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太史政读史随笔之<治安策>礼法论

太史政 收藏 2 265
导读:[原创]太史政读史随笔之<治安策>礼法论

这是我法基课的期中作业,要求写关于法律的,却被我写成了这不伦不类的东西

贾谊《治安策》中“礼”“法”之论

贾谊《治安策》主要是其针对西汉初年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和国防问题等等不合理现实或现状而提出的不一定具有可行性的对策,但毕竟这篇《治安策》在一定时期的一定范围内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而其中对于“礼”、“法”之论更具有当时的典型性,且不论其是否抄袭了前人的成果或是同时代人有比他更精辟的见解,故本文试论之。

《治安策》前面大部分讲的是可痛哭之诸王争长,宗藩争强以致于对天子造成威胁的现状以及可流涕之北方匈奴势强不时烦扰边境以致于天子不得不以臣下之礼事蛮夷,等等。在篇幅剩下三分之一时,方谈到礼与法之事。然而,一开始,贾谊便用了一句话概括了礼与法之别————“夫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

直可谓一语见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礼”、“法”之别,而且语气中分明有“礼”重于“法”之意,因为谁不想让动乱或犯罪“禁于将然之前”呢?故“禁于已然之后”之法就只成了一种当事情发生后不得已而为之的附庸工具。这似乎也是为什么汉朝之后,特别是汉武帝之后中国的中央政府都一直把儒家奉为正统思想,而法家只沦为一种辅助镇压工具的原因。所谓“外儒内法”是也。

当然,法虽然只是辅助礼的一种手段,但毕竟两者是不可分割的,因为在贾谊所处时代,法似乎优越于礼。他在那句话之后就有“是故法之所用易见,而礼之所为生难知也。”这也就概括了为什么贾谊之前的年代,秦国能以一隅之力取天下六国之地的原因。甚至秦朝迅速败亡也是因为“礼之所为生难”而并非法之不宜行,故汉初承秦制。然而汉初治之以道则也是因为“法之所用易见”然而不免速祸,“礼之所为生难”却易长久,所以道是折中之道,过渡之道。所以礼、法兼而有之,却名之以道。

以故贾谊之后,汉武帝时代,礼之已可行,而法之不宜除也。所谓“或道之以德教,或驱之以法令”。然而贾谊毕竟是儒生,他在主张用武力打击分裂割据之诸王权,主张主动出击匈奴以扬国威时,还是认为礼不可偏废,而法斯然下矣!所以他举秦王与汤、武作比较,说“秦王之欲尊宗庙而安子孙,与汤、武同,然而汤、武广大其德行,六七百岁而弗失;秦王治天下,十余岁则大败。”又云“夫望夷之事,二世见当以重法者,投鼠而不忌器之习也。”

所以终贾谊生,礼法二者俱存于其头脑之中,但“礼”无疑是最主要的。在他开头的话中既已得到体现,又有所谓“履虽鲜不加于枕,冠虽敝不以苴履”,就是为了说明“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虽然有其借鉴秦亡于二世的原因,但其本身所代表的时代因素,即汉初道家兴盛,礼法并用,承秦制而不囿于秦制的现状也是值得探究的。

早在刘邦还是沛公时,他率先入关灭秦,即约法三章以取信于秦民。随后五年定天下,转战关东而秦地一直安稳无叛离之心便得惠于此。天下既定,儒生叔孙通就建议兴礼乐,而陆贾也因为一句“以马上取天下,宁以马上治天下乎?”而受到重用。所以,一开始,汉朝就确定了礼、法并行的方针,虽然名为“无为而治”似乎是道家之道,但本意却是沿袭秦法与齐儒不变,即承秦制而不囿于秦制。而贾谊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点,才说出了“夫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这个精辟的见解。

所以说,贾谊在《治安策》中对于“礼”、“法”之论是具有典型性的。不仅代表了那个特殊年代,更开启了以后两千年的儒法并行时代。虽然不是居功至伟,但至少影响深远。

 

                                                太史政乙酉初冬于选修课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