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王子》读后简感

——对我来说,童话与其他文体是没有本质区别的,我从不把童话当作童话来读,或者说,我把一切文学作品都当作童话来读。



当小王子辗转反侧的一遍遍执著的看着日落的时候,我深深的明白,他是个忧郁的孩子,我相信他是沉静而平稳的,他无所顾忌的宣扬着他的爱,他的梦想,他所爱的花,与他简单而直接的人生观念。

或许曾经有过无数饱经沧桑备尝辛苦的人们被他感染,被他与自己东流水逝的童真记忆抚摩得热泪盈眶。如果这么看,小王子是隐藏在人们心中的鸿蒙情感,若滚滚红尘中的彩虹霞蔚,唯美而叛逆的挑战着这个世界。所以说,这是一部给大人看的童话,童话写给童年,这部童话写给曾经有过却已云散风流的大人们的童年。

唯美的通常都是不现实的,所以人们阅读之后百感交集之后也只能继续回归现实,小王子,乃至文学作品,究竟能在多少人心中产生持久的反复的恒常的无处不在的理念思绪,从而直接疏导着人们的价值观念,与实际处世观念?世事白云苍狗,梦幻般飘逸,哪怕我们一遍一遍的追问着人为什么存在存在有什么意义这个亘古的斯芬克司之谜,哪怕我们找不到确切的答案——存在主义没有,荒诞派北辕适楚的更加没有。但是我们仍然必须首要的作为生命生存着。适者生存,生存需要的是适应,自然的生存要适应自然界,社会的生存要适应人类群体。而方式即是物竞天择的自然选择,社会中的人们需要有基本的劳动技能,在资源不足的时候要有竞争的意识与能力,无论何时都要义无返顾的融入这个社会。

显然,小王子并不具备这些能力,他的性格也无助于生存,然而,如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大师米开朗基罗所说:“把世界还给人,把人还给他自己。”用亚里士多德的种加属差定义考察,人是有理性的动物。人懂得思考,懂得记忆,万物灵长的人心中有着与众不同的情愫与意志与需求,生存中人钟爱小王子与人文美学,正因为它们唤起了尘封已久的这些遥远情怀。

那么,小王子与《小王子》的意义仅仅如此么?小王子只是一个远古的呼唤?而不能作为真实现实的理念震撼着人们的心灵再加上人们的生活吗?小王子的品质到底是单纯的童真还是相反的——成熟的灵魂?

成熟的概念是怎样?曾经得到过的一个答案是:“不偏激,考虑事情全面,有责任感,有自我控制力,明理,谦虚,有承受力”。生存就要发展,发展需要优质的个性,这就是基本足以发展从而优秀生存的成熟个性。然而,这“成熟”的指向却只是适应,与适者的作为;还有着那么一种成熟的概念,排斥着适应,冰炭般的指摘着适者。

看看伊曼努尔·康德对成熟与不成熟的定义:“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当其原因不在于缺乏理智,而在于不经别人的引导就缺乏勇气与决心去加以运用时,那么这种不成熟状态就是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了。”显然,这正是对非适者的赞扬与鼓励:“任何一个个人要从几乎已经成为自己天性的那种不成熟状态之中奋斗出来,都是很艰难的。他甚至于已经爱好它了,并且确实暂时还不能运用他自己的理智,因为人们从来都不允许他去做这种尝试。条例和公式这类他那天分的合理运用、或者不如说误用的机械产物,就是对终古长存的不成熟状态的一副脚梏。谁要是抛开它,也就不过是在极狭窄的沟渠上做了一次不可靠的跳跃而己,因为他并不习惯于这类自由的运动。因此就只有很少数的人才能通过自己精神的奋斗而摆脱不成熟的状态,并且从而迈出切实的步伐来。”

在这种概念下回顾小王子,他就不再仅仅是一个真挚的孩子,而是一个敢于并且充分思索,不被外界众意与普世价值随便同化的孤独卫士。他没有被大人们的看法同化,没有被飞行员的看法同化,没有被国王的看法同化,没有被爱慕虚荣的人的看法同化,同样没有被酒鬼、商人、灯夫,地理学家这些任何人所同化。这也正是启蒙运动与启蒙思想家的主旨——当然不是刚愎自用的拒绝外界:当小王子遇到狐狸的时候,他接受了来自狐狸的驯服的意义。而是Sapere aude!要敢于认识。通过自己理性的判断去认识。

启蒙思想的意义,就在于把属于人类自己的理性提升到无上的高度。康德把人们不敢于运用自我理性的原因归诸于懒惰和怯懦,因为自我思考常常会有错误或者不全面,才不易养成习惯,才有懒惰;正因为自我思考有可能会与普世价值冲突,才有怯懦。但是如果不能习惯运用自己的理性,人类就永远是动物,个人也只能是婴儿。

这并不是要反抗世界,而是要人类和人真正的了解自己的世界把握自己的世界修正自己的世界。运用自己理性的人未必一定正确,但不用自己理性的人即便正确又于事何补?

知其然,亦要知其所以然。

国王、商人、灯夫、地理学家们是成熟的吗?他们只是霍布斯与拉梅特利的机器而已。在这鲜明的对比中我怀着无比的景仰感怀执着的小王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