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的小溪

逝者,是那条小溪吗?

多少个年头了,我已全然忘却了它,冷冷的在心的沙漠里,没了它的踪影,痕迹也不曾留下半点,回到了久违的家乡,站在陌生的房子里,看那走时的绿的窗棂,已经变黄了,指头宽的裂缝里,风在呜呜的颤吟,儿时用小刀刻在梁柱上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依稀可辨。

在家闲得无聊,该做点事情了?花是春的精灵,一时鲜艳,独占风流,到头来却也要一片一片付之东风。。。。。。。哦,去钓钓鱼吧,还记得家里的那条小溪是有也的。傍晚的时候,冒着蒙蒙细雨,披一领蓑衣,垂钓于花草岸边,任那黑脊梁的,白脊梁的愿者上钩吧;纷纷乱乱的思想,该收拢一边,沉下那青青的水底去了吧!。。。。。。。

我却觉得可笑了,那小溪还在吗?它碗口般的粗细,自不说少那横冲直撞的模样,连哗哗的声音也不曾有过,温温柔柔的,羞涩得使人可怜,天上有着太阳,地上有着黄风,还会有它的存在吗??我真不知道,这一颗懊悔的灵魂,将会有什么给以蔚籍,在那一块地上能得以安宁呢???

夕阳正涂抹着它,是一条金色的线条,天愈暗下来。它愈亮的分明;太阳终于在地平线上一闪,田野里黑幽幽的,只有它的银白,银白,似乎要使一切都照亮起来,一群野鸭子在那里出现了,先是无数的黑点,盯着它,好象要永远不动似的;眼才一眨,那黑点儿一下就大起来了,听见了啪啪的嬉水声,偶尔几声嘎嘎的声音。

儿时每次在放学后,我是常在那里玩的,第一次在那里发现了月亮,大呼小叫起来,还以为月亮是住在水里,小溪里有过我的身影,有过我的欢声笑语,我偷偷的撕了好多课本的书皮,叠成各式各样的小船放在那里,任小溪带着它们到达远方,到达我不曾到过的地方。。。。。。。。。。。

将近30年了,我也是已经成为有着胡子的人了,,,,我的笑还在吗??那纸的小船呢?它还在流着·是否已经到达远方?而我却也回到了家乡,变成了一个将喜怒哀乐不形于色的老男人!!!

         童心不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