出的一声惊叫,躲在阴影里偷偷向台军阵地潜行的马亮平突然暴露在爆炸的亮光里被发现了。他急速翻滚着一头扑进一个被钢珠炸药包直接命中的对空火力点中。大串的12。7毫米子弹,象是一条嗜人的火龙追赶着他的身影打过去,修建工事的沙包立刻在弹雨中崩裂,扬起满天的尘土,马亮平被捂住了!

    我们完全的陷入了徒劳应付的被动局面,缓过神来的台军把压制火力打得铺天盖地,我们完全被压制在隐蔽物后丝毫不敢移动。来自我们正面的火力有沙包、钢板等暂时可以抵挡一气,但台军的射火炮和吊射的40毫米榴弹让我们无所遁形。不但身后的黑洞在炮火的轰击下一点点的蚕食我们的阵地,而且激射的弹片已经把小许和马纯新打伤了。

    “轰!”一发四十毫米的高爆榴弹在我侧后爆炸,伴着弹片命中沙包不绝于耳的“扑扑”声,强大的冲击波一下子把我死死的挤压在沙包上。左大腿外侧一阵发麻,像是烧红了的铁筷子插进大腿的刺痛让我差点跳起来。

    “窝囊!真他妈的窝囊!”我用嘴撕下左手的战术手套,摸索着找到了出血点,很幸运,伤口不深,我的手指尖碰到了弹片。火辣辣的疼痛还在持续,我一咬牙,死命的撕裂伤口,手指用力抠了进去,挖出了弹片。血呼的流出来,让人疼的头皮直跳的炙若感消失了。我满头冷汗的靠着台军扫射下变得越来越低,越来越薄的沙包工事上,撕开一个急救包,胡乱的包扎好伤口,扭头向四周还在激战的楼群看了一眼,其他分队虽然已经占领了兵力相对薄弱的楼顶表面阵地,但要同时为我们提供火力支援和应付来自楼群外的台军,短时间内不可能!

    “窝囊!真他妈的窝囊!”本来一次完全可以来去无踪的奇袭行动,被突然出现的平民和甘愿上当的“老头子”们给搞砸了!第一次被敌人搞得无能为力的做缩头乌龟,我不由满腔怒火的在沙包上打了一拳。

    “黄队!彩队报告,60位置确定!T73式(仿美制M19式)60毫米迫击炮八门,沿你十点方向150米弧形分散布置!耳机里突然传来的报告声让我精神大振,一把扯过挂在身侧的95突击步枪打开保险,我低声对着”启明星“喊道:A4、B1沿我十点150米向两翼弧线轰击,B4找他们的指挥员!

    “明白!”钱东海和马亮平喊叫着,同时把加挂35毫米榴弹发射器的95突击步枪杵在地面上,每人四发榴弹一股脑的打了出去。

    “轰、轰……”35毫米的榴弹的爆炸声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听起来像是一个懂礼貌的人在小声的咳嗽。

    两人发射榴弹的火光立刻把台军的火力吸引过来,掩体上端的沙包被弹雨敲打的支离破碎,填充物“哗哗”的流下来。

    “牛皮,你大爷的!你睡着了!开枪呀!”钱东海抱着枪蜷缩在被弹雨敲打的瑟瑟乱颤的掩体后没命的喊叫起来。

    “妈的!”我无奈的苦笑起来。我们这次执行的是乘动力翼伞的突袭任务,重武器一件也没有携带,临时被老头子们逼上梁山与台军发生正面接触,一道小小的胸墙竟然让我束手无策。外围中队倒是有81毫米的轻型迫击炮,但是谁也不知道核心目标里有没有平民,所以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发我军的炮弹飞过来。

    “轰……”马亮平和钱东海不停转移阵地发射的35毫米榴弹响得有气无力,“轰!”台军阵地上突然发生猛烈的爆炸,汹涌的火光照亮了大半个夜空,整个楼房一阵剧烈的摇晃,台军阵地的西北角“轰”的坍了下去。

    “命中炮弹堆放点!”耳机里响起呼雷惊喜的喊叫声。

    猛烈的爆炸还在持续,部分炮弹竟然被冲击波送上半空凌空爆炸,台军的阵地上立刻乱成一团,哭爹喊娘的惨叫声盖过了激烈的枪声。我们的压力顿减。

    “炮弹堆在前沿上,简直就是一群猪!”小许喊叫着从掩体后窜了出去,一把从台军的死尸下面拽出一具美制M136式84毫米火箭筒(瑞典AT-4式84毫米火箭筒美产型号),借着爆炸的闪光略一检查,瞄准台军齐胸高的工事打了过去。

    “轰!”伴着3公斤AT-4火箭弹头剧烈的爆炸声,台军的工事稀里哗啦的坍倒一片,慌乱的台军一下子暴露在我们面前。

    “打!”

    我的话音未落,猴子的88式通用机枪“哒哒”的狂叫起来,5。8毫米的弹雨立刻充满了台军工事的缺口。队员们一下子“复活”了,长身而起,“哒哒”的点射声响成一片,转向了还在寻找阵地的敌群。牛皮跳跃着连续转移阵地,抓住机会敲掉两个恢复的火力支撑点,台军像是秋天田地里的高梁一样被成片的撂倒,吃不住劲开始溃退。

    “A2掩护,A左B右,上!”我据枪打到一个刚刚抓住机枪的台军,带着队员们向缺口扑去。

    “头儿!一点,双25……”耳机里呼雷的喊叫声让我的汗毛倒竖,有些惊慌的喊叫起来:“隐蔽,双25!”

    台军楼顶工事侧翼,距离我不到一百米的一个堆的象坟包一样的沙包工事,“轰”的坍塌,露出一门双25毫米高射炮巨大的防盾,胳膊粗的炮口“嘎嘎“的向我们摇过来,”嗵嗵“狂叫着一通横扫。25毫米的高爆弹射击高度不超过一米,我们正面台军阵地上残存的胸墙被炸的顷刻间土崩瓦解。

    “我X你姥姥的!冲在最前面的马亮平连续两次被双25高炮“教训”气的双眼血红,呐喊着跳起来抓住身边一挺M2HB重机疯狂的向双25高炮射击。间隔五发一发的曳光弹在空中拉出一条火鞭穿过防盾冒起大片的火星,躲在后面的台军被打的鬼哭狼嚎,正在装弹的装填手整个上半身淹没在弹雨中,双25哑巴了!

    “给我站住!”牛皮也是双25的受害者之一,看见炮手逃跑,托着88式狙击步枪连续射击。

    双25对我们短暂的火力压制,让溃退的台军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在军官的威逼下重新集结起防线开始与我对峙,强大的火网再次笼罩在我们头上,我们又一次被挡住了!

    “A左B右占领两翼,A2、B1给我一个支撑点!”我怨气冲天的对着“启明星”喊叫起来,我们只有轻武器而且没有直接炮火的支援,面对数量是我几倍,装备精良的台军,我们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我端着夜视望远镜向四周看去,台军被我们的“大雨”浇了一通,很快发现我们非常顾及平民的伤亡,不敢对楼房进行轰击,非常乖巧的占领四周的楼房对掩护分队射击,我占领三面楼房工事的分队无可奈何的陷入了阵地战。小镇外围的中队虽然把台军打的鬼叫连天,但苦于没有携带大量的攻坚武器,无法攻入镇内,也无奈的和台军陷入了胶着状态,勉强能为我们提供有限的火力支援。

    “绿队!”我对着送话器哼了一声。

    “黄队,我已经把一座大楼打扫了一遍,并完成部署!需要我们出手吗?”于洪洋一直隐蔽在西北方向的楼群里设伏,听见我们这边激烈的枪声早就心痒痒了。

    “老实给我趴着!”我有些烦躁的喊了一声,扭头找到牛皮向他喊道:“怎么样了?”

    “妈的!他们的指挥员全部缩在楼房里指挥,我看不见,现在只能打火力点!”一发子弹擦着牛皮微微露出掩体的头盔飞过,牛皮一缩头笑着喊起来:“他们还有几个半拉子狙击手在对付我!”

    我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我们发起攻击已经过了十分钟,但“蜻蜓”部队还没有到来,不由焦急的抬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我们必须要确认直升机部队赶到才能最后发起冲击,攻入楼内把台军的只会人员赶到“绿队”的包围圈里去,并在最短的时间里用直升机把捕获的俘虏运走,不然我们会再次陷入台军的包围圈里一直打到弹尽粮绝枪毙俘虏自杀了事,这样的结果只能用一个字来说明,那就是“败!”彻底的失败!

    背上的“启明星”颤动起来,林大满是火药味的声音闯进我的耳孔:“A队,来自雄、坪一线台军大约有两个营的兵力采用分散行军的方式,分别从左、右、后三面向目标点扑过来。天气状况恶劣,丛林、山地让我们的航空兵队他们杀伤不大,现在他们距离你们还有不到十五分钟的路程,也就是说,你们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用来完成任务……”

    “大壮呢?用大壮覆盖他们!”这他妈的简直是雪上加霜,我愤怒的打断林大的话对着“启明星”喊起来:“打援部队哪里去了?”

    “他们一班为单位隐蔽行军,无法覆盖……”

    “奶奶的!小镇里的台军已经让我们的兵力捉襟见肘,现在你们竟然又让一个营的台军悄悄的摸上来!”我头脑一热对着“启明星”大喊起来:“你们要对这次任务的失败负责……”

    “放屁!”林大不客气的打断我的话说道:“我告诉你!全力完成你的任务!不然你必须陪着我去马克思那里报到!现在距你完成任务撤离的时间还有十四分钟!狭路相逢勇者胜!”

    “杀!”我连作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必须要把所有的队员完整的带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