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沉浸在热恋中的人们都希望能重新塑造自己的伴侣,这源于他们一种强烈的占有欲望。他们常常这样对对方说:真想把你变小一点儿,装在我的衣袋里,这样无论走到哪儿都和你不分离……这话听起来是无比的甜蜜,表达了时刻不想分离的意愿,可实际上,这句话的背后隐藏了我们内心之中的那种占有欲。这和有些父母一边称呼自己的儿女“宝贝”,一边对他们进行独断专行的管教,有异曲同工之处。有的父母经常威逼孩子“只能穿我给你选的衣服,不许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他们认为这就是爱孩子,是为孩子好,可是孩子快乐吗?他并不快乐。

同样的,当你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和兴趣来改造自己的爱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以爱的名义,你很快乐,也很满足,但是,他不会快乐。你甚至奇怪,我说的都是对的啊,他怎么不开心呢?他如果不开心就是不成熟,你的埋怨和委屈就会随之而来。

让我们看一个古希腊的神话。有一个雕塑家叫皮格马利翁,他曾经发誓一辈子都不结婚,因为他对女人很失望,当时爱神阿洛狄特的女弟子们过着非常糜烂的生活,玷污了女神的神圣和纯洁,因此作为对她们的惩罚,她们被剥夺了羞耻心,从而更加荒诞无耻。皮格马利翁看到她们,便对女人完全失望了,皮格马利翁不再爱慕女人,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他的艺术创作中去。一天他完成了一个作品,是一尊女人的雕像,她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人,以至于连皮格马利翁本人也爱上了自己的作品。他买来各种自己所喜欢的珠宝,还有自己欣赏的衣服来打扮她,还给她献上自己最爱的花,后来干脆直接称呼雕像为“妻子”,他向爱神祈祷:“万能的神啊,请赐给我一个和雕像一模一样的女人做我的妻子吧。”爱神被他的执著所感动,赐给他一种魔力,他抱着雕像轻轻一吻,雕像竟然变成了一个有生命的女人。

皮格马利翁的神话以一个看似圆满的结局落下了帷幕,但仔细想想,那个被他一手塑造出来的妻子,恐怕只有没有知觉,没有情感,没有思想的雕像才可以担当吧。

皮格马利翁的爱情的本质就是“偏执”,他无法忍受对方是一个独立于自己之外的个体,因此绝不考虑对方的喜好和价值取向,将自己喜欢的风格强行灌输给对方,逼迫对方接受并按照他们规定的样式去行事。你希望支配和占有对方的内心,实际上只是在“画我为牢”。想让世界随着“我”的愿望变黑变白,随着“我”的悲欢变美变丑,在情感世界里,“我”的情绪就是太阳,想出来就晴天,想不出来就是阴天,一切随着“我”的想法和心情而改变。对方不能有自己,什么都得听“我”的,服从“我”,甚至认为对方是为了“我”而存在,对方的一切想法、性格脾气完全得和“我”相适应,否则就要改造对方以适应“我”;如果对方没有服从“我”,按照“我”的要求改变,没有达到“我”的需要,就指责、埋怨、遗弃他(她)。

这是一种监牢式的爱情,把自己和对方都关在集中营里了,过着监禁式的生活,这也意味着,双方都失去了自由,因为当一方成为犯人时,另一方要充当看守,他们共同失去了自由,这种把爱情当做战争的结果,只会落得双方都痛苦。

开放自己的心胸,接受对方的差异,如果对方的差异让你不快乐,你们可以互相来积极地分享彼此的快乐,他是内向的,也许社交能力差一些,你就帮他来弥补,她是脆弱的,也许不够坚强,你可以来帮她分析和排解,来吧,两个人一起做一些事情。爱情里面两个人都不是主角,我们通常在爱情中首先要关心自己的感受,其次才是对方的感受,这是正常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幸福的爱情在自我感受的基础上,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们的“这份爱”,它才是主角,才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通常说珍惜婚姻,“珍惜”看起来很空泛,可是当明白了爱情的主角后,我们就会改变自己,适应生活,虽然这种调整会让自己很不开心,但是告诉自己我要的是幸福的爱情,这些都是必须的,人只有在成长中才可获得幸福,珍惜就是这种为爱情所付出的辛苦和努力。