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人,为了什么而活着!

人,为了什么而活着!
——剖析当代中国人的心路


近来,韩剧《大长今》继韩国、香港、欧美等地创下令人瞩目的“收视神话”后,在中国大陆再度风行,引起现实社会和网络世界对韩国人的生活、文化关注。这部长达70集的韩剧,究竟给人的思考是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引发我所思考的是:一个优雅美丽的女人,为什么受苦受难后而自强不息?回到现实生活,我们不得不想:人生价值是什么?和谐社会是什么?电视剧的女主人公徐长今的自强不息永不放弃的人生奋斗经历,唤起了当代中国人对于精神家园的渴望,令人不自觉中悄然梳理“人为什么活着”的繁乱心绪,理性地寻找丢失的人生坐标。

一、对传统价值观的审视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不变的宗旨。但是,纵观新中国建立56年来我们所走过的道路,与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的科学而合理的价值观是什么?恐怕让不少人难以回答,可能不少人有点“虚无飘缈”的感觉。改革开放27年来,中国大陆在物质文明方面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奇迹,却在人生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方面留下了一片空白。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人,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实现共产主义”,人生奋斗的动力大多源于为了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劳苦大众”。客观地讲,这种“理想”确曾燃起过勤劳朴实的中国人民的政治热情,否则也不会出现“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

二、重拾失落的精神家园

在经历了一系列政治狂热之后,共产主义理想不仅没有在中国实现,反而离中国民众越来越远,这就不得不让人们为之反思。假如中国大陆现在仍像27年前那样国门紧闭,不搞改革开放,也许“解放全人类、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理想,仍能激励几代人的“热情”。但是,百孔千疮的20世纪70年以前的中国已经一去不返,任何一个想过上好日子的人,都会把眼光停留在“改革开放”四个字上。因此,改革开放既是民心之所愿,也是历史之必然。

从词义上看,“改革”的本身就包含着抑旧扬新,与“破旧立新”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方法与手段不同而已。“开放”就不然了,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壮举,极大地冲击了多年的封闭国门和传统观念。然而,国门一旦敞开,喜欢自我陶醉的中国人一下子就傻了,原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根本用不着咱们去解放人家。理想一旦破灭,支撑人生的信念之柱就会在瞬间轰然倒塌,伴之而来的还有一系列强烈的心理反弹:贪欲横生、道德沦丧、内心空虚、精神失落等。

当人们回首已经走过的道路,总结改革开放的成败得失时,是否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当代中国人的价值观呢?看过韩剧《大长今》后,那些在经商大潮中出名获利富贵发达者、灌了一肚子海水的失魂落魄者,哪个敢拍着胸脯说“我比她强”呢?剧中女主人公徐长今的自强不息永不放弃的人生奋斗经历,不得不让人们想:“名利”二字,担不起“价值观”的重任,也顶替不了失落的精神家园。

俗话说:“人生苦短”。人生如蜡烛,从燃烧到熄灭不过是一个短暂的过程,诚如毛泽东生前所叹:三十二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但是,正是由于人生是一个由生到死的短暂过程,所以才需要信念的支撑,需要理想的动力,需要价值的确认,需要精神的填充。如果说“永不放弃”是徐长今坎坷人生中信念支柱的话,“自强不息”就是她求证自身存在价值须臾不缺的动力,而动力之源则又出自一个孩子的无心之口:“你将来会救助很多的人”。

三、人生价值观的多样性

仔细品味“你将来会救助很多的人”这句话,不难发现它所蕴含的理想成分,而这个无根而生的理想,又源于爱心的发动,源于一个“善”字。对比这个朴素的人生价值观,“共产主义”则顿时显出了它的苍白无力。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认为,在“你将来会救助很多的人”和“共产主义”二者之间,有着许多的此长彼短之处。譬如,前者十分清楚地具体到一个人,后者却与每个人若即若离;前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一个人的爱心唤醒,后者却只能在一个特定的时期内煽起一群人的政治热情,一旦看不到付出的回报,人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其弃之路边;前者可以为一个人确立起一座为什么而活着的信念坐标,并指引其为之奋斗一生,后者却因为悬在空中而不能在每个人的心中生根;前者具体与生动,后者抽象而浮泛。总之,一句“你将来会救助很多的人”道出了当代韩国人务实的人生价值观念。

四、和谐社会的基本原则

有不少网民说,“当前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迫切需要别人的样板”。但是,样板终究是样板,并不能代替中国人的价值需求。中韩两国的国情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文化传习也有很大的差异。因此,当代中国,人们应该具有什么样的人生价值,才能与和谐社会相适应。笔者认为,下面三原则不可背离。

第一,以人为本,以善为源。“人之初,性本善”是老祖宗的遗训。不管政府制定何种国策,都应以“人”作为制策之本,以“善”作为始发动机。

第二,以恶为耻,以爱为荣。无论是官是民,无论是长是幼是男是女,无论何时何地,都应该以“恶行”为耻,以“爱心”为荣。

第三,相互尊重,彼此忍让。由于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明显的个性差异,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因而呈现着多样性。政府应该尊重每个人不同的价值需求,从整体上引导国民的爱心驱动,提倡相互尊重;政府应该抛弃“一刀切”的做法,勿将“小众”的价值观,强加到“大众”头上,提倡彼此忍让。

事实上,“和谐”二字本身就已经包括了上述内容,至于是否需要制定一部面向13亿国民的“和谐法”,则是立法机构的事,小老百姓就插不上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