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玛.泰德玛的希腊时代(震撼!)

罗伦斯.阿玛.泰德玛(Lawrence Alma Tadema,1836-1912)是个荷兰人,而且只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来英国待过。然而,这位伟大的亲英派画家,不仅是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重要创始人之一,更在一八九九年获颁骑士爵位。他早期的艺术风格,深受George Ebers,著名的埃及古物学家的影响,而阿玛.泰德玛自己也画了一些古埃及风景画,其中一幅即是著名的“Pastimes in Ancient Egypt”(1864)。然而在他造访了庞贝之后,他的画作主题,完全转到了古希腊罗马的世俗生活写照。艺术买卖家,Ernest Gambart,鼓励他专注于市场上有高度需求的古典画作,并且受他之托,负责其画作的买卖交易。
在伦敦,当阿玛.泰德玛的第一任老婆过世之后,他娶了第二任老婆,Laura Epps。而她红棕色的卷发、玫瑰般的面颊、和强健的体态和女儿们的身影也常出现在阿玛.泰德玛的画中。大理石则是其画中的另一个特征,而他也是这项素材最重要的画家。Ruskin对他画中充满了精确的考古学上的考证,更是大加赞赏。

他的画没有繁复的主题,或者是道德上的教诲;关于这点,被批评为“缺乏精神层面的”,后来,更有人说这是“现代人穿古装”的表现(可怜的模特儿,被说成是脚踝太粗)。在阿玛.泰德玛活着的时候,他的作品是很受大众喜爱的,然而当他一死,他的声誉就迅速的下滑了。

阿玛.泰德玛的画包括了“Phidias and the Parthenon”,这幅以呈现上色的大理石而著名的画;“The Picture Gallery”,包括了其作品中介商Gambert的肖像;“The Sculptor’s Model”中,一丝不挂全裸的女神,曾在作品展出的时候,引发了一些争议;“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A Dedication to Bacchus”、“A Favorite Custom”,以罗马浴场为主题的一系列画作;和“Silver Favorites”,几幅在精美大理石远方展现蔚蓝海洋的画。


阿玛.泰德玛可说是古典主义画家的原型,在他声誉达到巅峰时,甚至可以和Leighton匹敌。在他死后,同Leighton、Millais、Holman Hunt被葬在圣保罗大教堂的土窖中。阿玛.泰德玛有很多的跟随者和模仿者,其中最有名的莫如John William Waterhouse、John Collier和美国的Elihu Vedder,他们继续以他们的方式,发展古典的主题。John William Godward则致力于大理石阶上着古典服饰的女孩的简单概念。其它次要的跟随者,如Henry Ryland,以水彩图解的方式成名;其它还有Arthur Hill、T. R. Spence、和某些程度上的,Herbert Schmalz由于阿玛.泰德玛风行了好一段时间,因此许多画廊都以他的画作为最具代表性的一幅画。如伯明翰的“Phidias and the Parthenon”、Tate画廊的的“Silver Favorites”、Lady Lever画廊的“Tepidarium”、Glasgow的“The Art Lover”、Bristol的“Unconscious Rival”、费城艺术博物馆的“Reading from Homer”、和Walters Art Museum的“Sappho”;还有其它较小件的作品,收藏于牛津的Ashmolean博物馆。另外一件在他作画风格转向独占的古典主题前的画作,“The Visit”,则被收藏在V&A。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