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原创]情 透 纸 背——浅谈巴金《怀念萧珊》

             ——浅谈巴金《怀念萧珊》

 

十年浩劫,散文园地里现实主义创作之花几乎荡然无存,虚假、浮夸之风盛行,抒真情、表实感的作品难以问世。粉碎“四人帮”之后,散文作家们激情焕发,积压在胸中多年的感情潮水,犹如剧烈运动的地火,找到了喷发点。一时间涌现出一大批声讨奸佞、悼念逝者的优秀作品。悼念之作大量问世,成为中国当代散文史上前所未有的现象。

年逾八旬的巴金以惊人的毅力写完了五集《随想录》。篇篇“随想”无不凝聚着作者的心血,浸透着这位文化巨人对历史、对时代、对民族和国家命运的历史责任感和对人类至纯至深的爱。

真诚是巴金六十年代创作生涯中始终奉守的信条。作家在动乱的年月承受了太多的伤痛和苦难,而且祸及妻子萧珊,所以在对“史无前列”的“文化大革命”思索、反思、总结时,真实记录了中国一代知识分子在浩劫中心灵的轨迹,写下了充满撕心裂肺之痛的《怀念萧珊》,哀悼含恨死去的妻子,如泣如诉,情深万斛。

萧珊逝世六周年纪念日,往日历历浮现在作者眼前,由于自己手中的一支笔,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一场灾难,那些黑暗的日子,根本无理可诉。妻子经常被揪去陪斗,常被一张张写满“罪行”的大字报批判,除了这些,还有人们的白眼,人们的冷嘲热讽,不仅身体上受到了摧残,而且在精神上受了更大的痛苦。平静的表面下,萧珊在独自忍受着命运的不公平。就在她因受迫害,一天天消瘦一天天憔悴的时候,心里依然惦记着家人。巴金是多么得痛心,他写到“我多么痛心。我劝她,安慰她,我想把她拉住,一点也没有用。”妻子逝世,深重地打击着巴金,使这个与笔为伍的人都几乎要叫出声来“一切都朝我头上打下来吧!让所有的灾祸都来吧。我受得住。”这撕心裂肺的喊声喊出了多少读者的泪水,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想巴金无法用眼泪来诠释自己的悲愤。

可贵的自审意识,自然天成的情感流露使巴金的散文别具一格:形式新颖、不拘格套、笔法灵活、挥洒自如。生命的体验使其情感丰富,具有凝练性。结构自然化又使读者心随文走,随之喜随之悲。

文革带来的伤痕是很深的。巴金以散文的笔法写“伤痕”,写文革对作家的迫害。《怀念萧珊》虽是哀悼之作,但其思想性、艺术性都不逊色于同期散文,反而以其情深意切、失妻哀悼之痛而成为散文园地中的精品。

《怀念萧珊》也是第一篇“力透纸背、情透纸背,热透纸背”的“讲真话”的文章,真诚的情感流露把散文这形式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这篇哀悼之作,其中流动着的情感如同苏轼那首流传千古的《苏幕遮》情感人心。

巴金的小说成就斐然,散文也独具特色。丰富的生命体验和自审意识在我国散文史上写下了别致的一页。《怀念萧珊》更被广为转摘,沉痛的哀悼之情已打动了无数的读者,这也是巴金散文的特色:真诚。

真诚就是一种生命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